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51 理由
    父亲死在眼前,朝夕相处的兄弟姐妹被杀的杀,奸的奸,逃出去的人肯定没有几个,神殿被烧了,家没有了。而这一切,都只是源自于两个王子的夺位斗争。这是实实在在的家破人亡,就算是再坚强的人也会心怀怨恨,更何况苏菲还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少女。

    她憎恨两个王子,连带着也恨起了同是王室成员的艾玛和王后。

    “我不想和王室的野狗同台。”

    这样的话如果放在十几天前,王后必定会发彪,但现在王后自己也算是寄人篱下,她对苏菲的话文仿若未闻,专门吃着桌面上的东西,况且她一个成年人,如果和个小女孩一般见识,也太掉份了。

    但艾玛则没有那么好的脾气,她向来高傲,虽然在梁立冬面前显得很温宛,可其它人则未必有那么好的待遇,况且她很敏感,总觉得这苏菲和自己一样,都对贝塔有着不可告人的想法。

    “谁是野狗,你连家都没有了,你才是野狗。”

    这近乎与泼妇骂街相似的话一出,别说王后,连凯尔和爱丽丝都是大眼瞪小眼,在他们一贯的认知中,艾玛是圣女,是优雅的,是从容的,是美丽的,可他们没有想到,她居然也会骂人,而且似乎还挺难听的。

    凯尔和爱丽丝不理解,但王后却很明白。她理解女儿此时的心态……贝塔太优秀了,除了神秘些,任何方面都趋向于完美。这样的男人,很容易招引女人,她看出来了,女儿也看出来了,这个名叫苏菲的少女,对贝塔也是极有好感。

    女人平时可以优雅,可以从容,但如果遇到其它女人来和自己抢男人。特别还自以为是女主人的情况下。任何女人都会发彪的,而且多半都会愤怒地撕下自己平时优雅的伪装。

    女人为感情掐起架来,不比男人文明多少。

    王后继续装作没有听到,继续吃着碗中看着很平常。实质上很美味的早餐。她现在越来越佩服贝塔,明明是个贵族大少爷的模样。没想到厨艺居然好到这种程度。

    不过她吃归吃,却悄悄地竖起了耳朵,想看看女儿和苏菲的争执如何。在她的眼里。这两个女孩子明着是争家仇私怨,但在她看来。实际上却是在争男人。

    艾玛一句‘家都没有了’立刻引起了苏菲更大的愤怒,她张嘴就想再说些什么,梁立冬却猛地一拍桌子。怒道:“吵什么吵,都给我吃饭。如果谁再说话,立刻把碗给我搁在这里,出去外面待着。”

    梁立冬鲜少发火。在外人看来,他的脾气很好,但人人都清楚,越是好脾气的人,发起火来越严重。他这一拍桌子,别说两个正在争吵的少女,连凯尔和爱丽丝两人都觉心底惶惶的。

    其实这里面还有一部分是‘贵族气质’这天赋的功劳。

    两个少女立刻都闭了嘴,双双坐回到椅子上,虽然双方依然在互相瞪着眼睛,但却没有刚才那般剑拨弩张的紧张气氛了。

    王后心中哦了一声,心想贝塔似乎很擅长这样两女争吵的场面。

    凯尔见到这一幕,心有所动,他看了看爱丽丝,然后就陷入了深思。

    虽然气氛有些怪异,但众人还是吃完了早餐。苏菲虽然心中依然很悲痛,但她毕竟是职业者,而且实力不差,对心性的控制远比普通人强出太多,所以倒是能强忍着对王室的憎恶,和艾玛与王后同台。

    梁立冬等众人吃完,再等王后将桌上的碗碟撤下去后,问道:“苏菲,二王子被你们从秘道中送走了是吧?”

    一想到二王子那张可恨的脸,苏菲的脸色就相当难看,她恨恨地瞪了艾玛一眼后,说道:“不错,他是我亲自从秘道中送走的,那个该死的混蛋,他居然没有留下哪怕一百人帮助父亲,如果留下些人,说不定……”

    梁立冬摆摆手:“并不是我偏袒二王子,二王子的部下几乎都是骑兵,在那种情况下,他们根本没有发挥机动力的机会就会被击杀,留下再多的人,也是同样的结局。而且这是你父亲,大主教阿诺德自己的选择,与二王子关系不大,你的仇人不是二王子,也不是艾玛和王后,而是大王子。他死了,二王子上台了,你父亲的愿意才能实现,才算死得有价值。”

