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359 来,我们谈点正事
    贝塔看着自己学生,后者的眼神中迸发着强烈的感情,那是一种对于冒险生活的极度渴望,然后他再将视线看向笆笆拉,这个魔法少妇向贝塔笑笑,然后淡然地说道:“凯尔是个真正的英雄,他注定会在无尽的战斗中变成全世界皆知的勇者,我不会阻止他的任何行为,更不会劝说他,请阁下放心。”

    在笆笆拉的眼中,即使凯尔没有成为职业者的时候,都是她心目中的英雄,拯救她的白马王子,更何况现在凯尔不但实力强大,两年前还和贝塔一起,差点把现任国王给放翻了。

    虽然凯尔在其中确实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在笆笆拉的眼中,凯尔是所有事情的主导,是核心人物。

    而最近凯尔的郁闷她也看在眼里,其实内心中,她很清楚是自己和儿子成了阻碍凯尔继续成长变强的枷索,她更清楚自己没有能力把这些东西摘开,让凯尔重新成为那个意气风发的英雄,但有的人可以。

    比如说,凯尔的老师,红神官贝塔。

    凯尔感激地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然后转向贝塔:“老师,请让我协助你吧。”

    贝塔犹豫了一会,正要点头答应,却是听到外边传来一道不容置疑的声线。

    “我不同意。”

    索菲娅从外面快步走进来,她身上依然带着雪原的寒风,她冰冷的视线扫过笆笆拉和凯尔,让这两人都无言地低头,她轻轻地哼了一声:“胡闹。”然后便将视线落在贝塔身上。

    索菲娅是城主夫人,现在冬风城的实质掌控者,而且她的实力最近成长很快,已经逼近大师级,说话的时候自然会有让人觉得有一股压力。

    笆笆拉和凯尔两人都是晚辈,被她训斥时气势全无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她将视线转转到贝塔身上时,冰冷的气势突然就一缩,变得有些怯弱起来。

    在场众人都感觉到了这种变化,凯尔和笆笆拉在心中苦笑一下,他们两人只知道以前贝塔和城主发生过冲突,城主夫人被贝塔挟持,成为被用来演戏的道具,当着自己丈夫和女儿的面,被贝塔用双手‘玩弄’过身体,在他们两人想来,这件事情可能已经成为索菲娅心中的阴影,以至于她面对着贝塔的时候,没有任何底气。

    艾玛则是有些奇怪,她并不清楚索菲娅和贝塔之间有什么关系,无论是明里的,还是暗里的。

    但雪莉清楚,所以她看到这一幕,嘴角上就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贝塔阁下,我不同意。”索菲娅放松了语气,她说道:“如果你真的需要战斗力,我可以代替凯尔为你战斗,反正笆笆拉和凯尔两人,已经是合格的继承者了,他们一起经营冬风城,我也放心。”

    “阿母……这样可不行。”凯尔有些着急,他站起来,对着自己的岳母说道:“老师来找的人,可是我,你怎么可以抢走这个名额。”

    “你给我闭嘴。”面对着凯尔,索菲娅就没有那么客气了:“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你让笆笆拉和你的孩子以后怎么办?笆笆拉现在甚至还没有到二十岁,你想让她年纪轻轻就守寡?”

    这一嗓子喝下来,房间中顿时变得十分安静,只有淡金色壁炉中的柴火在噼哩叭啦地烧着,那个小小的婴儿似乎也感觉到了气氛的沉重,使劲地往自己母亲的怀中钻。

    雪莉静静地喝茶,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

    艾玛也在喝茶,只是她的眼神似乎闪烁好奇和疑惑,在贝塔和索菲娅之间扫来扫去,少女有着惊人的直觉,她总觉得这两人之间似乎有着奇妙的气场。

    “既然这样的话……”贝塔放下手中的果酒杯:“那我们先离开了,凯尔你好好陪着老婆。”

    “老师……”凯尔急了,哗地跳了起来,伸手就要阻拦。

    “我说了你闭嘴。”索菲娅冷冷地盯着凯尔,直接凯尔接下来的话堵回肚子,然后才将转身,带着略微请求的语气,说道:“凯尔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吧,我真的可以代替他为阁下战斗,另外,关于金矿那边,还有蓝水港的事情,我有些消息想私下和你谈谈。”

    私下谈正事,这是一个很正常的要求,特别还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提出来,索菲娅显得很坦荡,众人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突兀,唯有雪莉嘴角的笑意又浓了些。

