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74 喝牛奶长大的少女
    册封了两个表亲为骑士学徒,又欣赏了一下他们狂喜的姿态,然后约书亚在舅舅的千恩万谢下,回到了城主庄园。

    原来这地方叫做黄金庄园,但现在黄金栅栏被拆了,金砖小道也被拆了,黄金庄园已经名不符实,现在只是单纯地被称作城主府而已。

    梁立冬继续在给装备附魔,凯尔的盔甲已经完成,现在即使凯尔没有激活盔甲上面的血脉能力,也是一件相当不错的盔甲,用游戏里的话来说,就是紫色装备。

    完成的盔甲的附魔后,梁立冬给自己的伪帝陨剑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除魔,当然不像上一件装备那样用心,毕竟伪帝陨剑虽然质地不错,但本质上还是件凡器,没有成为魔法武器的必要。

    不过艾玛的法杖确实不错,虽然看起来很平常,但实质上却是一件相当不错的魔法装备,梁立冬找上艾玛,说要给她进行装附魔的时候,少女惊讶得不行,一幅见了鬼的表情。

    “为什么?”她问道。

    梁立冬理所当然地说道:“为同伴增加实力,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可这需要很多钱。”艾玛抿着粉色的嘴唇。

    梁立冬帮凯尔进行盔甲附魔,人人都能理解,毕竟凯尔是他的学生。老师帮学生,天经地义。可她是什么……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虽然长得漂亮些,可艾玛不认为美色会对贝塔有任何作用。

    否则他就不会打她一拳了。

    虽然现在她的已经长好,但第一次被人毫不留情地殴打的感官依然让她想起来就有些心惊胆颤。

    “钱都是小事。”梁立冬伸出手:“把法杖给我。”

    艾玛愣愣神,然后听话地将手中抱着的法杖交给了梁立冬。

    然后没过多久,她就出现在了梁立冬的房间中,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梁立冬为她的法杖进行附魔。

    作为圣女,艾玛最重要的就是施法速度和魔力汇聚速度,梁立冬自然会在这两方面进行加强。

    可惜法杖的杖身太小,如果再大些,他甚至还想再给法杖增加一个轻灵符文。配合暴风圣女轻灵的特性。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艾玛的移动能力,使她拥有更强的机动性和自保能力。

    艾玛托着下巴,静静地看着梁立冬在认真的忙活。

    不多会,约书亚回来了。他走到门口,看到艾玛的时候还愣了一下。他觉得房间中似乎弥漫着一股奇特的气氛,感觉自己进去的话,某个人肯定会生气。想了会,便蹑手蹑脚地离开了。

    接下来的日子。众人都过得很充实,帮艾玛加强了法杖的能力后,梁立冬也参与了搜寻任务的行动。勇者小队不停地完成任务,而约书亚则开始贵族社交活动。同时也没有忘记锻炼自己的能力。

    大约一个月后,爱丽丝和凯尔两人双双升到lv6,梁立冬则升到的lv7.

    三人的实力都增了一级。有了较为明显的变化,但实质上,变化最大的还是贞德。这只隼鹰现在长得越发神威,除了魔法之外,它的肉搏能力也有了很大的加强。

    一双爪子力气奇大无比,甚至已经可以抓穿三厘米厚的铁甲 ,普通的皮甲在它的面前,完全就是纸糊的。

    一个多月的时候,虽然其中有些小波折,但约书亚成功地将城主之位牢牢抓在手里,现在他的权力,已经得到王室特使的认同。

    而这时候,梁立冬等人则离开了西西里亚城,在临走前,老精灵安斯请梁立冬过去,详谈了一会。

    梁立冬写给玛格丽特的信,玛格丽特已经收到,她当场就发狂了,但没有伤到任何精灵,等安静下来后,她打听梁立冬所在的位置,本来就已经打算过来的,但火龙族中有急事,她不得不回去处理。

