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70 化蝶
    艾玛因为身份的关系,不能成为梁立冬的骑士,她一想到这点,就感觉到相当不舒服,这时候,她隐约有种想不再当圣女的念头。

    梁立冬没有注意到艾玛的微妙表情,他继续向自己的两个圆桌骑士解释组队系统的好处:“当我们三人完成任务获得经验时,会平分所得的人物经验值,也就是说,我们的实力提升速度会大大加快。”

    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凯尔兴奋地问道:“老师,什么是什么?”

    “任务啊,就是别人委托你办的事情。”梁立冬笑着解释道:“不过佣兵工会,以及杀手工会等势力的委托则不算,这需要你们自己去发掘。”

    爱丽丝摇摇头:“贝塔阁下,请说得详细一些,我还是听不太明白。”

    “你们到街上去,到贫民窟中去,看到谁需要帮助,就上去询问一下。”梁立冬拍拍手:“如果有人需要你们帮助,并且可以触发任务的话,你们会看到一道微弱的金光,之后我作为队长,就会收到任务请求,如果合适,我就会将它共享出来,你们到时候可以在视野的右边看见任务简介,按照上面的步骤,完成任务,就可以获得大量的人物经验。”

    “这么简单?我现在就去试试!”凯尔蹦起来,立刻就往外跑。

    而爱丽丝则在后面追着大喊:“凯尔,等等我,我也一起去。”

    看着两人离开,梁立冬笑着摇摇头,凯尔这小子的桃花缘不错,现在已经有四个少女喜欢着他了,以后够他头痛的……梁立冬自己就两个,有时候都‘辛苦’得像条狗一样。

    他站了起来,正准备上楼继续去进行装备附魔。

    这时候艾玛问道:“贝塔阁下,我现在该做些什么?”

    现在人人都有事做,凯尔和爱丽丝等人在不停地变强,贝塔在为他们打造装备。现在最悠闲的人莫过于艾玛。

    对大多数人来说。不用干活是件好事,但对艾玛来说,如果大家都有事做,而她没有。则显得相当不舒服。

    梁立冬看了她一会,然后突然想起点事情。他说道:“对了,我需要去购买一些首饰……但我对首饰了解不多,要不你现在陪我出去一趟。去外边买些手饰回来,我要进行装备附魔。”

    “是再做一个‘蒂法的手环’吗?”艾玛轻轻抚摸着自己右手的手镯。这小东西虽然做工一般,但在她看来,却是相当珍贵的东西。

    “不是。是做些可以提高我们能力的魔法饰品。”梁立冬率先走出门外,他一边走一边说道:“除了盔甲和武器。正确佩戴饰品也可以大幅度提升我们的战斗能力,这一环不能忽视。”

    “哦!”艾玛应了声,跟在梁立冬身后。

    其实什么装备啊。饰品啊之类的东西,她根本没有兴趣。她纯粹只是想给自己找些事情做,否则非得闷出病来不可。最重要的是,能和贝塔一起行动,别说是去街上购物,就算是去战斗,她感觉自己也会开心。

    不妙啊!艾玛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似乎有些问题,但她一看到贝塔的背影,就将这点警惕心给抛到魔界去了。

    管它呢!先去逛街再说,艾玛笑眯眯地跟在后边。

    而另一边,凯尔和爱丽丝两人来到贫民窟!

    爱丽丝骑着白色的独角兽,相当引人注目,那些贫民们见到他们两人,都不自觉地避开。凯尔找了很多,也喊了很久,到处问人需要不需要帮忙,结果一个人都没有愿意回答。

    他们看到凯尔走过来,反而还会逃得更快一些。

    其实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越是贫困,越是生活在温饱线上的人,就越明白这一点。

    就算凯尔是出于好意,他们的举动,在周围的人看来,也是带着深深的恶意,他们能‘感觉’得出来,这两个疑似职业者的人,周围都环绕着深深的杀气,只要靠近他们,就会被他们掳走,第二天面目全非的尸体就会出现在不远的臭水沟之中。

    拥有施法能力的职业者,经常抓困人去做魔法试验,这不是传说,而是会真实发生的事情。

    “有人需要帮助吗?”凯尔依然不死心地继续喊着,他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如果不是爱丽丝在一旁时不时对他使用治疗魔法,凯尔早就说不出话来了。

    作为施法者,精灵族也懂得一些常见的辅助治疗魔法,但效果远远没有专职的神官,或者牧师来得强。

    天色渐渐昏暗,爱丽丝有些饿了,她说道:“凯尔,要不我们回去先吧,明天再来!”

