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69 深夜,少女!
    二王子的眼里,带着疑惑和满满的不解:“你为什么要救我,那张魔法建模图纸一定很稀有和珍贵吧。”

    伊格纳兹知道自己的‘罪’有多大,与人争夺王位失败后的下场,任何国家的史书都会有记载。运气好点的无非就是一家死绝,如果运气不好的,真的会诛九族。他很不明白,为什么大哥要放过自己,换作是他坐在国王的位置上,无论任何条件都不会放过失败的大哥。

    但也由此可见,贝塔为了救自己,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他很感激贝塔,可却也有些不解,为什么贝塔要救自己。在不久前,他还各种花式针对他,两人的关系不说极差,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张魔法建模确实算是比较值钱。”贝塔点点头:“至于我为什么要救你……因为你是艾玛的哥哥,就这么简单,没有其它的理由。”

    其实在来之前,伊格纳兹猜测过很多种原因,比较靠谱的原因就是两种:第一,贝塔想让自己东山再起,再去争夺一次王位。毕竟只要把自己送上王位,作为协力者,他能得到难以想像的权势和财富;而第二种,则是贝塔想利用自己达成某种政治目的。就算自己失败了,他依然是位王子,只要操作得好,贝塔也能获得不小的利益。

    无论哪一种,伊格纳兹都觉得自己依然还是有‘用’的人,在很多时候,能被人利用,也说明这人拥有不小的重要性。如果是这两种原因,都会让伊格纳兹的心情好受些,进而会再拥有些信心。

    可他没有想到,自己得到的却是第三个答案。

    因为艾玛的关系!

    也就是说,他伊格纳兹,霍莱汶的二王子,在贝塔的眼里。还不如艾玛的心情重要。

    伊格纳兹来找贝塔。本来是想挽回些自己的信心,结果没有想到,却受到了更大的打击。

    此时是夜晚了,伊格纳兹看着窗外。他的心情就和外边的黑夜一般,看不到光亮。

    贝塔看着伊格纳兹那幅生无可恋的表情。脸上依然还是冷冷淡淡的,心中却在暗笑。其实他早看出来,二王子来找自己。无非是想从自己这里找回些信心,或者说自尊。但贝塔哪会如他的意。经过这次的事情,贝塔很清楚,无论从才能。或者是度量上来说,大王子都高于二王子。

    作为一名王者。度量很重要,贝塔相信,以大王子现在表现出来的能力。远要比二王子更适合成为国王。

    如果二王子的信心再次爆棚,又想夺回王位,那么按照交易内容,贝塔和艾玛必须得亲手杀掉他。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贝塔才不想干。

    所以说,与其让伊格纳兹重拾信心,倒不如就这么让他自卑着比较好些,至少不会犯傻事,能活得下去。

    随便聊了两句之后,伊格离开了,他的背影沧桑得让人唏嘘,根本不像个年青人,反而像是名行将就木的老人,踉踉跄跄地,仿佛被人随便触碰就会倒下。

    贝塔关上门,然后呵呵一笑,然后回到床上,整理了一下床铺,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却又听到敲门声响起。

    他以为伊格纳兹又折返回来,结果打开门一看,居然是艾玛。

    拥有着青涩和性感双重气质的少女,穿着一身淡粉色的睡裙。这套睡裙是用最上等的丝绸制成,且先不说睡裙的样式有多可爱,真正让人移不开眼睛的是,这套睡裙是半透明的。

    从窗户那里掠入的月光照在艾玛的腰部,月光是清澈的,贝塔更是借着月光透过丝绸的亮纱,看到了少女那洁白如玉的娇小身体。她的皮肤,光滑得可以反射月光。

    而艾玛的脸,则在月光照不到的黑暗中,可即使如此,贝塔依然能看见她粉色的嘴唇折射着如同弯月一般的银光,还有她的眼睛,在黑暗中晶萤透亮,仿佛一层层的微光波纹在眼瞳中略过,美得像像是一池月光下的湖水。

    不知何时,房中还多了股清淡的香气,有点像是荷花秘桂花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不淡不浓,闻起来让人觉得很是舒服。

    怪不得这少女会被称为霍莱汶最漂亮的少女,贝塔缓缓地吐了口气,然后问道:“有事吗?艾玛!”

