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376 是我们主动的啊
    特朗普?

    伦恩一下子就警觉起来:“你为什么要想到要哪个家族的情报?”

    不但伦恩的表情变得很奇怪,连周围那些没有来得及走的年轻贵族们,表情也是变得有些不正常。

    贝塔一看这情形,便知道这特朗普家族,似乎有些外人不知道的隐情。

    “好奇。”贝塔轻轻地敲了下桌子,淡淡地说道:“看你们的样子,这特朗普家族似乎很有来头?”

    “何止是有来头,是根本不知道什么来头。”琢磨了一会后,伦恩说道:“特朗普家族的人,一向很嚣张。他们得罪了很多人,但只要有人敢向他们伸手,就会莫名其妙地死去,连城主似乎都不太管他们。”

    “听起来很危险!”贝塔点点头,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情报:“但也挺有意思,你可以和我详细说说。”

    伦恩此时已经从恐惧和害怕中缓过神来,羞恼充斥在心中,他冷冷说道:“你这是算在求我?”

    “你这想法太天真了。”贝塔呵呵一笑,用一种明显讽刺的语调说道:“我这是在威胁你。”

    “你敢动我?”

    “杀了你都没有任何问题。”贝塔眯起眼睛轻轻笑道,无形的杀意像是寒气一般在周围弥漫开来。

    这又使得周围众年轻贵族们,身体一阵阵颤抖。

    贵族中没有多少笨人,虽然他们通常很自大,但自大并不是愚笨的标志,只是长久没有受到威胁之后的一种通性。

    相反,他们很聪明,遇到真正的危险后,他们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伦恩喘了口气,对面这个亮金色头发的青年,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比自己的祖父还要有气势。

    他心中想了很多东西,但在现实中,却是短短数秒钟。片刻之后,他说道:“特朗普家族最可怕的地方,是得罪了他们的人,都会死得莫名其妙。但他们很少主动去惹别人,所以在珀斯城中,特朗普家族并没有引起公愤。”

    “继续说。”

    伦恩看着周围的同伴,向他们示意一下后,继续说道:“我知道的也并不多,毕竟这个家族很神秘。”

    “你可以和我说说他们的家庭成员,表面资产来源等等,但凡是他们家族的情报,我都有兴趣。”

    “特朗普家族的族长叫阿尔卡多,据说有四分之一的精灵族血统。虽然有六十多岁了,但容貌依然还是青年人的样子。”

    “阿尔卡多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三个儿子都是废物,但女儿却很有本事,长得相当漂亮不说,还很博学,据说脑子里记下了三千本书籍的知识。”

    贝塔点点头:“详细和我说说这个女儿的事情。”

    伦恩似笑非笑地看着贝塔:“你也对伊万卡感兴趣?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对伊万卡有兴趣的人,很多很多,就像天上的繁星一般,但直到现在,也没有人得到她。你知道为什么吗?”

    “别卖关子,说吧。”

    贝塔的手指轻轻在桌面上一敲,坚硬的木桌面上就留下了一个小洞。

    伦恩督了一眼这个洞口,喉咙不自觉地咽了下,然后继续说道:“因为伊万卡只喜欢女人……男人一碰到她,她都会恶心想吐。”

    贝塔有些奇怪:“就这么简单?”

    伦恩瞪大了眼睛:“就这还简单?女人喜欢女人啊,谁受得了。”

    “但据我所知,你们森兰德男风极盛啊,为什么女人喜欢女人,就这么奇怪?”

    伦恩立刻被呛了一下,尴尬地说不出话来,而周围那些年轻贵族们,亦是一脸难堪的表情。

    森兰德好男风这事,其实广为人知,但敢当着他们本国人面说的,却没有几个,就算有,那些鲁莽的人也会被打成残废。

    “除此之外,特朗普家族还有值得一提的情报吗?”

    伦恩想了想,摇摇头。

    贝塔信了,毕竟他是大师级强者,感知很敏锐,而伦恩是个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真正隐藏自己的精神波动,对他来说,分辨一个普通是否说谎,是很容易的事情。

    然后贝塔转身,看着周围其它几个年轻贵族:“你们有关于特朗普家族的情报吗?”

