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375 胆子挺大
    很多时候,好心终究是有好报的。

    贝塔本以为自己已经失去了珀斯城的消息线,但现在他却发觉,阿以莎也是上层贵族的一员,她知道一些特别的消息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送离了一脸‘幽怨’的阿以莎,贝塔打开内政术界面,其中并没有特朗曾家族的情报。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贝塔刚来珀斯城没有几天,就算内政术这天赋再厉害,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收集到太多的消息。

    草草吃过午餐,贝塔再次外出,这次他是奔着富人区而去。

    同时他在精神通道中,命令贞德继续监视着贫民区。

    珀斯城虽然是全世界排得上号的繁华城市,但两极分化极其严重,富人极富,而穷人极穷,中产阶级的数量,少得可怜。

    这也是沙漠王国的一惯特色。

    富人区和其它地方明显不同,除了道路是用特殊的白沙砾铺设而成,还有各种夸张的大型别墅豪宅外,便是种植了许多沙漠中特有的干铁树。

    这种树很是耐旱,树冠也挺大,唯一的缺点,就是数十年才结一次果子,而且长生缓慢。而在富人区这里,至少有千来棵干铁树,可想而知,珀斯城附近的干铁树,肯定被挖得差不多了。

    富人区鲜少有人走动,因为普通平民不能进入这一区域,因此这里显得很安静,只有沙漠中偶尔刮起的风声由远及近。

    特朗普家族就在富人区的西北方,随便在路上找个人一问就很清楚。

    这是一间占地面积大概两千平米左右的别墅,在贵族群体中,并不算特别大,但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样占地面积的建筑,是他们一辈子也没有办法……甚至是十辈子也不可能积累得出来的玩意。

    贝塔在特朗普家族墙外站了会,记下此地的魔法坐标,然后转身离开。

    他在回到市区中,继续收集消息。一个施法者城里走来走去,本来就是件奇怪的事情,很多贵族都知道昨晚贝塔擅长离开宴会,给众人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

    很多贵族平时喜欢在外面上点档次的地方喝酒聊天,而且他们还喜欢坐在阳台边上,俯视着下方那些平民们,像是蚂蚁一样地走来走去,为生活打拼,挣扎。

    他们高高在上,这会让他们有一种自己仿佛成为神灵一般的快感。

    贝塔走在大街上,落入不少有心贵族的眼里。

    隐含着嘲笑的眼神,一个个落在贝塔的身上。

    作为一名大师级强者,贝塔自然也感觉到了这些人的视线,他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看向自己右边的二楼。

    那是一间看着相当豪华的酒馆,二楼阳台上,坐着数个贵族,男女皆有,其中一个年轻贵族最为气派,他看着贝塔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一个小丑。

    读懂了这人的眼神,然后贝塔笑了,他轻轻一跃而起,直接就跳到了二楼阳台上。

    女人们直接吓得尖叫了起来,蹦跳着起身离席,而男人们全部都站了起来,有些不满地看着贝塔。

    贝塔没有理其它人,而是直接走到那个看着最气派,也是最瞧不起贝塔的年轻人面前。

    “阁下,你这行为实在是粗鲁之极。”这年轻人语气淡然,但神情却是有些倔傲:“很难相像,你这样的人,居然会是一名魔法师,甚至还是一名领主。”

    贝塔却是轻轻在对方肩膀上一按,对方就脸色大变,像是吃到了屎一般,直接坐回到了位置。

    这时候其它人反应过来,七嘴八舌地指责着贝塔无礼。

    贝塔却是脸色一沉,贵族气质天赋,兼大师级的精神力直接喷涌而出,方圆百米之内,直接变得寂静一片,而后街道上的行人直接撒腿就跑,乱成一团。

    而阳台上的众年轻贵族们,直接给吓得坐到了地上,浑身发抖。

    贝塔一直觉得这个世界的贵族们很奇怪,他们明明知道,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却又经常会有些白痴去忍不住挑衅比自己厉害的人物。

    比如说眼前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年轻们。

    贝塔虽然傲,但他也懂得审时度势,而且很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更强。

    可这些人算是怎么一回事,以为靠着些身份,就能蔑视比自己强的职业者了?还是他们觉得这里是自己的国家,贝塔这个外国人不敢在这里闹事?

