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71 闪瞎狗眼
    乌普尔自觉见过很多美女,但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女人。

    虫子化碟,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大虫子变成漂亮的女人,在这世界也并不算挑战三观,但变成这么漂亮的女人,那就有些让人觉得失神了。

    美丽的东西总是让人心旷神怡,看着茧中这位站起来的银发美女,乌普尔的视线在她的颈部,以及胸口部流连了好一会,他渐渐地就感觉自己口干舌燥。

    锤火佣兵团长凑过来,也是一脸的色胚样:“喂,侄子,这东西杀了太可惜了,要不抓回去吧。等我们先用上几天,再给你处置如何?”

    看到如此漂亮的女人,乌普尔心中的仇恨少了一些,但他依然还是摇了摇头,虽然说男人怜惜漂亮的女人是常理,但杀父之仇不是这点东西就能扯笼过去的,他必须得看到这只虫子现在就死掉。

    即使它变成了漂亮的女人!

    锤火佣兵团长一脸可惜的摇头,但还是做了个手势,让自己的手下准备进攻。

    任何一个佣兵团中,都会有负责远程物理攻击的职业,普遍是弓箭手,偶尔也会有游荡者来客串。

    虽然是三个佣兵团联合作战,但实质总指挥只有一个,那就是锤火佣兵团长,三个佣兵团都是历经战斗的老油条,自然知道联合作战的时候,只有一个指挥官的好处。

    十几支箭矢射向还站在光茧中的女人,其中两枝还带着魔法的光芒。

    半秒不到后,这些箭矢就命中了女人的身体,但尽数被弹开,女人的身上有着一层薄薄的光膜一闪而过。

    “果然和你说的一样,有强大的光明结界护身。”

    锤火佣兵团长点点头,因为事前他询问过乌普尔,上一次他们遇到虫王是个怎么样的情况,因此这只是试探性的攻击。

    似乎是受到了攻击的关系,一直闭着眼睛的女人缓缓张开了双目。她的眼睛是淡银色。瞳孔中带着粉红色的微型十字架。看起来相当独特,且很漂亮。

    她的眼神清澈且拥有着一种孩童似的天真。

    很多人注意到了她的眼神,然后都明显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精神氛围之中。他们缓缓的走向这个奇怪的女人,并且脸上明显都有着狂热和爱慕的神态。

    三个佣兵团长也受到了影响。不过他们意志力相对来说比较坚定,很快就摆脱了影响。

    乌普尔吓得满头是汗。他连忙摇摇头,不敢再看那个女人。

    锤火佣兵团长也是一幅见了鬼的表情:“后边的人,立刻对这女人进行攻击。不要留手。”

    作为一直在战斗的佣兵,锤火佣兵团长很清楚。最可怕的敌人不是那种攻击力很强大,防御力很强大,或者是速度很快的敌人。这样的敌人即使再厉害,也有办法对付。

    他们最害怕遇到那些拥有心灵控制力的人类生物或者魔兽。因为遇到他们,很多时候怎么死掉的都不清楚。

    除了那些被奇怪女人魅惑的人外,其它人都参与了攻击。小火球。冰箭,箭矢从四面八方射向虫茧中的女人,但还没有碰到她,就被逐渐张大的光明护盾给弹开了。

    “攻击,攻击,全力攻击!”锤火佣兵团长使劲挥舞着自己的手臂:“近战职业趁机压上去,不要给她任何行动的要会,消耗她的魔力,把她耗死。”

    女人奇怪的精神魅惑被中断,那些失神的人反应过来,他们恼怒万分,挥舞着手中的武器一起攻向银色女子。

    乌普尔念动咒语,因为前方有自己人,他不可能使用威力巨大的火爆术和大火球,怕误伤,所以他此刻使用的是冰箭术,简单,穿透力强的法术。

    他的法术和其它混在一起,射向女人,但毫无例外地被光明结界挡住了。

    锤火佣兵团看着站在光茧中静然不动的女人,舔了下嘴唇:“情况有些不妙啊。”

    他话音刚落,那个银发的女人动了,她扇动翅膀,缓缓地起了起来……她的下半身一样不着片楼,看着相当诱人,但在场的众男性却没有一个敢色与魂授,因为他们很清楚,接下来,这女人要反击。

    这女人在空中转了一圈,然后低头看着下方的人群,随着她扇动翅膀,一点点的光屑从她的双翼处落下,闪闪发光,甚是漂亮。

    她伸出了手指,手指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球!

