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373 规矩只对普通人有效
    接着贝塔和本地两个魔法师闲聊起来,空闲之余,指导一下他们有关于魔法师的小问题。这些东西对于贝塔来说,都是再基础不过的理论,而对于这两人来说,却每每却有茅塞顿开之感。

    毕竟接触到的信息不同,眼界也不同。在游戏论坛上,每当有新的想法,或者点子,甚至新探索出来的事物,都会公布。很多奇思妙想,许多隐秘的知识,也因此而诞生或者出现。

    贝塔在游戏中,是公认的魔法理论大师,魔法阵绘制者,名声不比最强法师罗兰差多少,况且他还是第一个玩家领地的领地,这更让他的名声大到差点盖过f6的地步。

    不过f6毕竟是f6,后面做了几件大事,继续在游戏中唱响着属于他们的传说。

    三人闲聊了一段时间后,贝塔忽然看向窗外,这时候城主科尔已经下到了迎宾大厅中,先讲了一段话,无非就是一些普通的欢迎词,然后就和其它宾客聊在了一起。

    这意味着宴会已经正式开始了……而此时,班尼迪克和阿以莎两人,都是脸色有些难看。

    因为城主居然略过了介绍贝塔这一段,他刚刚才和贝塔交谈过,现在一转头就把这事给忘了?没有人相信对方的记忆力会这么差,这样说来,只有一种可能,城主科尔是故意这么做的。

    这已经是很明显的表示……也不怪班尼迪克和阿以莎两人的脸色有些难看,他们面对的是一名大师,而不是普通的施法者,而且这位大师还是一名领主。本城城主的这种行为,不但不理智,虽然隐隐中已经似乎掺杂了一些恶意。

    贝塔却是很理解城主科尔的感受,他也是领主,他也很清楚当自己的领地上,有一名不受控制的强者在游荡时,自己的心情会有多难受,多咯应。

    但理解归理解,这并不表示贝塔就要忍受这样的略带着恶意的忽视。

    他站了起来,这一动作立刻让旁边两人有些惊慌,但他们看到贝塔脸上并没有什么愤怒的表情时,心中同时松了口气。

    接下来,两位本地的土著施法者都表示,郑重邀请贝塔到他们的家族,或者魔法塔上暂住,绝对保证宾至如归。阿以莎甚至还极有风情地眨了眨眼睛。

    在空间中的艾玛气得重重地砸了下手中的杯子,而雪莉只是淡淡地冷笑了一下。

    艾玛和贝塔接触的时间不多,所以她对贝塔的信心不太足,生怕他被不要脸的女人勾走。

    但雪莉却是很清楚,贝塔实质上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虽然说他现在和城主夫人,以及蝶女有着奇怪的关系,但其实这是些不可抗力,而且他明明身为贝塔的剑鞘,只要他愿意,自己随时随地都可以服侍他,可他却从来没有提过这方面的要求。

    雪莉很清楚自己的优势,毕竟是按渥金女神模样塑造出来的神性分身,相貌身材无可挑剔,凡世间无人可及,甚至她还有意无意地在向贝塔展现自己的风情。

    但即使如此,贝塔也没有在现实中向她动过手,顶多是被拉进梦魇空间后,和她来场糊里糊涂的神交。

    连自己这样‘火辣’的女人,贝塔都能忍得住,而阿以莎这个平均实力差自己一小截的女人,她不认为对方能引得起贝塔的兴趣。

    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贝塔虽然看明白了阿以莎的意思,但他却没有任何兴趣,他身边的女人已经够多了的,关系也够乱了的,如果再弄多几个回去,他估计自己绝对会被波斯猫和小白剁成肉酱……

    装作不知道阿以莎意图的模样,贝塔起身出了房间,然后往一楼那边走,两位魔法师紧随在后。

    等到了一楼,他们三人甫一出现,就立刻成了所有人的焦点。按理说,一个新出现的施法者,一般都会被宴会的主人介绍给大家。

    可领主却破天荒没有这么做,几乎所有在场的贵族,似乎都明白了什么,很多人甚至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看着贝塔,仿佛就是像在看一个小丑。

    贝塔自然也感觉到了别人那些略带着恶意的视线,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些想笑……他在游戏中,还不是领主的时候,经受过比这更压抑的歧视,一样能忍得过来,这点事情,对他来说,根本却没有什么。

