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328 值得吗
    城主?

    贝塔听到这话的时候,有些奇怪,但还是让侍者把人请了进来。

    城主是个年轻人,虽然不能说是很英俊,但也至少长得眉清目秀。他进来后,很是不卑不亢地行了个贵族间的见面礼,然后说道:“很高兴能见到你,强大的红神官,贝塔阁下。”

    贝塔一听这话,便知道这个城主绝对有自己一套情报网。

    “我叫达伦,达伦-布什。”年轻人露出和善的微笑,他同时还向雪莉点头致意。

    贝塔请他坐下,然后说道:“城主大人光临,本人深感荣幸,只是这里不是我的家,所以没有办法好好招待你了。”

    “你太客气了。”达伦满脸笑容地说道:“这次来,主要是想见见阁下。我对阁下的事迹一直深感崇拜,像你这样,不畏强敌,敢于与人拼斗的贵族现在是越来越少了。”

    达伦说的是现在贵族普遍面临的情况。愿意在前线拼杀,或者愿意与人正面决斗的贵族,曲指可数。他们现喜欢躲在幕后,指挥着自己的下属去与人战斗,去送死。

    所以像贝塔这样,有着贵族名号,不但敢惹上王室,而且战斗力还爆表的贵族,简直是凤毛鳞角。达伦只知道有两个这样的人,一个是已经晋升到了传奇等级的强者,格林顿,另一个便是眼前这个红神官,贝塔。

    前者是位半精灵,已经三百多岁,晋升到传奇的他,至少还有数百年寿命,王室已经在考虑将他追封为护国大公,而这位红神官,看着年纪轻轻,却也做了不少的大事,也不知道是那个家族培养出来的人才。

    贝塔谦虚地回了句,然后说道:“不知道城主如何知道我以前的事情?”

    这问题听起来很没有水准,但知道其中门道的人,却明白里面蕴含的意思。达伦打了个哈哈揭过了这问题,然后说道:“阁下觉得这座城市如何?”

    如何?贝塔觉得对方的问题有些奇怪,便反问道:“什么如何?如果是指城市的繁荣度的话,那么鲜少有比这座城市更繁华的地方了。”

    “只是这种繁华,并不属性于它真正的主人啊。”

    达伦说完这话,眼光灼灼地看着贝塔,观察着对方的神情。

    贝塔知道对方的话中有什么意思,他只是装作不太明白的模样说道:“你是城主,这座城市不属于你,还能属于谁。”

    有时候,装糊涂也是一种本事。短短两三句话,贝塔已经明白城主达伦的意思,但他懒得介入这些贵族势力的争斗。不是利益不够的关系,而是时间不够。他需要把自己的领地先建立起来,再借助渥金女神的能力,想办法在圣战中,取得一席之位。所以他没有办法,也没有心思再去参与其它势力的行为。

    现在时间对他来说,非常紧迫。

    达伦见贝塔如此表态,轻笑起来,他说道:“看来贝塔阁下并不像传闻中那么激情勇猛啊。”

    “这得看什么情况,和什么人。”贝塔微微一笑。

    他意思是说,你城主达伦还不值得我给你去拼命。

    达伦也听说明白了这意思,心中虽然有些不快,却也没有表现出来,依然微笑着说道:“确实,我和阁下非亲非故,但我相信,这世界依然还有公正和正义。很多事情,并不是只有利益才能让人有所行动。”

    面对着目光灼灼的达伦,贝塔并没有回话,而是做了一个‘请离开’的动作。

    他贝塔不是傻子,如果真是公正和正义之举,他倒不介意看明白情况后帮上一把。但达伦所做的,无非就是争权夺利的事情罢了,那有什么公正性可言。

    确实,从达伦的角度出发,他‘贵’为城主,在城中却无法拥有哪怕是一点点的决策权,这事确实很伤人。

    达伦见贝塔并不受激将计,微微哼了一声后,站了起来,说道:“我们聊天的内容,我希望并不会让第三方的人听到,否则……”

    “否则怎么样?”贝塔轻轻一笑,显露出强大的精神力:“我们两个大师级职业者在这里,我倒是觉得你那边的人别来烦我们才是真的。”

    雪莉也是迸发出了自己的精神力。

    面对着两名大师的精神力压制,达伦的脸色有些难看,但更难受的却是他的心情。传闻中的红神官贝塔为了朋友和女人,可以和大王子无畏一战,明显就是个有勇无谋的强者。达伦来之前,本很有信心用激将法说服这人站到自己这一边,但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不上当。

    更让达伦感觉到不开心的是,自己居然被人无视了,这贝塔似乎对他这个城主一点尊敬也没有。

    微微地眯起眼睛,达伦轻轻地哼了一声后,转身离开。

    等人走了之后,雪莉有些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不帮助他,如果我们能帮他夺回城主之位,应该能获得不少的好处吧。”

