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86 猜测
    芙蕾身上淡紫色的光芒一出现,梁立冬立刻就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从虚空中传来,但这样的压力一触到他的身体,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芙蕾笑得很开心,她身边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然后黑色的虚空直接将她吞没,而后周围的一切空间都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唯独人不见了而已。

    远距离召唤传送阵,梁立冬心中极是惊讶,这种魔法的原理他也很清楚,只要到达了大师级,他甚至可以用魔法卷轴再现出来,但问题是……距离。

    根据刚才空间产生的魔力波动来看,对方召唤芙蕾所在的地点离这里相当远,要达到这种程度,实力至少得传奇以上。

    传奇!

    在游戏中,传奇级别的npc并不多,他相信现实世界中也一样。而且擅长空间系魔法的传奇级强者更是少得可怜。只要从这点探究下去,那么幕后的敌人就是那几个了,比如说天界的某三名天使,以及魔界的六个首领。

    梁立冬弹了下手指,漫天的雨幕消失,乌云散去,阳光再一次降临到了这个小小的海岛上。

    就在洞口,艾玛等人看着天色雨势变小,再看着阳光从乌云中一道道射出来,好半会她才说道:“这就是雨魔法?看着一点魔力也没有,更像是自然现象。”

    凯尔耸耸肩说道:“雾魔法也一样,老师的血脉魔法和我们认知中的有极大的不同。芙蕾说老师曾经是传奇级别的强者,甚至就差点成了半神,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我相信这是真的。”

    “我们三人应该都不会怀疑。”爱丽丝叹了口气:“我记得数个月前,父亲让我成为贝塔的骑士时,我很不乐意。现在想来,父亲都曾经是贝塔的骑士,怪不得他对贝塔如此有信心。”

    “现在雨停了,想来战斗已经结束了。”凯尔走出洞口:“我们去找老师吧。”

    洞着下山的路。他们在一路上看到不少战斗过后的痕迹。深坑,被击倒的大树。光看着这些东西,他们便知道外面的战斗何等激烈。

    可实质上,梁立冬和芙蕾的战斗一点美感也没有。一直都是梁立冬在利用自己的血脉专长欺负对方。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还站在原地的梁立冬。

    “老师,没有事吧。”凯尔远远地就喊道。

    艾玛用略微担心的目光看着梁立冬。

    梁立冬回身。摇摇头,然后说道:“没事,但是让芙蕾跑掉了。她的背后有一股很强的势力。我至少发现了一个传奇级别的强者。”

    听到这话,三人只是微微惊讶了一下。然后便没有再什么表示。若是在几个小时前,他们听到自己的敌人是传奇级别的强者时,肯定会有所担心和动摇。

    可现在不同。他们知道了贝塔曾经就是传奇级别的强者。而且离半神只有一步之遥。虽然说现在他的实力下降了很多,但他们感觉。贝塔重回传奇级别,只是时间的问题。

    艾玛在绕着梁立冬走了一圈,确认他确实没有任何伤势之后。便问道:“现在接下来怎么办?”

    “当然是先回蓝波港再做打算!”

    半个小时后,蓝波港的港口处再一次出现了传送魔法阵。四人从魔法阵中走出来后,直接向着市中心的一间旅馆走去。

    这是全蓝波港最好的旅馆,梁立冬估计城主夫人应该还住在这里。

    果不其然,就在他带着三人进到旅馆中之时,城主夫人就正好从楼上走下来。

    她的视线扫过大厅,冷冰冰的视线最后落在了梁立冬的身上。

    梁立冬抬头看着她,微笑说道:“朗曼夫人,我有些事情想私下和你谈谈,可有时间?”

