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75 教导勇者走后门
    梁立冬并不知道此时有人正准备要寻找自己,他正在酒馆中打听着关于里斯本的事情。

    蓝港城也是商业城市,但它是海港型重城,若是在地球,海港型城市绝对是商业最繁华的地方,但在这世界中,海洋是很难征服的,无关于海洋的天气和洋流,纯粹是海洋中有很多魔兽。

    在地球上,海洋中最大的生物无非就是蓝鲸,但在这个世界中,海洋中比蓝鲸更大的生物有许多,而且最要命的是,它们的狩猎**非常强。

    除了大型生物,海洋中还有许多中型的海洋魔兽,它们要想摧毁中小型的帆船,并不困难,所以在这个世界,能进行远洋贸易的商业组织,背后都有着强大的势力,甚至是多个势力支持。

    毕竟,远洋贸易的利润太大了,即使再危险,总有些人可以创造出奇迹。

    黑熊酒馆是蓝港城生意最好的酒馆,不是因为它有多豪华,而是因为它的麦酒足够便宜,味道也不错。

    无论是船员,还是苦工,都喜欢在工作之后来一杯,而便宜味道又不错的黑熊酒馆自然就是他们的首选。

    这世界很多酒馆都喜欢把自己的招牌叫做某某熊……叫白熊和黑熊的酒馆一大堆,多得不可思议的地步,起先玩家们刚进游戏的时候,无论去到那个城镇,都会发现白熊和黑熊酒馆,还以为这个游戏世界和武林世界一样,都有类似龙门客栈和买来客栈这样的连锁江湖组织。

    不过后来他们在游戏中待久了,才知道,原来纯粹只是这个世界的人,特殊喜欢熊瞎子罢了,觉得它们有力量,又聪明。

    梁立冬坐在酒馆中最左边的角落中,周围每一张桌子都坐满了人,甚至很多人都站着喝酒,但他一个人占了一张桌子。

    这倒不是梁立冬故意把别人赶走。而是没有人敢坐在他的旁边。这里几乎都是普通人。一个施法者,而且模样还像是贵族,这绝对不是他们这样干苦力的人能接触到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名如此高贵的人会来到这么‘下贱’的地方,但没有人想上去询问。万一惹恼了那个贵族,被他直接杀掉怎么办。

    带着这样的心思。所有在喝酒的人都将自己的声音放低了,原本吵闹的酒馆竟然比外面还要安静得多。

    酒馆的老板倒是相当开心,有一个贵族光临。这对他的生意来说,就是件好事。等人离开后。他就可以向外边吹嘘说,有个贵族兼施法者也觉得他这里的酒好喝,还连喝了三大杯。

    这绝对能让他的酒馆生意更加兴隆。

    不过总有些人胆大一些。就像有人敢闯危险的海洋一样,也有人敢主动上来找梁立冬搭话。

    在梁立冬喝完第四杯麦酒的时候。一个干瘦的青年走了过来,他先很认真地向了个跪礼,然后说道:“尊贵的阁下。你好,我叫班克罗夫特,整个蓝港城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希望能为你排忧解难。”

    梁立冬指了指自己对面,让对方坐下,然后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来这里是需要帮忙的?”

    “如果不是这样,以阁下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来这样下贱的地方喝酒。”班克罗夫特很是自信地笑道:“我在蓝港城为很多大人物效力过,他们都说我脑袋中记着的东西确实值钱。”

    “听起来你确实是挺厉害的。”梁立冬问道:“那你知道里斯本家族的事情吗?”

    “里斯本?”班克罗夫特愣了一下,他有些为难地说道:“他们可是城主,芙蕾小姐更是大剑士,如果阁下想打听他们的隐秘私事的话,我是不敢多嘴的。”

    “放心,我没让你讲他们的秘闻,我只是想知道他们这个家族三百年来有什么有趣的地方而已。”梁立冬从空间背包中拿出十枚银币,垒在桌面上,说道:“如果你能和我说说,那这些银币就是你的了。”

    班克罗夫特看了一眼桌面上的银币,他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然后说道:“里斯本家族这三百年来,出现过很多天才,但如果非要说这些天才中,最出名的人是祖,那必定是三百多年前,里斯本的家主,西奥多-里斯本。”

    听到班克罗夫特一开始就讲到自己的熟人,梁立冬眉毛皱了下,立刻就好奇起来。

    “我听说,三百多年前,里斯本家族原来的家族纹章应该是苍鹰才对,但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家主西奥多强行把苍鹰换成了老鼠,也不知道被多少世家笑话。”

