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23 吓人的治疗手段
    艾玛在王宫中和母亲畅聊到深夜,然后舒服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清晨起来,在母亲的帮忙下,梳妆打扮,穿上粉紫相间的少女长裙,然后骑着匹白马,开心地来到了王宫外不远的旅馆。

    结果她一进门,就听到凯尔说:“老师出门了。”

    艾玛没有想太多,只是下意识问道:“他去哪里了?”

    凯尔很耿直地答道:“早上的时候,有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在外面等他,然后他们两人一起离开了。”

    凯尔刚说完这话,就被爱丽丝重重地拧了一下腰,他有些不解地回头问道:“干嘛扭我,爱丽丝。”

    爱丽丝向着艾玛呶呶嘴,凯尔转头一打量,然后就被吓了一跳。这时候的艾玛一脸阴郁的表情,和刚才阳光明媚的开心表情成了明显的对比。

    “刚来到王城的第二天,就找到漂亮的女孩子了。”艾玛呵呵地冷笑两声:“不行,得把他管再严实些才行,实在不行就把他榨干。”

    爱丽丝和凯尔两人听到这话,都是觉得有些心惊胆颤。

    梁立冬和卡蒂行走在大街上,此时的卡蒂又换了个模样,不再是那种侧边的麻花辫,而是波浪式的披肩长发。

    不得不说,女人换个发型,完全就变了个人似的。如果说昨天下午梁立冬看到的卡蒂是个杀气凌人的女职业者,晚上看到的是小家碧玉的邻家女孩,那么现在他看到的,便是一个风姿绰约,穿着暴露服装的高级夜莺。

    “你可真善变啊。”梁立冬一边走着,一边扭头打量着卡蒂的装扮。

    卡蒂娇媚地笑了下,就像她是真的夜莺一般:“这可是暗杀者必要的职业素养。我现在倒是很好奇,你怎么治疗我的母亲。”

    梁立冬回过头,看着前方缓缓说道:“关于这事,我也正要和你聊聊,不过我们得到一个安静的场所。毕竟治疗你的母亲的方式。有些吓人,需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卡蒂用不屑的眼光看了梁立冬一会,然后她走在前面,带着梁立冬在城市中左转右走。最后钻进一片小巷中,找到了一片几乎没有什么人的平房。接着进到一间小房子中。

    这里面显得很干净,明显每天都有人收拾。梁立冬还嗅到了淡淡的香味,和卡蒂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好了。就在这里吧。”卡蒂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解着上衣的扣子。

    梁立冬看到这一幕。倒是有些吃惊了:“你这是在作什么?”

    “你不就是想事先收些定金。”卡蒂冷冷一笑,解开了自己的外衣,露出里面那件贴身的乳白色羊绒短衣。两团不大不小的馒头曲线,圆润地像是挠在观看者的心里一般。

    梁立冬弹弹手指。一道魔力气雾喷了过去,卡蒂下意识往后一跳,同时两把匕首出现在她的手中。一双眼睛灼灼地看着梁立冬,甚是戒备。

    “我对你的身体没有兴趣。”梁立冬冷着一张脸继续说道:“现在我们来谈谈给你母亲治病的事情。”

    卡蒂依然还是那幅不太信任的表情,但神情却缓和了许多:“那为什么非要到没有人的地方。”

    “因为我怕你听到我的话后,会太激动。”

    卡蒂深深地吸了口气:“抱歉,是我误会你了,有什么话就请说吧,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人过来。”

    梁立冬倒是看出来了,这女人对自己一直不信任,甚至有抵触情绪。不过这也很还,毕竟双方前不久还是敌对关系,要不是卡蒂实在是太想治疗好自己的母亲,否则她早就逃跑,或者和梁立冬兵戎相见了。

    “你母亲的病是生命诅咒,这点我想你应该明白了。我想你对这种疾病的可怕之处也会有足够的了解。”

    卡蒂点点头,生命诅咒是魔法唯一无法治好的疾病,顶多只能压制。

    “关于生命诅咒出现的原因和病理,我就不向你解释了。”梁立冬用眼神示意对方把外衣穿起来,然后继续说道:“但在治疗方法上,我必须得和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听了最好别激动。”

    卡蒂穿上外衣,淡淡说道:“为了母亲,我连自己的身体都可以出卖,没有什么再让我吃惊的事情。”

    梁立冬只是笑笑:“治疗生命诅咒的唯一办法,就是把你母亲的肚子破开,然后把感染了生命诅咒的血肉取出来。”