    玛格丽特居然还记得自己……梁立冬有些惊讶,不过他很清楚,玛格丽特找自己,肯定不是想见自己,而是想通过自己见到另一个人。

    他的表哥,幼女龙骑士舒克。

    另外,梁立冬在离开西西里亚城之前,还听到一个很奇怪的消息。

    松风城中突然闯进一个长着双翼的漂亮女人,她打伤了几乎所有的职业者,但却没有伤害任何平民的意思。

    梁立冬听到这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便是天使降临,但后续的情报却说,那个女人长着一对白色的蝴蝶翅膀。

    听到这的时候,梁立冬很奇怪,他在游戏中根本没有听说过,有长着蝴蝶翅膀的特殊类人种族。

    虽然有些好奇,但梁立冬还是没有去松风城,而是将自己和其它三人传送到了蓝波港。

    蓝波港是霍莱汶的第三商业城市。

    刚从传送阵里出来,梁立冬就嗅到了海洋的腥味。对于很少到海边的人来说,初临海洋时,都会嗅到这样的味道,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

    但无论如何,只要在海边住上几天,他们就会习惯这样的味道。

    梁立冬的魔法道标本来是设置在城外的,但因为距离有些远,传送中的魔力波动使得传送魔法出现了微小的偏差,结果他们四个人出现在了港口边上,差点就掉进海里。

    蓝波港比三百年前更大了些,港口的船坞中全是商船。一艘接一艘,仿佛看不到头。

    海港附近很多人,水手,码头的运输工……他们见到魔法阵中出现四个人,立刻装作什么也没有看到,继续干着自己的工作。

    毕竟施法者喜怒无常,他们这样普通人惹不起。

    “还是空间魔法师方便啊。”艾玛看着梁立冬,脸上带着许些好奇:“为什么你如此强大的空间魔法师,却选择成为渥金的苦行信徒?”

    “我喜欢。”梁立冬很‘认真’地回答,和应着他的是海洋一阵一阵的波浪声,还有周围苦力们的吆喝声。

    爱丽丝从独角兽的身上跳下来,她发现自己的座骑似乎不太精神。

    梁立冬在见状说道:“爱丽丝,独角兽是山林生物,在海边的话,会很不舒服。你让它先离开,回到山林中。等我们从坎贝岛中回来的时候。再让它过来。”

    爱丽丝点点头,她不舍得看着独角兽。

    毕竟是三大幻想系神兽之一,独角兽听得懂人类的语言,它向梁立冬喷了个响鼻。然后迈开蹄子,沿着海岸线离开了蓝波港。然后折向森林的方向。

    “凯尔,你去附近问问,有没有中型船去坎贝岛。”

    “艾玛和爱丽丝。你们两人去城里采购些干粮回来。”

    三人都应下来,艾玛问道:“那你呢?”

    “我有些私事要处理一下。”梁立冬淡淡地说道。然后离开了港口。

    三人没觉得梁立冬去办私事有什么不对。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也看到梁立冬起到的作用,赚钱。装备附魔,出谋划策。可以说。整个队伍的灵魂人物其实就是梁立冬。

    虽然说凯尔才是勇者,可他有种感觉,如果没有自己的老师带领。他这个勇者根本没有走魔神面前,就会死掉。

    梁立冬自己出来办私事也是有原因的。

    在游戏中,蓝波港的领主,其实也是他的圆桌骑士之一,他想去悄悄看看,那个爱哭鬼的后人怎么样了。

    蓝波港的城主府座落在一处海边悬崖的顶峰上,梁立冬走到城堡的前方两百米,他看着城堡正面那个硕大的家纹,一阵感概。

    在游戏中,他的圆桌骑士其实都是问题青年,有脾气古怪的半精灵私生子,也有性格懦弱的爱哭鬼。

    爱哭鬼叫做西奥多 -里斯本,里斯本家的独子,某种机缘下,成为了他的圆桌骑士。而后里斯本的蓝波港就交给家臣打理,只是现实和游戏略有些不同。现实中的西奥多,应该没有离开过蓝波港才对。

