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85 战斗结束
    芙蕾……确切地说应该叫做西奥多,他利用邪术活了三百多年,他对于这个世界有着足够的留恋和敬畏,他在梦境中明白一点,只要人足够强,就可以做一切想做的事情,包括弑神。

    黄金之子就是这么做的,他见过很多黄金之子明明信仰着某个神邸,但是当他们一旦强起来的时候,就转身把神邸忘了,甚至还联合其它的黄金之子,开始邸神麾下半神者的主意。

    有的甚至还成功了。

    当然,黄金之子中也有好人,比如说他原来的主人贝塔。

    但梦境和现实毕竟不同,现实中,他为了变得强大,为了能长生,他必须得利用梦境中学到的知识,而魂体转移则是很好的方法。

    当已经白发苍苍的他,第一次将自己最喜欢的小孙子灵魂转移走的时候,他受到了极大的良心遣责,整整十多年他都在耿耿于怀,但后来第二次,第三次……他就习以为常了,甚至觉得,自己的后代为自己贡献出身体,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一次次的魂体转换,他越发觉得自己家族血脉的弱小。因为每一次魂体转换,都意味着他得重新来过,虽然说他积累了足够的职业经验,能快速成长,可次数多了,他就有些心烦了。

    他开始尝试和那些拥有特殊血脉的种族进行魂体互换,比如说精灵,矮人,但找来找去都没有什么好人选,要么就是太丑,要么就是潜力不够。

    他本以为自己永远只能使用家族血脉的时候,没想到居然看到了梦境中的主人,贝塔。

    就因为在梦境中和黄金之子待的时间很长,所以他清楚,每一个黄金之子都是潜能无限的天才,他们或许有的人情商会差些,但血脉没有一个人是差的。

    看着弱小到他感觉一个手就能杀掉的贝塔,西奥多很是兴奋。他清楚。只要自己一理取得黄金之子的身体,成为传奇只是起步,冲击半神则是理想。

    只是他很慎重,他清楚黄金之子们都有很强的戒备心。所以他就利用自己的性别优势,接近贝塔。只要等到他完全放松警惕,再将他灌醉,或者打晕。届时再进行魂体转换成功率就会高出很多。

    只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贝塔对他居然如此戒备。根本一点机会都没有,甚至连自己的身份无意中就被他给套了出来。

    失策了!芙蕾切了一声,她跑出洞穴。准备下山乘船回去。只要回到领地,再带上足够的兵力。他相信自己可以把贝塔给俘虏或者杀死。

    他跑出洞口没几步,然后便看了下天,皱起眉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中乌云密布。虽然说海洋的气候一禹无常,但这速度实在也是太快了。

    不过没有起大风,中型帆船在这样的天气中,问题不大。

    她向前走了几步,然后便发现有水滴落下,一抬头,便看到密密麻麻的雨水从空中落下来。

    情况不对……芙蕾加快速度往山下跑,她在海边住了近三百多年,知道海洋型气候到底是什么样的,这情形明显很不对头,这么大的雨幕,却没有多少风,很不正常。

    她顺着来路往山下跑,但发现,天色越来越暗,雨水也越来越大,没跑到多远,她就发现自己的全身都湿透了,天空中的水珠像是瀑布一样的浇在她的身上。

    怎么回事!

    芙蕾感觉到自己的视野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她跑到一棵大树下想避雨,但没有用,雨水一样不停地滴了下来。

    又在附近找了下,然后发现前方不远处的山体有一处突出来的大岩石,她跑到下方,这才感觉到雨水被上方的岩石挡了开去。

    这雨水太大了。芙蕾感觉到自己全身已经湿透,她解掉外层的皮甲,正打算拧拧贴身衣物的时候,却突然身子定了一下,然后一把拎起自己的巨剑,以极快的速度跳到一旁。

    一条巨大的蛇型水柱从远处的雨幕中冲出来,直接击打在刚才她的落脚点,不但将上方突出来的岩石直接撞断,而且撞击到地面的时候,水花四溅,那些水珠子打在她的脸上,很是痛疼。

    “什么人!”芙蕾盯着刚者攻击所来的方向喝道。

    回答她的,是一道青铜色的古怪光束。

    芙蕾哼了一声,直接拎着巨剑,将这道光束一剑砍得其重新化为基本的魔法元素粒子。

    大剑士是战士系职业中,最强大的分支体系,它天生拥有足够的抗魔性,以及对魔法抗力,而且它还有强大的攻击力和机动力,唯一的缺点,便是缺少远程攻击。

    但这缺点在它极快的速度下,并没有显得有多难以接受。

    只是芙蕾现在感觉到自己的移动速度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先不说全身湿透,本来就会影响到战斗的发挥,而且现在他的脚底下已经是泥泞一片……这种环境会大幅度影响她的移动能力。

