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334 招募
    对贝塔来说,能得到一个介入哈韦啊城的机会,确实是件不错的事情。

    把车夫从空间中放出来。这名车夫落到实地后,看看周围,然后面向贝塔,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说吧。”

    “阁下,我是否也能成为职业者……能不能成为魔法师?”车夫的声音中带着许些颤抖,对他来说,下贱的平民向一名贵族提这样的要求,本身就是一种冒犯,况且周围的尸体都在提醒着他,这个贵族有多可怕。但他还是提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或者说上进的野心:“如果不能成为魔法师,成为职业者也行。”

    贝塔起先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车夫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但当他看到对方的眼神时,立刻明白了一切。

    “我不喜欢骗人,我可以告诉你,我确实有让人成为职业者的方法。”贝塔微笑着说道:“但我为什么要把你变成职业者?你至少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车夫愣住了,好一会他才说道:“尊贵的阁下,请你原谅我的……唐突!”

    车夫毕竟是个平民,也不识字,他想了好久才想到‘唐突’这个对他来说,显得文绉绉的词:“我刚才进到你的空间中,感觉很安全,仿佛远离了这个世界一样,我忽然就觉得,我也应该学会魔法,这样我就能待在刚才那个安全的地方了,以后遇到危险,也不会害怕。”

    这个世界的平民们都很没有安全感,疾病能要了他们的命,郊外的野兽魔兽能要他们的命,贵族看他们不顺眼,一样能要他们的小命。

    平民们的命很不值钱,有时候贱得连他们自己都觉得生存似乎是没有多大意义的事情。

    贝塔能理解对方的想法和渴望,他想了一会,问道:“如果你成了职业者了,你还愿意帮我驾驶马车吗?”

    很简单的问题,车夫却愣住了,他不明白,自己成为了职业者,不就应该是成为了人上人吗,怎么还要驾驶马车?

    贝塔长长地叹了口气,他想的和车夫不太相同。车夫是想拥有安全感,以及想成为人上人,但贝塔想要的,是一名不会随便死亡的车夫。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名领主,很多时候都需要到马车出行,而他以后,必定会遇到很多的攻击,以及暗杀。

    贝塔不担心自己的危险,但他担心车夫会有危险。而一名车夫如果成为了职业者,生存率会大大提升。

    在游戏中,贝塔的车夫已经死过两名了,所以他不想在现实世界中,频繁的更换自己的车夫。

    但车夫明显却认识,职业者不应该赶马车了,这便是双方的矛盾之处。

    “阁下,成为职业者后,我可以为你做很多事情,为什么还需要我赶马车?”车夫小心地问道。

    雪莉发出了轻微的银玲笑声,其中含着许些嘲笑。

    贝塔却是摇摇头,没有再说话,次等骑士的名额有限,贝塔也不想随便浪费。既然车夫有野心,不愿意再继续赶马车,那么贝塔自然就不会同意把次等骑士的名额给他。

    天很快就亮了,车夫默默的赶起马车重新回到了哈韦啊城,然后他得到了贝塔给的两枚银币,欲言又止,然后带着无尽的遗憾和后悔离开了,他知道自己本来应该能有机会成为职业者,但自己的回答不对,失去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重新住进哈韦啊城中最好的旅馆中,贝塔坐在褐色油亮的椅子上,把玩着一枚星晨花纹章,这是从暗杀者身上顺下来的,有几滴鲜血已经渗进纹章之中,无法抹去。洁白的花瓣上带着数点暗红,显得极是显眼。

    洁西卡正在周围忙活着,她捧着一盆水,带着块抹布,正在擦拭桌子和椅子。

    在这个小女仆的心里,自己能帮主人打架,只是附带的能力,女仆就应该干这样的活,才是正职。

    不管洁西卡因为幼年流浪的关系,对于世界的认知有多不正常。贝塔对于这样的事情,其实倒是挺乐见其成的,毕竟一个愿意干活的小女孩,就算不是职业者,以后也能找到一条出路。而且这样勤奋,且不在乎自己身份的人,培养起来更容易得多。

    雪莉则坐在贝塔身边,她挨着贝塔的身体,将自己的双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再将自己的下巴枕在自己的胳膊上,两人看起来,亲昵地就像是热恋中的男女一般。

    事实上,他们的关系,比热恋的男女更亲密,灵魂的结合,可比肉体的结合更容易让人互生好感。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雪莉缓缓的问道:“是直接打上门去,还是今晚偷袭?”