    其它人使劲摇头。

    贝塔叹了口气,然后轻轻拍了拍伦恩的肩膀,说道:“其实你这人还算有点骨气,就是眼睛长得太高,好好学着吧,你这次是遇到我这么好说话的人,这才能活着,换了个像我这种实力的施法者,啧啧,也不知道会死得多惨。”

    伦恩的脸色又青又白,最后变成肝红色。

    贝塔也不离他会有什么样的心理活动,从阳台上一跃而下,离开了这里。

    回到旅馆中,空间中一阵微波而过,贝塔便将雪莉和艾玛放了出来。

    这两个女人一出来,都是齐齐伸了个懒腰。

    艾玛嘀咕道:“终于能出来舒口气了,空间中虽好,但待久了,就显得无聊了。”

    雪莉倒是说道:“如果贝塔也在里面,我怀疑你会一直待到老也不舍得出来。”

    艾玛脸色一红,反驳道:“说得你好像舍得出来一样。”

    雪莉微微一笑,也不接艾玛的话,而是直接扭头转向贝塔,问道:“从刚才的情况来看,特朗普家族似乎很可疑?”

    贝塔点点头:“确实挺可疑,值得去打探一下。毕竟吸血鬼也能拥有悠长的寿命,若特朗普家族真是吸血鬼的窝藏点,那就好办了,我就把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雪莉点点头:“我也觉得没有那么简单,毕竟是一个快要被消灭的种族,他们隐藏得一定很深,不太可能将自己放在那么明显的位置上。但也不排除他们犯傻了,虽然机率很小。”

    “不管怎么样,得想办法和特朗普家族的人接触了再说……或许阿以莎知道如何与特朗普家族的人接触,去拜访一下她吧。”

    贝塔推开窗户,高高的魔法塔在东北方耸立,白色的塔表面反射着太阳的光芒,显得异常明亮,而顶尖那一颗巨大的火红色的魔法宝石,更是将魔法塔点缀得有了几分华贵的味道在内。

    “拜访没有问题,但你可别让她给占便宜了。”艾玛在一旁哼了一声。

    雪莉却是笑道:“贝塔占点便宜也是无妨的,我和你都是白色肌肤的女孩子,而阿以莎可是小麦色肌肤的美女。男人是种贪新鲜的生物,偶尔让他换换口味才行。”

    艾玛哼了一声:“你就宠着他吧。”

    雪莉挑挑眉,一幅我愿意的表情。

    贝塔摇摇头,说道:“那你们就待在这里吧,我带爱丽丝和杰西卡过去。如果你们有什么事情,直接往这个方式过来找我,或者弄出些动静也行。”

    雪莉自然应允。艾玛却有些不太高兴,因为她实在不想贝塔去见其它美女,特别那个美女还对贝塔‘意有所图’。

    不过她很清楚,贝塔现在是在做正事,而且贝塔也不是她的‘什么’人,两人顶多就是好朋友,管不着她。

    贝塔的行动力很强,有了决定之后,下一刻就离开了房间。

    等贝塔走后,艾玛看着雪莉:“你这样不行,太宠他的话,以后他会带回来更多的女孩子。”

    “真正的女人,都是宠男人的,因为男人的内心永远是小孩子,很难长大。”雪莉微笑着说道:“你别这么瞪我,这是女神说的,也是她要求我这么做的。难道你认为你对男人的理解,可高过女神?”

    艾玛内心的不悦这才减轻了许多,但她还是皱着眉头:“我想任何男人在女神的心里,都应该是小孩子。但问题是,这样子下去,我们的竞争对手会越来越多。”

    “这很正常,毕竟贝塔太出色了。像他这样的男人,只要女人不傻,都会觉得他是个理想的对像。”雪莉轻轻呼了口气后,继续说道:“况且贝塔从来没有主动去招惹过女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其实都是在主动纠缠他,无论是你,还是我。”

    这话像是一支箭矢,直接刺进艾玛的心房里,让她哽哽无语,说不出话来。

    而此时贝塔已经来到了魔法塔的前边。他绕着魔法塔走了一圈,然后发现这魔法塔没有大门。

    魔法塔中,一般都会设有监视魔法,用来查看魔法塔周围的动静。贝塔的到来,很快就引起了魔法塔中人的注意。

    贝塔绕了圈后,停了下来。在魔法塔前站立不到一分钟,正想着如何让人通报的时候,魔法塔最底层的的白色墙面上,缓缓出现个门口。

    接着门口大开,依旧是穿着白色丝绸抹-胸的阿以莎走了出来。

    她的脸上带着难以言哈的惊喜,双眼水汪汪的,瞳膜上似有流水涌动。

    “欢迎阁到来到我的魔法塔,请进。”

    阿以莎的脸上,带着微弱的潮红,与她小麦色的皮肤相衬,显得极有韵味。

    贝塔点点头:“冒昧来访,还请别介意。”

    “客气,请进!”

    阿以莎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走在了前边。

    她走路的时候,盈盈一握的腰肢像是拂柳一样摆动,光滑的背脊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勾人吃禁果的水蛇一样邪恶诱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