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02 女神恼了
    桀骜不训的人,多半是因为有原因,比如说才能极强,或者就是极有钱,再要不就是很有权。但无论是那种,桀骜不训者,多半讨人厌,这是常识。

    梁立冬冷冷地打量了一眼这家伙,然后嗵一声就把神殿的门给关上了。

    这个青年贵族差点被神殿的石门拍到鼻子上,他吓了一跳后,便是极度的愤怒,破口大骂了几声,正要叫下仆把神殿撞开,却见到神殿大门下的地面上,串出几道电流。

    魔法电流和物理电流有着很大的区别,其中之一便是可以在任何物质中传播,没有绝缘体的说法,唯一能对魔法电流产生抵抗作用的,便是生物本身的魔法抗性。

    这几道魔法电流都不算强,但却足以把这几个普通人电得全身发抖,发一会后他们终于停止了抽搐和摆动。

    而后这个桀骜不训的青年贵族压着自己竖起来的头发,脸色阴沉地往外走。他是嚣张,但他不蠢,刚才那个青年明显是个很强大的施法者,控制闪电杀人对施法者来说不难,难的是用闪电把人电得苦不堪言,却又不会致命。

    但没有走多久,他就看到了贝琳。接着这人脸色一喜,是那种相当开心的表情,但他一转眼又将脸板得冷冷的,他抹了抹脸,尽量将自己的仪表束正,然后才走过去,脸若寒霜地说道:“贝琳,你还欠我一个答复。”

    贝琳见到他,看着他那乱七八糟的头发,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她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我的老师回来了,你再来找我麻烦,以后肯定会更倒霉!”

    说完话后,贝琳离开了。青年贵族痴痴地看着她的背影,过了好一会,才离开里德村。

    梁立冬透过空中贞德的眼睛,将这事情全看在了眼里。然后他就无语了。

    原来是‘霸道总裁’泡妹子的戏码啊。梁立冬啧了一声,顿时觉得自己昨天是想太多了,什么事情都往阴谋诡计上靠。不过在这样的世界中,不把事情想得坏些。被人坑死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贝琳虽然是他的学生,但她的恋情梁立冬不愿意多管。因为昨晚他看到凯尔和笆笆拉两人深夜骑马外出。还是共乘一骑,会发生些什么,男人们都明白。贝琳要想在这场胜利中胜出的可能性很小。

    不过爱丽丝还是有些希望的,梁立冬也看出来了。凯尔对爱丽丝也有许些好感。

    只是这些事情他懒得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感情关系,不说别人。他觉得自己现在也是欠着一屁股债。

    城主夫人那档子先且不说,缇娜。艾玛两人的情意他自然看得出来,若是独身,他同时把这两个娶了也无所谓。可问题是他已经有两个老婆了,再娶两个,打算凑齐一台打麻将的老婆吗!

    他叹了口气,然后打开系统自带的神殿管理系统,开始处理起神殿的事务来。

    因为里德村地理位置的关系,附近居民和人流量并不多,现在附近的民众差不多都已经是渥金女神的信徒,渥金神殿要想发展,就必须得走出去了。

    所以说,格林顿昨天的到来,很及时。铜鼓城人口很多,只要有十分之一的人愿意信奉渥金女神,那就会有数万的信徒,这样子,渥金女神的神力就会更强一些。

    梁立冬想了想,走到渥金女神的石雕之前,说道:“晚上的时候,你来找我,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聊聊。”

    数秒钟之后,渥金女神的石像双眼微微金光一闪,梁立冬便知道女神已经收到了信息。这时候贝琳刚好进来,梁立冬将神殿交由她管理,便出了神殿,骑上马,向铜鼓城移动。

    梁立冬给马匹使用了轻灵术,以及耐力强化术,顿时一匹普通的战马就成了良驹,跑得飞快。

    这便是施法者的优势所在,越是强大的施法者,越到后期越厉害。

    当然,三大bug职业到后期依然是bug,但他们对纯粹施法者的压制,不再像前期那么夸张了。

    胜负将由一开始的1比9,变成大约4比6,如果进入半神境界,将是五五开,所以说施法者是一个越到后期,越厉害的职业。但魔法建模这极需智力的难题,就已经足够难倒很多人。

