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46 我要回去
    不到半小时后,一支数量至少上千人,十分精锐的重甲步兵团被集中起来,他们以极快的速度穿越了王城的街道,但凡路上有所阻拦,或者避之不及的行人,全部被他们砍倒在地。

    他们就以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直接将冥神殿包围了起来。

    这时候还是深夜,残月如勾,冥神殿前光滑的阶梯反射着寒寒的月光,上面站着十几个信徒,面对着殿前的密密麻麻的人头,虽然他们都毫无表情,但从他们那周身近乎凝固的气氛上来看,他们内心紧张的情绪,不比猎物遇到了猎人来得少。

    神殿地下墓地的秘室中,二王子伊格拉兹和阿诺面对面站着。

    秘室中的魔晶灯因为能量快消耗完了,忽明忽暗,阿诺德的光头也像是灯泡一样,时亮时灭。

    “大王子的大军来了。”阿诺德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告诉过你们,不要随便出去打探消息,即使是再厉害的刺客或者是潜行者,也会有失手的时候。”

    二王子摆摆手,他的俊脸上带着一丝不耐烦:“现在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接下来该怎么办?外面来的想必就是那个弑君者的亲兵,如果在平原上,我倒不是怕他,但现在城里,我的骑士团根本没办法和他战斗。”

    “也就是说,除了我们神殿的信徒之外,你们没有办法战斗吗!”阿诺德呵呵笑了一下,显得很是讽刺,他的光头似乎越发地明亮了:“我们神殿真是选了个麻烦的盟友啊。”

    二王子呵呵一笑,他更是讽刺地说道:“这世间没有真正的盟友,也没有真正的朋友,即使亲情在权利面前,也会黯然失色。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其实我也没把你放在眼里,但我们两人现在能坐在这里,平心静气地交谈。无非就是利益。”

    “对。利益。”阿诺德拍了拍自己的光头,眼中满是调倪:“二王子你很理智,和你大哥一样理智,亲情都无法阻挡权利?有意思。那么艾玛小公主在你的心里,究竟是什么地位?”

    沉默了一会。二王子说道:“艾玛是个好妹妹,我很喜欢她。如果她不与我作对,她是我一辈子的好妹妹。”

    “终究还是权利在前吗?”阿诺德呵呵笑了起来。那声音仿佛是来自冥界的嘲笑:“和你不同,我家的苏菲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但她就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们神殿会得到救赎,以帮助你逃离大墓地,带你离开的人。就是苏菲。她会和你们一起离开。冥神在上,苏菲还太年轻。她不应该太早去冥界面见女神。”

    “如果你们的亲情很牢固的话,我想她不会离开神殿,也不会离开你。”二王子的嘴角带着讥讽的微笑:“所以我觉得你必须另选一个人。带我们离开,大墓地的地道曲曲弯弯,我知道没有你们带路,没有人能离开。”

    阿诺德对二王子的讥讽语气毫不在意,冥神的信徒都不太注重外人的看法,他哼了声,说道:“能离开神殿的人,只有苏菲。”

    “我不离开。”清脆的声音响起,苏菲从外面走进来,她盯着自己的父亲说道:“大主教,我不会离开。不管怎么说,我是你的女儿,如果我离开了,别人怎么看你。”

    “别人怎么看我无所谓。”阿诺德盾着苏菲,恼怒地说道:“我是大主教,你只是普通信徒,我让你离开,你就是离开,这是命令。”

    苏菲倔强地梗着脖子回话道:“我不走,就算你打死我也不走。”

    “你。”见到女儿这么不‘懂事’,他气得扬起了手掌,重重一巴掌拍在女儿的脸上:“闹什么闹,我让你离开,你就得离开,否则你以后别说你是我女儿。”

    苏菲摸红肿的脸,正要再说些什么,阿诺德又是一巴掌打在苏菲另一边脸上,他冷冷地说道:“如果你不走,我现在就杀了你。与其让那些禽兽伤害你,倒不如我自己动手。”

    两巴掌打在脸上,苏菲不觉得脸有多痛,但她的心痛。从小到大,就算她调皮,父亲也只是骂两句,从来没有打过她。但现在一巴掌比一巴掌狠,她明白,父亲这是气到骨子里去了。

    “父亲!”苏菲的眼泪像是珍珠一般落下:“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现在就带着二王子给我滚。”阿诺德一指秘密外边的通道,语气冰冷地说道:“否则我现在就打死你,如果你还有一点父女之情,就别让我干这事。”

    在冥神教义中,亲人相残是件犯禁的大事,如果没有特殊原因,亲手杀死自己亲人的冥神信徒,其灵魂会被女神永远挂在叹息之墙上,受到阴风的吹袭,永远痛苦地嚎叫下去,无尽无穷。