    少女轻轻地说道:“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

    看着少女现在的打扮,贝塔觉得很是不妥。这模样摆明了是要引人犯罪,如果艾玛真穿着这套衣服,在他的房间中待多一段时间,那么第二天,她的名声可能就要不得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贝塔心中的为难,她轻启粉唇,说道:“很重要的事情。”

    贝塔眉毛一挑,只得将少女放了进来。

    房门关上后,艾玛身子微微轻颤了一下,然后她走到窗口前,转身对着贝塔。

    月光将她整个人都笼罩进去……丝绸是一种透光性很强的衣料,在月光的照映下,贝塔能透过表层的衣物,看见少女那可爱的身躯。该看的,不该看的,全能看见。

    贝塔将自己的视线从少女的身体往上移,看着她酣红的小脸,再看着她如湖水般跃动着涟纹的双眼,问道:“有什么事情,现在可以说了吧。”

    少女的声音有些颤抖,她的眼神很温柔,也很勇敢:“谢谢你愿意保下二哥的命。我知道豪宅术建模的价值,我更知道你这么做,只是为了我。”

    艾玛张开了双手,圆润的玉臂在丝绸下,在月光中,闪耀着让人心动的光泽:“而我却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的,论金钱,我不如你,论权势,我也给不了你。所以,我决定把自己献给你。我的身体,是我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

    少女的身体在微微地发抖,少女的眼神坚定却也温柔,少女羞涩着,少女也勇敢着。

    少女甜蜜的语言,少女美丽的容貌,还有少女这欲拒还迎的神态,几乎可以吸引世间所有的男人。

    贝塔走上前,双手揽过少女的肩膀,然后缓缓向下。

    光滑的丝绸,光滑的肌肤,少女身体给人的触感,胜过世间最高档的瓷器。

    贝塔的双手,沿着少女的背脊向下,所过之处,少女敏-感的皮肤,生起一路小小的,淡粉色的疙瘩。

    贝塔一只手留在了少女的柳腰处,揽着她的身体,另一只手落在了她的(翘)臀上,稍稍一用力,便将少女整个人抱了起来。搂抱着少女,就像搂抱着一座温润的,香喷喷的绝世暖玉。

    少女垂着头,前额贴着男人强壮的胸口,她听着男人强壮有力的心跳声,即是害羞期待,又是紧张害怕。

    这间客房里,大大的华床就在窗口旁边。少女接受过这方面的知识,她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虽然她只有十四岁,但在贵族少女中,这个年纪还没有男人,或者没有经过滋润的少女,曲指可数。而她,则是其中一个,最漂亮的那个。

    这将会是她最幸福的时刻,少女甜蜜地笑着,准备迎接自己成为女人的仪式。

    只是下一刻,她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她是职业者,反应很快,一睁开眼睛,但看到自己从窗户那里飞了出去。

    原来竟然是贝塔将她扔了出来。

    扔了出来!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着眼睛,虽然脑袋中已经空白一片,可身体的本能还在。

    一片轻风将她托了起来,让她缓缓地,安全地降落到地面上。

    她看着窗户那里,将她扔了出来的贝塔居然还将窗户给关上了。

    这是怎么回事!

    艾玛瞪大着眼睛,完全不知所措,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被拒绝了。

    极度的羞恼涌上心头,艾玛恨声骂道:“贝塔你这个混蛋,胆小鬼。”

    男人不屑的声音从窗户里传出来:“连胸都没有,还学别人勾引男人,等你长大些再来吧。”

    听到这话,艾玛如遭雷击,她艰难地低下头,看着自己一马平川的胸口,然后愤怒地大喊:“你这混蛋,白痴。那两团肉有什么好的。你给我等着,半年内,我一定长出两团肉给你看,绝对要比妈妈的还要大得多。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常偷看母亲的胸口。”

    艾玛处于激愤之中,这话很大声,加之又是深夜,几乎传遍了整座城堡。

    而后艾玛黑着一张脸,利用风系魔法飞走了。

    等到第二天,大家聚在一起吃早餐的时候,情况就很怪异了。

    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是不同。凯尔看一眼贝塔,便憋着笑。

    爱丽丝想笑又不敢笑。

    苏菲佩服地看着贝塔,然后看着艾玛的神情中带着许些得意和幸灾乐祸,她还下意识地向艾玛挺了挺自己的胸口。

    二王子伊格纳兹一幅死人脸,昨晚他被打击得很惨。

    王后看着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但偶尔会偷偷地,嗔怪地对着贝塔白上一眼,风情毕露。

    艾玛寒着一张脸,仿佛众人都欠了她大量的金币一般。

    贝塔倒是很淡定,风轻云淡地吃着早餐。吃完后,他用餐巾擦擦嘴,然后说道:“好了,现在事情已经算是完结了,我们这支队伍,也该散了。”

    这话一出,众人表情都立刻正经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