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88 乌普尔的绝望
    现在,乌普尔在冬风城中已经成了笑柄,第一次他们下遗迹佣兵团里的人死得差不多也就算了,第二次拉上其它两个大型佣兵团下去,结果除了他,其它人全部没有回来。

    甚至乌普尔的眼睛也瞎了。

    托这事的福,松风城中那些被三大佣兵团压制得死死的小型佣兵团开始崛起。甚至还有人觉得可以开始欺负瞎眼魔法师,乌普尔。

    结果有几个大胆的倒霉鬼乌普尔当街冻成了冰雕后,那些敢胆随便落井下石的人才消停下来。

    施法者和物理系职业不同,即使是瞎了,也拥有足够的战斗能力。毕竟精神力可以充当第二双眼睛来使用。而且随着施法者实力的提高,他们的精神力探测要比眼睛更靠谱,距离更远。

    在白熊佣兵团的驻地中,乌普尔坐在团长间中,长长地叹了口气。原本热闹的驻地此时显得很冷清了。自从上次的事情后,佣兵团里的人走的走,散的散,现在只有几个十分忠诚的人留了下来。

    乌普尔摸了下自己的眼睛,冷哼一声。

    一般来说,在这个魔法世界,只要不是当场死亡,断条胳膊少条腿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利用魔法,就可以让断脚再重新长出来,就是要发费多些钱罢了。

    可是乌普尔的眼睛,却没有办法痊愈,或者说是有一股奇妙的力量在阻止着治愈魔法对眼球本身起作用。

    那个虫女不简单……这是乌普尔现在的想法。

    一个佣兵从外面走进来,禀报了一些事情后,又退了下去。

    又是一个佣兵团下到了遗迹。乌普尔发出呵呵呵的冷笑,遗迹的入口是他悄悄泄露出去的,他是故意引人去对付那只遗迹中的虫女,既然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对付她,那么使点计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比如说,借刀杀人。

    不过最近反馈回来的消息却有点让他觉得有些不太妙,那个虫女似乎越来越厉害了。起先那些佣兵还能回来几个,现在却一个都没办法从遗迹中活着回来。

    到底还能不能杀掉那个虫女。

    乌普尔觉得有些玄。他主算能再变得厉害。但这并不代表着邪恶的虫女会在原地踏步。

    忧伤地叹了口气,乌普尔继续开始冥思,聚集魔力元素,这是魔法师们增强自己实力最简单和直接的方式 。

    魔法师一旦进入冥思。就会忘记时间,冥思甚至能代替睡眠。等乌普尔从冥思中醒来的时候,他站了起来,然后没走几步。他的身体突然僵住了。

    在他的感知之中,自己的左边有一团明亮的光源。但他清楚,那并不是真正的光源,而是魔力高度凝聚造成的效果。而且明显是光明元素大量汇聚才有这种这样的景像。

    而且最重要的是,乌普尔的感知中。这个女人的背后长着一双翅膀。

    这熟悉的标志让他直接脑门充血,正要打算凝聚魔力元素把眼前这女人给轰成碎渣的时候,对方身上却有一股魔力震荡出现。直接将附近的魔力元素清扫一空。

    没有了魔力,施法者就只是个稍比普通人灵活一点的肉鸡罢了,乌普尔站定了身体,他直直地‘看’着那个坐在两米外处的女人,拳头握头紧紧的。

    悲凉绝望的心情充满了他的心胸,要不是他是施法者,还有许些意志力,此时多半已经瘫坐在地上了。

    没有想到自己的小计谋没有成功,对方倒是找上门来了。

    “我记得你。”坐在椅子上的女人说话了,声音带着一丝丝的妖媚和娇憨:“在我还没有多少灵智的时候,你逃过一次,等我拥有了人类的身体,拥有了感情之后,我记得弄瞎了你的眼睛,没想到你居然从那里走出来了。”

    “你居然会说话。”乌普尔觉得自己的喉咙在打颤:“你不是魔兽吗,怎么会说话。”

    “这有什么奇怪。”女人笑笑:“这世界比我奇形怪状的魔物数不胜数,它们能说话,为什么我就不能说话。”

    乌普尔退后两步,一般来说,会说话的魔兽换作人类的水准,至少是大师级以上,而服一个小小的法师,在这个人形魔兽之前,脆弱得和孩子差不多。

    “你来找我,是想杀了我?”