    苏菲抽了一下鼻子,她抹去眼泪,然后扭头看着二王子,咬牙切齿地雯道:“跟我来。”

    在一旁看戏的二王子笑了,他对着阿诺德说道:“大主教,你放心,只要我能登上王位,我绝对会把冥神殿设为国教。”

    “这契约经过女神的认证,我谅你也不敢反悔。”阿诺德冷冷地说着话,然后看着女儿苏菲:“现在你可以走了。”

    冷漠的语气,那有那嫌弃的神态,苏菲看着轻轻地咬着贝齿,她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向二王子勾了勾手,然后离开了秘室。

    阿诺德等女儿离开后,他看着自己双手,然后恶狠狠地拍在了墙上,连拍好几下,直到双手红肿地不成样子,他才住手。

    “我居然用这双手打了女儿!”

    带着后悔和痛苦的阿诺德,也离开了秘室,他决定,将自己心中这无法发泄的郁闷和痛苦,通通转化成杀意,他要拿外面的士兵开刀,尽量多杀几个,要将他们的灵魂全部碾成碎末。

    苏菲带着二王子在秘道中快步前行,伊格纳兹试图向她搭话,都没有得到回应。

    两人走在半途中,遇到了一个男青年,这个男青年看到苏菲,停下了眼睛,定定地看着她。

    秘道中很昏暗,这青年的眼中带着冷漠和微弱的敌视,在苏菲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小声地说道:“灾祸之源,一切都是你带来的。”

    苏菲听到这话,身子抖了一下,但她没有停留,而是直接继续往前走。

    二王子倒是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青年,但他什么话也没有问,而是继续跟在苏菲的后面。

    神殿门外,那些堵在门口的牧师们,现在已经大汗淋漓。

    在他们的对面,至少有两百张强弓被拉开,只要对方一声令下,这些箭矢就会射过来。虽然说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懂得‘防御箭矢’这魔法,但这魔法有受到攻击次数上限的,一次齐射,就能破掉他们的魔法,界时能有多少个人能活得下来,还是未知数。

    “八!”

    大王子的指挥官,正在倒数,刚才的交涉,让他明白一件事情,和神殿那些脑袋不转弯的牧师们讲道理,没有任何意义。

    “七。”

    牧师们额头上的汗水更多了。

    “六。”

    每倒数一声,指挥官身上的气势就会强出两分,而对面的牧师们,则是越发士气低迷。

    “不用数了。”豪迈的声音从神殿中传出,阿诺德大步流星走出来,他看着神殿台阶下方的军队,看着那些寒光闪闪的箭头,再看着对方的指挥官,缓缓说道:“二王子的军队已经离开了。”

    指挥官看了他一眼,嘴角抿出一道讥讽的痕迹:“五。”

    阿诺德看着这指挥官,发现对方的神情很坚定,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接着怒吼一声:“动手。”

    炽烈的黑色雾气从他身上迸发出来,而后这些黑色的雾气化成一个个丑陋的黑色骷髅头,撞向台阶下方的军队。

    那些牧师们见状,也一齐动手,刹时间,黑色的魔力将整片地区的月光都吸收了。

    “进攻!”指挥官拨出长剑,向前一指,怒吼道:“魔法师驱散黑暗。”

    既然要围攻冥神殿,自然会带光明系的魔法师过来。隐藏在军队中的两个魔法师,开始吟唱咒语,每个头顶上都升起了一个圆盆大的光球,瞬间便将黑暗破除得无阴无踪。

    “杀,一个不留。”

    指挥官手中长剑重重向前一划,两百张强弓射出了第一波箭雨,而那些那重甲步兵,举着盾牌,肩并肩一起冲锋。

    高高的天空中,刚休息完毕的贞德正在盘旋,而此时梁立冬也正在休息,他突然跳了起来,披起魔法长袍,便往冥神殿的方向赶去。

    苏菲带着二王子,还有他的骑兵团,在密道中前行,秘道的两旁摆放着一层层,灰黄色的头骨。那些头骨他们触手可及,他们都是军人,不怕死尸,更不怕什么骨骸,但这里的头骨实在是太多了,多得吓人,一个垒着一个,层层叠叠,数之不尽。

    看着这样的景像,就算骑士团的人再大胆,也是静默无声。

    二王子跟在苏菲的后面,他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苏菲的背影……这是一个身材很好的少女,虽然长得不如自家小妹漂亮,但却别有其它一番风味。

    墓地秘道对于外人来说,又长又远,但对于内部人士来说,却只是几分钟的距离。

    苏菲指着前边黑黑的秘道尽头,说道:“那里就是出口了,你们快走吧。”

    二王子看着她:“那你呢?”

    “我要回去和父亲在一起。”

    苏菲对着二王子冷然一笑,然后转身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