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26 老狐狸
    梁立冬再一次来到贫民窟,但这一次,他是以普通小贵族的身份过来的。因为没有职业者的外在特征,一路上被很多人用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

    世上每个阶层,或者每个区域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排外情绪,就像贵族不愿意泥腿子进入他们的富人区一样,贫民们看到贵族来到他们的地盘上,自然也不会开心。

    若是贵族带着狗腿子过来,他们自然不敢说什么,可现在居然有个瘦弱的小贵族居然敢一个人过来,而且还是大晚上……贫民里心比较野的人,自然就有些其它的想法。

    梁立冬感觉到了那些不怀好意的视线,他点起一颗照明光球。

    白炽的光线照亮的驱除了黑暗,也将许多人的心思打灭。毕竟一名贵族,还兼职业者,这样的身份,不是他们普通平民可以冒犯的,万一对方实力很强,那么他们的行为,只要给整个贫民区带来麻烦。

    梁立冬很快就找到了杀手工会……这个组织将自己的分会据点建在贫民区中,已经是一种惯例,而且这个工会二十四小时营业,已经持续了几千年,堪称所有组织中的劳模。

    还是那套在小黑屋中接触客人的戏码,梁立冬见怪不怪了。

    坐在他面前的,是个蒙着脸的中年人,之所以称他是中年人,是因为他的嗓音如此,不过嗓音可以伪装,这只是初步的判断罢了。

    “尊敬的客人,你来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

    梁立冬装作在黑暗中看不见人的模样,双眼没有聚焦:“我需要一份情报。”

    “什么情报?”

    “王城各大势力之间盟友关系,还有他们之间敌对关系的情报。”

    “我们需要你的资料。在王城中,我们没有见过你。”

    梁立冬笑道:“不能说。”

    “这是我们的规矩。”蒙脸的中年人很温和地解释道:“这是我们几千年来的规矩,不能因为阁下而破坏掉。”

    “这天底下没有永恒的规矩,就算是神明都有陨落的时候。”梁立冬从空间背包中顺出一块金砖,扔在桌面上:“这是我出我的情报费,当然,我还可以再扔出一块。就怕你们不敢要。”

    中年人叹了口气。他确实不敢再要多,因为一块金砖可以熔铸成一百枚左右的金币,这数字已经很大,整个杀手分会一个月的纯利润。都未必有三十枚金币,这一块金砖砸下来。可以让整个分会舒舒服服地过上好几个月。

    况且对方那一手空间储物的本事,明显就告诉他,对方是无色魔法塔的人。众所周知,只有无色魔法塔的人。才能拥有特殊随身空间。

    有钱有势,还有实力……这样的人确实得罪不起。

    中年男人话锋一转,笑道:“阁下说得对。这世间没有永恒的规矩,本人深以为这句很有哲学道理。你在这里稍等。我去去就来。”

    中年男人把金砖拿走了,梁立冬在小黑屋里等了会,没过多久。大约也就十数分钟,中年男人带着一叠羊皮纸过来,交给了梁立冬。

    双方皆大欢喜……杀手工会虽然会在小事上有所让步,但在大事底线上很少出问题,梁立冬能肯定,这份情报绝对是真的。

    他拿着厚厚一叠回到旅馆,慢慢翻开起来。

    这份情报非常详细,王城各大势力,甚至是小势力的具体情况都有涉及。梁立冬花了两个小时,反复看了三次之后,锁定了三个家族。

    前两个家庭都与大王子有直接关系,其实可以说是铁杆盟友。一个是亚特伍德家族,传统型贵族,其族人有多名实权高官,人脉很广。

    另一个是领主型家族,其主要势力在霍莱注国东面边境线上,拥有大量的精锐士兵,是大王子的底气所在。其现任家主,是大王子的外公,其势力在王城中并不强,只是派了几个族人过来驻扎,收集信息罢了。

    至于第三个家族,则是大王子的死对头,曾和大王子发生过数次正面纠纷,有死有伤,其家族一直是国王的亲信,三任财政大臣,都是由这个家族的人担当。

    这三个家族,都有在紧急时期,进入王宫的权利。

    特别是第三个家族,虽然和大王子有过直接冲突,但越是这种时候,他们要进入王宫,越是简单。

    梁立冬想了想,施放了次级隐形术,然后从窗户跳了下去。黑暗给了他很强的掩护,使得他在王城中四处行走,并不容易被人发现。

    现在王城正值狂风骇浪之际,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哪里,都有不同势力的眼线在注意着附近一草一木,一虫一鸟,但凡有不太对劲的举动,都会引起他们的警觉。

