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38 你是命是我的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们索罗家族这么不喜欢施法者了。”

    “原因你们本身就是施法者的敌人-你们是战士职业者中相当少见的破魔者。”

    这两句话一出,卡马斯终于惊讶了:“你究竟是谁?”

    破魔者这称呼,一般的职业者都不会清楚。因为实在是太稀少。破魔者是战士系分支,牺牲了一定量的体魄成长(负面加成),换来了专门针对魔法师的特殊能力。

    比如说魔法抵抗,还有扰乱魔法元素等等特殊专长。战斗意识好的破魔者,甚至可以越数级击杀强大的施法者。

    梁立冬叹口气说道:“刚才我不是说了嘛,我和艾伦也算是好朋友。”

    怎么可能!卡马斯看着梁立冬,这个毛头小子绝对是在说谎,他才多大,怎么可能和祖先是好朋友,也不知道他是哪个家族的子弟,血脉很明显,这是个突破口,那头亮金色的头发实在很显眼……等等,亮金色的头发?

    卡马斯记得自己似乎是在哪里看到这个特征,他想了会,然后猛然记了起来:“金色的头发,黄金之子,你是祖先笔记中说过的黄金之子。”

    “头发?”梁立冬有些惊讶,他在游戏中,头发只是普通的褐金色,而不是现在这种带着微光的亮金光,为什么卡马斯看到他的头发,就会认为他是黄金之子?

    “你不可能是黄金之子。”

    很快卡马斯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黄金之子不老不死,每个人都是传奇以上的级别,甚至已经迫近半神,你虽然也挺强,但离传奇还差得远。”

    梁立冬笑笑,没有接话,他倒是想起了当年和艾伦一起研究如何成为破魔者的时光。

    地球上曾经有过一个愿意变成牛的狂人,他说过这样的话:这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便成了路。

    换在游戏中便是:这世间本没有破魔者。施法者太强了。于是便有了破魔者。

    虽然说魔法师前期各种苦逼,比如说学习魔法的难度,不亚于高数建模,比如说一个魔法建模很贵。而且还得考虑到使用时机,吟唱时机。如果不熟悉的话,甚至还会精神力反噬等等问题。

    因此在游戏中,魔法师的数量并不多。大部分的玩家都是物理系职业。

    但大师级后的魔法师,展现了可怕的能力。超视距攻击,各种地形妨碍魔法,还有各种针对不同战况的复合型元素魔法。而且拥有了数个不同特性的魔法护盾,生存力大增。一下子就由弱鸡变成了一流的全能手。

    在大师级前,魔法师和物理系对战的胜率是3:7,到了大师级后。就变成了5:5,如果到了传奇,魔法师对物理系的总胜率是6:4,一下子就农奴翻身变主人,欢声把歌唱。

    对此,物理系职业者们齐到官网论坛闹事,声讨官网职业设定的不合理处。

    而官方对此给出了以下三个回复:

    一:你们也可以去练一个魔法师。

    二:菜刀是一种信仰。

    三:爱玩玩,不玩滚,我们原价回收完好的虚拟舱。

    官方如此嚣张的回复,顿时让所有闹事的玩家们息声了,有几个气不过的玩家真把虚拟舱还给了官方,官方原价收购后,立刻提升百分之二十的价格,也就是多加了一万块r,转手卖给了那些还在排队待队名额的玩家们。

    之后,玩家们才知道,全世界的虚拟舱,只有50万台,在淘宝网上,虚拟舱转手的价格已经炒到了原价的两倍。

    随后真有很多玩家们重建小号,打算玩一个魔法师,等他们等练魔法师的时候,才知道这个职业前期有多么可怜。而且由于真实的智商压制,换职业的大部分玩家,甚至连最基本的魔法伎俩,也就是0级魔法都学不会。

    虽然有极少数的人成功地上手了魔法师,但在绝对数量的职业对比上,根本没有什么变化。魔法师依然还是一个少数玩家才能玩得转的职业。

    既然没办法自己变成魔法师,那么就想办法克制魔法师,于是很多菜刀玩家们开始研究如何对付魔法师,在这样的氛围下,一些很特别的专长战士被研究了出来,而后这种战士居然被系统承认,并且有了自己的天赋属性,成了另一个职业。

    破魔者。

    专门针对魔法师的战士。

    其天赋便是:天生拥有30%的魔法抗性,而且自身五米内,所有魔法元素活性降低2%,并且随着等级提高,此效果和范围也会提高,但损失自身10%的体魄属性。

    虽然损失了一定的生存力,但对魔法师有着致命的针对能力,很快破魔者的就职方式就全服务器都清楚了。

    每个工会,或者势力,至少得招募两三名破魔者来针对魔法师,这才使得平时的小规模战斗,以及工会战平衡了些,魔法师有了克星后,稍微‘收敛’了许些,但依然还是很强势。

    而梁立冬的圆桌骑士中,也有一名破魔者,艾伦-马休。

    回忆的时间很短,梁立冬看着眼前的卡马斯,摇头说道:“我是不是黄金之子无所谓,我只想问一句,那个反魔法阵中的女施法者,死了有多少年了?”