    下方众佣兵们齐齐后退一步,死死地盯着这女人,他们已经做好了闪避或者防守的准备。

    然后下一刻,这个光球突然迸裂开来,化成一片刺眼到极点的白光。

    所有佣兵都中招了,他们捂着眼睛倒在地上,四处翻滚,发出碜人的惨叫,鲜红的血液从他们的指缝中流出来。

    乌普尔也一样,他知道这是什么法术,最简单的光明系闪光术,但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闪光术,现在终于见识到了,但代价很惨重。

    他的眼睛瞎了!

    银发女人在空中看着全部倒在地上的众佣兵,冷冰冰地点了下衣袋,最后她看到了一个女佣兵,便降落下去,弯下腰,轻轻在惨叫的女佣兵额头上轻轻用食指点了一下。

    接着这女佣兵身体就定住了,下一秒整个人开始发亮,然后爆炸开来,化成无数的闪亮的星屑四处飞散。

    地上只余留下一套女性的皮甲。

    银发女人将皮甲穿到自己身上,然后发现胸口有些挤,她皱了皱眉头,然后扇动翅膀,飞离了祭坛。

    那群瞎了眼睛人的全留在了祭坛上,经过半个多小时后,这群佣兵的惨叫声渐渐弱了下来,这倒不是他们死了,而是眼睛的痛感正在减弱。

    锤火佣兵团长茫然地看着四周,喊道:“侄子,你在吗?你是魔法师,有没有办法治好我们的眼睛……”

    “侄子?”

    此时乌普尔正飘浮在半空中……他的眼睛确实是瞎了,但他的精神力还在。强大的施法者都可以利用精神力探索自己四周的情形,可以当成第二对眼睛来使用。能分辨地形和生物。

    当然。没有眼睛好使就是了。

    他给自己施放了一个飘浮术,然后从祭坛上跳了下来,他很清楚,如果自己还留在哪里。绝对会被那帮佣兵们分尸的。

    是他带那些人来的,但他没有想到。那个虫王化蝶……不对,是化人后,实力居然如此可怕。留在祭坛上的人死定了。他们肯定回不到地面上,瞎了眼睛的他们。该如何从祭坛上走下来,要知道祭坛的内部,可是有很多魔兽虫子的。

    一想到那个强大的银发女人。乌普尔全身都在发抖。现在自己眼睛瞎了,实力又相差极远。该如何报仇?

    乌普尔的心中沸腾着无尽的愤怒和失落,这样混合的情绪,甚至惊动了一些特别的存在。

    魔界第三层地狱中。掌管愤怒和破坏的第三柱魔神,开始将自己的目光设向了人类世界。

    同一时间,陶特庄园内,梁立冬坐在正厅中,他的旁边是凯尔,艾玛,爱丽丝,还有约书亚。

    在得知了‘组队’系统的存在后,约书亚也要求加入队伍,但是梁立冬告诉他,首先,次等骑士只能与自己的主人组队,也就是说,约书亚只能向凯尔申请组队。

    其次,就是要想组队,必须得有足够的实力,也就是lv5,现在约书亚才lv3,是不可能加入凯尔小分队的。

    这事使得约书亚很失望,但他很快就振作起来,毕竟暂时组不了队,又不是永远不能组队。

    凯尔将小男孩画出来的贵族纹章呈给约书亚看,约书亚是西西里亚的地头蛇,对这里的贵族很了解。

    果然,他第一眼看到,就说道:“这是安徒生家族的纹章,虽然不是什么强大的世家,但也有一定的实力。”

    “他们在哪里?”凯尔握紧了拳头。

    “富人区东北方向,有间红白色的别墅,就在哪里。”

    凯尔拿起武器注想离开,但梁立冬喝着果酒,轻飘飘地说道:“坐下,别急。”

    凯尔的身体立刻这个下了,然后乖乖地坐回到椅子上。

    “做任务最忌讳蛮干。”梁立冬看着他,没好气地教育道:“而且任何任务,都要借助一切能利用的事物,以达到安全的目的。现在你就好好思考一下,我们该如何做才对轻松地把人救出来,完成任务。”

    凯尔深深地吸了口气,他按捺着自己那个颗因为正义感发作而在不停沸腾的心脏:“当然是利用我们的战斗力,强行闯进去,把人救出来!”