    不过即使如此,梁立冬也能确定,西奥多和格林顿一样,记得自己。

    因为现在里斯本正门口上方那个硕大的家纹,豁然就是一只老鼠。

    原本里斯本家族的家纹,应该用的是苍鹰作为标志才对,改成老鼠,那是因为梁立冬和他说过,老鼠其实是一种生命力很顽强的生物,要比猛兽更适合繁衍生存。

    自那以后,游戏中的西奥多就将家纹改成了老鼠。

    而现在,里斯本的家纹依然还是老鼠,梁立冬心中有着微微的感动。

    他微笑了下,转身离开,一辆马车从迎面而来,在错身而过的时候,马车的车帘被拉开,一个老人看到了梁立冬的脸,微微愣了一下。

    但两方很快就拉开了距离。

    马车进到城堡中,老人从马车上下来,他提着一个篮子,里面有个银色的水壶。

    而后老人上了楼,一直走到三楼临海的那间大房子中,他推开门,便看到一个满头金色的少女正在读书。

    少女长得很漂亮,皮肤白皙。

    她正看着骑士传记小说,右手拿着一根白色的鹅毛笔,因为看得太入迷了,笔头放在嘴里轻轻咀嚼也没有注意到。

    老人将篮子放到桌面上,轻声说道:“小姐,鲜牛奶送来了,快趁着新鲜喝了吧。”

    少女被吓了一跳,她回头拍拍高高的胸口,一幅娇嗔的模样说道:“派恩爷爷,你吓到我了。”

    “呵呵,我的错。”老人呵呵笑着,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杯子,将银壶中的牛奶倒进杯子中,然后拿到少女的面前:“小姐,先喝了吧。”

    “又是牛奶啊。”少女一脸苦涩:“天天喝,都喝腻了。”

    老人笑着劝道:“这可是西奥多老祖的遗言,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凡是里斯本的后裔,在条件允许的时候,必须得天天喝一杯牛奶。”

    少女娇嗔了一声,然后无奈地接过杯子,她将牛奶一口气倒入嘴中,然后说道:“行了吧,派恩爷爷。”

    老人宠溺一笑,拿着杯子退后两步。

    “也不知道西奥多老祖怎么那么多稀奇古怪的遗言。”少女不满地说道:“什么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要想富,先修路,还有什么优质优育……现在优育到里斯本家族只有我一个人了。”

    “但不得不说,西奥多老祖确实是个天才,他的话没有错。”派恩笑道:“无论是小姐,还是里斯本上几代的人,每个人都是真正的天才,别的不说,小姐你才十五岁,现在就已经在大师级的大剑士了,这样的实力,也只有风暴神殿的圣女能和你比肩,我想这和西奥多老祖遗留下来的训导有很大关系。”

    “论实力的话,我比圣女厉害。”少女把玩着自己的头发,然后她说道:“不过,她真的好漂亮啊,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人,女人再厉害也没有用,还是漂亮重要啊。”

    派恩呵呵一笑,他的视线扫过右边的墙壁,他本来想看看西奥多老祖的画像,但整个人却突然愣住了。

    那里有六幅人物肖像画,五幅是里斯本杰出的家主,但排在最前面的,却是一个满头金色的年青人,他的样貌,和里斯本家族的家主们一点相似之处也没有。

    派恩眼定定地看着第一幅人物肖像画,出了神。

    少女似乎是感觉到了老人的失常,她回过头问道:“派恩爷爷,你在想什么?”

    “刚才在回来的时候,在外面看到一个施法者。”派恩脸上带着古怪的表情:“一开始我觉得很眼熟,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非常熟悉,但硬是想不起来。”

    “不过就在刚才,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了。”派恩指了指第一幅画:“那个人的长像,和西奥多老祖画下来的‘骑士王’长得一模一样!”

    少女愣了一下,然后笑了:“派恩爷爷,你是不是眼花了。”

    “小姐你也知道的。我是个游荡者,就算我老得不能动了,我的手,我的眼睛,绝对也不会出错。”

    少女站了起来:“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必须找到他了。如果他真的是老祖口中的骑士王,那么我们就效忠他,如果不是,我们就杀了他……把人派出去寻找他的下落,立刻!”

    派恩弯腰,退出房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