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70 离别
    对于艾玛来说,她命定的‘旅途’算是已经结束了。

    自从懂事起,她就饱受‘命运’的困扰。作为职业者,作为圣女,她曾经努力想摆脱这样的命运,但数次的尝试之后,命运线不但没有改变,反而更加悲惨地发生,连累了更多的人,而命运线总体却没有改变。这使得她放弃了抗争,小心翼翼地按着命运线行进下去,尽量不涉及到无辜的人,尽量不产生更大的破坏。

    她本以为自己的命运已经是固定了的,多少夜里,曾伏枕偷偷哭泣。她不喜欢自己的前路被人规划好,不喜欢做棋子,也不喜欢凯成为自己的丈夫,虽然他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只是她的试探和抗争在命运力量之前,毫无意义,毫无作用。带着无奈和认命的心情,艾玛小心翼翼地走在‘命运’即定的道路上,直到她碰到了贝塔。

    外人无法理解,当艾玛发现里德村的状况不按命运线行走的时候,她有多高兴,或者用兴奋来形容,也不以为过。

    即使她被贝塔揍了一拳,打断了两颗大门牙,使得形象大损,花了近一个星期用魔法治疗才勉强回复美美的模样,即使贝塔一开始对她没有什么好脸色,也不太喜欢她,但她依然想办法待在了这个男人的身边。

    因为她很清楚,这个男人是自己摆脱即定命运的唯一希望。

    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艾玛已经完全习惯待在这个男人的左右,现在突然间贝塔却说,大家要散伙了,她才猛然发觉,原来他们之间,也是会有离别的。

    酸楚的情绪涌上心头,昨晚受的那点委屈一下子就烟消云散,她抿着嘴唇看着贝塔,脸上带着明显的不舍和祈求。

    她希望贝塔说的只是玩笑话。

    没有人注意艾玛的情绪。现在人人听到这话。都显得有些情绪低落,怎么说大家也是相处这么长时间的朋友,兼战友,突然要分离了。没有情绪才是怪事了。

    贝塔看着众人,微笑道:“怎么一幅苦瓜脸的模样。只是短暂的分别而已,又不是大家以后都不再见面了。”

    凯尔听到这声音,精神一振:“老师。这话怎么说?”

    “我会在这里设置一个恒定型传送魔法阵,直接通向里德村。”贝塔顿了下。双目扫过众人,说道:“伊斯奈斯的人,可以通过这个传送魔法阵到里德村来。相对的,里德村的人。可以通过魔法阵传送到伊斯奈斯。”

    艾玛一听这话,顿时又眉开眼笑起来,如果有这样一个传送魔法阵。她要去里德村见贝塔,是件很简单的事。这使得她的心情立刻阳光起来,坐在她旁边的王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但这时候,一直消沉着的二王子伊格纳兹却说话了:“恒定型魔法阵?这东西是战略功能建筑吧,你确放在艾玛这里,她能保得住?而且你布置一个这样的魔法阵,不但只是为了让朋友见面吧。”

    不愧是原王子,虽然能力逊于大王子,但还是要高于其它人,他是众人中,除贝塔之外,唯一看到了恒定型传送魔法阵利弊的人。

    贝塔看了一眼二王子,解释道:“恒定型传送魔法阵确实是很重要的战略‘建筑’,如果没有什么实力,这事传出去,肯定会引起其它人的贪念。所以我会对这个恒定型魔法阵做出限制,首先它一次只传送的物质总量不能超过五吨,第二便是使用一次后,就必须得进行半个月的充能。最后我还会对其进行一定的伪装,让其变成别人眼里那种,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魔法阵,然后被艾玛无意中发现。”

    二王子点点头:“这倒是可行。毕竟一个有缺陷的魔法阵,即使是恒定的,也不会引起在大人物们过多的贪念,他们顶多只是会派些人过来,解析一下魔法阵而已,犯不着为了这事和艾玛敌对。毕竟艾玛是王室一员,而且还是风暴神殿的圣女。”

    “半个月见一次面啊。”艾玛设想了一下,最后点点头,她觉得这么长的时间不见贝塔,还是能忍受的,如果再长些,她就觉得会很辛苦了。

    “魔法阵之所以设在伊斯奈斯,是因为这里几乎是霍莱汶的中心。”贝塔继续说道:“你们无论去到哪里,要到伊斯奈斯来,距离都会近一些,我们要见面,也就简单得多。”

    众人点点头,都表示明白。

    二王子似乎是从打击中回复过来,现在他的精神明显好了些:“贝塔阁下,你居然当着我的面把恒定传送魔法阵的事说出来,难道不怕我去告密?恒定型传送魔法阵,代表的意义可非同寻常啊,任何人都会想得到你的脑袋。”

    贝塔看了他一眼:“问题是现在还有人会信你吗?”