    女人摇头:“没有那必要,如果想杀你,在你冥思的时候,我就会动手了。从其它人的记忆里,我读到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你们白熊佣兵团拥有不错的人望?”

    “那是以前,不是现在。自从遇见了你,我们就倒了大霉!”

    “怪我咯?”女人的话中充满了嘲笑和不屑:“只准你们来我的地盘上杀我,就不准我反击?”

    乌普尔顿时说不出话来,确实,如果从人类的角度来说,他确实是很可怜,父亲被杀,佣兵团近乎解散,但从对方的角度来说,他们确实是入侵者,反击也是常理。

    但理解归理解,父仇不同戴天,很多时候这世界本就没有善恶的划分,只有立场的区别。

    “看来你暂时还不想杀我?”乌普尔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不愧是施法者,很聪明。”女人拍了拍手:“因为我现在需要你帮我办一件事情。”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女人笑道:“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杀了你,再让别人去办。”

    乌普尔身子抖了一下,他是感觉自己都已经快被气晕了,杀父仇人居然要命令他去办事,如果不是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否则早动手把对方轰成肉酱了。

    “为什么是我?”

    “聪明人办事效率高。”女人说道:“我需要你帮我找一个人,找到后也不用你们动手,你们把他的资料交给我就行了。”

    “就这么简单?”

    “不简单!”女人呵呵笑道:“我只知道那个人的大致相貌,其它一概不知。而且为了不让你消极怠工,我只允许你在一年内找到他,如果找到了,你能继续活下去,找不到会有什么后果,我想你也会明白。”

    乌普尔深深地吸了口气:“只凭大致的容貌,要想在一年内找到某个人,是不可能的事情。”

    “无论可能不可能,你都去找。”银发女人嘲笑道:“我知道在你们这些聪明人的眼里,任何事情都有迹可寻,你一年后能不能活下去,就全看你自己了。”

    说完话后,女人瞬移离开了这里。

    没错,就是瞬移……就凭这一手,乌普尔清楚,自己要想报仇,一世都没有任何希望。

    桌面上留有一张纸,乌普尔将其拿了起来,精神力展开,数秒钟后,一个男人的容貌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这是一个金发的男子,长得很英俊,也很年青。他最大的特征便是头发是亮金色,而非普通人那种暗金色。

    这是一个很好的特征,整个世界拥有亮金色头发的人并不多,抓着这点找下去,要想把这画像的主人找出来,并不算是太难的事情。

    乌普尔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那个女人没有立刻杀他,这是她的失误。一年的时间,足够他做很多的准备了。

    原本他觉得自己今生报仇无忘了,但现在看来,似乎反而是有很大的希望。

    梁立冬并不知道有人正在‘找’他,此刻他正坐在一辆马车的内,向着伊斯奈斯城出发。

    因为梁立冬没有记录伊斯奈斯城的魔法道标,所以他将传送阵设在了王城郊外。

    王城离伊斯奈斯城很近,两者间大约只有四十公里左右。坐马车过去,大约也就是半天的时间。

    他们很快就到了伊斯奈斯城。

    这是一座中型城市,因为依托着王城,这里的商业和政治气氛都算不多。虽然不敢说富得像是西西里亚城一样,但至少在霍莱汶中,也算是比较富庶的城市。

    艾玛指着马车来到城堡前,然后跳下去。

    城堡的吊桥外守着数个老兵,他们看到艾玛,都是吃了一惊,然后就欢天喜地跑过来,单膝跪下行礼,并且一齐喊道:“恭迎三公主回家。”

    霍莱汶王室诞下的直系成员并不多,除了两个哥哥外,艾玛是唯一的女性王室直系后裔。

    “都起来吧。”

    艾玛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老兵,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她手势一弯,搂着梁立冬的肩膀介绍道:“这些是我的朋友,你们以后要像对待我一样尊敬他们,明白了吗?”

    几个老兵脸色一正,同时点头道:“明白。”

    这时候,从城堡外跑出来一个中老年女性魔法师,她速度很快,直接扑到艾玛身前,然后使劲将她抱在怀里,开心地说道:“小艾玛,你终于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老师,我也好想你。”艾玛被女人抱在怀里,含糊不清地说道。

    这时候,还有一个穿着管家服的中年男人从城堡里走出来,他一脸的刻板,并且说出来的话也很刻板:“艾玛公主,你回来了,本人见到你实在很高兴,但是希望你能告诉我,风暴神殿是否允许你在未卸任之前,与其它男人亲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