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32 到处都是麻烦
    游戏中的领地,是他和朋友们心血的结晶,湿地这地方,对他而言意义非常重大,为了这个领地,他和朋友们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但一切辛劳都是值得的,当领主的任命下达之后,整个服务器的玩家都吓着了,而后便是整个服务器的狂欢。

    那是玩家们第一次拥有真正意义上,自己的主城。

    梁立冬再次想拿下湿地,不仅仅只是怀念过往,而是为了发展,渥金神殿的发展必须得有足够的空间。里德村就算发展起来,也顶多是个小城市,地理限制,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另外格林顿虽然承诺以后渥金神殿可以在铜鼓城发展,可一个边境城市人口太少了,还不足以让渥金神殿真正发展起来。梁立冬估计着大规模的圣战就要开启,除了里德村和铜鼓城,渥金神殿再想到其它地方发展有些困难,因为那时候后,所有的神殿势力几乎都会开启‘狂暴’模式,只要敢他们有任何一丁点的利益纷争,毕竟会遭受巨大的打击。

    现在渥金神殿的势力还很弱小,就和刚破土的小豆芽差不多,需要安静地生长,绝对经受不起太大的狂风和暴雨。

    不过若是拥有自己的领主,全面推广渥金神殿,那问题就简单得多。

    两人从秘室中出来,其乐融融的模样让其它人都松了口气。

    艾玛真的不希望二哥与贝塔发生矛盾。毕竟她已失算是‘失去’了一个大哥,如果二哥和贝塔发生矛盾,她还真不知道应该确实地站在哪一边。

    二王子笑了下,离开了秘室,留下贝塔和他的几个同伴,以及王后。

    回到自己的秘室中,伊格纳兹的脸上露出一丝凌厉之色……湿地那里有石材这事,很多人都知道,但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下面还藏着一个魔晶矿。

    这秘密是三百多年前突然传出来的。很多当时的大家族都记载有这样的消息。但不知道为什么,知道这消息,并且想打魔晶矿主意的家族,有很多莫明期妙地消失了……确切地说是死得不明不白。明明在吃着饭,却突然被拦腰斩断。或者是脑袋碎掉。

    这在当时是一件轰动全世界的大事,甚至还有传奇人物都过来查看是怎么回事……再后来,居然还死了些传奇等级的强者。接着湿地魔晶矿这事便不了了之,没有人再敢去查。去打探,很快湿地就成了禁地。

    二王子不敢肯定贝塔知不知道湿地魔晶矿的事情,但只要有一丝可能。他都想试探一下,毕竟魔晶矿这么大的财富源。同时还是战力物资,没有人愿意随便放弃掉。

    他想了会,拉了一下密室中的某条白绳。没多会,一个穿着锁子甲的男性护卫走进来:“主人,你找我?”

    “嗯,我让你调查的那个贝塔,你查得如何了?”伊格纳兹说话的音调很有磁性。

    护卫摇摇头:“无论佣兵工会,还是杀手工会,得到的情报都极其有限,只知道他最先出现的地方,便是里德村,再多的消息,比如说家族背景,能力,等等,一无所知。”

    “这么神秘?”伊格纳兹皱着英气的横眉,而后他说道:“我记得你手下,有几个人很擅长与人交流,拐弯抹角打听消息吧,派去和贝塔多接触,争取早点把他的背景弄到手,这个人不简单。”

    护卫行了个礼,就离开了。

    伊格纳兹坐在椅子上,揉了下眉心,现在那个该死的弑王者已经占据了上风,他被迫躲在这个大墓地中,对方出手的时机太发了,太准,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会走这一步,没有直接与自己对抗,而是直接把王杀了,把自己的父亲毒杀了。

    心狠如斯,自己还是远远不如啊。

    不过争夺王位,光是心狠还不一定就稳赢了,很多事情,都是需要用脑子的,而他伊格纳兹,最擅长用脑子,也最擅长在逆境中生存。

    既然现在己方这边有三个大师了,那么就轮到他出牌了,也不知道那个混蛋接不接得住,想到这,他眼睛一亮,在桌子下拿出张羊皮纸,写写画画起来。

    梁立冬带着艾玛四人再一次进入了豪宅术。

    在这个小小的空间中,艾玛长长地吸了口气,然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说道:“还是待在这里舒服啊,又安全空气又好,不像那个大墓地中,虽然用了洁净魔法,但怎么样都感觉到有一股腐臭的味道。”

