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96 找到正主了
    管家无儿无女,他早已经将艾玛当自己的女儿看待。大多数的父亲,对‘女婿’都是敌视的,这无关于品德,更多的只是一种本能。

    亲密到不分彼此,那就是说,这小子完全吃定了小姐。一想到这点,约瑟夫就觉得一股股气血涌上脑门,他的血管在嗵嗵嗵地步动,几乎气到了就要爆炸的地步。

    老法师看到这一幕,笑道:“约瑟夫,看开些,女孩子大了,总要嫁人的。”

    约瑟夫冷哼一声,好不容易按捺住自己激愤的心情,然后他问道:“阁下,你深夜把我们叫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梁立冬笑道:“你们终于意识到要谈正事了。我刚才也说过了,艾玛的灵魂世界被人为修改过,你们到底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老法师没有了笑脸,她皱起眉头:“你确认小姐的灵魂世界被人为修改过?”

    “确认!”

    老法师深深地吸了口气。

    约瑟夫只是普通人,他不太理解这代表着什么意思,可他能从老法师的脸上看得出来这件事情很严重,便急忙问道:“小姐的灵魂世界被修改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轻则性格突变。”老法师脸色很难看:“重则会成为别人的傀儡。”

    约瑟夫听完后,脸色都变青了,他急忙问道:“小姐现在情况怎么样?”

    “还好。只是灵魂世界被修改了。”梁立冬说道:“她的预言术,其实就是有人利用她被修改的灵魂,作出来的愰子罢了。”

    “你这是污蔑!”约瑟夫松了口气,但他随后大喊道:“小姐的预言术是神授于的能力,绝对不是什么修改灵魂后出来的愰子。”

    梁立冬拍拍手笑道:“那我就要问一下,艾玛的预言能力是哪位神祇授于她的?据我所知,预言术是一种很特殊的能力,固然有不少人能学得会,但他们预言出来的只是一点点的片段,而艾玛的预言能力却离谱地清晰。”

    约瑟夫梗着脖子说道:“这说明我们家小姐能力强。”

    梁立冬长长地叹了口气:“任何能力。都需要对应的实力或者血脉才能激发或者使用。如果艾玛的预言术真能如此清晰。这说明她的实力至少应该有半神级别。或者她应该是命运女神的圣女,而不是风暴女神的圣女。”

    约瑟夫闭嘴了,在这些职业者的知识上,他知道的确实不多。虽然他很讨厌眼前这个青年。但他相信,这人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老法师说话了:“灵魂世界一旦被修改了。再想回复原样,很难很难。贝塔阁下,你找我们来。究竟是什么意思?”

    “谁说灵魂世界一理被修改,就很难回复原样?”梁立冬眯着眼睛笑了:“据我所知。灵魂世界和人的身体一样,都有自己的抵抗外敌能力,以及免疫能力。艾玛的灵魂世界被修改地并不大。所以只要有时间,绝对可以慢慢恢复过来。变回原来应有的模样。”

    闻言,约瑟夫和老法师都松了口气。

    梁立冬此时却又说了句话:“当然,这得把那个修改了她灵魂的人揪出来的情况下。”

    “什么意思!”约瑟夫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反应过来:“你是说,随意修改艾玛灵魂世界的人,就在我们身边……就是我们?”

    梁立冬点点头:“对,否则我把你们两人单独喊出来干什么。”

    刚才听到艾玛和贝塔是亲密得不分彼此的关系时,约瑟夫只是快被气爆炸,那么现在他听到梁立冬的话后,就真的是被气得爆炸了。

    他捂着自己的心口,身体都已经快站不稳,一种被冤枉的怒气直接使得他连话都已经说不连贯:“我……我对小姐……忠诚,怎么会……”

    “谁知道你是真忠诚,还是假忠诚。”梁立冬微微笑着,然后看向老法师:“你也有很大的嫌疑。”

    很多时候,言语也是很强大的武器。梁立冬的话让两个老人都很受伤,老法师的表情虽然不如约瑟夫夸张,但也是阴沉了起来。

    “你是说,我们中有一个人是修改了小姐灵魂世界的人?”老法师冰冷的脸上随即一笑,然后说道:“那你有了答案没有?多半应该是我吧,毕竟只有我才有施法能力,约瑟夫只是普通人。”

    梁立冬摇头:“事情不能看表像,职业者要伪装成普通人并不难。况且约瑟夫一直说着要让艾玛走上命运即定的道路,这本身就是最大的嫌疑。”

    约瑟夫恶狠狠地盯着梁立冬:“小姐的命运是神授的,我一直相信这点。你这样的凡人,怎么能理解小姐的高尚和伟大之处。”

    与精神狂热者说道理是没有用的,梁立冬不理约瑟夫的叫嚣,他看着老法师:“虽然维瑟夫嫌疑最大,但我还是请你也死吧。”

    老法师脸色一正:“你是打算连我也杀了?”

