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08 施法者强如恶魔
    离开佣兵工会会长的庄园后,梁立冬行走在大街上,最近因为光明神殿和生命神殿对抗的关系,很多平民被波及到,现在冬风城的平民们人人自危,就算是大白天,敢上街的人也不多,所以人流量显得少了很多。

    梁立冬一身红色的魔法长袍,几乎所有的行人见了他就躲到一边去,怕惹祸上身,趋利避害,这是人的的本能。

    虽然人人都不想惹上麻烦,但有时候,麻烦却会主动找上门来。

    梁立冬走在大街上,然后他看到至少五个游荡者潜藏在街道拐角的阴影中,打量着自己。

    一般来说,游荡者隐藏在黑影之中,要想被发现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有魔法师使用显光尘之类的探测法术。但游荡者们也不是什么笨蛋,只要他们发现法师要使用探测魔法了,会直接跳到障碍物的后面,要想发现他们依然很难。

    但梁立冬不同,他有‘云龙蓝瞳’带来的特殊视力加成,不但能看得更远,还能看破别人的隐匿能力。

    其中一个游荡者已经取出了手弩,对着梁立冬,正在进行瞄准。

    看到这一幕,梁立冬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就奇怪了。

    和敌人战斗,讲究一个制敌先机,就在这个游荡者正瞄准的时候,梁立冬从空间背包中抓起一枚金币,直接一发威力最强‘钱币轰击’打了过去。

    这个游荡者正瞄准得开心,眼开就要射了,却看到一道金色的光柱直接直接扑面而来,虽然说游荡者的协调值成长很高,反应速度很快,但钱币轰击的弹道速度也是极快的,他刚发现危险,整个人却已经被‘钱币轰击’魔法击中。

    钱币轰击这魔法的威力并不算特别强,但随着梁立冬的等级提升,它的威力也会稳步上涨。敌人是游荡者。体魄并不算强壮。而且抗魔法也不及施法者,被这么一击光柱直接打成了碎块,四分五裂。

    一击得手后,梁立冬直接在自己的身上拍了一张‘防御远程物理攻击’的卷轴。

    淡银色的魔法光罩刚出现在他的身上时。四把飞刀从四个不同的方向飞过来,速度很快。直接撞在了魔法光罩上,然后被弹飞出去。

    趁着这机会,梁立冬迅速后退。但四个游荡者攻击失败后,直接消失了。

    一击不中。远遁百里。很专业的刺杀者!梁立冬感叹着,同时利用云龙血脉带来的特殊视力,再次确认周围没有游荡者埋伏后。他让贞德去追踪四个游荡者中的某一位。

    游荡者攻击后,会从阴影中显现出来。他们要想再次进入阴影,需要一定的时间。这是阴影之神的法则之一,任何技能或者能力都有其弱点。隐匿能力的弱点就在于此。

    贞德在空中一直追踪着某个游荡者,看着他在城市中东拐西冲,看着他变换了各种装束,最后再看着他跑到城外,和其它三个游荡者汇合在一起,进入一片完全遮蔽天空视线的小树林内。

    梁立冬追踪过去,看到前方茂密的树林,停住了脚步。

    逢林莫入,这是几千年前就留下来的古话,不过魔法世界和传统的地球世界又有很大不同。若是一般的职业者,遇到这样的情况得斟酌一下入林的危险性,可梁立冬不需要,他只是弹了弹手指,白色的浓雾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然后像是毯子一样向周围铺开。

    有了‘驾雾’魔法无孔不入的探测能力,梁立冬自然可以安心地向前走。现在他已经是lv10级的大师,驾雾技能的有效半径达到了惊人的600米,再加上‘睿智灵光’这个专长,增加百分之十所有魔法的效果,也就是说,现在驾魔魔法的有效半径,已经是660的距离。

    660米,已经完全超过了正常人的有效警觉范围。也就是说,当梁立冬在660米外张开驾雾魔法的时候,一般非远程类的职业者,都不会有什么警觉心。

    梁立冬等驾雾魔法完全在树林中散开后,这才缓缓走进去。

    城外的树林里有诸多危险,野兽,毒虫等等,可以轻而易举要掉一个成年人的性命,因此除了猎人和职业者,树林中一般鲜少人过来。

    树林里堆积了一层厚厚的树叶,最下方的已经腐烂化泥,发出一股并不算太难闻的土腥味。

    走在这样的积叶之上,会发出哗哗哗地声响,但因为‘驾雾’魔法自带无声移动专长,所以这些声音都被浓雾吸收掉了。如果换个角度,由外人来看,梁立冬此时就像是一只行走于浓雾之中的幽灵,飘忽不定,毫无声息。