    “与你有什么关系?”

    卡马斯冷哼一声,然后挥了一下手,他身后的两个护卫分散开来,三个人呈品字型将梁立冬围了起来。

    梁立冬见状,也不紧张,只是一弹手指,淡青色的光柱随着一枚铜币直接打向卡马斯的脸。若是按以往的经验,这道光柱至少应该有脸盆那么粗,但现在却只有成人拳头左右大小,而且快打到卡马斯身上时,被一种不是魔法护盾,更类似超自然特质的特殊规则给挡了下来。

    卡马斯冷笑一声,桀骜之色尽显,索罗家族的人,从来不怕施法者,再厉害的施法者,在他们看来,也只是任他们屠杀的小鸡。

    一道光柱过后,卡马斯没有动手,但另外两个护卫动了。

    两人同时出手,一左一右攻了上来。

    他们的速度很快,虽然没有冲锋之类的突击技能,但也远超了一般的战斗。

    高协调高速度,这也是破魔者一大长处。

    梁立冬继续后退一步,身体靠着墙壁,似乎是已经无路可退。

    一眨眼后,两名护卫冲了上来,双把漆黑的长剑化成看不见的阴影,左边的攻向梁立冬的心脏,右边的刺向他的大腿。

    一左一右,直接将梁立冬的前左右三边的空间封了起来。

    卡马斯露出一丝笑意,他仿佛已经能看到敌人死去的模样。一个施法者,居然敢来索罗家找麻烦,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只是下一刻,他的脸色就大变。因为梁立冬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长剑,咣地一声将将来自他右方的攻击架住,然后微一侧身,避开那把刺向自己心脏的长剑,然后趁着对方攻势已老,收势未回的时候,左腿如闪电踢出,直接将那个护卫踹得连退好几步。

    接着他将视线猛地移回到自己身侧的右边,格挡对方的长剑后,他的身边周围立刻出现很多淡金色的魔法飞弹,密密麻麻地,至少有百来颗。

    这护卫感觉到危险,连忙后退,然后这些魔法飞弹速度更快,百来颗拳头大的魔法飞弹像是机关枪一样地打在他的身上,虽然他有特殊魔法抵抗能力在身,但这些魔法飞弹的数量太多了,他被打得连连后退,退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整个人被打退了十几米,坐在地上,身上的锁子甲坑坑洼洼。

    他勉强站了起来,然后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又坐回到地面上,气喘吁吁。

    若他不是破魔者,梁立冬这一波魔法飞弹,直接能将他打成筛子。

    看到这一幕,卡马斯脸色很阴沉:“你是复合职业者!”

    “对。”梁立冬手中伪帝陨剑上带着许些阴寒的反光,雾气落在上面,化成蒙蒙一片浅浅的水渍:“破魔者我很了解,我知道你们的长处,也知道你们的弱点。”

    “虽然说破魔者确实很克制施法者,但施法者并不是完全对你们没有办法。”梁立冬笑笑:“只要不被你们近身,或者魔法的威力,远远大于你们所能承受的极限就行了。”

    听着这话,卡马斯深深地吸了口气:“莫雷家族给了你们什么条件,我给你们双倍,不求你们回去对付莫雷家族,只求你们不要再出现在王城这里。”

    梁立冬微笑着说道:“你怕了吗?虽然条件很不错,但现在你的命不归我管,有人已经提前预定了。”

    “什么意思?”卡马斯褐色的瞳孔中满是被小看的恼怒,他卡马斯在王城横着走,除了王室不太给他面子,莫雷家族老私底下和他对着干外,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

    “老师的意思是,你的命我定了。”

    凯尔从大门外走进来,他的脸上,身上的盔甲上沾着一点点的血渍,他的剑上燃烧着熊熊的蓝色火焰,他的眼睛中,闪光着蓝色的光芒,就像是两只小型的led灯泡。

    这种蓝色的光芒,普通人看了,只会觉得很神圣,很舒服。

    但卡马斯看了,却觉得自己被天敌盯上了一般,浑身不自觉地在发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