    大部分的npc施法者,都会在施法者大师级之后止步,纯粹的施法者要想突破传奇,难度很大。

    而玩家们,也就是黄金之子恰恰相反。学历程度越高的玩家,玩起施法者来,前期会有些觉得麻烦,但越是后期,则越是得心应手。

    而物理系职业,只擅长破坏,而施法者,无论是创造还是破坏,都很在行。

    破坏容易,创造难,因此施法者虽然稀少,且前期战斗力并不算高,但却受人尊敬的理由就在这里。

    梁立冬驾着快马,很快就来到了铜鼓城。

    因为铜鼓城直接面对着敌军的关隘,所以这座城市的城墙修得很高,二十五米的高度,以及十米宽的墙体。

    城墙看起来很老旧了,坑坑洼洼地,还有许多苔藓,但几乎所有人都清楚,这堵城墙依然很是不可逾越的强大屏障。

    虽然说铜鼓城是边境城市,但往来的人流量相当多,虽然不及商业重城,可却要比冬风城多出许多。

    铜鼓城直面敌人的城市,可在这里居住的人,却觉得这里比冬风城更安全。原因很简单,格林顿成为城主近三百年,杀了对面敌国城市至少十名领主。

    现在对面已经不敢有任何进攻的铜鼓城的念头,他们只敢防守。

    格林顿才是铜鼓城最强的守护者,其实只要有他在,有没有那堵城墙都没有什么影响。

    施法者在哪里都有特权,梁立冬进城不用下马,也不用交人头税,甚至连任何盘查都没有。

    没有人担心他是敌国的间谍,因为已经没有间谍肯跑进这座城市里了。

    进入城市中,梁立冬先找了旅馆住下,然后四处闲逛,很快他就发现了自己想要看的东西。

    一队铜鼓城的卫兵正在找生命女神信徒的麻烦。

    生命女神几乎在所有城市都有自己的神殿,信仰度很高。在游戏时代,生命女神也是玩家们唯一能勉强接受的神衹,但现在生命女神是萝丝,梁立冬对她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几个生命女神信徒被铜鼓城的卫兵围着,他们的脸上尽是被羞辱的表情。

    最明显是有个穿着白色袍子的中年男人,他比其它几个信徒更镇定,可眼中带着的阴戾之气也更甚。

    梁立冬看着他,从系统界面中调出资料来,发现这个中年白袍牧师居然已经是lv9的职业者,只差一步就要迈入大师阶级了。

    而带领着二十多外卫兵找麻烦的人,是名骑兵,他是现场中唯一骑着马的人。

    他高高在上地俯视着个生命女神信徒,带着嘲讽地微笑,一直在说着些什么。

    梁立冬想来他应该不会说什么好话,毕竟那些生命神殿信徒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很快,有一个信徒实在忍不住。动手了,他直接一记气弹术砸到了某个卫兵的身上。

    这个卫兵顺势倒下,然后发出夸张的声音,大喊道:“好疼,好疼,我要死了,啊!”

    梁立冬心中暗笑,好浮夸的演技。

    这时候其它卫兵们兴奋地大喊:“他们动手了,他们先动手了,上啊。”

    顿时,这些卫兵们抽出刀子就往前冲。领头那个生命神殿的白衣主教恶狠狠地威胁着,但没有起作用,很快就有一个生命信徒被砍翻在地,然后就后面跟上了的士兵们切成了数断。

    领头的白衣牧师见状,心头怒起,就要施法攻击,却冷不防一柄长枪诡异地出现,直接将他的胸膛冲了个对穿。

    出手的人,就是那个骑在马背上的将领,他单手持着青色钢枪,直接将中年牧师挑了起来,然后像甩个布娃娃一样扔到了几米远外的地方。

    剩下的几个生命信徒,在失去了主心骨后,明显就慌张了,很快就被那些卫兵给干掉。

    一声战斗不到四分钟就结束了。

    似乎是感受到身后有视线,那个中年将领转过头来,看到梁立冬,第一眼发现他是施法者打扮,立刻就眯起了眼睛,而后发现他的服饰不是生命神殿的人,表情便放松了许多,甚至还点点头示意。

    梁立冬自然也点头致意回礼。

    然后这队卫兵就将领的带头下离开了。

    抛尸街头的那几具尸体,很快就被一些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的人给拖进阴暗的巷子中了。

    梁立冬不想去观察那几具尸体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他转身离开。刚才的战斗他得出了两个结论,第一,格林顿没有骗人,他确实开始清理铜鼓城的生命神殿势力。

    第二,格林顿的部下很强,战斗意识和能力都是精锐级别的。

    回到旅馆,梁立冬坐了会,呼过晚餐,然后随手画了几个魔法卷轴,接着便卧床休息了。

    没过多久他便进入到了自己的灵魂世界中,然后很快渥金女神就出现在梦境的外围。

    女神那张美得无法形容的脸上带着一些恼怒:“你居然命令让我来找你,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女神放在心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