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367 阿以莎
    女魔法师并没有利用精神力去试探贝塔,她只是按照来之前的计划,给这个魔法师一个下马威,顺便套套对方的情报。

    而白头巾此时却已经吓得快要死掉了……一个大师级的魔法师,如果发起怒来,可以在城市造成多大的灾难,光是用膝盖也能想像得出来。而珀斯城虽然说确实也有能力抗衡一个大师级施法者,但他们可没有能力制服一名大师级施法者,一旦得罪了这名施法者,又让他跑了,那珀斯城可就要倒霉了。

    没有任何一座城市能保证,被一名大师级的法师盯上了,不会有任何损失。

    白头巾一脸的惶恐,而女魔法师却只顾着媚视烟行,根本没有注意到同伴的模样。

    在豪宅术空间中,艾玛拍着桌子,微红着小脸骂道:“这女人,居然敢勾引贝塔,太不要脸了。”

    看着一脸激愤的艾玛,雪莉只是笑笑,她很清楚贝塔的意志力强到什么样的地步,如果不在梦魇空间中,想让贝塔动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连她在现实中都做不到的事情,一个姿色中上,总体素质比她差上许多的女人,更不可能做到。

    面对着对于妖媚的眼神,欲说还休的表情,贝塔淡淡地答道:“我并不知道这座城市正处于敏感的时期,这次来,我是想找些人,或者东西。”

    “到底是人,还是东西?”

    女魔法师将身体微倾向,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随着她的上身伏低,原来就有些暴露的装束就显得更加开放了,极有光泽的北半球露了出来,浑圆且拥有惊人的弹性,甚至连**都已经能隐约看见。

    沙漠的女子热情而豪放,这点贝塔早已知道,他想了会,答道:“我也不敢确定,但我能保证,我对这座城市没有任何不良的意图和想法,我只是个过客。”

    “我相信一名施法者的保证。”女魔法师站了起来,笑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对了,我叫瑞伊,如果阁下有兴趣的话,可以到富人区来找我,我的休息明显,唯一的红色屋顶房子。”

    女魔法师临走前,长长的手指在红唇上按了一下,然后再对贝塔抛了个媚眼。

    配合上她的话,人人都明白她话中隐藏的其它意思。看到这一幕,艾玛在空间中,差点把手中的杯子给砸了。

    女魔法师得了准信,很开心地离开了,白头巾跟在身边。

    等她出了旅馆,便对着旁边的人说道:“嗯,虽然说那个男人看起来挺真诚,但我们不能全信他的保证……嗯?班尼迪克,这怎么满头是汗?”

    这时候女魔法师才发现了自己同伴的异样。

    沙漠中的太阳一向很毒辣,但班尼迪克觉得今天的太阳最灸热,热得他的汗就没有停下来过,热得他的骨子里都开始发冷发虚。

    他抬头看看天,再看看身后的旅馆,这才舔舔嘴唇,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刚才那位阁下,是大师级。”

    “哈哈,大师级啊,挺厉害的。”女人不在意地笑着往前走。

    班尼迪克跟着后边,黯然无声。

    又走了几步,女人猛地回过头来,脸上尽是严肃。

    “大师级?”

    “大师级!”

    静静的沉默,静静地走着,好一会之后,女人荷荷荷地笑了起来。

    跟在她身后的班尼迪克,却觉得极是无语。施法者的性格,普通比较理智,但他们中确实也有不少的奇葩,而眼前这个阿以莎就是其中一个。

    两人在岔路口分道扬镳,班尼迪克去城主府报告城里来了名大师级施法者这事,而阿以莎则回到了自己的魔法塔。

    正常情况下,没有达到大师级的魔法师,是没有魔法塔的,但架不住阿以莎有钱……她是少见的,很擅长制作魔法卷轴的魔法师,而且身后又有城主支持,建造一个魔法塔,并不是多困难的事情。

    魔法塔对于魔法师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安身之所,一个能集中精力,不为外界影响,学习和修炼魔法的地方,同时也是身份的象征。

    而玩家们则不必这么麻烦,他们有最方便,最简单的学习场所……论坛。在论坛上,玩家们可以找到几乎一切的资料,只要你有心学。而且玩家们大多数东奔西跑,很少在一个地方长时间停留,所以对大部分的玩家施法者来说,魔法塔并不是必要的。当然,如果钱足够多,弄一个来玩玩,当作临时落脚点,倒也是不错的。