    凯尔挠挠头,正要无奈地答应,但也正是这时候,他们的身后拐角处走出来一个小男孩,他大概只有六七岁的模样,双手捧着一个黑色的罐子,身上的衣服又破又脏,他似乎很害怕这两人,但最终还是勇敢地走了上来。

    凯尔见到他,眼神一亮:“小朋友,你是不是需要帮助?”

    小男孩使劲点头,他将罐子举起来,艰难地说道:“大哥哥,还有漂亮的大姐姐,你们是不是职业者?”

    凯尔点点头,爱丽丝则同情地看着这小家伙。

    “这是我的钱,我请你们帮我把妈妈救回来,她被人抓走了,好几天了。”

    凯尔和爱丽丝对视一眼,前者神情严肃地蹲了下来,他不怕脏地将手按在小男孩的脑袋上:“我们不需要钱,你和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见有人愿意帮助自己。”小男孩呜呜地哭了起来,他一边抹泪一边啜泣道:“好几天前,外面来了几个男人,把妈妈抓走了,说要拿她去抵债,我也不知道他们把妈妈抓去哪里了,我好想她。”

    凯尔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了起来:“别哭,你告诉我们,你妈妈被什么样的男人抓走的,他们有什么物征。”

    “我不知道!”小男孩哭得更伤心了。他将罐子举得更高一些:“大哥哥。大姐姐,这是我们家最后的钱了,全给你们,求求你。帮我把妈妈找回来吧。”

    罐子里只有六枚铜币,这个小家伙满脸铁青色。想必也有两三天没怎么吃过东西了。

    爱丽丝眼角有些红,凯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问道:“你还有其它家人吗?”

    “没有了。爸爸和妹妹睡觉没有醒过来,被妈妈埋到土里了。大哥哥。妈妈好几天没有回来了,她是不是也被那些人埋到土里去了?”

    爱丽丝终于忍不住了,将脑袋扭到一边。轻轻抹泪。

    凯尔眼中布满了血丝,他强作出笑容说道:“没事。我们帮你把妈妈找回来,对了,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妈妈叫布兰奇!”

    小男孩哭得更伤心。声音都带着颤音,他突然想起了些事情,用手指在地上画了个歪歪扭扭的图型:“那些把妈妈带走的男人,身上都有这个标志。”

    “贵族家纹!”凯尔眼睛一眼:“这就好办多了,只要查一下就知道是那个家族做的事情,好,小朋友,我们答应你,这就去帮你找妈妈!”

    凯尔话音刚落,他就看到一道微妙的金光从小男孩身上涌出,然后没入他的身体中,接着没到几秒种,他的视野右边就出来了一片半透明的小字,不影响视力,却能看得明明白白。

    精英任务:帮助西西里亚城的小男孩找回其母亲布兰奇!

    这就是任务吗?凯尔扭头看着爱丽丝,后者知道知道他的意思,轻轻点头,表示自己也看到了这个任务。

    “现在就去查一下那个家纹吧。”凯尔站了起来,风风火火地往外走。

    此时梁立冬带着艾玛正在一间堂煌的店铺中挑选着昂贵的首饰。这间店铺很走运,没有被自然之怒组织毁掉,所以现在依然还处于营业之中。

    艾玛正开心地帮梁立冬挑选附合他气质的饰品,却看到男人突然愣了一下,似乎有些微微惊讶的模样,便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他们找到任务了,而且一出手就是精英任务,运气真好。”

    艾玛听闻,微微不快地嘟起了粉红色的小嘴,她越来越觉得,自己被排斥着三人之外了。

    距离西西里亚城千里之外。

    祖则遗迹的光明祭坛前,有一队强大的冒险小队正在布置着魔法机关和陷阱,乌普尔仰头看着祭坛的顶部,双眼中带着仇恨的光芒。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如果不杀了那条大虫王,乌普尔知道自己会一辈子也无法释怀。