    梁立冬虽然没有听到阿诺德和二王子的交易,但这并不妨碍他猜得出来,神殿掺进王权斗争中,所求为何,有点政治嗅觉的人,都能猜得到。

    倒有人却猜不到,凯尔在一旁,一脸迷茫地问道:“我感觉大主教阿诺德并不是很喜欢二王子,为什么他一定要留下来帮二王子断后,连整座神殿都要押上。”

    苏菲脸色一暗,长长地叹了口气。

    凯尔是个很正直的好孩子,对于这样的事情见得极少,所以猜不到也很正常。梁立冬耐心地向他解释道:“冥神教是个很低调的教派,但阿若德大主教则希望传播冥神的荣光,而得到国王和贵族的支持,则是很好的做法,所以他和二王子进行了交易,如果二王子上位成了国王,他要支持冥神教在霍莱汶国中的传教活动。”

    凯尔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爱丽丝含情脉脉地看着勇者少年,她就喜欢凯尔这纯粹的性情。

    “既然二王子从王城里出来了,那么我们就必须先找到他。”梁立冬顿了顿后说道:“不过现在二王子情况有些悬啊,他被逼出王城,虽然表面上没有任何损失,但名望却是打了个折扣,原本那些作壁上观的贵族势力,多瘵会更倾向于大王子那边,如果二王子没有后手,那事情就难办了。”

    …………

    …………

    事实就像梁立冬说得那边,现在王城中的贵族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二王子被逼得逃出了王城,在有心人的眼中,这事情可以引申出很多特殊的含义。

    大王子在议政厅中,端坐在皇座之上,听着满脸鲜血的指挥官向自己汇报昨晚的战况。他静静地听着,时不时点头,渐渐地,原本暴燥的脸眉便渐渐舒展开了。

    负责昨晚行动的指挥官一直在低着头,他脸上,身上的血渍有小部分是敌人的,但大部分是自己的。昨晚虽然遭遇了一个奇怪的施法者阻拦,死伤了不少的士兵,但对于大局无碍。随后他们抓到一个冥神教的怂货,让这人带着他们通过了秘道,追着二王子出了城外。

    他们本以为已经咬上了二王子的部队,结果被对方杀了个回马枪。虽然他们的人数是二王子的两部以上,但在平野和旷野上,骑兵的战斗力太强了,他们死伤了一半的士兵,只留下了五六十人的骑兵,然后让对方扬长而去。

    这是一场非常失败的战斗,所以指挥官觉得自己死定了,只是他自己死的话并不害怕,就怕大王子牵连家人,族人。

    结果他却听到了二王子在上面哈哈大笑。

    “不错,干得不错。你的战功我记下了,我会再调一支千人步兵团给你,你继续去追杀那个逆贼,明白了吗?”

    这指挥官平民出身,虽然在小规模战争指挥方面很有天份,但却不太懂得政治考量。他不知道为什么战败也会得到奖赏,可却不妨碍他死里逃生的欣喜:“是,国王陛下,我必定为战斗至最后一滴鲜血。”

    “很好,下去做事吧。”

    指挥官重重地磕了个头,然后一转身,大步离开了议政厅。

    大王子看看周围的亲信,最后视线落在一高一矮并列的两人身上:“爱德华,你去领四百骑兵,去郊外侦察,探到逆贼的行踪,不要上去战斗,粘着他们即可,再派人通知其它军队的指挥官,让他们去围堵。”

    矮个子战士高呼一声国王万胜,转身离开了议事厅。

    “阿尔冯斯,你再带六百步兵,负责协助你哥哥,即使不能擒杀逆贼,也要务必逼得他疲劳奔命,明白了吗?”

    大个子的重甲战士点点头,也离开了议政厅。

    吩咐完这一切后,大王子靠着王座的椅背,看着议政厅那蓝色的碎纹琉璃天顶,轻轻哼着一首童谣……他还是孩子的时候,父亲常哼着这首童谣哄他入睡,他记得很清楚,很清楚。

    他很敬爱自己的父亲,所以才更要毒杀了他,因为父亲打算把王位让给老二,甚至连艾玛都有机会,而他们两兄弟却被排除在外。

    那个外族血统的伊格纳兹,还有平民血统的艾玛,凭什么有资格得到王位。

    世人皆以为大王子的母亲是被敌国刺客暗杀,但大王子却是很清楚,母亲是被父王处决的……因为母亲生下了一个弟弟,而那个弟弟却不是父亲的血脉。

    那时候大王子已经有十二岁了,他没有能力救下母亲,却悄悄地把弟弟给藏了起来,然后联合另一方有关势力,换了个平民的婴儿过来,偷天换日,保全了弟弟的性命。

    现在情况越发对他有利,他决定等自己真正登上王座之后,就把亲弟弟接过来,给他一个摄政王当当。

    想到即将到来的这一天,他发出低沉快意的笑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