    梁立冬在一路上,至少碰到了七个暗桩,有两个发现了他,当然对方也不敢有什么过份的举动,因为这些长年生活在暗处的人员,自然知道能施放次级隐形术的人,绝对是大师级别的施法者,他们在未了解是敌是友的情况下,不敢惹,也惹不起。

    梁立冬很快来到了王城的北面,这里有一大片的空地,其实说是空地也不算太正确,这片土地被人买下来了,虽然没有什么房屋或者设施建造在上面,但也对这里的植物和草坪进行了一定的修葺。

    在寸土寸金的王城,拥有这样一片空地,却不进行打理,只要两个可能,一就是没有,二就是太有钱了,不在乎。

    空间中有条石板小道,梁立冬走过去,远远地看就见一幢金碧辉煌的庄园。

    他先躲在一片小树林中,用精神力凝聚出些魔法水源,洗掉了自己脑袋上的染发剂,再换上魔法长袍,然后将精神力一波一波地外放,再缓缓走向庄园门口。

    不得不说,他这幅作派简单是酷炫得不行……大师级别的精神力,再加上他意志力成长本来就不低,这一圈圈的精神力外放,直接肉眼就可以看见,在黑暗中看着,就像是一波波不断涌来的海浪潮汐。

    那些负责守卫的庄园门口的私卫,看到这一幕都咽了下口水,然后有个士兵立刻跑到一边,敲响了警戒的钟声,没过多久,一百多的精锐私卫就堵到了门口,他们严阵以待,不敢有任何的松懈。

    梁立冬过去,他能看到最前两排私卫,流出了豆大的汗珠,很多人都不停在咽口水,显得相当紧张。

    站在最前面的,是个穿着灰甲的中年人,他比其它私卫沉稳得多,见到梁立冬走过来了,不但没有后退,反而还迎了上来。

    “尊敬的魔法师阁下,这里是莫雷家族的庄园,请问你深夜前来,有什么事情。”

    梁立冬收起自己的精神力和贵族气质威压,他微笑道:“我来找莫雷家族的族长候赛雷,有要事需要和他谈谈。”

    这灰甲中年人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来找麻烦的就好。

    他先请梁立冬稍等,然后立刻让人去通报已经睡下的族长。

    候赛雷已经六十多岁了,作为老人,睡觉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因为平时很难睡得着,就算睡着了,也睡得很浅,一旦被吵醒,就很难再睡着,而睡不着觉,第二天他就会很累很烦臊,所以他最讨厌别人在他睡着的时候来打扰他。

    但这次他听完下人的禀报后,牙齿都有些发酸,大师级的施法者,王城不是没有,但都被王室掌握在手中,现在一个大师级的施法者在这么敏感的时期找上门来,其中的意味可就多了。

    他急忙起身,穿好衣服,让人把客人请上来。

    梁立冬只等了六分钟不到,便得到了见面的允许,这还是在深夜。若是普通贵族,别说在深夜见候赛雷,平时想见他一面都难。

    这就是实力强大的好处,实力是无关身份和地位,最实用的通行证。

    梁立冬在二楼的大书房中见到了候赛雷。

    这间书房布置得很简述,除了一些必须的家具值些钱,还有书籍也算比较昂贵外,就没有其它可称道的地方,这里甚至连贵族们特别喜欢的兽皮地毯都没有。

    候赛雷是一个精神看起来不太好的老头子,头发花女,背也有些驼了,就只有一双眼睛看着还算比较明亮。

    只是梁立冬也不敢小看这人,现在大王子就快掌握王城,他作为大王子的死敌,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能睡得着觉,这说明他有自己的自保之道。

    他的身边还跟着两个护卫,一名是施法者,虽然没有到大师级,但从精神力波动幅度上来看,也快了。

    另一名明显是敏捷类职业者,身体削瘦,看着弱不禁风,但梁立冬清楚,这人拥有极快的速度和极强的爆发能力。

    在这样敏感的时刻,候赛雷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在与职业者见面的时候,都会带上自己的两名亲信护卫。

    “阁下是?”他看着梁立冬,有些羡慕地问道。

    越是老人,就越是羡慕年轻人的活力,他看着梁立冬,仿佛也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一样的意气风发,才识过人,去到那里,都是众人视线的中心。

    “贝塔,小公主艾玛的同伴,也是大王子口中毒杀国王的嫌疑犯。”

    候赛雷听到这话,沉默了几秒钟后,呵呵一笑:“我没有看到什么嫌疑犯,只看到一个许久不见的子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