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80 事情简单解决
    贝塔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西索说,是你雇佣他来对付我们的,你可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坐在别人家里的主位上,跷着二郎腿,身后还着着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雪莉,贝塔这作派,怎么看都像是个大贵族家的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可克劳德却不敢小看,他表面上很镇定,可实际上心里却是骂开了。

    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西索出卖,而且最重要的是,对方居然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这使得他一点准备也没有。

    虽然内心中很紧张,但他表面上依然还是相当镇定。他带着贵族特有的绅士微笑说道:“不好意思,虽然我知道西索是谁,但我从来没有和他有过什么交往。如果非要说的话,倒是在几个月前的晚会上见过一面。”

    “其实西索说的是不是真的无所谓。”贝塔把玩的桌面上的一支鹅毛笔说道:“我觉得是你就行了。”

    “阁下说这话太不讲理了吧。”克劳德愣了一下,而后脸色阴沉地说道:“难道这铜鼓城中的法律也约束不了你?”

    “铜鼓城的法律当然能约束得了我,我又不打算对你做什么。”

    听到这话,克劳德松了口气。

    但没有想到,贝塔却突然老神在在的说道:“不过我可以打听一下,阁下家族底下有什么产业。如果是商铺之类的,可能很长一段时间开不了业。如果是矿产之类的,运输的途中可能会大量失窃。关于这点,阁下有什么看法?”

    看着贝塔那轻描淡写的表情,克劳德却觉得憋屈地要命。这确实是贵族间常用的做法,但对方这样子不问原因,不问理由,甚至只是凭着一个暴发户的说辞,就直接与他撕破脸。这样的做法,很蛮横。却也是很王道。

    他咬了咬牙说道:“阁下确实是很不讲理。你就听信西索的一面之辞?”

    “无所谓。”贝塔放下手中把玩的鹅毛笔。身子微微前倾,邪邪地笑着,却有着一股旁人没有的压迫力:“还是那句话,我信就行了!”

    克劳德如坠冰窟。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遇上这么难缠的人。他本以为对方是个外来户。来到铜鼓城后,即使势力再大,也得盘着窝着。毕竟这里是霍莱汶最强枪术师,准传奇级别强者。格林顿的地盘。

    而且他很有自信,能说服格林顿两不相帮。

    只是克劳德根本没有想到,格林顿两不相帮。是因为他根本不觉得贝塔会输。

    黄金之子是什么样的德行,有什么样的能量。格林顿在梦境中已经了解得很清楚了。其实他内心中很希望能成为贝塔的圆桌骑士,只是家主的责任在束缚着他,使得他没有办法放开手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克劳德很有自信。他觉得只要格林顿不出手,他要对付主个从外地来的小家伙,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外来户居然如此难缠,如此不按常理出牌。

    他静静地站着,看着贝塔,眼中有着许些恼怒,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自尊被人践踏的羞耻感。

    “如果你不说话,我们就直闻。”贝塔站了起来。

    “等等!”克劳德几乎是从牙缝中蹦出这两个字。他的愤怒在心中忍耐,而后他艰难地说道:“你要怎么样才肯把这事揭过去。”

    “理由!”贝塔淡淡地说道:“我要先知道,为什么你要对我们神殿,还有我们的材料来源动手。”

    “因为利益。”

    贝塔转身就走,没有再说话。

    “等等!”这下子克劳德急了。

    贝塔回过身,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还有一次机会,如果答案让我不满意,那么我想很快密克家族就会变成穷光蛋家族。”

    克劳德的脸色很精彩,各种各样的情绪都在他的脸上变幻,最后他仿佛老了十多岁一般,无奈地说道:“我是命运女神的信徒。现在铜鼓城暂时没有其它信仰,但你们要在这里建神殿……所以。”

    “原来是这么回事。”贝塔点点头:“不过看来你对命运女神的信仰,还是不够啊。事关自家的利益,就果断把女神给卖了。看来你真得不太清楚神明是什么样的一种脾气。”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克劳德有些急了。

    “没有什么意思。”贝塔笑了:“身为神的信徒,却因为利益出卖神。如果你是强大的职业者,或许神明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只是一个贵族。就算他们不亲自惩罚你,等到他们有空的时候,自然会给你清算。”

    克劳德不自在地笑了下:“阁下真爱开玩笑。”