    梁立冬点点头:“我只知道是你们两中一人,但具体是谁,我分不出来。因此我决定把你们两人都杀掉,宁杀错,不放过……这不是我们贵族一向的作风嘛。”

    梁立冬眯眯笑着,‘贵族气质’天赋发动,强大的威压转换成又若实质的杀气。约瑟夫被震慑得够呛,脸色发白,连连后退。老法师立刻瞬发了一个护盾在自己的身上,这才好受了许多。

    现在两个老人的眼里,贝塔就是一个撕破了自己伪装的魔头,邪恶地让人难以置信。

    梁立冬手腕一翻,伪帝陨剑出现,他斜眼瞄了一下老法师,然后身体就动了。

    怒不可遏,灵敏移动,再加上9。45的当前协调值,他的冲刺速度极快。

    约瑟夫只是个普通人,他看瞪瞪的看着利刃刺向自己的脖子,却没有任何反应。老法师倒是反应了过来,她扔出就是一道冰椎,预先飞向约瑟夫的身边,如果梁立冬执意要攻击约瑟夫,肯定会被冰椎扎个对穿。

    从常理上来说,老法师的反应速度太快了。

    大部分纯粹的施法者,反应要物理系职业慢上许多。他们更喜欢在近距离状态下战斗。而此时梁立冬和老法师的距离不过五米,他刚才扑向约瑟夫,对方就立刻有了战斗反应,而且甚至还能预估梁立冬的速度和动作。

    这绝对不是正常施法者能做到事情。

    眼看冰椎就要刺中梁立冬,这此时梁立冬却突然站定了身体。由极快的速度亦然停止,这种违反惯向的不科学动作,也只有职业者能做得出来。

    冰椎在梁立冬的面前三十厘米处掠过,带来一阵冰冷的寒意。

    他冷冷地转过头,看着老法师,眼中带着了然的情绪。

    老法师见他不再攻击约瑟夫,松了口气,正要说话的时候,却听到背后‘唰’地一声响起。她整个头皮都在发麻,身体立刻后转,然后便听到‘叮’地一声,她整个人不停的后退。

    在她的前面,凯尔依然还保持着冲锋突刺的动作。而她的手中却多了把匕首。

    就凭着这把小匕首,她居然挡住了凯尔近乎全力攻击的一击。只是没等她松口气,注感觉到身体腹部一凉,她眼睛下掠的余光看到了自己腹部多了一截剑尖。

    若是普通施法者受到这样的攻击,多半是要丧失战斗能力了。但她却没有。

    她右手中的匕首反手一握,整个上半身向后一转,匕首同时划了个半弧,抹向身后的敌人。

    梁立冬急速后退,同时抽出了刺在老法师腹部的长剑。

    他和凯尔两人一前一后,将老法师包夹了起来。

    约瑟夫此时终于反应了过来,他看着受伤的老法师,怒道:“你居然敢在城堡里伤人,你把公主的威严放在哪里?别以为你是小姐的朋友,就能为所欲为。”

    梁立冬叹了口气,他将自己的长剑横举,展示剑身给对方看:“管家,你看清楚些,这剑上的血迹是什么样的?”

    约瑟夫愣了一下,然后看着伪帝陨剑,接着脸色便有些惊讶了。

    剑身上正在滴着血,红色的血液中,混着蓝色的液体,显得非常显眼。

    别说职业者,大多数普通人都知道。能拥有蓝色血液的生物,只有恶魔。

    老法师看着约瑟夫吃惊的神情,她自嘲一笑,然后扭头看着梁立冬:“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第一天来的时候就在怀疑。”梁立冬解释道:“但在今天才确认是你。你隐藏在暗处,装作支持艾玛打破命运的模样,故意把约瑟夫推出来搅乱我们的视线,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确实怀疑约瑟夫才是我们要找的目标,但今天约瑟夫和我说了一番话,这才让我把目标锁定到你的身上。”

    老法师按着自己腹部的贯穿伤……恶魔的生命力很强,这点伤对她们来说并不致命:“他说了什么?”

    “他要艾玛继续自己的命运,还以艾玛的父亲自居。”梁立冬笑道:“这简直就是在和我说,我就是凶手,来啊,杀我吧,我就是修改艾玛灵魂世界的人……这怎么可能!”

    “能把艾玛当成棋子,能在全世界布局这么大棋盘的势力,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就露出马脚。”

    老法师苦笑一下:“你不怕这是将计就计的心里战?”

    “怕啊。”梁立冬点头道:“所以我才四处去收集情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