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97 我饿了
    整个大厅中一阵沉默,老法师虽然是恶魔,但同时在两名人类强者的夹击下,要想逃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管家则是不可置信的看着老法师,他们两人自小姐来到这座城堡后,就一起共事,相处了这么多年,也算知根知底。

    老法师是个温和善良的人,鲜少与人动怒,虽然偶尔她会教训一下那些不开眼惹到艾玛小姐的臭男人们,可从来没有真正下过重手,顶多就是让对方受到小伤,知难而退。

    从个人感觉上来说,管家觉得老法师是个好人,一个温和的好人,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温和的好人,居然会是一个恶魔。

    “为什么?”管家的脸上依然还带着不敢置信的表情:“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小姐,我们所有人中,最疼惜小姐的人不是你吗?”

    老法师的脸上露出丝痛苦之色,但很快就消失,快得没有任何人发现。她呵呵笑道:“为什么?因为我是恶魔,因为她是我们主人指定的棋子,只是我没有想到,我这么多年来的伪装,居然这么快就被人识破了。”

    听到这个答案,管家闭上眼睛,心中不禁为小姐觉得哀伤。皇室的后代,一向都在尔虞我诈的环境中长大,艾玛小姐来到这里后,和老法师朝夕相处,两人几乎情同母女,如果她知道这事,会多痛苦,管家完全能想像得出来。

    管家很希望这事只是自己的恶梦,但紧握着的拳头,指甲刺进掌心的皮肉里,疼痛告诉他,这只是一个奢望。

    “你打算怎么处置她?”管家看向梁立冬,眼中带着一丝恳求。

    对于管家的心思,梁立冬能猜得到,但他想了想,说道:“这事本来就应该让艾玛处理,我一会负责把她擒下来。具体的事情。就等艾玛回来再说吧。”

    “那就让她走!”

    清洌的少女声从梁立冬的后背传来,梁立冬侧身,扭头便看到艾玛站在正门口。少女羸弱娇小的身影被月光照亮,她的脸藏在月光照不到的阴影中。看不清表情,可人人都能从她的声音中。感觉到巨大的痛苦。

    梁立冬了然,缓缓退后了几步。凯尔见状,也收起了自己的武器。

    “小姐……”管家约瑟夫看到艾玛。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不忍心再看。别过了脑袋,老人家的眼眶微红,对于自家小姐此时的情绪。他感同身受。

    老法师脸上带着许些惊讶,然后便是愧疚:“小姐……我!”

    她有很多话想说。却又偏偏感觉自己无话可说。后悔,愧疚,还有心痛。三种情绪像是三条毒蛇,不停地在撕扯着她内心柔软的感情,她深情地盯着艾玛好一会,然后捂着自己的伤口,缓缓走向门口。

    在走到艾玛的身边时,她停住了,扭头看着艾玛的脸,痴痴地盯了好一会后,这才缓缓地离开。

    艾玛转身,看着老法师离开的背影,身子在微微地时不时抖动一下。月光依然明亮清冷,却已不经再能温暖动人。

    老管家想上前安慰,梁立冬按住他的肩膀,对着他摇摇头,然后三个大男人就上楼去了,将艾玛一个人留在正厅中。

    老法师的身影完全消失了,少女蹲下身子,将自己的脑袋深深地埋入臂弯之中。

    爱丽丝是半精灵,对于他人的情绪有着更敏锐的直觉,她早远远地离开了城堡,召唤出独角兽,骑上去,在城堡附近到处游玩。

    这时候,没有人愿意打扰伤心的少女,有时候他人的安慰,倒不如让受伤人躲在角度里舔伤来得有用。

    艾玛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到床上睡觉的,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了。若是平时,老法师早就已经过来把她叫起床,她很希望昨晚发生的事情只是个恶梦,但清醒之后的现实,却无情地告诉她这只是个幻想。

    她摸了摸自己肿得像是个胡桃的双眼,然后使用了一个治疗术,在魔法的作用下,虽然说眼睛的红肿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但终究还是留下了些红色的痕迹,她爬起床,走到梳妆台前,用淡妆掩盖了过去。

    艾玛天生丽质,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妆容就已经足够漂亮了,这是她自学会化妆以来,第三次给自己描眉。

    等镜中的俏脸完全没有任何瑕疵后,艾玛穿好衣服,下了楼,然后便发现正厅里那里只有管家一个人。

    桌面上摆丰盛的午餐,管家见她表情如常,暗暗松了口气。

    艾玛在餐桌前坐下,拿起了刀叉,同时随口问道:“他们人呢,都吃饱了吗?”

