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22 别人不行,不代表我不行
    “贝塔?”老人笑笑:“很好听的名字。卡蒂,赶快招呼客人啊,还愣着在干什么?”

    卡蒂勉强向自己的母亲拉出一个艰难的笑容,她本以为自己已经甩开了这个可怕的施法者,但还是被对方找到了,而且他找到的,还是自己的母亲,她唯一在乎的东西。

    对方的手上拿着一把水果刀,她个人觉得,只要自己敢轻举妄动,那把水果刀就会刺进母亲的身体里。

    卑鄙小人。卡蒂心中恨得要命,可她脸上却不敢有任何的异色,连稍微的不满也不敢流露。

    梁立冬见对方的视线落在自己的水果刀上,他便将这个不算凶器的玩意收进空间背包里,然后微笑问道:“卡蒂,要不我们出聊聊?”

    卡蒂愣了一下,然后便是一张大大的笑脸:“好啊。”

    老人看着两人离开房间,她一口一口吃着苹果,脸上露出老怀大慰的笑容:“怪少得对捷多阁下总是不冷不热的,原来有更好的选择啊,不愧是我的女儿,颇有我年轻时候的风采。”

    两人走到外边,因为乌云密布的关系,这里没有月光,贫民窟中一片漆黑,梁立冬有真实视野,没有什么关系,卡蒂是暗杀者,虽然没有真正的夜视能力,但她的视力要比普通人强出很多,在这样的环境也能勉强礼物。

    一男一女夜晚行走在无人的小巷中,如果再有些月光,那就是相当浪漫的场景,只是这两人现在的关系,一点都不美好。

    静静地走着,卡蒂的气势却在缓缓攀升,如果再这么攀升下去,很快她就会撞死一搏,但梁立冬一句话,却将她的气势完全打消了下去。

    “里面那个老人。是你的母亲?”

    卡蒂身形一顿。站住了身体,她的眼瞳在黑暗中闪动着微弱的萤光:“放过我母亲,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听到这话,梁立冬的视线在卡蒂身上扫过。和下午时候看到的。气势凌人的女刺客不同,现在的卡蒂被着浅青色的麻布裙子。虽然不华贵,可再加上侧边的麻花辫,怎么看都有一股小家碧玉的味道在内。就像是成熟些的‘金锁’。

    梁立冬的视线,让卡蒂极是恼怒。可她却不敢反抗,毕竟自己的母亲已经被对方发现,除非她有十足的把握留下这个男人。否则一旦他逃脱,她相信母亲绝对会遭受到可怕的打击。

    “什么都行?”梁立冬微微笑了下:“我需要你告诉我。是谁派你去暗杀艾玛公主的。”

    听到是这个问题,卡蒂松了口气,她迟疑了很久。这才缓缓答道:“大王子。”

    梁立冬点点头,这答案在他的意料之内。不过他也并没有尽信卡蒂的话,这世间的众生,就算是亲朋友好友,都说着真真假假的话,更何况还是敌人。

    只不过梁立冬并不想让卡蒂变成自己的敌人,毕竟她是渥金指名要的信徒。

    “你很爱护你的母亲?”梁立冬定定地看着她。

    卡蒂小心翼翼地退后一步,没有说话。她最重要的事物,就是自己的母亲,她千万百计隐瞒身份,将母亲藏在贫民窟中,就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她有一个母亲。

    她知道自己的价值,一名强大的暗杀者,还是一个美女,这样的条件,肯定会引起很多有心的窥视,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母亲,那么母亲肯定会成为那些人威胁自己的工具。

    在黑暗世界中行走得久了,她很清楚那些所谓大人物的节操丢得有多干净。别期望他们对感兴趣的东西有任何的怜惜和善心。

    神官捷多,是她见过的,唯一还拥有良知的大人物。

    另外还有今天遇到的那个青年城卫兵,或者也算是个好人,如果不是他,下午她或者就要被眼前这人杀死了。只不过命运并不垂青于她,没想到这人不但再次找上门来,甚至还找到了自己的母亲。

    梁立冬知道她不会说话,但他可以说:“你母亲病了。”

    “是生命诅咒。”

    虽然说她早已经知道这事实,可再一次听到,却依然心塞得厉害。她微怒道:“我清楚这事,不用你来告诉我。”

    “我能治。”

    卡蒂突然就瞪大了眼睛,短短的三个字,让她心情澎湃不能自持。不过她毕竟是职业者,心情翻滚之下,依然还是保持了几分理智:“你确定你能治,我带她看过很多的牧师和神甫,连他们都没有办法。”

    “他们没有办法,不代表我没有办法。”梁立冬轻笑道:“另外我也是名牧师,虽然不算很专职,不过却也有些独到的本领。”

    卡蒂却是一幅不太相信的表情:“你也是牧师?你的近战能力,完全可以与战士相比。”

    “呵呵,这才说明我们神教厉害啊。”梁立冬向走缓缓走动,然后继续说道:“生命诅咒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死结,这确实是个事实,如果我再晚来一个月,你母亲真的就没有救了,但现在她确实还有活下来的希望。”

    卡蒂快步跟上,她的鼻孔喘着湍急的气息:“你有什么条件?”