    但他旁边的两个本地施法者,却没有那么好的心态了,两人用冰冷的视线看向周围的人,与他们视线接触的小贵族们,一个个扭转了自己的脸孔朝向。

    人都是分群体的,贝塔金发碧眼,帅得一塌糊涂,怎么看都是来自国外的有为贵族青年,帅哥一般都是会遭到同性嫉恨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还得罪了本地的领主。

    同为本地贵族,这些人自然得向着领主一方。

    而阿以莎和班尼迪克除了本地贵族身份外,他们同时还是施法者……而且在他们的观念中,施法者这个身份,要远远重于贵族的身份,因此,他们的屁股,自然会歪向贝塔这一方。

    城主科尔在人群中,看到贝塔被人排挤,心中颇是高兴,却没有显露出来,他还看出了,贝塔似乎有离开的意思,便立刻走了上去。

    “阁下,这么急着离开?”科尔毕竟是名战士,连走路速度都比平常人快上许些:“难道是我招待不周?”

    战士给人的感觉,一向都是莽撞,大咧大咧,不懂得说话的。但有着八年游戏经验的贝塔却很清楚,这其实只是一个假象。

    大部分的战士,其实都是粗中有细,甚至是属于大智若愚的那种类型,如果因为他们的行为方式而小看他们,很容易会被对方‘阴’上一把。

    科尔这句话,听着很正常,但其实却是将贝塔放在火上烤。在贵族宴会中,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不辞而别,那么绝对是一种很煞风景的事情。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就给贝塔贴上了一个‘无礼粗鲁’的标签。

    若是一般的贵族领主,遇到这样的事情,多半是有些郁闷的,但贝塔不同,他不是纯粹的贵族,他还是一名施法者,强大的施法者。

    他以前曾和凯尔说过,礼仪和规矩这些东西,很多时候就是用来撕破的,只要你有强大的实力,所谓的束缚,所谓的习俗,压根用不到你的身上。

    贝塔亦是这样,大师级的实力,给他带来自信的底气:“是啊,你这宴会举办得很不好,我很不喜欢,所以我要先走了。”

    淡然的语气在宴会中响起,几乎所有的贵族都惊得微微张开了嘴巴,他们第一次见到,如此‘直性子’的贵族,居然一点面子也没有给主人留下。

    领主科尔更是气得脸色时绿时青,但他却没有说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贝塔离开。

    在豪宅术空间中,雪莉和艾玛两人笑得前俯后仰,她们两人知道贝塔不会忍气吞声,但没有想到,贝塔做事却如此地直接,大气,没有丝毫的娇柔作造。

    而班尼迪克和阿以莎却觉这很正常,大师级的施法者,全世界都不算多,而他还这么年轻,成到传奇,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像这样的强者,如果没有点脾气,反而像普通贵族一样忍气吞声,靠口才和魅力扭转局势,那才是奇怪的事情。

    三人都出了城主府,班尼迪克再次邀请贝塔到他的家族中作客,贝塔拒绝了。

    同时贝塔还拒绝了阿以莎‘热情’的邀请。

    他看得出来,阿以莎对自己颇有意思,但他更清楚,热情好客的沙漠美女,多半更存着‘借种’的心思。

    在这个恶劣自然环境中生长的沙漠子民们,对于力量有着异样的执着追求……而优秀的血脉,则更容易诞生出优秀的后裔。

    很多时候,沙漠民族的丈夫,会将美丽的妻子送到强者身边,等她一有怀孕的迹象,就将妻子唤回来,然后生下的子女,会被当成自己亲生的一样抚养。

    这是沙漠民族家族强大的一个古怪方法……维系他们亲密关系的,并非血脉,很多时候,而是朝夕与共的感情。

    贝塔看得出来,阿以莎对自己有意思,但并非完全是一见钟情的那种,极有可能是存了借种的念头。

    明白了这一点后,贝塔拒绝地更坚定了。

    目送走了有所失落的阿以莎,贝塔回到了旅馆。

    贞德从窗户那里飞进来,她打了声招呼,跳到床上就开始睡觉了。最近她越来越嗜睡。

    而贝塔思考了一下,想想今天有没有什么事情还没有完成,正打算睡觉的时候,却轻轻皱了下眉头,然后又松开。

    没多会,门口那里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进来。”

    两秒后,房门轻轻开个,一个浑身包着黑布,只露出一双褐色眼睛的人走了进来。

    是‘老鼠。’

    贝塔看着对方一小会,然后问道:“看来你们有消息了。”

    “我们确实搜集到了一些消息。”这老鼠的声音有些沙哑,他的瞳孔不自觉地向下飘,似乎不太敢看贝塔,深身透着一股自卑的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