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83 芙蕾的野心
    根据艾玛的预言术,这个山洞里有着不少的火系生物,不过都不怎么强大。虽然说艾玛的预言术是别人给她制造出来的幻像,但某些情报很是很准确的,可以利用一下。

    现在整个队伍启用的是十字阵,凯尔打头。他穿着家传的白色半身盔甲,上面还有梁立冬为他准备的附魔能力,作为前卫再合适不过。

    洞里的路被人被人修茸过,他们脚底下踩着的是一块块的方形石板,但因为很久没有人来了,上面已经长有许多的青苔。

    洞穴挺深,随着他们渐渐进入,洞里的温度缓缓升高。

    因为这是凯尔和爱丽丝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团队冒险,所以两人都有些紧张,凯尔握着长剑的右手心中微微冒汗,爱丽丝则召唤了两个小型花精灵环绕着自己。

    花精灵没有什么攻击能力,但拥有不错的防守能力,可以瞬发小型魔法护持保护自己的主人。

    梁立冬,艾玛和芙蕾都表现得很轻松。

    梁立冬是因为在游戏中经历了大量的战斗,因此他可以用很平稳的心态面对每一次战斗和冒险,艾玛则是因为在预言术幻境中看过太多的生死离合,因此神经也很坚韧,但芙蕾……梁立冬真是不明白,如果她只是一个没有出过领地的千金大小姐,那她如何能在这个漆黑的洞口中保持正常的心态?

    就因为神经大条?梁立冬可不这么认为。

    随着进入洞穴中越来越深,温度也越来越高,又走多了数分钟后,洞穴陡然变大,在尽头那里有着数许多红色的光点。

    没朋多久,那些红色的光点就飞了过来,在他们的视野中迅速变大,然后变成一只只拳头大的火鸟。

    火凤凰菲尼克斯的幼生体就是这模样,但人人都清楚,即使是火凤凰的幼生体。也不可能弱到这种地步。这些火鸟,其实只是一个套着火凤凰外貌的弱小火元素生物罢了。而且还是那种没有灵智的火系生物。

    那些火鸟扑了过来,撞到凯尔的身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就消灭得无影无踪了。凯尔甚至都懒得反抗一下。

    这些火鸟只有人的拳头那么大。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样的火鸟或许很可怕。可以杀人,但对于职业者来说,却没有任何威胁。特别是凯尔的等级已经达到了6级,又有梁立冬给他的盔甲进行了魔法元素抗性附魔。 这些火鸟元素生物,对他没有任何威胁。

    众人继续向深处走,然后很快就看到前边有一个巨大的暗红色魔法阵。魔法阵的中间。是一把燃烧着的长剑,它直直插在地上。通红的剑身散发着惊人的高温。

    但大部分的热量都被魔法阵约束着,凝而不散,巨大的热量只有一点点被散逸出来。然后变成一只小小的火鸟。

    梁立冬等人亲眼看见一只小火鸟的诞生。

    在这个魔法阵的外围,有许多比较大型的火鸟,双翅展开,大约有一米半长。

    这些火鸟明显比前边的小火鸟厉害得多,但它们似乎也有一定的灵智,见到梁立冬等人,并没有扑过来,而是远远地躲开了。

    芙蕾盯着魔法阵中那把长剑,眼睛闪闪发亮:“真的有财宝,你们的情报真厉害,我是本地人,也不知道这里居然藏有一把魔法武器。”

    凯尔向前走两步,他摸了摸自己的心口,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那把剑很熟悉,仿佛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那本来就是你们祖先用血液灌注出来的武器,也只有你们家族觉醒了血脉的人,才能完全发挥它的能力。”艾玛在一旁解释道:“菲尼克斯是神兽,拥有净化邪恶的能力,它现在处于被封印状态,只有你可以把它拨出来,而不会受伤。其它人靠近它都会被火焰攻击。”

    凯尔眼睛一亮,走前两步就想上去将属于自己的武器拨出来。

    “等等!”