    其实这是艾玛的心理作用,他们所在的那条秘道,虽然与大墓地相通,但实则并没有腐臭味,而且大墓地中一直有冥神的牧师管理,长年保持着洁净魔法运行,也不会有任何的味道。

    凯尔和爱丽丝两人也坐了下来,对他们两人而言,那个封闭且阴暗的地下室,确实是比不这个温暖舒适,而且没有任何危险的豪宅术空间来得安心。

    “好了,你们昨天被人追捕,担惊受握了一天,现在可以好好休息了。”梁立冬看着四人,继续说道:“我去给你们出外面买些吃的东西。”

    凯尔和爱丽丝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立刻打着呵欠回到各自的小房子中。

    而艾玛则向梁立冬甜甜一笑后,拉着王后就上了二楼。

    梁立冬转身出了空间,然后正好碰上拿着一张羊皮纸过来的二王子,他在密室中看了一圈,有些奇怪地问道:“他们呢?”

    “收起来了。”

    “收起来了?”二王子英俊的脸一阵扭曲,他知道有的空间魔法师可以将一两个人藏起来,但同时藏四个?这实在是有点脱离实际了吧。

    “好吧,你把他们藏到哪里我也不追究了。”二王子将一张羊皮纸交给了梁立冬:“你帮我做到这些事情,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可以完全交给我了。”

    梁立冬接过来一看,然后将羊皮纸扔进空间背包中,笑道:“没问题,等我们的好消息。不过二王子,我有件事情也想问问你。”

    “阁下请说。”

    “如果你当了国王,你打算如何处理大王子?”

    “他杀了父亲。”二王子理所当然地说道:“我自然会杀了他给父亲报仇。”

    “明白了。”

    听完后,梁立冬没有作任何表情,直接离开。

    二王子看着梁立冬消失的方向,神情有些怪异。对于他这样疑心重的人来说,每一个人的每一个句,或许都隐藏有别的意思。贝塔身为大师,自然不会多说废话,他问自己的任何问题,绝对都会有所理由。

    只是他暂时猜不到为什么贝塔会这么问。

    梁立冬并不清楚自己一句问让二王子多死了许多脑细胞,他从暗道中出来,却发现外边居然有人在守候着。

    那个黑袍的少女牧师。

    她见到梁立冬出来,眼睛一亮,小跑前几步,有些开心地说道:“你出来了?我有些事情想找你帮忙?”

    “嗯?”梁立冬看着对方,觉得对方的神情和语气,以说话方式,似乎在哪里见过的模样:“有什么事情吗?”

    “你是施法者吧。”黑袍少女将一张羊皮纸递给了梁立冬:“这是我新学习的魔法,有很多地方不明白,你能不能教教我?”

    梁立冬奇怪地看了一眼对方,他心想这女孩怎么给人一种学生妹子的感觉,话说回来,在魔法世界中,大多数的施法者都很好学,只是有没有人愿意教的问题。

    放在游戏中,梁立冬遇到这样见人就问魔法建模和理论的妹子,他绝对会教对方,毕竟他学习的魔法知识,很多都是论坛上的朋友研究出来的。学人牙慧,再惠及于人,这是网络信息时代普遍的做法。

    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些怀念,他看了看羊皮纸,然后说道:“寒冰咒?有哪里不明白的地方?”

    “这里。”黑袍少女挨近梁立冬的身边,指着上面的一个魔法节点:“每次我的精神力走到这里,都会感觉到一阵刺痛,然后魔法就失败了。”

    “魔法建模出错了。”梁立冬在那个点上扑了两下,然后粘在上面的一个小黑点从羊皮纸上掉了下来:“寒冰咒中根本没有这个节点。”

    黑袍少女一阵脸色变幻,然后她带着几分怒气说道:“多谢阁下提醒了,我有些事情需要去处理,等下次我有机会再好好感谢阁下。”

    梁立冬看着少女离开,摇摇头,少女明显被人阴了,多出那个魔法节点后,如果强行使用的话,不出数年,少女必定会精神紊乱,轻则魔法能力大幅度下降,重则成白痴,他没有想到,看似祥和的冥神殿中居然也有这样的龌龊事情。

    梁立冬在神殿中缓缓走动,没过多久就来到了神殿门口,却没有想到,被一个黑袍牧师给堵住了。

    冥神的信徒皆喜欢穿着黑袍,眼前这个牧师是个男性,容貌全面看起来很干净,就是一双眼睛显得有些倒三角,看着不像是个有好思的人。

    “刚才你给娜塔莉讲解了寒冰咒的魔法节点?”

    梁立冬心知,麻烦来了,他呵呵笑道:“有事吗?”

    “别多管闲事。”这男人带着一幅高傲的神情看着梁立冬:“否则你会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现在给我滚出神殿,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我欢迎他就行。”

    清脆的声音响起,黑袍少女从后边走出来,脸若寒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