    阿以莎刚回到魔法塔,就有个土褐色的魔法仆从过来,用呆板的声音说道:“主人,你的父亲已经在第二层等着你了。”

    “知道了。”

    阿以莎挥挥手,土元素自行离开。

    踏着散发着微弱魔法青光的阶梯,阿以莎上到了二楼,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中间,喝着果酒的中年男人,她的父亲。

    “哦,阿以莎,你终于回来了。”中年男人见到自己的女儿,很是兴奋,站起来快步走上去,就给了阿以莎一个拥抱,然后他开心地说道:“女儿,我们有一个月没有见面了,母亲很想念你,也很担心你,她让我过来看看。”

    “父亲,我是魔法师,向来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哪里会有人来欺负我。”阿以莎开着玩笑,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眼前的中年男人,然后微笑道:“父亲,看起来你气色不错,家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好,一切都好。”中年男人见到女儿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模样,满是风霜的脸上极是欢欣:“就是你不在家,我们都挺想你的……要不你回家吧,我们帮你建个魔法塔,也不算太困难。”

    阿以莎却是摇摇头:“家里确实是可以帮我再建一座魔法塔,但问题是,如果把钱都用在我身上了,弟弟怎么办,他很快就要继承家族了吧?没有钱的新族长,可不会受人待见。”

    “我们有你啊,谁敢笑话我们。”中年男子哈哈一笑。

    阿以莎却是摇头说道:“我迟早要嫁人的,你也清楚,一旦我嫁人了,就得和家里断绝一切关系了,你们把钱财都投资到我身上,不好。”

    中年男人摆摆手:“一家人的事,没有什么好不好的。”

    阿以莎轻轻一笑,再请父亲坐下,心中却是感概万千。

    沙漠王国的气候恶劣,这里的人们性格暴烈且狂热,一言不合就互殴,因此男子们占了绝对的优势,女人的地位很低。就算是贵族家的女人,也没有多好的待遇,唯一的办法,便是成为职业者,如果能成为施法者,那么女性的地位,就会有质的提高。

    但问题是……在一开始就缺少资源,缺少关怀的女性们,要想成为职业者,那肯定是难如登天。

    而阿以莎很走运……她出生在一个对女性没有成见的家族,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受到的宠爱,甚至要比家族继承人,弟弟还要多。因此她才有资料去学习,去成长,这才成为了一名施法者。

    森兰德很多女性职业者,都会选择与家族割裂关系,因为她们都会觉得自己被家族压迫得太惨太惨。但阿以莎不会,她从小就受到家族的保护和爱护,家族就是她最重要事物,她会倾尽一切的保护自己的家族和亲人。

    她离开家族,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保护家族的一种方法。

    对阿以莎而言,出生在森兰德,是年不幸的事情,但出生在加拉赫家族,却是最大的幸运。

    入坐后,阿以莎问道:“这次父亲来珀斯城,除了看望我之外,还有什么事情吗?”

    “嗯,我想在这里带些仙人掌果回家。这次我们找到了很值钱的配方,准备要做一次大生意。”

    中年男子叫做麦基-加拉赫,是个偏远小城的贵族,对于普通人来说,他高高在上,但放在贵族群体中的话,则是平平无奇,唯一的亮点,就是出现了阿以莎这个少见的女性施法者。

    “很值钱的配方?”阿以莎有些奇怪:“和仙人掌果有关?家里离这里可远了,仙人掌果可不容易保存。”

    “没有问题,为了这方子,我们请了一个很厉害的冰系魔法师来帮忙。”麦基得意地笑道:“女儿你也应该清楚,冰系魔法师在保存食物方面,有着独特的能力。你放心吧,等我们成功了就能赚大钱,到时候我们在家里帮你建一座魔法塔,你就不用到珀斯城来受苦了。”

    天底下的父母,都觉得儿女外出闯天下,绝对是在受苦。

    阿以莎却是觉得有些奇怪,首先,冰系魔法师在森兰德国非常稀少,加拉赫家族并不是什么名门,要想请一个这样的施法者,有不小的困难,而另外一个原因便是……不久前才有个空间施法者大量收购了仙人掌果,而现在,父亲又跑过来,要大量收购仙人掌果。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阿以莎觉得有必要再去和那位年轻的大师谈谈。

    而此时,贝塔已经从旅馆出来,到了一间酒馆中,他在走进酒馆的一瞬间,原本显得很吵杂的地方,立刻变得安静下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