    “恰恰相反,第一个被清算的就是我们。”贝塔摇头说道:“他这样的人被压制得太久了,对于权力的渴望已经深入到骨髓中。他得权后第一件事,肯定是要把所有的权力握到手中,如果我们真帮助他,到时候我们这些协助者,就是他接下来要对付的对象。”

    雪莉瞪大了眼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是神性生物,虽然拥有渊博的知识,但对于人性的了解却是不多。

    这时候窗户外传来喧闹的人声,贝塔本不想理会的,但这声音越来越大,他和雪莉忍不住走到窗前,向下方看了过去。

    只见街道上围着一旁观者,而处于他们中间的,却是寥寥数人。

    一个衣着华丽的贵族青年,搂着一名模样秀丽的女子,正在嘲笑着一名被数个仆从模样殴打的壮年男子:“奥古斯汀,虽然你有着这么大气的名字,可你却弱得像是一个老鼠,就算你成天东躲西藏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我找到!”

    被殴打的男子说不出话来,吐了一口鲜血。

    周围的人群,有人面露不忍,也有人哈哈大笑。

    “玛莉莲这些年跟着你,真是瞎了眼睛。你看她的皮肤都变得粗糙了,还是跟着我好,我天天喂她喝牛奶,让她锦衣玉食,包她一个月后就变得和原来一样漂亮。”这贵族青年当众抓着女人的胸口,使劲搓揉捏拨,那女人不但不以为耻,反而还笑得极是放浪。

    名为奥古斯汀的男子看到这一幕,再吐一口鲜血,气急攻心晕了过去。

    那几个正在殴打他的仆从立刻停手了。

    青年贵族不爽的啧了声,然后说道:“你们干嘛停手……算了,打死他的话,我也会有些麻烦,虽然说问题不大,但总究是不爽的,况且这样的绝望,要他体验几次之后,我才会觉得爽快啊。”

    嚣张的语言,让周围的旁观者们都陷入了沉默,青年贵族搂着女人的细腰,带着自己的仆从,扬长而去,只在现场留下一片难堪的沉默。

    雪莉看完后,表情没有任何波动,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休息。她表面上看起来很热情,也很和气。但实质上,她的内心冷漠。她的热情和识烈,只对贝塔,或者与贝塔有关的人与事绽放。

    贝塔心中叹了声,虽然他心中有些不忍,但类似这样的事情他在游戏中看得多了,以前是见一次管一次,但久而久之,他也懒得管了,因为根本管不过来。

    有几个心善的人,把晕倒的壮年男子抬起了路边。

    贝塔看到这里,也关上了窗户。

    这事他本以为这样就完了,但到了半夜的时候,楼下传来一阵阵咽泣声,那是一种拼命忍着自己嚎淘大哭时,才会发出的古怪声音。

    一开始的时候,贝塔以为这样的声音很快就会停止,但过了两个小时,这声音不倒没有停止,反而还越来越大声。

    接着深夜下起了细雨,男人绝望和无助的哭声仿佛幽魂的灵泣一般,钻进人的脑袋中,根本没有办法忽视。

    有些脾气暴燥的人,当场就起床打开窗户对着楼下大喊,但无论他们怎么骂,那个男人还是在哭。骂着骂着,他们也服气了,干脆把窗户一关,把耳一蒙,当作什么也没有听到。

    贝塔却是有些皱起了眉头,楼下的男人这种哭法,至少已经有三个小时了,再这么哭下去,不说喉咙坏掉,光是精神这方面也会崩溃。

    他长叹一声,找了把雨伞,出了旅馆。

    细细的夜雨打在雨伞上,贝塔很快就找到了那个跪倒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并且将衣袋中夹在臂弯中,发出痛苦哭喊的男人。

    有两条饿狗就在男人的身边徘徊,它们眼中闪着绿光,只等着这个男人失去意识,就准备饱餐一顿。

    贝塔一道精神威慑迸发过去,将两条野狗赶跑。

    然后他走过去,拖着男人的衣领,将他从地面上拉了起来,然后一用力,就将他扔到了街道上的水坑中。

    冰冷的积水灌进这男人喉咙中,他忍不住咳嗽起来,中断了自己的哭泣,他正想抬起头来,看到一个贵族模样的青年,顿时眼红起来,怒吼一声就扑了过去。

    只是一下刻。他就被人一脚踹倒在地上,然后整个脑袋都被人踩在雨水中。

    昏暗的烛光从旁边的建筑中透射下来,勉强划破了夜幕。细雨中,一位唇红齿白,英气十足的青年贵族撑着一把白色油纸伞,脸上尽是不屑和嘲弄。他视线冷冷地盯着被踩在地上的壮年男子,语气中,冷傲十足。

    “就为了一个女人,在臭水沟边哭得像条狗一样,值得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