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15 神谕的救赎
    权利这东西有种神奇的魔力,能让人变疯,能让人发狂。为了权利很多人可以杀父弑母,更何况只是感情不深的弟弟和妹妹。

    卡蒂离开了大王子的庄园,来到路边隐秘的山林之下,而后她从碎石缝中掏出一个油纸包,将着换下黑衣,穿上了油纸包中的普通麻布衣。接着她再将自己头发拨乱,再弄成了侧边的下绑麻花辫。

    这样子一弄,她冷傲妖媚的气质立刻消失了,变成了一个温婉可人的小家碧玉。

    她回到大道中,慢慢走回市中心,穿过繁华热闹的市区,拐进了一片贫民区内。

    她走在略微弥漫着排泄物味道小巷中,周围很多人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她,但更多的人却很友好地和她打招呼。

    卡蒂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在这个贫民区中,她是最耀眼的鲜花,很多人都对她感兴趣,无论是好意,还是恶意。

    她在小巷中拐来拐去,有些男人凑过来,有揩油的意思,却被她不着痕迹地躲过去。作为一职敏捷系的职业者,如果她不能应付几个普通人,那还真是不必再在刺客界混下去了。

    在小巷中走了大约数分钟,她在一间矮小的泥砖房前驻足了一会,然后又弯腰钻了进去。

    房中有些昏暗,里面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草药味,一个头发花白素槁的老太婆躺在床上,她脸上的皱纹一条条地像是被微风吹皱的湖面,最重要的是,她的脸色很难看,赤铜色,只有病了很久的人,才会有这么难看的肤色。

    卡蒂老到老太婆的身边,仔细地看了会她,然后松了口气。

    接着她开始扫地,烧水,做饭。这一圈活干下来。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等到她闷好了两块蜡肉,正掀开锅的时候,床上的老太婆就醒了。

    她咳嗽一声。然后转动了下无神的灰色眼瞳,接着微微侧身。看见那个正在忙活的熟悉身影,她微笑道:“卡蒂,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作为职业者。卡蒂自然知道母亲早就醒了,她转身笑道:“回来有一小会了。母亲,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还是老样子。”老太婆坐了起来,她咳嗽一声:“捷多神甫每天都来给我进行治疗。他可真是个好人啊。如果你能嫁给他,那该多好。”

    “母亲。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卡蒂放下手中的活计,过去双手握住老太婆的手,说道:“我现在做好了饭菜。一起过来吃吧。”

    老太婆深深地叹了口气,她在卡蒂的搀扶下,坐到了一张老旧的桌子前,看着女儿给自己张罗吃食,看着漂漂亮亮的女儿在这间小小的,黑黑的屋子中消耗着青春,她就觉得自己死掉了最好。

    可她更明白,如果自己不明不白地死掉,卡蒂多半也会发狂,她们母女俩从小相依为命,亲情已经深厚到了旁人很难理解的地步。

    两人正吃着在贫民区中还算不错的白面包和许些蜂蜜,就在快要吃完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青年男子,穿着白色的生命神殿法袍,虽然不算英俊,可眉间神态,都给人一种温和的神色。

    老太婆见到这青年,浑浊的双眼立刻亮了起来,她急忙起身,说道:“捷多阁下,快过来快过来,卡蒂回来了,她做了很多好吃的东西,你也过来尝尝吧。”

    这青年看了一眼卡蒂,点头致意,而后走到了老太婆的身边,微笑道:“波莉大婶,你今天感觉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卡蒂的母亲波莉叹了口气:“也就是你帮我治疗的后两天舒服些,其它时间都是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什么胃口,吃到油腻的东西总是想吐。”

    卡蒂轻轻握住老人的手:“母亲,放心,你会好起来的。”

    老人波莉点点头。

    青年牧师站在一旁,看着这母子深情的一幕,也只是微微地笑着。

    牧师等两人诉说完感情,然后对着老人波莉使用了驱除疾病类魔法,卡蒂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

    青年牧师在房间中待的时间很久,等他收手的时候,已经是满身大汗。

    波莉满是感激,看着牧师的眼神,仿佛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女婿。

    捷多抹了把汗,憨厚地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大婶,我得走了,教堂那边我还得回去主持些事务。”

    “好,这次又麻烦你了。”波莉向女儿卡蒂使劲使脸色,然后说道:“唉,我让卡蒂送送你,我们这里脏,卡蒂领着你出去,会少很多麻烦。”

