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336 只是豪强而已
    “请问两位贵人,到多尔家族来,是为了什么事情。”这老人是名近战职业者,他的身边插着一把巨剑,差不多和他人同等高度,用地球上的常识来看,人类是不可能挥舞这么巨大的武器的,但在这魔法世界,一切皆有可能:“如果是我们这边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还请示下。”

    这已经是极低的姿态了。周围五十多人听到这话,都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这老人,一直是多尔家的顶梁柱之一,不知道为家族化解了多少的凶险,以前他还曾遇到过强大的敌人,也曾示弱过,可在他年老,即将成为大师级强者的这十数年时间里,从来没有见他向任何人低过头。

    可现在,他却向两个年青人低头了。

    这怎么能不让其它人惊讶。

    索德斯看到这一幕,原来被电得不太舒服的身体,显得更加僵硬了,他刚才还幻想着,这两人被自家的强者擒获,然后他就有机会报复自己受到的羞辱,甚至有机会对那个女人一亲芳泽,可现在自家人居然先服软了,这事怎么算?

    “差一步到大师。”贝塔上下打量了一会这个老人,然后微笑道:“看在你年纪也大了的份上,我不找你麻烦,让到一边去,或者带我去见你们的族长,否则你和我战斗,一旦被我打成重伤,再想成为大师,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和年轻人不同,年老的职业者因为身体快到了极限的关系,想再进一步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如果真被打成重伤,身体并不能像年轻人一样完全回复,会留下各种的暗伤,即使是魔法也无法治愈,那时候,再想冲击大师级,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贝塔知道,普通的npc要想成为大师有多困难,他不想亲手断送一个老人的梦想。

    这老人胡子花白,闻言身体轻微抖了一下,然后他叹气道:“既然我已经受雇于多尔家族,那么就必定要做得称职。确实,我不是两位阁下的对手,但如果我就这么让开了,我以后就没有脸面再在这座城市中待下去了……所以,阁下总得告诉我,你是为了什么原因而来吧。”

    这话将自身的姿态放得很低,周围的人听了,皆是一阵黯然,这时候他们也看得出来了,眼前这两人,绝对不是他们多尔家族可以抗衡的对像。

    士气立刻变得低下,很多人甚至已经将武器垂下,或者收了起来。

    而索德斯,更是心如死灰。

    贝塔看到这一幕,心中微笑一下,然后将一枚纹章从衣服里拿出来,然后弹到老人的身前,同时说道:“昨天我受到了二十多名职业者的攻击,击杀了那些歹人后,我从他们身上搜到了这个东西,所以我必须得过来,让你们解释一下。”

    老人接过纹章,一看脸色就有些变化了,上面的纹章,确实是他们多尔家族的星晨花。

    犹豫了一小会,老人说道:“我相信绝对是有人故意要冒充我们星晨花家族行事,毕竟我们与阁下无怨无仇,甚至在这之前,我们根本没有见过阁下。”

    贝塔微笑道:“谁说无怨无仇?”

    他伸手轻轻将索德斯向前轻轻一推,索德斯就踉跄地向前走了几步。

    “这位应该是你们多尔家族的少爷之一吧,几天前,他可是很嚣张地跑到我面前来,说要给我个教训,然后反而被我教训了。本来事情也就应该这么完了的,但不久我离开哈韦啊城,在路上就受到了袭击,袭击者拥有你们星晨花家族的纹章,这事情是不是太巧合了些?我不能不把事情往坏处里想。”

    索德斯脸色黑得像是沾了锅底灰,他用尽全力喊道:“我没有!”

    “索德斯少爷……”老人的眼光中带着浓浓的失望。

    他不相信索德斯会雇人去埋伏一名贵族,毕竟二十多名职业者,比整座多尔家族的职业者都多了。他失望的是,索德斯居然得罪了一名强大的贵族,并且给了其它人嫁祸危机给多尔家族的借口。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连这点眼力都没有,以后如何成为一名称职的继承人。

    “我真没有。”索德斯觉得很是委屈。

    这老人摇摇头,然后说道:“阁下请稍等,我去通知一下族长。”

    贝塔点点头:“最好快些,我没有多少耐心。”