    雨水中依然还是一片无声无息,没有人出来,也没有人回答。但芙蕾有一种感觉,这古怪的环境,绝对是贝塔搞的鬼。

    只是他没有从这场大雨中感受到任何魔法元素的味道,这片雨幕如果是由魔法造成的,那么大剑士可以无视掉那些要落到他身上的水珠,但她现在全身都湿透了,这说明这场大雨,应该是自然现象。

    他不敢再在一个地方停留,转身就跑。只是没有跑多远,后方又是一阵古怪的咆哮声,刚才看到的那条蛇型水柱又一次撞了过来。

    他急忙闪到一旁,没等这条水柱攻击到他,后方那道青铜色的光柱又射了过来。目标刚才是他的落脚点。

    避无可避,芙蕾急忙用巨剑将光柱挡下,但他整个人却被击飞了六米。虽然说没有受到任何外伤,可胸口处却是一阵闷痛。

    这种连续攻击手法,边种预知型的战斗风格,很明显是黄金之子的手法。

    芙蕾很清楚,攻击的人绝对是贝塔。

    他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使劲前向窜。

    他打算一直逃跑,只要等这古怪的大雨消失,那么胜利的天秤绝对会重新回到他这一边。毕竟要维持这么大范围的广域魔法,精神力消耗一定很大。

    就这样,他一路逃,一路躲闪。身后青色的光柱和古怪的蛇型水柱,一直在攻击着他,大约跑了半个多小时,她开始气喘吁吁,虽然说战士类职业的耐力一向很好,但在这种雨天中,又使劲奔跑,体力消耗得相当快。

    然后又跑了半小时,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没有多少体力了,再这么下去,他绝对会累倒。

    可问题是,这片雨幕,却一点要散去的意思也没有。

    又避过一道光柱,芙蕾对着身后破口大骂:“贝塔,使用这种手段算什么男人,有本来出来,和我一对一单挑。”

    没有人回答他,过了会,又是一道光柱和水柱同时射了过来。

    芙蕾实在不想跑了,她大喝一声,双眼通红,挥舞着巨剑直接将光柱和水柱同时打碎,然后转身冲向身后的道路。

    很快,她隐约看到前方有个人影,心中一喜,拼尽全力冲过去。虽然说泥泞的道路影响了她的速度,但依然像是支离弦的箭一般。

    不到一秒钟,芙蕾就拉近了双方的距离,此时她已经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容貌,果然是贝塔。

    “抓到你了。”

    芙蕾发出兴奋地大喊,她发现对方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还在愣神当中,当下就是一喜,直接就使出了大剑士的招牌技能:冲锋。

    芙蕾化成一道黑光,直接撞到了梁立冬的身上,将他撞得飞起来,但还没有等他落到,芙蕾一跃而起,将梁立冬斩成了两断。

    “成功了!”

    还没有等芙蕾笑出笑来,她然惊讶地发现,梁立冬的两断身体直接化成了水气!

    镜像术!

    上当了!

    然后又跑了半小时,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没有多少体力了,再这么下去,他绝对会累倒。

    可问题是,这片雨幕,却一点要散去的意思也没有。

    又避过一道光柱,芙蕾对着身后破口大骂:“贝塔,使用这种手段算什么男人,有本来出来,和我一对一单挑。”

    没有人回答他,过了会,又是一道光柱和水柱同时射了过来。

    芙蕾实在不想跑了,她大喝一声,双眼通红,挥舞着巨剑直接将光柱和水柱同时打碎,然后转身冲向身后的道路。

    很快,她隐约看到前方有个人影,心中一喜,拼尽全力冲过去。虽然说泥泞的道路影响了她的速度,但依然像是支离弦的箭一般。

    不到一秒钟,芙蕾就拉近了双方的距离,此时她已经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容貌,果然是贝塔。

    “抓到你了。”

    芙蕾发出兴奋地大喊,她发现对方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还在愣神当中,当下就是一喜,直接就使出了大剑士的招牌技能:冲锋。

    芙蕾化成一道黑光,直接撞到了梁立冬的身上,将他撞得飞起来,但还没有等他落到,芙蕾一跃而起,将梁立冬斩成了两断。

    “成功了!”

    还没有等芙蕾笑出笑来,她然惊讶地发现,梁立冬的两断身体直接化成了水气!

    镜像术!

    上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