    这天下没有免费午餐。倒不如说,享用免费的午餐,事后或许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卡蒂不相信自己要暗杀的人,会好心的无偿来医治自己的母亲。

    “不知道你听说渥金女神没有?”

    卡蒂摇摇头。

    梁立冬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后他继续说道:“没有听过也无所谓。我如果救了你的母亲,你就加入我们神教,脱离阴影之主的信仰,如何?”

    只是沉默了不到三秒种,卡蒂坚定地点头:“只要你能医好我母亲,这事情没有问题。”

    梁立冬从怀中扔出一本书,这是他写的,关于渥金教义的副本:“这是我们神殿的一些理念,你可以拿去看看。另外……你以后别跟着大王子了,没有前途。”

    “如果我加入了你们的神殿,自然不会再跟着大王子干活。“

    梁立冬摇摇头:“不是这意思,我是说,大王子以后没有前途的,跟着他,迟早会倒霉。”

    “为什么这么说?”

    梁立冬笑道:“艾玛的性格很好,她对王位没有兴趣,可即使如此,大王子还是派你们去暗杀她。一个连妹妹都杀,丝毫没有容人心性的人,做了国王,我以想像整个国家肯定会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我跟着他做事,只是为了钱,帮母亲治病。如果母亲的病好了,那么我就无牵无挂了,你明白吗?”

    梁立冬点点头:“明白了,明早我会来这里。当然,你可以连夜逃走,但那样子你就失去一次极有可能治疗你母亲疾病的机会。如何选择,你自己做决定吧。”

    说完这话后,梁立冬离开了。

    卡蒂站在原地,她渐渐地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然后回到了房间中。

    梁立冬留下的照明术还在起着作用,整个房子亮得就像是白天一般。

    老人刚吃完水果,显得意有未尽的模样,她听到女儿回来,带着几分打趣的笑意说道:“呵呵,卡蒂,你看着挺开心嘛,看来这个贝塔真的就是你的白马王子了。”

    卡蒂微微一愣,而后有些苦笑不得。她高兴的是,母亲的疾病似乎是治愈的希望了,但这表情被母亲看到,却还以为是她春情泛滥了。

    “母亲,如果有天你的病好了,你最想做什么?”

    “那一定是回去种地啊,身体好了,就有力气了,就可以养活自己了,那时候就不用再拖累你了。”

    老人的话中透着一丝的歉意,她很清楚,女儿为了自己的疾病肯定是付出良多。

    卡蒂笑了下,她也希望如此。回到乡下种地,好过在王城待着。这里虽然繁华,却有太多的不公和邪恶,其实她和母亲,都不适合待在这样的地方。

    她轻轻地点了一下梁立冬的照明术,心想这施法者的实力真相强,照明术的时间居然如此持久。

    这时候她怀里的魔法传记标志微微发热,并且震动,她明白,这是大王子在召唤她。

    现在可是深夜,大王子召唤她过去,怀有什么心思暂且不说,现在母亲已经有痊愈的希望,她才再懒得再理这个对她怀有不轨之意的男人。

    大王子在屋子里等了很久,都没有见卡蒂出现,他脸上露出许些微恼的表情,冷冷地说道:“你去查一下,卡蒂为什么不过来,我知道她还活着。”

    “卡蒂是暗杀者。”黑袍的空间法师淡然地说道:“她如果有心要藏起来,我们要找到她很难。”

    “那就先弄明白,为什么她没有听从我的召唤。”大王子重重地砸了一下自己面前的桌面:“霍莱汶即将就是我的了,如果我连一个女人都收服不了,那以后如何收服这个国家的所有精英。”

    黑袍法师想了下,还是摇头:“我只擅长杀人和传送,调查情报的事情你还是交给其它人吧……如果没有其它事的话,我先离开了。”

    大王子点点头:“本来想让你们一起联合刺杀艾玛的男人,我低估那个男人的战斗力,但有空间魔法师帮忙的话,我想你们要杀他,并不难。可现在卡蒂没有来,事情就先暂且缓一缓,看来她是被那个男人吓破胆了……女人就是麻烦,天生胆小,做事畏手畏脚。”

    对于大王子的话,黑袍法师没有评价,而是面无表情地用传送魔法离开了房间。(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依然求些推荐票,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