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37 世事无常
    起先他们还以为那个黑袍人是反魔法阵核心的守护者,但两人躲在门后戒备了好一会,都没有发现那个黑袍人有什么异样的举动。

    而后梁立冬又嗅了下空气,这才发现这里的空气有些异样,有一股怪异的干涩的尸臭味。

    而后他心念一动,精神力如同探测仪一般晕开,过了会他走进大门,说道:“凯尔,不用躲了,里面的人已经死了。”

    两人走进密室中,然后便感受到了庞大的魔力回流在这间密室中回荡。

    他们脚下是坚硬的青冥石铺就的地面,淡青色的魔法纹路和石头的颜色相近,而且光芒不显,如果不认真看,根本看不出来这里有个魔法阵。

    两人走到那个黑袍人的身前,然后发现,这黑袍人已经死去多时,尸体都已经变成了木乃伊。

    从身形和模样上来看,这个黑袍人是个女性魔法师。淡青色的魔法纹路从地面延伸出来,接到她的大脑处。

    “居然以施法者作为魔法阵的核心能量源。”梁立冬叹了口气:“我是该说索罗家族底蕴深厚呢,还是该说他们丧心病狂呢?”

    “这个女魔法师临死前很痛苦吗?”

    “人死了就如灯灭,灵魂要被引渡到神国或者冥界。”梁立冬踩了下魔法阵核心的某条纹路,魔法阵淡青色的光芒很快就消失:“可总有些法子能让人的灵魂留下来。强大的灵魂其精神力可以当成魔力源来使用。但施法者的灵魂就算留在现世,也拥有很强的自主性和理性,是不会甘心充当魔力源的,所以要想把人的灵魂当成核心,就必须得在这个女施法者死前,折磨她,使得她的灵魂崩溃。”

    “你也应该清楚,女性施法者的容貌平均水准都挺高,会有什么样的劫难光是想想就能明白。”

    哲学上说,人怎么看世界。世界就怎么回报他。很多时候那些善良的人看不到世界的黑暗面。因为他们接触不到,可这并不意味着黑暗面不存在。

    凯尔紧紧地握着拳头,然后又松开。

    因为梁立冬掐断了魔法纹路的关系,反魔法阵开始失效。密室内庞大的魔力很快就烟消云散。

    与此同时,没有了反魔法阵的束缚。一个满脸血污,面孔扭曲的透明白色灵魂从木乃伊中扑出来,只是还没有扑到梁立冬身上。便烟飞云散了。

    “刚才那是?”

    “想复仇的执念而已。”梁立冬语气平和地说道:“只是灵魂被损坏得太厉害了,脱离了反魔法阵核心之后。连基础的形体都保持不了,魂飞魄散了,变回了最基本的魔力元素。”

    凯尔看着那具依然坐在地上的黑袍木乃伊。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的心情很沉重。却也不知道如何发泄,最后想了想,走过去将木乃伊抱了起来。往外面走。

    梁立冬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只是将地上的魔法纹路再踩断了几条。

    然后他再一挥手,艾玛和爱丽丝两人从空间中出来。

    刚一出现,爱丽丝就追了出去,她要去找凯尔。

    而艾玛则走道梁立冬身边,静静地看着他。

    过了会,梁立冬被她盯得有些奇怪,问道:“怎么了?”

    “你想杀人了是吧。”艾玛小声地问道。

    梁立冬微笑道:“我们来这里,就是要杀人的。”

    艾玛却摇摇头:“不是这意思。你以前杀人,都不会带情绪,你杀人就是杀人,似乎不分对错,不分喜怒,只分立场。但现在我能感觉到,你是因为愤怒才想杀人,这样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是因为没错得那个施法者太可怜的关系吗?”

    “没有的事。”梁立冬摇摇头:“我不是凯尔那样的热血青年。”

    艾玛去轻轻一笑:“是吗?你不承认无所谓,我明白就行了。”

    梁立冬没有理她,直接往外走。

    艾玛微笑一下,眼波流转,小步跟上。

    两人出到外边,便听到震天的喊杀声,因为反魔法阵的失效,此时已经有魔法的光芒在天空中闪现。

    接着他们便发现凯尔和艾玛两人正在一块草地前站着。他们周围有几具尸体,全部是一击毙命,伤口都在喉咙那里。这明显是凯尔的杰作,因为爱丽丝是施法者,死于她手中的人,肯定不会是这模样。

    梁立冬直接走过去,便看到爱丽丝正用魔法形成一个洞坑,凯尔抱起在草地上的木乃伊,然后轻轻地将了进去。

    爱丽丝含情脉脉地看了一眼凯尔,然后再利用魔法将木乃伊埋了起来。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知道你的模样。”凯尔声音沙哑地说道:“但我能向你保证一点,从今晚开始,索罗家族将会在王城中除名。”