    其实作为一名牧师,一般来说,贫民区中还真没有人敢找捷多的麻烦。卡蒂这时候却点点头,温婉地说道:“行,那母亲你在这里稍等,我去去就回。”

    接着卡蒂在母亲鼓励的眼神中,和捷多出了矮房间,然后两人在贫民区中七绕八绕,很多人看到卡蒂和捷多在一起,都是露出了了然或者嫉妒的神色,在他们想来,卡蒂这是准备要攀上高枝了,迟早要离开贫民区。

    对于普通人来说,命运能被改变,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两人很快就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然后驻身而立。

    卡蒂温婉的笑容变了,一下子就变得冷漠起来,她拿出六枚金币,递了过去,说道:“这是个月的费用,麻烦你了。”

    捷多接过金币,然后他看了看周围,说道:“其实我有一点不明白,你也是职业者,其实以你的能力,只要放弃掉你的母亲,你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据我所知,她并不是你的生母。”

    “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卡蒂脸色由冷漠变得略带杀意。

    感受着有若实质的杀气,捷多却夷然不惧,他带着几分嘲笑地说道:“一个专职负责暗杀的人,居然也懂得亲情?”

    卡蒂的手已经按在自己的腰上,她淡粉色的唇微微翘起,许些杀意已经透露出来:“如果我不懂,你懂?”

    捷多无视她的杀意,只是缓缓说道:“懂与不懂都无所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母亲的病,顶多再坚持三个月,这是我能力的极限了。”

    卡蒂的身体抖了一下,脸色变得苍白,薄薄的嘴唇在微微颤抖:“你在骗我……钱不是问题,我可以再继续赚,你多用点心……”

    捷多摆摆手,打断了卡蒂的话,他自嘲地说道:“我要再次说明一点,你母亲的体内,有一个奇怪的生命能量源,这能量源和她的血肉长在一起,本身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光用魔法是没有办法驱除的。”

    “有没有其它的方法。”

    捷多看着卡蒂,觉得她很可怜:“没有办法,至少我没有办法。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找比我更厉害的牧师来询问,但他们很多时候,并不愿意为一个老太婆,而且还是平民的老太婆治病,他们的客人,一般都是达官贵人。更何况,这种奇特的诅咒,我想没有人能解得掉。”

    卡蒂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右手,眼神有些发虚,她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为什么突然之间你会觉得自己坚持不了。”

    “能力有限。”捷多将手中的六枚金币收起来,然后继续说道:“我会再为你的母亲治疗一个月,一个月后,我就会收手。不再接受你的委托。”

    卡蒂咬咬牙:“一个月后,我会给你弄来十枚金币。”

    捷多摇头:“不关钱的事。是我真的没有能力,如果我到时候治不好……确切地说我在害怕,如果压制不了你母亲的病,让她发作了,而后又收你的钱,你多半会发狂,把我杀了。虽然说你要杀我并不容易,可我总不想白白惹上一个敌人。”

    捷多说完话后,落寞地离开了,其实他是挺喜欢这个女人的,但他也清楚,这个女人全部的感情,都放在了其母亲身上,只要她的母亲一天没有痊愈,她就绝对不会谈什么男女感情的事。

    捷多坚持了三年……但他真的熬不下去了。虽然说卡蒂确实是够漂亮,也确实是有足够的实力,可这并不是值得他浪费时光的借口。

    他,捷多,生命神殿的候选主教之一,只要愿意,挥挥手,大把容貌与卡蒂不相上下的女人会扑过来,只要一想到这点,他就很觉得开心,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隐隐觉得这样的女人无趣,和卡蒂比起来,太无趣了。

    矛盾的捷多离开了,卡蒂宛若觉得全身的气力都被人抽走了。

    她取出身上最后两枚金币,仔细地看着……作为一名职业者,她能赚到很多的钱,一个月赚上十枚左右的金币不是什么难事,可现在这些钱却一点用也没有,有再多的钱,也买不回她母亲的性命。

    她后退了几步,差点就站不稳……金币掉落到地上,她的眼泪也落了下去,一点点地砸在金币上面。

    我愿意用一生的幸运和自由,来换取母亲的健康长寿。

    卡蒂站在金币前,抱膝痛哭。

    远在千里之外挂梁立冬,突然抬起了头,因为刚才那一瞬间,他听到了渥金女神发过来的神念:

    去帮我救赎一个女人,让她成为我们神教的毒牙和利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