    随着浓雾在树林里张开,梁立冬再缓缓前行,大约十多分钟后,梁立冬‘找’到了四百多米前方的四个盗贼,从驾雾技能给出了提示来看,他们四人聚在一起。

    梁立冬心中冷笑了一声,往着那个地方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四个游荡者正聚在一小小木屋中,这间木屋隐藏在一棵大树上,是名符其实的树屋,有极其茂密的枝叶遮挡,极难被发现。

    四人聚在小木屋中,围着中间简陋的桌子面对面坐着,每个人的脸色,都极是难看。

    坐在正北方的鹰眼男子说道:“我们的情报错误,对方不是有特殊视觉能力,就是有特殊嗅觉,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前者,公会把这样的任务下发给我们,简直是让我们去送死。”

    正南方的驴脸男子恨恨地说道:“阿姆罗死得真惨,连尸体都没有留下,那个家伙真的是快要到达大师的施法者吗?那种程度的魔法,还是瞬发,绝对是大师级了吧。”

    西方干瘦男子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如果阿姆罗不死,死的就会是我们其中一个。不管怎么样,这个任务我打算退出,白痴才和一名已经达到大师,并且能看破隐匿能力的施法者战斗。”

    坐在东方的男子,慢悠悠地说道:“阿姆罗死得其所,至少让我们知道了敌人有多强。我同意放弃这任务,并且我还要追究工会的责任,情报人员给了我们一份完全虚假的情报,害死了阿姆罗。”

    坐在北方的男子点头道:“我也同意放弃这任务,大家最好都离开这座城市。”

    驴脸男子不甘地喊道:“难道阿姆罗就这样白死了吗?我们五个人在任务之前已经发过誓了的,要共同进退。”

    其它三人皆不说话,过了会,坐在北方的男子才说道:“我们也想给他报仇,但问题是敌人很强,我们暗杀失败后,他的警惕心会更甚,相比之下,现在危险的是我们,大师级的施法者有许多奇怪的技能,他们可以做到的事情很夸张……怎么这么多雾了。”

    厚重的浓雾从窗口那里泄露进来,很快树屋里就暗了下来。

    “树林中起雾很平常。”坐在西方的男子从怀中打出火石,给桌子上的油灯点上,因为灯光的关系,屋子里亮堂了许多。

    因为这雾没有任何魔力波动的关系,因此没有人怀疑有什么不对。

    北方的男子继续说道:“阿姆罗的仇我们是要报的,但不是现在。阴影之神说过,报仇就是要比敌人死得迟,只要对方比你死得早,什么仇都可以报了。”

    不得不说,这话确实稍稍安抚了一下坐在南方的驴脸男子,他愤愤不平的脸色淡了些。

    “现在我们确认分工一下吧,一会多蒙去买些日常用品,卡谬去打探一下那个法师最近的动向,如果他有追踪我们的迹象,那就直接跑路,如果没有……”

    话说到这里,这男人却突然不说话了,他看着桌子上的灯光,神色越发凝重。

    “怎么了?”有人问他。

    “你们不觉得,这雾越来越浓了吗?”这人看着桌面上的油灯,在浓雾的作用下,油灯的光亮似乎越来越暗。

    “是你的心里作用吧。”

    “不对劲,快走!”

    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手,这话一落,四个人几乎是同时冲破了茅草屋顶,想分别向四个方法逃走,只是刚一冲出来,一道金色的光柱直接击中了其中的一人,瞬间这人就被巨大的攻击力撕成数块。

    其余三人看到这一幕,更是吓得用尽了力气逃跑。只是他们没有跑出几步,却发觉自己的速度慢很多,而且周围景物被浓雾所遮蔽,根本不敢全速冲刺。

    再跑了几步,他们便发觉自己与同伴失去了联系,周围一点声音也没有,静得吓人。

    不过此时他们不敢想太多,刚才那道金色的光柱告诉他们,施法者来找他们报仇了。

    坐在北方座位上的男人叫做夏亚,他现在很后悔,为什么要接受一个对付施法者的任务,明知道施法者个个诡异得离谱,却依然还是被那巨额的赏金冲晕了头脑。

    他在林中奔索,现在他衷心地希望那个施法者去找自己的同伴了,而不是自己。虽然平时他们四人能互相照顾,但这种关键时刻,果然还是自己的小命最重要。

    他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一阵剧痛从右肩胛传来,他扭头一看,便发觉是一道冰椎扎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停下来,我有话问你,否则……死!”

    这声音从他的耳连传过来,如同恶魔的低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