    他说完话后,就将一束野花放在了新鲜的坟头前,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梁立冬。

    少年的眼中,仿佛在燃烧着火焰。这是梁立冬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看到凯尔愤怒。勇者这职业梁立冬在游戏中也略有了解,据说天生自带负面效果情绪清除。也就是说,勇者这职业,天生就是善良,并且理智的。

    因此,现在梁立冬能了解凯尔到底有多愤怒。

    “那就按计划行事吧。”

    梁立冬弹了下手指,清脆的声音中,驾雾魔法全开,浓厚的白雾像是海啸一样向四周扩散,不到二十多秒钟,整座索罗庄园都在雾魔法的笼罩之下。

    这一变故立刻让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负责在庄园前边吸引火力的莫雷家族指挥官,在阵后看着这一幕,啧了声:“真是可怕的魔法,如果没有风系魔法师,根本没有办法打。”

    “那是,这次索罗家族真是要倒霉了。”旁边的副官笑道:“因为反魔法阵的关系,索罗家族不会在庄园中聘用哪怕是一名的施法者,他们认为战士才是正统的职业者,施法者全是邪魔歪道。”

    “力量就是力量,哪有正统和邪恶之分。”这指挥官笑道:“下命令把我们的人叫回来吧,接下来就看我们的盟友了。”

    和莫雷家族轻松的气氛不同,索罗家族中的人被雾魔法笼罩后,几乎所有人都惊恐欲绝。强大的战士因为能力的原因,固然可以看到十数米外,甚至二三十米外的景物,但那些弱小的近战职业者,连眼前的东西都未必能看得清。

    索罗族的族长卡马斯,正带着三个护卫向楼下赶。

    反魔法阵的失效,还有这场来得蹊跷的浓雾,都证明了一件事情,庄园已经被渗透,有敌人混进庄园里来了,他们不但把反魔法阵毁掉,而且还弄出了这么一场类似战争迷雾的古怪雾魔法。

    “该死的邪术施法者。”

    卡马斯恶狠狠地骂了一句,然后提着长剑便往楼下走。

    索罗家族是纯粹的战士家族,其祖先是一件强大的战士,在战争中斩杀了无数的敌人,以及大量的魔法师而获得贵族之位。之后索罗家族全力培养族人的战士能力,甚至还拥有数量众多的破魔者。

    因此索罗家族从来不怕施法者,向来只有他们对付施法者的份,从来没有施法者敢找他们的麻烦。但今天……不但死对头莫雷家族攻了进来,甚至还有施法者摸进了索罗庄园中。

    剧烈的雾气阻挡了他的视野,但他依然还能看到前方约二十米远的距离。

    现在当务之急,便是要找到那个施放这个雾魔法的施法者,他知道当己方丧失视野的时候,会有多被动,每过一分钟,都是大量的损失,他不信敌人只有一个施法者摸了进来。

    卡马斯不但是索罗家族的家主,而且不是一名强大的战士。虽然没有到达大师级,但也差距不大。

    索罗家族几乎人人都是战士,这也是为什么莫雷家族掌握了王国的财政权,却拿索罗家族没有办法的原因。

    走楼梯实在太慢了,卡马斯急着想找到那个施法者,便从三楼的楼梯井那里直接向下跳。

    他整个人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将一楼正厅的地板踩得龟裂了一大片。

    他揉揉有些发麻的膝盖,另外两个护卫也跳了下来,他起身正要出去寻找敌人的时候,却猛地发现正厅的前墙下,透过雾气能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个人。

    眯起眼睛,卡马斯向前走几步,然后便看到一个陌生的施法者站在前墙下,看着祖先的素描画像。

    “艾伦-马休,原来是你们的祖先吗?他什么时候改名成索罗了。”

    “你是谁?”卡马斯有些吃惊,眼前这个人绝对就是敌人了,因为绝对不会有施法者愿意成为索罗家族的朋友。他更吃惊的是,这人居然一口就叫破了祖先的姓,知道祖先原姓不是‘索罗’的人,即使是在家族中,也是屈指可数。

    “世事无常啊。”梁立冬转过身来,看着卡马斯,像是在看着一团排泄物:“我和艾伦的关系也算挺好的,但我没有想到,我现在居然要杀掉他的后人。”

    “胡说八道。”卡马斯哼了一声,眼前这年轻人顶多只有二十岁出头,怎么可能和三百多年前的祖先是朋友。所以他就觉得这是敌人的心理战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