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90 来者不善
    这世间,拥有蓝色头发的女人很多,这点信息可以说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但贝塔也不是小气的人。他没有收回那块金砖,而是直接起身,就准备离开。

    这时候温蒂却突然叫道:“阁下等等!”

    贝塔回头看着她,觉得有些奇怪,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叫住自己。

    “这块水晶,是命运女神送给你的,她给我们所有的信徒都下过神谕,只要遇到不受命运束缚之人,就将这块水晶赠送给他。”温蒂双手捧着那块白色的椎型水晶,急切地说道:“这是女神的恩赐,请不要拒绝。”

    贝塔看着这玩意,只是轻轻一笑:“来历不明的东西,我可不敢要。”

    唯物主义者,和命运女神可以说是天敌亦不以为过。贝塔可不相信命运女神会放过一个不受自己控制的人,以神明那种高高在上,视世间生命为蚁蝼的性格,他觉和这块水晶必定藏着极大的恶意在内。

    温蒂却是不岔地说道:“我们命运女神是中立神祗,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害人,如果她要对付一个人,必定是那个人该死。”

    贝塔冷冷一笑:“你这么说,我更加不敢碰这东西了。”

    温蒂是个很不错的预言者,却不是很懂说话的人。她愣住了,反而觉得贝塔说得很有道理。

    在一旁的西索却有些不满贝塔如此搪塞自己的妻子,他一把将妻子手中的水晶抢过来,放在手里抛着:“我妻子是个诚实的人,从来不会说谎,她说了这东西不会有危险,就绝对不会有……啊!”

    痛苦的惨叫声从西索的嘴里冲了出来,他刚才抛着的水晶,此时突然变成了一道白色的液体,往他的手常心中钻,然后很快就顺着他的血管往上爬。

    西索脸孔扭曲。他撕开自己手臂上的衣服。就看到手肘上有一条隆起来不明物质以极快的速度向上冲,所过之处,外表的皮肤开始变黑,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向周围的肌肉组织和皮肤组织蔓延。

    再这么下去。很快那条水晶变成的液体就要冲上西索的肩膀。

    而西索只能用左手紧紧地掐着手臂,虽然能减缓那玩意的速度。却没有办法完全制止。

    此时温蒂已经傻了,她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惊恐地看着发出惨叫的丈夫。

    贝塔从空间中拿出伪帝陨剑。当机立断,直接将西索的手臂直接砍断。

    漫天的鲜血喷涌而出。西索直接将断手扔到一边。贝塔从空间中拿出水疔术卷轴,迅速帮西索止了血,然后他将视线移到西索那条断臂上。

    只见这条断臂以极快的速度变成黑色。然后腐化。屋子中开始弥漫着一股尸臭味,接着便有条白色的水晶小蛇从断臂中爬出来。

    贝塔走过去。直接用长剑将这掉水晶小蛇刺成了三截,很快其‘尸体’便诡异地汽化消失了。

    温蒂抱着西索,不停地哭泣。不停地道歉:“西索,我不知道会这样,真的不知道会这样!”

    西索摸着妻子的头发,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没事,就是断了条手臂而已,用魔法治疗,很快就能再长出来。”

    贝塔走过去,哼了声:“这就是你说的,命运女神的恩赐?如果是我拿上那玩意,多半现在已经死在这里了。温蒂女士,对此你有什么想法?”

    温蒂身体抖了一下,不也说话,使劲垂着脑袋。

    西索将妻子护在自己的身后,惨笑道:“贝塔阁下,我妻子真的是不知情,她也是听命行事而已。你是大人物,应该能明白,小人物的悲哀。”

    “我没有找她麻烦的意思,如果我想杀人,你拦不下来。”贝塔盯着这对夫妻,语气淡淡地说道:“温蒂女士,我只是想知道,除了那块水晶外,命运女神还说过什么?”

    温蒂使劲地摇头。

    贝塔一直盯着她,直到肯定她没有说谎后,便离开了。

    现在贝塔的心中,有着一大堆的疑问。一开始他觉得自己被命运女神给盯上了,但很快他觉得这不可能。如果命运女神真盯上他,那么就是指名道姓的神谕通辑了,根本不会是这种广撒网似的小手段。

    他怀疑,命运女神这小伎俩,并不只是针对自己,而是针对所有不受命运控制的人,也就是npc口中的织命者。自己应该是属于那种,正好撞到枪口上的人。只不过自己警戒性高,所以才没有着道。