    “如果你在那里没有找到人呢?”梁立冬问道:“那就是属于私闯民宅了,如果我们是恶人,倒也没有关系,可问题是,我们现在算是好人吧,好人做这样的事情,对自己的名声可不太好啊。”

    凯尔愣住了,确实,万一没有在庄园里找到那个小男孩的母亲,怎么办?

    梁立冬静静地坐着,其它人也静静地坐着,他们都清楚,这是梁立冬在教导凯尔如何办事。

    过了好一会,凯尔放弃了,他摇头说道:“老师,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如果按照我的方法,就是强闯进去搜人,反正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要抓到家主,稍微逼问一下就可以了。”

    “万一也逼问不出来呢?有些贵族也有自己的荣誉和尊严的,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屈服于武力。”

    凯尔沉默了一会:“那我也就没有办法了……老师,如果是你,你该怎么办?”

    “要是我,我就带着约书亚过去,就说城主来访。”梁立冬呵呵笑道:“贵族不会拒绝正常的社交,约书亚现在是西西里亚的城主,这是很好的优势,为什么不利用?”

    凯尔一拍大腿:“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那老师,接下来呢?”

    “接下来,便是和他们的家主套近乎,然后装着自己很好色的模样,问问他们,有什么好点的女奴或者女仆,让你挑挑。如果他们真抓了那个小男孩的妈妈,肯定会和其它女奴关在一起,只要安徒生家族的人带你看‘货’了,就能很容易找到那个女人,只要她在那里的话。”

    凯尔苦笑了一下:“接下来我们就可以抢过来了?就这么简单?”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买下来,而不是抢走。”

    “为什么?安徒生家族的人这么残忍,把女人掳走,我们为什么把人救回来,还要给他们钱?”

    “所以说你不会逻辑推理,正常来说,贫民窟的女人,成天不洗澡,就算天生丽质,后天不打理,也会容貌调零。我相信贵族不会**到去猥琐一个又臭又丑的女人。”

    “天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安徒生家族那么多人不抓,为什么偏偏抓了小男孩的母亲,这其中肯定有所原因。如果你想救人,把人买回来就是了,肯定花了不几枚银币,但如果你直接把人抢过来,那后果就严重得多了。”

    确实,这意味着要和一个贵族世家开战。

    众人都看着梁立冬,他们没有想到,贝塔居然只凭着一点点小线索,就能分析出这么多东西。

    “这样啊,那我现在就去救人。”凯尔站了起来,爱丽丝和约书亚也跟着站了起来。

    艾玛坐在原地没有动弹。

    梁立冬说道:“艾玛也和他们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毕竟他们实力还是不够,如果加上你,情况太不太同了,毕竟你很擅长辅助进攻。”

    艾玛站了起来:“好吧,我和他们一起去。”

    其实在内心中,艾玛是不太愿意的,她更想待在这里,一种奇怪的心情使得她不太愿意往外走。

    不过即然是贝塔的意见,那我就跟着凯尔去救人就是了。艾玛很快心情就又好了起来。

    等四个离开庄园,梁立冬回到房间中,他让贞德飞上天,在空中保护和支援这些孩子,而自己则从空间背包中拿出一枚金币,直接到着后院中大树下的阴影就是一记‘钱币轰击’。

    金色的光柱掠过,一声惨叫之后,树荫下出现了一具无头的尸体,他有着黑羊蹄子,还有一对黑色的蝙蝠翼。

    魔族居然出现在这里了!梁立冬神色凝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