    雪莉说话的时候,香香的气息就一直往贝塔的耳朵里灌,后者忍不住挠挠耳朵,说道:“你帮我去外边贴个告示吧,就说招收一名马车,我们可以把马夫培养成职业者,但他需要为我们工作,驾驶马车十年。”

    雪莉微微抖下了完美秀气的眉毛:“这有些强人所难了吧,我想一般人不会愿意的。”

    “一般的职业者确实不会愿意,但那些不是职业者,并且心怀理想的年青人,肯定会愿意。就算没有了十年,他们只是壮年而已,时间还很多。”贝塔笑了笑,说道:“而且这样的人不会太少。”

    “好,你等等,我马上就回来。”

    雪莉在一张白纸上写下告示,她的字体和人一样漂亮。当这张纸被贴在旅店门口的时候,不到十内钟就引起了轰动,聚焦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贝塔在窗户上看对这样的情形,微微笑了笑,然后将正在干活的洁西卡收入到豪宅术空间中,然后对着刚从下面回来的雪莉说道:“走吧,我们去那家星晨花家族走走。”

    走走……这词用得很简单,可雪莉却从中听出了许些杀气,她微微一笑起来,觉得这很好,男人被人欺负了,不报复回去,哪还叫什么男人。当然,如果贝塔不报复,选择息事宁人,她会觉得贝塔是个宽容大量的人,反正贝塔无论作出什么样的决定,雪莉都不会有任何意见,毕竟她爱贝塔已经爱到骨子里去了。

    星晨花就是多尔家族,作为哈韦啊城最出名的几个大家族之定,索德斯最近生活得挺愉快,但敢有些不太开心的事情。

    当一个人无所事事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觉会有些奇怪的嗜好。索德斯就最喜欢抢别人的妻子,当然这种‘抢’和和物理层面上的‘抢’不同,他喜欢用甜言蜜语,喜欢用金钱,心甘情愿地让女人投入自己的怀抱。

    最近他看上了一个铁匠的妻子,那个女人也原来也认识,长得还算秀气,本来他是没有多大兴趣的,但前段时间,无意中再见到后,却发现那个女人的身段居然长开了,或许受到了‘滋润’的关系,她的身材变得很好,肌肤雪白,而且带着一种初为人妇的风韵之味。

    索德斯一见之定,食指大动,使出浑身解数,甜言蜜言,金钱攻势,终于抱得美人归。

    更让他开心的是,那个苦主的悲痛和哀嚎,简直让他觉得自己吸食了一剂最上等的毒品,全身都畅快无比,陶醉地宛若在梦境中一般。

    那个女人,玩了几天后,他也有些厌腻了,这很正常。只有身处在爱情中的女人,才是最漂亮的,一旦她们背叛了爱情,为钱财出卖自己灵魂的时候,就会渐渐变得俗不可耐,缓缓失去韵味,‘保质期’不过寥寥数天罢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就在他准备抛弃那个女人的时候,却听说那个铁匠突然成了职业者。

    他让要打听了事情的原委后,立刻就找到了把铁匠变成职业者的人,是一名贵族,真正意义上的大贵族。

    多尔家族在哈韦啊城,作了两百多年的地头蛇,已经算是混进了真正的贵族行列。他很清楚,眼前这个青年贵族,绝对不是普通人,绝对来自大世家的培养……果然,他刚才说两句话,就被别人赶走了,那种不屑一顾的表情,直到现在还让他觉得脑门发涨。

    可是,索德斯没有报复回去的心思,什么人能动,什么人不能动,作为一名称职的纨绔子弟,他能分得很清楚。

    郁闷了几天后,索德斯终于想出去逛逛散散心了,他搂着铁匠曾经的女人,现在他的情人,走出了家门。

    他打算最后再和这女人玩上一天,然后就‘扔了’,顶多给三枚金币,全城最好的夜莺,也就这价钱。

    刚走到门外没走几步,索德斯便看到眼前不远处走过来一男一女,然后他整个身体都愣住了。

    无论男女都是气质过人,他们有着相似的亮金色头发,那个男人先且不说,那个女人不但容貌无可挑剔,连气质都是圣洁无比,让庸人无法直视。

    这两个人索德斯太熟悉了,几天前他就见过他们,还在他们那里受了一次羞辱。

    对方这是上门作客来了?不知道为什么,索德斯突然觉得心跳得很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