    梁立冬突然出声喊了一句,然后他在众人奇怪的目光中,绕着整个魔法阵走了一圈。最后说道:“这把剑拨不得。”

    “咦,为什么?”芙蕾很惊讶地问道:“你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寻找这把强大的魔法武器吗?虽然我只是一名大剑士,但我还是感觉到了它了强大。”

    “确实是强大的武器。”

    梁立冬走到芙蕾旁边,伪帝陨剑突然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而后梁立冬毫不犹豫地一剑刺向了芙蕾。

    叮地一声脆响后,芙蕾双手握着巨剑退后两步,她粉脸含煞地问道:“贝塔阁下,你这是什么意思?这魔法武器太过于珍贵,所以你要杀人灭口,不让消息流露出去?”

    这一下子的变故惊呆了所有人,芙蕾的三个护卫立刻冲上前,将她护在身后。

    虽然凯尔等人也是一脸地莫明其妙,但他们还是百分百信任梁立冬,三人迅速站到他的旁边。凯尔护着爱丽丝,爱丽丝开始不停地召唤着魔法生物,而艾玛已经在不停地对着自己人使用各种辅助魔法。

    “你不是芙蕾,或者说,你应该叫做西奥多才对。”梁立冬淡淡地说道:“虽然说我们有三百多年没有见面了,但我实在没有想到,你居然变成了女人。”

    芙蕾一愣,而后冷笑道:“贝塔阁下,你可真爱开玩笑。难道这不是你想杀人夺宝的借口?”

    “杀人夺宝?没有那必要。”梁立冬摇摇头:“艾玛是被操纵的木偶,这事我们一开始就知道。起先我一直奇怪,为什么勇者会将自己的装备分成数份,散落在整个世界各地。但看到这个魔法阵之后,我就明白了。”

    艾玛急问道:“是怎么一回事?”

    “这把剑拥有破邪作用,它和魔法阵一起封印着什么东西。而不是这把剑被魔法阵封印。它反而还是这个魔法阵的魔力核心。”梁立冬解释道:“如果凯尔把这把剑拨出来,魔法阵就会失效,那会被封印在这座山峰里的东西就会跑出来,虽然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

    艾玛脸色一阵苍白,现在梁立冬的话,越发证明了,她之前的生活,命运。一直在被人操纵着。

    芙蕾呵呵冷笑两声:“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攻击我?”

    “因为你知道这座山洞的秘密!”

    “为什么这么说?”芙蕾眼睛眯了一下。

    “我猜的。”梁立冬呵呵冷笑着:“要在这里建造一个这样的魔法阵,必定会有很大的动静,作为本地领主,里斯本家族的族史上肯定记载有这件事情。但你却一点也不知情,这就很可疑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你在进入洞穴的时候,一点紧张的情绪也没有。根本不像是一个初次参加冒险的少女。”

    芙蕾哼了一声:“就凭这两点,太武断了。”

    “足够了。”梁立冬很温和地说道:“一个没有出过领地。却能就职大剑士的柔弱少女,怎么想都不正常啊。虽然你说你自己是战士。但蓝波港中可是有人告诉过我,你是大剑士。你应该清楚,大剑士压根什么样的心性。条件上,怎么就职。还是我告诉你的。”

    哈哈哈哈哈!

    芙蕾发出一种爽朗的大笑声,脸上柔弱可爱的表情消失了,然后整个人变得英气飒爽起来:“真不愧是我原来的主人。你还是和三百多年前梦境中一样聪明谨慎。不过我很好奇,你什么时候发现我是西奥多的?”

    “就在你说我的厨艺越来越好的时候。”梁立冬叹了口气:“你对我太熟悉了,除了我的几个朋友,就属五名圆桌骑士最了解我,但除了格林顿,其它四名圆桌骑士应该已经老死了,所以当时我只是怀疑。”

    爱丽丝在旁边惊叫一声:“原来父亲也曾是贝塔你的圆桌骑士?”

    “这是格林顿的女儿?怪不得看着有点眼熟。”芙蕾美目看向爱丽丝,笑道:“不错,最强枪骑兵格林顿原本也和我一样,是个懦弱的家伙,但在原主人的教导下,都成了独挡一面的强者。”

    爱丽丝一幅见了鬼的表情,在她的印象中,父亲勇猛果敢,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这样的强者,居然原本也是个懦弱的孩子?

    对着爱丽丝来了一发‘心灵攻击’后,芙蕾继续问道:“那主人,你什么时候肯定我就是西奥多的?”