    贝塔本想拒绝的,毕竟他和城主夫人那点事,乱得很,但他看到了索菲娅双眼中隐藏的祈求之色,心一软,便点头同意了……况且如果他不答应,反而会显得很奇怪。

    看着两人出了房间,房间中近乎凝固的气氛重新回暖,笆笆拉轻轻拉着凯尔的手,颇是歉意地说道:“你别生母亲的气,她也是为了我好。”

    凯尔苦笑一下,点头表示明白,他并不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也很清楚,连老师都需要帮手的事情,敌人绝对很危险,他也不敢保证自己有什么意外,诚如岳母所说,如果他出个什么意外,剩下笆笆拉和儿子两人,以后也不知道会受多少委屈。

    只是一方面是责任,一方面是自己的理想,他觉得真的很难选择。

    艾玛在一旁,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凯尔和笆笆拉的互动,现在这一幕,已经完全偏离了她以前看到的预言,这让她觉得很开心,知道自己再也不会受到预言的干涉,身心皆是轻松。

    凯尔看着妻子歉意地眼神,再看看她怀中的儿子,狠狠一咬牙,说道:“我不出去了,我就在家陪着你们。”

    笆笆拉惊讶了一下,然后微笑地点点头。她毕竟是妻子,如果凯尔想出去冒险闯荡,她会支持,因为这样的凯尔是她最爱最欣赏的类型,但如果凯尔留下来,那她会更开心,这样子凯尔就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她不会再奢求更多。

    笆笆拉将脑袋靠在凯尔的肩膀上,公然向对面两个美女秀恩爱……晕让艾玛和雪莉两人心中都是有些不爽快,毕竟她们也想和贝塔如此亲亲我我,可惜都没有什么机会。

    笆笆拉正眯着眼睛靠在丈夫肩膀上休息,她突然想起了些事情:“对了,母亲最近性格有些强硬,毕竟她是一城之主了,说话多多少少有些冲人,反一她惹火了贝塔阁下,然后贝塔阁下又欺侮她了,怎么办?”

    也不怪笆笆拉如此担心,近两年前的那次冲突中,贝塔当着他们父女俩的面,玩弄着母亲的身体,而他们不但没有任何办法,事后还得息事宁人,这么憋屈的事情,任谁撞上了,都会有心理阴影。

    凯尔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他很清楚当时老师如此作为虽然不太对,却也是不得已为之。他讪讪笑道:“应该不会,毕竟现在老师又不会遇上危险……如果是我遇上危险,我也会用上一些不太好的手段。”

    听着两人的话,雪莉笑得更开心了,而艾玛则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和笆笆拉担心的事情相反,贝塔并没有欺侮城主夫人,反而是索菲娅现在正在占着贝塔的便宜。

    高桃成熟,拥有着近乎完美曲线的城主夫人,正跨坐在贝塔的大腿上,轻轻地舒缓着自己的气息。虽然两人的衣物完好,没有凌乱,但房间中却已充满了腻人的气息。

    贝塔一脸的无奈,他预料到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没有想到,城主夫人居然会如此主动。

    “一年了,差不多一年了。”城主夫人搂着贝塔的颈脖,一双美瞳中水汪汪的:“如果再不能抱着你,再不能闻着你的气息,我感觉自己就要死掉了。”

    这就是魅魔,一种极度矛盾的生物,她们很多时候会极度放滥,也会极度的忠诚,区别在于你能不能得到她的臣服,或者她的爱。

    作为混血魅魔,城主夫人继承了这一特质,但人类的血脉在其中起着作用,使得她的精神感情和***被分割了。

    她的爱情属于自己的丈夫,但她的身体则臣服在贝塔的魔法长袍之下。

    贝塔的双手按在索菲娅的胯骨上,感受着女人衣服下极有弹性的皮肤,和纤细灵活的腰肢:“我们这样,对你的丈夫不太好吧。”

    “没有关系的,我会为他保留最后的底线。”

    索菲娅不停地呼着气,她的腰肢在轻轻地,很有规律地扭动。她在用自己的要害,轻轻摩挲着男人的要害,虽然隔着两三层的衣服,但她依然感觉到,随着每一次轻微的摩挲,一阵阵电流从身下涌进自己的身体中,让她心跳加快,口干舌燥。

    不够,这种程度还不够……索菲娅感觉到身体的空虚在发出欢叫和渴求,她三两下解开自己上衣的的扣子,露出两雄伟,颤悠悠的雪山,她毫不犹豫地将其中一座雪山峰顶,送进了男人的口中。

    贝塔品尝着甜滑的樱桃,含糊不清地问道:“我们不是要谈谈……正事的吗?”

    城主夫人用力地搂着男人的脑袋,仿佛要将他嵌进自己的身体中一般,同时她还急促地喘着大气,语气凶狠地说道:

    “我现在……呼……谈的……就是正事……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