    离开西索家后,贝塔觉得最近麻烦的事情挺多。先来了一个爱神主教,现在又来了一个命运女神在一旁虎视眈眈。或许是圣战就要打响的缘故,似乎所有的神明都在布局。

    命运女神可是三百年前,神战的幕后黑手,好现在开始针对织命者,贝塔能肯定,命运女神这次绝对又有新的阴谋。只是他所处的位置太‘低’,没有足够的情报,肯定不清楚命运女神此举有什么深意。

    他回到神殿中,雪莉正在带领着信徒们祷告,他没有上前打扰,而是绕过神殿正门,回到神殿的后院,进到自己的房间中休息。

    贞德很快就锁定了帕克的落脚点,到了深夜,贝塔带着雪莉就摸了过去,他打算监视帕克,看看他打算做些什么。

    帕克所在的地方,是铜鼓城普通住宅区的一间小旅馆。只有小部分的主教比较有钱,比如说贝塔,而帕克明显就是那种过得比较拮据的神官。

    贝塔给自己和雪莉套上了次级隐形术,然后摸到了帕克的窗户下,仔细倾听。

    他的窗户紧紧关着,看不见里面,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似乎是布有隔音结界。从窗户上的影子来看,帕克似乎在跟一个女人说话。

    贝塔心中明了,温蒂从预言术中看到的情形,应该就是此刻才对。

    雪莉蹲在贝塔的身边,她将自己的身体紧紧地靠着贝塔,两人的模样极是暧昧,她笑得贼兮兮的,仿佛占了极大的便宜。

    贝塔却有些无可奈何,要不是怕惊动里面的帕克,他绝对把雪莉推到一边去,但现在他也只能忍着,任由雪莉挨着自己。

    摸着良心说,贝塔其实是很享受的,雪莉身体轻绵绵的,又香喷喷的,只要正常的男人都会觉得喜欢,贝塔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他觉得自己这样不好,前不久才糊里糊涂地办了一只蝶女,他可不想再莫明其妙地把雪莉也给办了。

    帕克在房中和那个女人聊了大约半小时,然后从窗户的影子来判断,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房间。

    贝塔指指窗户,示意雪莉继续监视帕克,而他则绕到了旅馆的前门,找了个阴暗蹲着,很快便看到一个蓝色头发的女人走了出来。

    这个女人的脸面仿佛被一层看不见的云雾遮挡,看不清容颜。她离开旅馆,缓缓地走在大街上。此时街上的行动并不算多,贝塔怕被她发现,便远远地吊在了后面。

    这个女人在街上缓缓地走着,她的腰肢航细,走路的时候,一扭一扭的,就像是细柳拂风,极是诱惑人。

    贝塔跟着这女人,走过了大街,走过了小巷,最后走进了一片树林中。

    树林中很安静,女人依然在走着,似乎并不清楚身后跟着一个男人。

    贝塔看着对方的背影,心中的别扭感越来越重,他总感觉自己似乎没有注意到某件很重要的事情。可想来想去,却是想不出,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劲。

    此时恰好圆月从乌云中照射出来,月光透过树树中的枝桠,照在女人身上,照出她身上环绕着的,如同星屑一般的点点魔力痕迹。

    贝塔看到这一幕,心中警铃大作,转身就跑!也不在意会不会惊动这个女人了。

    就在贝塔转身逃跑的一瞬间,这个女人却突然回过头,伸手对着贝塔的背影却是虚空一抓。

    旁边数棵大树连根拨起,仿佛有人控制着一般,前后左右撞向贝塔。

    贝塔凌空跃起,从几棵大树的缝隙中穿出去,落到地上后打个滚,卸掉下坠的力道,然后继续往前跑。

    女人轻轻咦了一声,飘浮起来,追向贝塔。

    她一直跟在贝塔的身后,时不时扔出一道蓝色的魔法光枪,可贝塔身后却像是有眼睛一般,都侧身闪了过去。数身钟后,这女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漫天的蓝色光球环绕在她的周围,而后像是雨点一般,从空中射向贝塔。

    贝塔回头看见这幕,吸了口冷气,直接向前一扑,藏在一个小土丘之后。

    接着漫天的蓝色光球便将整个土丘笼罩了,剧烈的爆炸将整个土丘炸飞,等烟尘过后,小土丘已然不见。只留下一个巨大的,内部满是小坑的大坑。

    女人飘浮到大坑的上方,满意地点点头,然后飞入树林中,消失不见。

    贝塔躲在豪宅术中,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这是他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如果不是有豪宅术躲藏,他绝对是死路一条。就算抗住了对方的奥术飞弹攻击,也逃不掉,这个女人基础不是很强,顶多只比贝塔厉害一点点,可她却有场地优势。

    爱神教的特殊职业:夜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