    班克罗夫特悄悄看了梁立冬一眼,见他饶有兴趣的模样,心中大定,继续说道:“而且西奥多之后的举动也越来越奇怪,他不但开始在自己的领地周围修路,而且修得还很好,明明是海港型城市,他却把道路给修得比港口还好。”

    “另外就是他有怪僻,比如说,他要求自己的族人和后人,天至少喝一杯牛奶,而且喝的水也必须得煮过才行。”

    梁立冬记得,自己在游戏中曾和西奥多说过这样的事情,比如说要先富,先修路之类的。没想到现实中的西奥多居然把这些话记在了心了,连煮开水喝这事都贯彻了下来。

    “我记得以前的老人说过,西奥多一开始很懦弱的,但他在十五岁的时候,说梦里有个骑士王在教导他成长……一开始他的族人,甚至其它人没有一个相信,可不久后,他的实力就越来越强,而且懂得很多奇怪的事情。”

    “人们从取笑他,变得将信将疑,但不管怎么说,西奥多越来越强,很快他就击败自己的哥哥,成了领主,并且将他奇怪的规矩用遗言的方式传承了下来。”

    “而且他在遗言中还说,如果有谁不愿意服从他的怪规定,那么就没有继承蓝波港的权力。”

    听到这里,梁立冬想个西奥多记得很多关于游戏世界的事情,或者要对半精灵格林顿记得更多,只是可惜,他早就死掉了。

    梁立冬将十枚银币推到了班克罗夫特的面前,然后他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袖,很潇洒地离开了酒馆。

    在他离开没多前,酒馆又重新变得吵闹起来。

    班克罗夫特将十枚金币收进自己的衣服,正要离开,却发出色自己的去咱已经被人堵死了,三个比他强壮得多的酒鬼举着杯子就砸向班克罗夫特的脑袋。

    无论是在什么世界中,钱财总是让人疯狂的。

    梁立冬出了酒馆,正要离开,却发现有三个人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他们穿着一身黑色的铁铠甲,其中一人说道:“请问是贝塔阁下吗”?

    “是。”梁立冬有些不明所以,他看到这三个人盔甲上,都画着一个小老鼠,便知道这三人便是里斯本的成员。

    “那衣和我们走一趟,我们小姐打算见你。”

    梁立冬摆摆手:“没时间。”

    “这可由不得你。”三个军人模样的男人挡在了他的身前。

    梁立冬将手指进空间背包中,不到一秒钟,他的手中注多了两张卷轴,随便向前一扔,两张蛛网线直接将三个成年男人盖了起来。

    随后他离开了现场,来到了港口这边。

    此时艾玛和爱丽丝还没有回来,女人嘛,逛街总是需要多些时间才对的。

    凯尔倒是回来了,他一见到梁立冬就说道:“老师,我问过了。现在是休渔期,坎贝岛属于渔场。城主下过令,休渔期任何般只不能靠近渔场,否则就一律按偷捕的罪名抓进大牢里关上三个月。没有船主敢这么做。”

    “没有?”梁立冬笑了下,说道:“你跟我来。”

    凯尔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地跟在了梁立冬的后面。

    梁立冬带着他来到港口的一幛小楼前。那里的入口站着两名士兵,这样的地方一般都是闲人免入,但梁立冬是施法者,没有人敢拦他,他带着凯尔一路就走到了二楼最在的那间房前。

    敲响房间后,一个老人为他们打开了门。

    梁立冬开门见山地说道:“这里想必就是蓝波城港口,负责远洋贸易核准的地方吧,这位老先生你好。”

    虽然说这老人有点实权,但他看到梁立冬的年纪还有所的施法者身份,也不敢托大,直接微微弯腰后问道:“请问这位阁下人,你有什么事情。”

    “明天我打算去坎贝岛一趟,放心,我们不是偷猎者,我们是纯粹去海岛上找找一些与魔法材料有关的玩意。”

    这老人有些为难:“这有些难办。”

    梁立冬拿出两枚金币,放在了桌面上。老人一见,便义正严辞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梁立冬笑笑:“我只是在港口外捡到两金币,本着寻找失主下落的想法,将财富带到了这里,我想以阁下的情操,一定会保证这两枚金币落在真正的主人手中。”

    “那当然。”老人轻轻一笑,将两枚金币放在了自己的抽屉中:“按规矩,我们这段时间是不能出海的,请你体谅。”

    “我明白。”梁立冬笑笑,带着凯尔离开这地方。

    出到小楼后,凯尔不解地问道:“老师,他没有答应我们啊。”

    “他答应了。”梁立冬说道:“按照规定,这段时间渔船确实是不能出海,但我们本来就是不按规矩来的。否则他不会收走我们那两枚金币,很快就会有人来联络我们。”

    哦,原来如此,凯尔恍然大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