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79 并不是所有的表白都是艳遇
    梁立冬和芙蕾的离开,让宴会中出现了些骚动。

    芙蕾作为强大的职业者,一向很自爱,从来没有听说过她在私生活作风方面有任何的流言。但现在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一个适龄青年带上了三楼,这其中可以联想的内容可就有点多了。

    众贵族都在小声地交换着自己的意见和看法,会场中一片嗡嗡声,他们已经无心交际和享受美食,因为一旦他们的猜测成真,那么蓝波港的政治形势肯定会有大的改变。

    凯尔倒是没心没肺地吃着东西,爱丽丝在他旁边待着,眼中闪动着八卦的光芒。

    而艾玛,则站在一群男性贵族的中间,面无表情,就算其它青年才俊如何夸张的表现,她依然是毫无表情。

    有一个男性贵族说了半天,口都干了,见艾玛不为所动,也有些失礼的模样,眼神一动,但手就想去触碰少女的背腰。在霍莱汶不成文的宴会潜规则中,如果用两根手指轻轻触碰女性的背腰,就是某种特殊意义的‘询问’,如果女方不拒绝,那么两人就可以约个隐蔽的地方见面了。

    眼看这男性贵族的手就要碰到艾玛的后背,这时候后者的身上突然出现一道旋风,直接将这人吹到了三米高的半空中,然后重重地摔出了窗外。

    窗外就是一个池子,重物落水声传来,而后便是男人痛苦的咳嗽声。

    不得不说,艾玛的魔力掌控相当不错,用魔法直接将人卷走,不但没有伤着人,甚至连周围的人都没有涉及到,这样的实力,放在人类世界,已经是一流的水准。

    这一下子,就没有什么人再敢待在艾玛身边了。

    这么一下子暴发之后,艾玛顿时感觉心情轻松了许多。

    在另一旁。索菲娅看到这一幕。轻轻地笑了下,然后她走到凯尔前边,亲切地叫道:“孩子,好久不见。最近过得还好吗?”

    凯尔赶紧一抹嘴巴,有些紧张地说道:“夫人。我很好……笆笆拉她还好吗?”

    凯尔现在杀人都不会再紧张,但在索菲娅面前,他就有些心虚。毕竟对方可是岳母。是笆笆拉的母亲,而他现在却和爱丽丝有些小小的暧昧……

    善良且老好人的凯尔顿时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

    爱丽丝自然知道眼前这女人是谁。她有些敌意地看着对方,然后赌气地抱着凯尔的手臂,力气很大。

    凯尔表情相当尴尬。他用力使了两下胳膊,没能把爱丽丝甩开。便他又怕太过于用力会伤到自己身边的半精灵,只能只能苦着一张脸了。

    索菲娅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切,然后说道:“笆笆拉在家里很寂寞。天天念叨着你呢。我不知道你们打算在外面作什么,要游历多久,但我希望你有时间能回去陪陪她。”

    凯尔使劲点头,他的脑袋上已经开始冒着冷汗了。虽然索菲娅依然还是一幅温和的长辈模样,但作为职业者,作为勇者后裔,作为女婿,凯尔的危险探知雷达已经在不停地报警了。

    他很清楚,只要自己敢有什么话说得不对,城主夫人绝对会把他大卸八块。

    “外面的世界总会有些诱惑的。”索菲娅看了一眼爱丽丝,然后说道:“能坚持本心的男人,才是可贵的男人。”

    凯尔又是使劲点头,他也只能这样做了。

    爱丽丝气得浑身发抖,她哪能不清楚对方的话全是冲着自己来的,只是现在她确实是无话可说,况且她也明白,自己的确是第三者。

    索菲娅笑眯眯地,正准备离开,这时候艾玛走了过来。

    她面无表情,盯着索菲娅看了一会,有些不太礼貌地问道:“请问你是谁?”

    索菲娅有点奇怪,这漂亮得相当少见的少女,似乎对自己很有敌意。她很能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她,因为这么漂亮的人,只要见过一次绝对不会忘记!

    凯尔咳嗽一声,介绍道:“夫人,这位是艾玛,风暴神殿的圣女,我们的同伴。”

    索菲娅有些吃惊,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小女孩居然有如此来头。迟疑了一会,她有些奇怪地问道:“艾玛小姐是吧,你似乎对我有些意见?”

    艾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也知道自己的情绪不对,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眼前这女人很讨厌。当然她不会当面将这样的话说出来,而是尽量挤出一个笑容:“抱歉,刚才我心情不好。说话没有经头脑。”

    经不经头脑其实都是借口,索菲娅从懂事后就明白一点,任何事情都有来由,无论是爱或者恨。她看得出来,风暴圣女对自己有意见,但她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近道理上来说,她与艾玛应该没有任何矛盾冲突才对,难道只是单纯的看自己不顺眼?