    他的话刚说完,便侧了下脑袋,一把飞刀直接从他的耳际旁掠过。

    卡蒂一脸寒霜地看着他,声音冰冷地像是十二月的北风:“你想杀掉我的母亲?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治病要把人的肚子破开的。”

    “所以说我需要要提前和你打声招呼。”

    梁立冬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反应。因为治疗类魔法实在太有用了,可以治疗大部分的疾病和伤害,甚至连断肢再生都可以做到。

    但越是如此,常规医疗的发展越慢。这个世界几乎没有发展出系统的人体学认知,更别提解剖学了,就精灵族那边懂得许些简单的草药偏方。

    生命诅咒其实是一种魔力‘癌症’,其发病原理和地球上的癌症很相似,在游戏中,有许多医学系出身的人也在玩这虚拟游戏,他们建立了系统的魔法草药学,以及魔法解剖学概念,并且这样的理念也在玩家们共享开来。

    梁立冬有事没事就去论坛上逛逛,因此他也学会了不少关于解剖学方面的知识,虽然在现实中他没有办法做手术,但在游戏中,凭着他神裔贵族优良的协调值,以值对魔法的控制能力,他单人就可以做一些普通的手术,而这个生命诅咒则恰在其中。

    卡蒂看着梁立冬,眼神越发寒冷。

    梁立冬倒是一幅无所谓的态度:“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关系,我离开就是了。另外,以后如果你再出现在艾玛面前,想对她不利,那么我就不会像这次这么好说话了。”

    话说完后,梁立冬就打算离开,但他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卡蒂的娇叱。

    “如果你以渥金女神的名义发誓,剖开我母亲的肚子,确实是为了给她治病,那么我就相信你。”

    “这没有问题。”

    梁立冬回过头,举起了三根手指,说道:“我以渥金女神信徒之名起誓,我贝塔剖开卡蒂母亲的肚子,并不是为了伤害她,而是为了给她治病。”

    这世界有神明,当信徒以自家神明的名义起誓的誓言,都会先被神明的神力规则验证真假,而后会在神明那里有一个备份,一旦信徒违背了自己的誓言,那么后果会很严重。

    所以一般来说,没有多少人愿意以神明的名义起誓,因为很危险,就算自己无心违约,可一旦让敌人知道了自己的誓言,那边很容易被会他们利用这一点,破坏自己的誓约,那就会造成无法估计的后果。

    淡淡的金光从天而降,缠绕在梁立冬的三根手指头上,而后消失不见。

    卡蒂看到这一幕,微微有些惊讶。一般来说,信徒起誓,神明契约不会这么快就出现,都要过上一段时间,短则半天,长则数天,像眼前这男人如此这般,一起誓就有神契降下来的,多半是一直被神明看在眼中。

    神眷者?卡蒂好看的柳叶眉一挑,然后说道:“既然如此,我相信你。”

    梁立冬呵呵笑了下,心想要让这个女人相信自己还真是挺麻烦。不过确切地说是渥金女神的锅,如果不是她希望自己能让卡蒂加入神殿,那事情就简单得多了。

    两人来到卡蒂的家,卡蒂的母亲正在房中休息,梁立冬扔出一张催眠术卷轴,让其昏睡程度更深些。

    而后梁立冬将其整张床都投入了豪宅术的空间中,再将卡蒂也强制拖了进去。

    因为卡蒂有过数次传送魔法的经验,所以当她进到豪宅术空间的时候,没有任何害怕,只是她有些惊讶,因为她看得出来,这是一片被固定化了的空间,这里面甚至还有家具。

    而后她看向四周,发现自己能隔着空间看到家中的情形。

    “这是你的私人空间?”卡蒂很惊讶。

    梁立冬从空间背包中取出十数张魔法卷轴,驱除疾病,强体术,止血术……等。然后他再拿出了一把水果刀,接着将一把锋利术卷轴,拍到了水果刀的上面。

    这一下子,水果刀就变成利器了。

    锋利术虽然说能略微增强武器的杀伤力,但其实在职业者战斗中作用不大。因为锋利术增加杀伤力的同时,会让武器变得脆弱,容易损坏,在战斗中,武器被万一损坏了,那可是件要人命的事情。

    梁立冬撩开了老人衣服下摆,露出其枯黄的腹部肌肤,然后微微吸了口气,水果刀直接就划开了老人的腹部,然后同时止血术和驱除疾病术两个魔法卷轴同时起效。

    卡蒂此时再在观察着这个奇特的空间,她完全没有想到,梁立冬这么快就动手。

    当她看到自己母亲的腹部皮肝被划开,从缝隙那里还能看到里面鲜红色的内脏时,吓得魂都掉了,两把匕首立刻就出现在她的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