    “是不是开玩笑,你过上段时间就知道了。”贝塔摇摇头:“明天你送些赔偿到贫民窟来吧……具体多少金币自己看着办。当然,如果你觉得不服气的话,大可以来找我,我接着就是了。只是下一次如果复仇失败,后果可不就会是现在这么简单。”

    克劳德没有说话,他感觉到贝塔的威胁中带着许些杀气。

    贝塔呵呵一笑,带着明显的轻蔑,离开了这里。

    等贝塔走后,克劳德解开外衣,往地上一扔……他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试过这么受气的时候。就算是二十多年前,他得罪了某个大人物,赔礼倒歉的时候,也没有试过这么难受。

    他在原地喘了几口气,这时候已经有护卫苏醒了,其中一个跑过来,惶恐地正要问话,他翅狠狠一巴掌抽过去,直接把那个护卫打得嘴角出血,而他自己的手掌也在发麻。

    贝塔并不知道克劳德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他也不想知道。

    在游戏中他和贵族打交道的时间也挺长,起先他也是打算以交流的方式解决问题的,但后来他发现。交流对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们根本没有任何用处,他们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而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们打得服服帖帖。

    这世界最通用的准则,第一是金钱,第二便是暴力。

    他回到贫民窟,正好看到西索带着赔罪的礼物,正待在佐罗的家中。

    贝塔召集了自己的几个学生,告诉他们,明天一切继续。

    随后他便让贞德在天空中重点注意克劳德家的动向,免得这家伙恼羞成怒,进面打算鱼死网破。

    但现实证明,克劳德要比贝塔想像中的更胆小得多。虽然贝塔大闹密克家族的事情在铜鼓城传开了,很多人都在暗地里笑话他,可他却依然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

    某种程度上,‘忍’得的人,也算是一种人才。

    接下来的日子倒是没有什么可以记述的地方。贫民窟的建设一天天在继续,下水道挖好,石板铺上小路,一下子两个月便过去了。

    曾经贫民窟大变样,街道变得干净,而且下雨天后,再也不会污水横流。下水道直接将那些污水排到了别处的小河中。

    真正变化最大的,便是贫民窟中的人。因为每家每户都有人在帮贝塔干活,三枚或者五枚的铜币,买来的粮食足够一家人吃得饱饱的,还有一半以上的剩余。因此现在贫民窟中的看着都精神了许多,不再是两个月前那幅饿得营养不良的状态。

    那些人口不多的家族,甚至能存下不少的铜币,给家人买几件好些的衣服。原本灰暗的贫民窟,一下子就多了些鲜艳的颜色出来。

    而贝塔也因此收获了大量的人望。那些劳工们干完活后,最喜欢的事情,便是和贝塔的几个学生聊天。

    因为也是穷苦人家出身,所以几个学生和那些贫民们很能聊得来,本来这些贫民对愿意给工作他们干的神官大人已经是满怀感激了,然后又在学生们真心的吹捧之下,贝塔的人望,在贫民窟中直接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

    如果用游戏术语,便是声望到达了‘尊敬’,离崇拜已经不远。

    建好了贫民窟中的下水道和道路后,贝塔便开始着手要建造神殿了。

    因为这一次贝塔有很多钱,而且地方也足够大,所以他打算把神殿建得大气一些。不求有又奢华,但至少要看着够大……占地面积要大,然后高度也要足够。

    正要开工的时候……格林顿遣人过来,说请他去城主府一叙,顺便参加晚宴。

    贝塔自然带上雪莉去赴宴。

    他们先一步到达会场,因为离晚宴开始的时间还早,贝塔便坐在格林顿的书房中,两个人很轻松随意地聊着。

    “现在两个月已经过去了。”格林顿有些担心地说道:“但你的神殿都还没有建起来,再过一个月,其它神殿的人肯定会过来拉人,到时候你怎么办?”

    “他们来了也无所谓,因为他们肯定要优势向贵族阶层传教。”贝塔笑笑:“然后是普通市民阶层,我有足够的时间把神殿建好,然后再把贫民窟的大部分人,转化成渥金女神的信徒。”

    说到渥金女神,格林顿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雪莉。

    贝塔不想再谈关于渥金女神的话题,他话锋一转,问道:“待会的晚宴,是什么主题。”

    “爱丽丝一百七十岁生日。”格林顿语气甚是感叹:“她终于成年了。”

    贝塔顿时无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