    “贝塔阁下他们已经离开了。”管家的脸上带着许些开心,讨厌鬼走掉了,这对他来说是件极好的事情:“他们留下话说,让公主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艾玛的餐刀上串着一块肥美的嫩肉,她正要将这块佳肴送进嘴里,闻言顿时身体一顿,然后她缓缓抬起头:“什么,走了?什么时候?”

    看到艾玛的表情,管家心中一震,暗叫不妙,但他只能硬着头皮答道:“早上的时候。”

    “那他们有给我留下什么话吗?”艾玛猛地站了起来,一手抓着管家的衣袖,眼巴巴地问道:“或者说,他们有告诉你,在什么地方等我过去吗?”

    管家的身体抖了一下,然后他闭上眼睛,艰难地摇了摇头。

    这样啊!艾玛轻轻地呓语了一声,然后又气无力地坐回到椅子上,她举着刀叉,静静地坐着,视线许久也没有移动过,一直看着身前的某碟肉类佳肴,仿佛就像是失了魂魄的傀儡。

    艾玛静坐了很久,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管家看着心痛,忍不住说道:“小姐,你吃些东西吧。”

    艾玛还是一动不动。

    约瑟夫忍不住大声了些:“小姐!”

    艾玛身子抖了一下,就像是被人从梦境中惊醒了,她的脸依然还是那么漂亮,但此时却多了些其实无形的东西盖着,再也看不清楚,或者说,已经显得不那么光亮了。

    “哦,约瑟夫,有什么事吗?”艾玛微笑一下,但外人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她只是在惨笑罢了:“哦,你说吃东西啊……我突然觉得没有什么胃口,你把这些东西都撤走吧。”

    约瑟夫忍不住说道:“小姐,可你不吃些东西,身子撑不住的。”

    “我是职业者,没有那么娇气。”

    艾玛依然在笑着,她站了起来,说继续说道:“约瑟夫,我突然有些困了,我先再去睡一会,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不要让人来烦我。”

    说完话后,艾玛上楼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约瑟夫在正厅中站着,他看着楼梯的方向,眼中颇有些后悔的神态。

    随后他叹了口气,离开了正厅,去嘱咐下仆买些小姐爱吃的东西回来。然后他就在正厅那里等,一直等到快深夜,却也没有见艾玛从房子里出来。

    他正要让女仆进去看个究竟的时候,却见一个女仆慌慌张张地从上面跑下来,同时喊道:“管家,不好了,小姐生病了,身体热得很厉害。”

    听到这话,约瑟夫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可能’!

    虽然说施法者的体质比物理系职业略弱,但怎么也比正常人强出许多许多。最重要的是,艾玛自己本身就是圣女,擅长治疗他人,就算有些小病小痛的,一个魔法就能驱除了,怎么可能生病。

    他有些恼怒了,说道:“别乱说话。”

    这女仆急忙解释道:“我没有骗你,小姐她全身发热,怎么都叫不醒,而且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这下子约瑟夫皱起了眉头,他急忙上楼,推开房门,然后便看到艾玛睡在被窝中,正在喘着大气,脸上有着一片不正常的红晕。他将手按在艾玛的脑袋上,便觉得入手赤烫。

    这确实不正常。约瑟夫急忙对着外边喊道:“派个人,立刻去风暴神殿请个牧师回来,快!”

    没多久,男仆带着一个中年女性牧师过来,她进到房中,然后就把其它人全赶了出去。城堡中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正厅中等候着,拥挤地像是菜市场。

    所有人都是一脸担心的神色。

    没过多久,中年女性牧师出来了,她对着约瑟夫说道:“没事,圣女的病情暂时稳定下来了。”

    “小姐她到底怎么了?”

    “她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中年女性牧师指了指自己的心口,以一幅过来人的口吻说道:“但她这里受伤了,很严重。最近她一定遇到了很难受的事情吧,你得好好陪着她,开导她才行。”

    约瑟夫沉默了,他连牧师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在数个治愈,强壮魔法的作用下,艾玛在深夜的时候醒来了,负责看护她的女仆立刻冲出房间,在走道中大喊大叫,宣告着这个好消息。

    约瑟夫松了口气,他回到自己的房中,拿出一张白色的信笺,来到艾玛的房中,然后直接将信放在了艾玛的手上:“这是贝塔阁下给你留下的信,我擅自收了起来,小姐,你处罚我吧。”

    艾玛没有理他,她急忙将信打开,原来有些羸弱的脸孔渐渐地放开异样的光芒,很快,她笑了,有如白百合盛开:

    “约瑟夫,我饿了,给我准备宵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