    “就是进洞的时候,我不是发出了战术指挥?”梁立冬微笑道:“只有和我们接触过的人,才明白我们黄金之子的战斗风格。还有因为位面规则的关系,比如说dps这个词,是没有办法用书面语记录下来的,所以就算我的事迹在里斯本家族中记载的再详尽,光凭书籍,不可能作出你在洞口时那么标准的战斗反应。”

    “哈哈哈哈。”芙蕾像男人一般地笑着,但却显得很可爱:“太厉害了,不错,我就是西奥多,好久不见了,贝塔,我原来的主人。”

    凯尔三人表情都像是见了鬼一般,艾玛伸出手指,带着不敢置信的语气说道:“但西奥多,不是个男人吗?”

    “是啊,我原来是男人,但现在是女人。贝塔应该很清楚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芙蕾向梁立冬抛了个媚眼。

    “魂体转换。”梁立冬脸色有些难看:“我以前曾带着圆桌骑士团扫荡过一个邪教基地,里面有很多邪法,其中就有魂体转换这项禁忌魔法。当时负责销毁那些魔法知识的人,是西奥多。”

    艾玛皱起眉头:“我还是不太明白。”

    “魂体转移就是将自己的灵魂与另一个人互换,比如说我进入到你的身体里,你的灵魂进入到我的身体中。”梁立冬看着西奥多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而这个法术我记得是血脉越近,成功率就越高。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西奥多应该每到衰老得快不行的时候,就会和自己的孙子,或者曾孙子互换身体。所以里斯本家族,每隔两三代必有一个家主是猝死的。”

    艾玛三人毛骨悚然,他们能想像,如果自己突然变成老人,这是何其可怕的事情。

    芙蕾叹了口气:“贝塔,其实你不该把这件事说出来的。这里可是现实世界,可不是你们黄金之子的梦境空间,你们在现实世界一样会死。我本来想给你留条活路的,但你把这事捅出来,我就不好办了。”

    艾玛插话道:“贝塔,黄金之子是什么?”

    梁立冬摇摇头:“有些事情不能说,我不想骗你。”

    艾玛咬住了嘴唇,显得很是难过。芙蕾都知道的事情,她居然不能知道。

    芙蕾哈哈一笑:“小女孩,别伤心,他不想说,我来告诉你,黄金之子可是了不得的种族啊,他们就是…………”

    梁立冬并没有阻止芙蕾说话,因为有些事情,他不能说,但不代表着其它人不能说。

    只是出乎他的意料,芙蕾的话刚说到一半,正说到有关于黄金之子真正身份的时候,她的嘴一直在动,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众人愣住了,芙蕾也愣住了。她不死心,继续说道:“黄金之子就是……”

    和刚才一样,她的嘴光在动,还是没有任何声音。深深地吸了口气,芙蕾看着梁立冬,佩服地说道:“真不愧是黄金之子,你们的力量居然可以影响到现实世界。”

    艾玛看着梁立冬,一扫刚才的颓色:“这就是你不愿意告诉我的原因吗?有真神的力量在干扰?”

    梁立冬摇摇头:“关系不大,是另外的原因。”

    “无所谓了。”艾玛欣喜地说道:“你知道你的来历很不凡就是了。”

    “好吧,说不了也无所谓了。”芙蕾看着梁立冬:“贝塔,你就乖乖地让你的同伴把长剑拨出来吧。看着你的曾经教导过我的面子上,我让你的同伴离开,但你得留在这里。”

    “你一定要杀我?”

    芙蕾点点头:“对。”

    “你是想要我的身体?”梁立冬笑了:“你在昨天的宴会中,宣布那件事情,其实就是想要接近我,让我失去警惕,然后好让你对我进行魂体互换吧。”

    “哈哈,你真聪明,贝塔。”芙蕾毫不犹豫地承认了:“我没有想到,你们黄金之子居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而且出现的人还是你。你们黄金之子的肉体,要比精灵族更强大,潜力比龙族还要好,想想看,你们只需要几年时间,就可以成长到传奇等级,这速度,冲击半神只是时间的问题。而且我很清楚,贝塔你曾经距离半神只有一步之遥,但为什么你现在这么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