    索菲娅脸上毫无表情,她看着梁立冬的眼神甚至还有一丝的厌恶。听到这话后,她皱了起眉头,似乎是思考了很多得失之后,才缓缓说道:“好吧,上来,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

    说完话后,她再缓缓走上楼。旅馆这有不少的男人,几乎所有人都将视线放在她行走时,微微扭动的腰肢上。

    虽然说艾玛确实长得很漂亮,也有足够的气质,但现在她身体还没有长开,在索菲娅面前,就还只是一个小女孩。

    梁立冬对着三人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随便吃些东西休息一下。很快我就会下来。”

    等梁立冬也走上楼后,凯尔三人找了个干净的桌子坐下。

    艾玛刚一落座,就利用风系元素施放了一个隔音结界,她轻轻拍了下桌子,向凯尔问道:“那个女人和贝塔什么关系?”

    看着醋意大发的艾玛,凯尔还没有说话,爱丽丝倒是先笑了:“你怎么乱吃醋啊,你没有看到,那个女人对贝塔一点好神色都没有,明显就是很讨厌,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对你应该没有威胁才对。”

    “是吗?”艾玛一脸狐疑,不知道为什么,她能在那个女人身上感觉到一股莫明其妙的威胁,她的直觉告诉自己,那个女人似乎对贝塔很了解。

    凯尔耸耸肩:“索菲娅其实有些害怕老师,事情是这样的……”

    他将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说道:“老师当时虽然确实是用了一些不算光彩的手段,但如果不那么做的话,城主肯定不会服软,他们势必会分出个死活,所以老师某种程度上,算是间接放了他们一马。连笆笆拉都承认,如果不老师调戏和威胁她的母亲,他们一家人可能当时都得死在那里。”

    艾玛不关心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她现在只注意到了一点:“贝塔抓过那女人的肥肉?”

    她想起索菲娅那对耸入云际的雪峰,再看看自己平坦的草原,脸色顿时黑了起来:“该死的贝塔,他果然喜欢大的……怪不得对我爱理不理。”

    凯尔和爱丽丝一听这话,顿时同时笑出声来。

    在三楼,索菲娅的房间中,两人面对面坐着。

    索菲娅此时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冰冷之色,她巧笑倩兮,轻轻地抿着一口果酒。然后声音濡溺地问道:“贝塔。你单独找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是想做什么干事,我可不会答应你。”

    梁立冬打量着眼前的女人,约两个多月没有在现实世界中见面。他发现这女人似乎又漂亮了些。皮肤变得更光滑了,而且原本她的眼角隐约有一两条细微的皱纹。但现在也全不见了,整张脸光滑得像是二十岁出头的女子。

    一点都不像是生过孩子,并且已经三十多岁的妇女。

    两人独处。美色当前,又有多少人能把持得住。特别这个女人梁立冬还特别的熟悉。她身上每一处他都触碰过,他倾听过她的如泣如诉,也曾感受过她的波涛汹涌。他甚至还清楚,只要自己伸出手。这个女人会轻喊着不要不要,但绝对不会有任何反抗的动作。

    即使见惯了美色的梁立冬,也不敢和这个女人独处太久。因为他现在就已经有了反应。

    “这次找你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梁立冬将他们在海岛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所以现在蓝波港是群龙无首的状态,你只要适当地动作一下,想必就应该能把这个地方吃下来。”

    索菲娅眼睛一亮,她自然清楚其中的可能性有多大:“但你能确实我们把这地方吞下来后,王城不会追究吗?”

    “现在王城中再忙着内斗,任何一方势力都会争取你们朗曼家族。”梁立冬冷静地分析道:“你们只要开个价,就说谁愿意不追究蓝波港的事情,你们就支持谁,我想不用多久,就会有人找上你们。”

    索菲娅一拍手掌:“这主意不错,但是我并没有带多少私兵过来,要想控制这地方,还是有些难度。如果回去调兵,一来一回,我怕时间不够。”

    “我可以给你制作一个简易的传送魔法阵,直接把你传送回冬风城。”梁立冬笑道:“少了一半的路程,你回到冬风城直接带人过来,能赶得及吗?”

    “那问题不大。”索菲娅眼睛中闪着水汪汪的光亮:“贝塔,你这么做,是想把蓝波港送给我作礼物吗?”