    二王子一愣,随后无奈地摇摇头。是啊,现在他可是争夺王位的失败者,而且还是托了贝塔的福,才能活下来。如果他一转身就把贝塔的秘密给告发了,别人多半不会相信他,而且还会觉得他这人忘恩负义。

    虽然说在贵族中,忘恩负义是常态,但那都是在私下里进行。没有人愿意和一个连名声的臭到极点的贵族打交道,即使这个人是名王子。

    “等魔法阵建设完成后,我就会和凯尔,还有爱丽丝回到里德村,你们有什么打算。”

    艾玛想了一会,答道:“我得回北郡一趟,告诉教皇有关于魔界生物在山体下建地底城市的事情。”

    苏菲点点头,答道:“我也一样,虽然王城的冥神殿毁了,但我得回神域,把所有的事情都禀告给教皇。”

    听到苏菲说话,贝塔便从空间将,将‘冥神的睡袍’拿了出来,递给了对方,然后告诫道:“这袍子的能力很强大,可以用神器一词来形容,但我希望你不要穿,除非是遇到危险的时候。等危险过后,一定要脱下来,这件袍子最好交给你的教皇,我想他一定会给记一件很大的功劳。”

    冥神的睡衣依然是那幅华丽的模样,漆黑的面料上,一点点星光缓缓游动。

    苏菲将袍子收好,并且微微向贝塔一笑,表示已经将他的话听进心里。

    而后贝塔向伊格纳兹问道:“王子殿下,你接下来有什么想法?”

    “我?”伊格纳兹苦笑了一下,过了会,他才缓缓说道:“虽然我的领地似乎没有被收回去,但我也明白,如果没有大人物的支持,我是不可能再拥有王子的身份了。”

    说到这里,他瞄了一眼贝塔,但见对方没有反应,他这才完全死了心:“我打算作为一名吟游诗人,周游列国。虽然我的实力不是很强,但怎么说也要比普通人厉害得多,而且我读的书挺多,长得也还行,作为一名吟游诗人绰绰有余。”

    艾玛有些不忍:“可这会很辛苦!”

    “能活下来,就是最大的幸运了。”伊格纳兹淡淡一笑:“不管怎么说,我的命运也算是比较好的了,你也应该清楚,历来争夺王位的失败者,会有什么下场,我离自己的领地越远,我的妻儿就越安全。”

    众人都明白,伊格纳兹说得很有道理。

    接下来,众人随便聊了会,便散了。苏菲最先离开,临走前,她鼓起勇气拥抱了一下贝塔,这使得在一旁站着的艾玛神情极是不好。

    而后二王子也离开了,作为送别礼,贝塔给了他一块金砖,毕竟二王子现在身为分文,就算是要当一名吟游诗人,一把好乐器也是必须的。

    接着贝塔就开始在城堡外的开始架设传送魔法阵,因为早有准备,而且空间中也有材料,所以魔法阵的架设很快便完成。

    艾玛和王后依依不舍得看着贝塔三人在魔法阵中消失,站了一会后,艾玛的耳边响起了王后的声音:“我可爱的女儿,昨晚你跑到贝塔的房间里,可是出了个大糗啊。”

    艾玛的脸顿时就涨得通红。

    “你知道吗?你的父亲当年曾喜欢过男人。”王后娇媚地一笑:“可我成了他的妻子后,他再也没有去找过其它男人,也没有找过其它的女人。我是她唯一的妻子。”

    艾玛小嘴张得大大的,她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天破天惊的消息,她实在没有想到,自己那个和蔼正经的父亲,居然有这样的黑历史。

    “这世间有的男人,并不是容貌就可以征服的,比如说贝塔这样的出众的男子。”王后的声音中,满是赞赏:“你母亲我在没有成为王后之前,曾经和一个很厉害的老女人学过如何诱惑男人。她当时已经有六十多岁了,脸上的皱纹深得能夹死苍蝇,可即使如此,她依然也有许多年轻英俊的面首爱着她,痴缠着她。”

    艾玛很是聪明,她的眼睛在闪闪发觉:“所以父亲才会如此爱你!”

    王后捂着自己的嘴巴,呵呵一笑:“如果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艾玛使劲点头,她知道贝塔这座大山,有多难以攻克。不过她很快就有些疑惑:“贝塔喜欢的,只是胸大的女人吧……比如像母亲这样的。”

    想起昨晚艾玛喊出的那句话,王后眼睛中流光一转,她淡定地说道:“女人的魅力,更多的是与气质和神情。从明天开始,我就要严格要求你了,明白了吗?

    艾玛连连点头。就这样,风暴神殿的圣女,就开始了如何勾引男人的修行。贝塔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拒绝,很快就要造就出一只小妖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