    他这次回来,带了极多的下属,个个都是精英,甚至还向其它佣兵团公开了祖则遗迹的地点,以及内部的地形。

    他现在什么都不求,遗迹中的所有利益都可以让给外人,但他只有一个要求,一定要把那条虫王杀了。

    他现在手下有二十三人,其它两个佣兵团各出了十五人,加起来,一共五十三人,都是精英人士,他不相信,这么多人,还杀不掉一条大虫子。

    待魔法陷阱和机关做好,他们就把成品都收了起来,抗着这些未激活的陷阱和机关进会祭坛中,然后向上走。

    五十多个职业者,已经能和五百人左右的正规军队相抗衡了,这一路上,他们很简单就清理了那些碍事的普通虫子,没花多少时间,便来到了祭坛的顶部。

    一个大约三米长,一米半高,散发着美丽白色光泽的大茧子出现在祭坛的顶层。

    看到这东西,乌普尔眼中出现了怒火,旁边走过来一个大汉,他是锤火佣兵团的团长。

    此人惊叹道:“好大的茧子,也好漂亮的茧子,如果把这茧子完整切下来,送到塞内斯国,他们能把这个茧子当成宝物买下,我们能大赚一笔。”

    塞内斯是三大强国之一,农耕民族,擅长烹饪和商业,虽然个体战斗能力不强,但精通军阵,在战场上常以势压人,综合实力十分强大。

    乌普尔恨恨地说道:“这里面所有东西,你们两个人都可以平分,我一点都不要,但我要那东西的命。”

    锤火佣兵团长哈哈笑了,他拍拍乌普尔的肩膀,说道:“我明白你想为父亲报仇的心思,但我们也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就光凭你的孝心,还有你愿意和我们分享这里的这份大度,我们变卖掉这里的东西后,会把三分利润送到你的佣兵团中,绝不食言。”

    另一个佣兵团长也点头:“对,我们两人和你父亲是老相识,你是他的儿子,也就是我们的亲人,大家没必要这么客气,帮他报仇,我们也必须得出一份力。”

    乌普尔神情放轻松了些:“谢谢两位叔伯了。”

    “客气客气。”锤火佣兵团哈哈大笑,然后指挥着自己的手下去撬那个光茧,想把它给翻个身。

    魔兽的茧丝很值钱,他们不想毁掉了这个一眼看起来就是好东西的光茧。

    十几把薄铲子推进了大茧子的下方,然后他们同时一使力,整个大茧就被抬了起来。

    接着这些人把光茧翻了个身,放到地面上。

    一般来说,大茧的下方,都是最薄的地方,也是最好打开的地方。

    十几个人围上去,有两人手中拿着开关很古怪的金属工具,有点像是弯曲的蛇,

    锤火佣兵团长哈哈笑了,他拍拍乌普尔的肩膀,说道:“我明白你想为父亲报仇的心思,但我们也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就光凭你的孝心,还有你愿意和我们分享这里的这份大度,我们变卖掉这里的东西后,会把三分利润送到你的佣兵团中,绝不食言。”

    另一个佣兵团长也点头:“对,我们两人和你父亲是老相识,你是他的儿子,也就是我们的亲人,大家没必要这么客气,帮他报仇,我们也必须得出一份力。”

    乌普尔神情放轻松了些:“谢谢两位叔伯了。”

    “客气客气。”锤火佣兵团哈哈大笑,然后指挥着自己的手下去撬那个光茧,想把它给翻个身。

    魔兽的茧丝很值钱,他们不想毁掉了这个一眼看起来就是好东西的光茧。

    十几把薄铲子推进了大茧子的下方,然后他们同时一使力,整个大茧就被抬了起来。

    接着这些人把光茧翻了个身,放到地面上。

    一般来说,大茧的下方,都是最薄的地方,也是最好打开的地方。

    十几个人围上去,有两人手中拿着开关很古怪的金属工具,有点像是弯曲的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