    梁立冬扯了下嘴角:“没有,只是巧合罢了。”

    索菲娅媚眼如丝:“口是心非,虽然我们没有实质上的关系,但你我都明白,我们的关系,要远比一般夫妻更加亲密。”

    梁立冬被索菲娅那一眸看得浑身都打颤,太销魂了,他忍不住想起了梦魇空间中,她的浅吟低唱,她的花枝乱颤,还有她的甜蜜香味。

    再待下去,梁立冬不敢保证自己是否还会拥有理性,所以他明智地站了起来,将一张魔法卷轴扔到了桌子上,说道:“你什么时候想回冬风城了,就和我说一声,我会立刻把你传送回去。”

    “事不宜迟。就是现在。”索菲娅站了起来。

    梁立冬扣掉,他开始帮对方绘制魔法阵。大约十多分钟,简易的单人传送阵就此做好。

    索菲娅毫不迟疑地站到了魔法阵的中间,随后魔法的光芒亮起,索菲娅化成一道银光,没入到魔法阵的阵眼中消失不见。

    像索菲娅这样的女人,天生就拥有极其敏锐的政治嗅觉,她很清楚什么事情可以争取,什么事情可以需要放弃。

    但这样的理智在梁立冬面前作用不大,她很清楚,自己的理性只是在毫无意义地支撑着,只要贝塔一伸手,她就必定会沦陷。但她不愿意这样,她有丈夫,有女儿,有美满的家,她不想自己的幸福就这么跑掉。

    所以她自己毫不犹豫地跑掉了。

    梁立冬松了口气,他们之间的暧昧关系,对两人其实都是一种煎熬,但却又偏偏剪不断。那个该死的梦魇空间将他们绑在一起,只要两人距离不远,并且都在入睡的话,梦魇空间必定会将他们拉进那个永远没有任何变化的地方。

    梁立冬下到楼,找到凯尔三人,并且到他们身边坐下。

    艾玛弯前身子,轻轻地在梁立冬身上嗅了一会,然后很满意地说道:“嗯,没事,没有那个女人的味道。”

    梁立冬有些吃惊地看着她,凯尔和爱丽丝也是一幅被吓到了的模样。

    艾玛顿时有些脸红。

    梁立冬轻轻咳嗽一声,说道:“艾玛,你再祭出一个隔音结界,我有些事情想和你们谈谈。”

    还在红着脸的艾玛依言放了了一个结界,然后她将脑袋埋在自己的胸口前,就像是一只鸵鸟。

    “现在我们来整理一下收集到的情报。”梁立冬的手指轻轻地点着桌面:“我们已经可以完全确认,艾玛的预言术和事实严重不符,所以现在我们不能再按照预言术行事。”

    众人轻轻点头。

    梁立冬继续说道:“凯尔家族的祖传装备,其实用是来镇压某些不知名事物的魔法阵核心,是凯特勇者故意所为,所以那件披风我们也不必再去看了,既然有雪精灵守护,那想必也应该是魔法封印,毕竟雪精灵是出了名的公洁正义,他们不可能会昧着良心贪掉凯特的装备。”

    艾玛此时终于不脸红了,她不好意思地说道:“抱歉,这事是我的不对,我连自己被操纵了都不清楚。”

    梁立冬摆摆手:“这不关你的事情,换作是其它人也一样。对方的实力要比你想像中更强。现在我说说自己的猜想。”

    “凯特的勇者装备应该有四件,它们分散在各地,镇压着某个事物,或者恶魔。”

    “四件?”凯尔有些不解地说道:“不是三件吗?盔甲,披风,还有长剑。”

    “还有一个盾。”梁立冬说道:“凯尔你还记得你家里的先祖画像吗?勇者凯特穿着白甲,披着红色的披风,手持剑盾,将恶魔戴波罗踩在脚下!”

    凯尔恍然大悟:“对,是还有一面盾。”

    “所以我个人猜测,凯特设置了四个魔法封印阵,但只要解开其中三个,魔法阵封印就会失效。而那个事物就会冲破封印复活,我极度怀疑被封印的玩意就应该是魔神戴波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