    索菲娅越发不解,但她很快就暂时放弃了这个思考,因为这时候,梁立冬从楼梯口那时出现了。

    众贵族们都放下心来,因为梁立冬和芙蕾两人上到三楼,时间并没有过多久,还不足十分钟。这点点的时间,要想办点‘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那个青年是个快枪手!

    索菲娅见到梁立冬回来了,便立刻离开,她不想与对方在公共场合照面,因为她害怕自己在贝塔面前待久了,会忍不住露出些‘破绽’给其它人发现。

    艾玛看到索菲娅离开,微微松口气。而且她看到梁立冬这么快就从三楼下来,心中也有些欢喜,眼眉一下子就开心起来了。

    梁立冬从三楼下来,重新回到人群中,而芙蕾则跟随其后。她回到城主之位上坐着,然后一脸受伤的表情说道:“很是可惜,贝塔-里昴阁下并没有答应我的请求,里斯本依然是里斯本世家,我想给家族加多一个后缀称呼也做不到。”

    众贵族们一阵欢呼,芙蕾只要没有成为别人的女人,他们感觉自己都有很大的机会。

    梁立冬回到人群中后,凯尔走过来,他有些不解地问道:“老师,你为什么不愿意成为芙蕾家族的一员,这女城主长得挺漂亮的,这可是难得的艳福啊。”

    其实高兴城主夫人离开的,还有爱丽丝,她还在抱着凯尔的手,现在听到自己的意中人这么一说,她也就应和地使劲点头。

    艾玛很好奇地看着梁立冬。

    梁立冬说道:“我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我有妻子,还是两个,她们长得很美,其它女人我可不敢招惹。”

    艾玛的眼眉郁闷的都快要扭成麻花了,她根本不知道贝塔居然已经结过婚,她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心中惶恐也有,悽苦也有,她忍不住问道:“那她为什么没有在你的身边?”

    “跑掉了,我在找她们呢。”

    看着贝塔淡然的神色,艾玛心中欢喜起来,不过她也有些不解,什么样的女人会放弃掉这么好的男人跑掉,明明有钱,有能力,又英俊,最重要的是有责任感。

    她见过太多见到美色就走不动路的男人,就连凯尔这个勇者后裔见到她的时候都会微微失神,唯独贝塔见到她不但没有对她的容貌有什么反应,反而还揍了她一拳,打得她差点破相。

    “别担心,你会找到好女人的。”

    艾玛安慰了贝塔一句后,就笑眯眯地去找吃的东西了,喜欢她开心,得吃些东西庆祝一下。

    艾玛离开后,有两个贵族找上了贝塔,一个青年,一个中年。

    他们短暂的自我介绍后,便直接进入正题。他们希望贝塔能离开芙蕾,为此他们愿意代表整个蓝波港的贵族阶层,补偿足够大的利益给贝塔。

    对此,贝塔笑眯眯地说道:“行,没有问题,具体的数额,你们自己商量吧,明天早上送到我住的旅馆来,只要我满意了,就立刻离开。”

    贝塔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如果有人这么说,让他离开自己的两个老婆,他绝对二话不说,拨剑就砍了眼前这两个白痴,但现在是让他离开芙蕾,他为什么不做。

    既然芙蕾能突然宣布这么一件事,弄得他很被动且心情不舒服,为什么他就不能 反而来利用某芙蕾给自己谋取些利益,好安抚自己‘受伤’的自尊心。

    两个贵族听他答应后,开心地离开了。而后这消息悄悄的在宴会中传了开来。

    男性贵族大多数用感激的眼光看着他,只有小部分贵族看贝塔的眼神,像是看一个白痴,他们不明白,这个施法者为什么不理解,拿下芙蕾才是真正的巨大利益啊。

    宴会继续下去,人人都很开心。

    等到深夜,宴会终散,芙蕾目送着贝塔离开,作为宴会的主人,她不能只与一个人交谈,那不符合礼节。

    马车行驶在回旅馆的路上,凯尔忍不住问道:“老师,你和那位城主小姐谈了睦什么。”

    “没有什么,就是要求她别乱说话,败坏我名声。”贝塔淡淡地说道。

    凯尔哈哈笑了起来:“老师,只有少女的名声才会被败坏吧,芙蕾小姐这么说话,可是在向众人表露心迹,她要嫁给你的意思啊,你以前见过她吧。”

    艾玛双手一绞,她坐在后面,恼怒地看着凯尔的后背,爱丽丝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从来没有见过。”贝塔表情依然淡定,仿佛在说着和自己不想干的事情:“所以让我顾忌的就是这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