    气势威压来得快,自然去得也快,对付这些没有什么实力的年轻人,大师级的实力威压,实在是过份了些,贝塔怕时间再外些,他们都会留下点心理上的后遗症。

    这个年轻人的坐在了位置上,轻挣扎着站起来,但贝塔的手却像是一座大山般地压着他,使得他根本动弹不得。

    他黑着一张脸,带着几分恐惧,也带着几分恼怒,压恶狠狠地声音问道:“你想做什么?”

    贝塔却是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伦恩-莫姆。”

    听着几乎是从牙缝里逼出来的声音,贝塔满意地笑了下,然后再继续问道:“什么来头?”

    “我父亲是珀斯城治安官……”这名为伦恩的年轻人很清楚,这身份肯定没有办法镇住前面这名贵族施法者,便继续说道:“我的祖父是考斯尔伯爵,有数块很大的领地,也是我们森兰德的实权人物,如果你不想引起外交纠纷,最好就向我道歉。”

    “呵呵,道歉?”贝塔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脑袋,就像是长辈在鼓励自家后辈一般:“我为什么要向一个看不起我,甚至还想嘲讽我的人道歉?”

    “因为我是贵族。”伦恩狞笑道:“而这里是森兰德,你却是外人。你在我们的领土上,殴打一个贵族,这罪可就不是那么容易就说得过去了。”

    “所以,你得向我道歉,并且付出一定的代价,否则我会让祖父向霍莱汶国进行政治交涉,我不觉得你可以承受得起破坏两国关系的罪名。”

    原来是这么回事,对方在打这主意,靠着这点政治上的小手脚,就敢来得罪和鄙视一名职业者。

    若是正常情况下,就算是大师级的职业者,也不敢在别的国家乱来,毕竟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很敏感,弄不好就极难收尾。

    但偏偏玩家这种奇特的生物却是个例外,玩家们对于游戏中的国与国的外交关系,根本不在乎,而贝塔,又是玩家中的金字塔顶层。

    他现在确实是霍莱汶的贵族,但实质上,他对霍莱汶的认同并不算高,两国的关系是否敌对,他更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而现在,他只想把自己任务列表中的史诗任务给完成了。

    他正愁着不知道如何探听特朗普家族的虚实,现在一个家伙撞到了他的枪口上,如果他不利用好这次机会,那真是有愧于‘玩家’之名了。

    “伦恩-莫姆?”

    贝塔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旁边有个青年贵族偷偷地藏了棍木棍在身后,见到贝塔背对着自己,心中恶意顿生,正冲上前不到两步,却看到贝塔回头看了他一眼,这打算偷袭的青年贵族顿时跪倒在了地上,浑身发抖。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很重要?”看到刚才那一幕,伦恩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但他的贵族尊严不允许他就这么放下面子向自己才嘲笑过的人低头道歉:“你要知道,这里是森兰德的珀斯城,不是你们的霍莱汶国。”

    若是放在森兰德的角度来说,伦恩算是一个遇到‘邪恶势力’不低头,努力保存国格的大好青年。

    但问题是,很多时候,国与国的关系,确实是靠实力说话,而偏偏贝塔实力又很不错,胆子又大。

    “这里确实不是霍莱汶国,但越是如此,我越得轻松。比如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一名施法者?兼贵族?”

    伦恩已经越发感觉到自己的心绪有些不安。

    “我一向很不喜欢这样子说话,毕竟有装x被笑的嫌疑。”贝塔无奈地耸耸肩:“但遇上你这样的白痴,我也只能把自己的身份给你说道说道。”

    伦恩眯起了眼睛,嘴硬着说道:“那你说,我听着,但你最好别让我发笑。”

    “首先我是一名施法者,大师级。”

    伦恩眼睛一瞪,瞳孔中已经有些惊慌。

    “另外呢,我还是一名领主。”

    伦恩的表情已经有些难看了。

    “最后呢,我还是渥金神殿的大主教。”

    事不过三,人被打击多了,终究是会有许些抵抗力的,这时候的伦恩反而镇定了下来:“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假话。”

    “城主知道我的身份,我想这城市中也有小部分人知道我的身份。我在昨晚的宴会上,直接不给城主好脸色看,你见到他对我做什么了吗?反正是你这样的小年轻,胆子大得很啊。”

    伦恩沉默了好一会,他看看周围那些吓得有些失神的同伴,苦笑道:“好,确实是我太白痴,太大胆,这个教训我认了。阁下,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我需要情报,特别是特朗普家族的情报?如果你和他们是盟友,我会更加高兴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