    老人长叹了口气,转身就进了大大的别墅中。

    贝塔站在门外,老神在在地等待着,而雪莉则靠在他的身边,像是只依人的小鸟。

    这里的职业者,全是男人,他们的视线几乎都会落在雪莉的脸上……毕竟这么一个美得让人心惊胆颤的女人站在面前,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视线,很难很难。

    索德斯站在原地,心中却是郁闷,也是无奈,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他在族长,也就是父亲的心中,地位肯定会一落千丈,居然招惹了两名强者上门……他很清楚,事情应该和自己的关系不大,但怎么说,都算是自己惹出来的祸。如果没有前几天他上门去找人麻烦的事情,那个暗中的黑手,肯定不会想到,把事情嫁祸到多尔家族的身上。

    索德斯并不是多尔家族的独子,他上有哥哥,下有弟弟,而且年纪差别都不算大。本来他继承家族的机会都不算太高,经过今天这次事情,他继续家族的可能性,几乎已经降到了最低点。

    满腔的辛酸使得索德斯有些想哭,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笨,会那么傻,居然会想去找一个贵族的麻烦。

    那围着别墅的五十多名私卫,看向索德斯的目光,也各不相同,有同情,有遗憾,当然也会有幸灾乐祸。每一个贵族世家,只要有复数以上的继承人,通常都会分开各个派系,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没让贝塔等多久,很快那个老人就从房间中出来了,他向贝塔说道:“族长愿意向你解释,阁下请跟我来……还有三少爷,你也跟着来吧,族长也想现在就见见你。”

    索德斯一愣之后,便是深深的绝望,他很清楚,这次去见族长,绝对没有好事情。

    四人进到别墅中,踩在华贵的白皮毛毯上,一路上到了二楼。

    与贵客在书房中谈事,这已经是种深入人心的惯例。

    书房中坐着四个人,一个中年人,三个青年人。

    他们四人容貌有些相似,明显有着血缘关系。这四人看到贝塔和雪莉,都站起身来,而索德斯见到他们,则是微微打了个抖。

    中年男人长得像有魅力,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他穿着很常见的白衣贵族短服,腰间扎着一条金腰带。

    在霍莱汶的贵族传统中,扎金腰带是一种很有高大上的作法。因为金腰带上刻有许多相当艺术的纹路,或者微型雕纹,并不只是单纯的表露金钱,因为一条好的金腰带,并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当然,无论这些贵族怎么标谤金腰带的好处,或者艺术性,贝塔对此都不感兴趣,因为在大多数的玩家看来,挂条金腰带在身上,绝对是一种很俗气的行为。

    除非那条金腰带是某种特殊装备,或者魔法物品。

    这中年男人视线在雪莉脸上停留两秒钟,然后移到贝塔身上,他微微弯腰,说道:“尊敬的阁下,很高兴能见到你,我是克利夫兰-多尔,多尔家族的族长。”

    “贝塔-里昂,湿地的领主。”贝塔脸上毫无表情。

    克利夫兰听到这话,觉得后牙槽有些痛。他们多尔家族确实是哈韦啊城的豪强,但也只是豪强。而对方却是一片领地的领地。从地位上来说,这个男人比他们家族任何一人,都要高出许多。

    关于湿地的传闻,克利夫兰也曾听说过,他一开始觉得让大王子,也就是未来的国王册封那块地的贵族,绝对是个白痴,但现在看到这两人,他却不这么觉得了。

    刚才自己族中最强的职业者,老人安东尼,说了眼前这两人是大师级强者。

    大师级强者会是白痴?没有人敢说这样的话,甚至不敢这样想。谁不清楚,对于人类而言,要成为大师级强者,不但得天赋过人,而且还得足够聪明,最后还得有强大的势力支撑,提供大量的资源给他们使用才有可能。

    这么年轻的两位大师,甚至有可能突破传奇,且不说他们自己的本事,光是身后的势力,就足以碾压他们多尔家族了。

    “两位请坐。”克利夫兰随后坐下,再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三个年轻人,介绍了这三人是他的儿子。

    三人的视线,几乎都是落在雪莉身上。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对于年轻人来说,美丽的女性总能引起他们最大的兴趣,更何况像雪莉这种容貌已经是‘女神’级别的人。

    克利夫兰轻轻咳嗽一声,让自己的三个儿子不要这么放肆,然后他指了指桌面上那个染血的纹章,说道:“阁下,这东西确实是我们家的家纹,但它只是一个仿制品,有人故意挑起我们两家的争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