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383 都是时间的错
    贝塔听到这番话,眉头拧得和麻花一样:“高级精灵召唤师是稀缺职业?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去年和安斯见面的时候,他见到爱丽丝为什么没有这么认为?”

    茱莉有些惊讶:“你认识安斯长老?”

    “有过几面之缘。”贝塔点点头:“据我的了解,精灵召唤师这职业,和德鲁依一样多啊。”

    在游戏中,精灵召唤师在精灵中的比例确实高,甚至有德鲁依多如狗,精灵召唤师满地走的说法。也因为这精灵族拥有这两个强势职业的关系,他们的实力很强,虽然人数相比其它种族少些,但战斗力真的很夸张。

    甚至到了战场上,精灵可以对付十倍于自身的人类军队。如果人类没有圣武士,或者强力的魔法师帮忙,而精灵族军队中的召唤师数量再多些,甚至可以对付二十倍,甚至是三十倍以上的人类军队。

    即使是黄金之子们,前期遇到这样的阵容,也是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差点就有心理阴影了。

    现在茱莉居然说高级精灵召唤师是稀缺职业……这让曾经领教过‘动植物’军团大战的贝塔来说,完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两百年前似乎出了件大事。”茱莉缓缓地说道:“自从那以后,精灵召唤师虽然和以前一样多,但能达到大师级的精灵召唤师却越来越少。”

    如果是说两百多年前出现的问题,那么贝塔第一反应就是当年的屠神之战,看来玩家们对于精灵族的影响,对他想像中的还要巨大。

    “也就是说,现在精灵族的召唤师很难再像以前那般晋级了?”

    茱莉点点头:“所以我建议爱丽丝离开这里,其它人我想自然之怒组织会想办法的。”

    爱丽丝却是摇摇头:“我不走,能救几个是几个。”

    茱莉重重一拍桌子,怒斥道:“你别任性,你以为你就代表你自己?”

    “我不代表自己,我代表谁?”爱丽丝也生气了,她怒驳道:“我活了一百多年,精灵族管过我什么?就在两年前,我因为血统不纯,甚至连成为职业者都不可能,精灵族又帮过我什么。现在我好不容易成为职业者了,想和你们做点事情,你们倒是管起我来了,凭什么。”

    半精灵因为客观因素的关系,不可能受到精灵族太多的照顾。

    而爱丽丝以前受到家族宠爱到了骄傲无人的地步,要不是遇到凯尔和贝塔两人,连着吃了些教训,否则现在依然还是个目中无人的半精灵大小姐。

    若是凯尔或者贝塔这么教训她,她自然就认了……毕竟除了父亲外,她也只服这两个男人。

    但茱莉是什么,一个被她救下来的精灵,说得好听些是同族,说得不好听的,就是陌生人。

    爱丽丝她是谁,凭什么要听一个陌生人的训斥。

    茱莉脸色一愣,随后认真说道:“不是我们不想管,是管不了。毕竟半精灵的数量太多,而我们离开精灵森林的话,一旦分散开来,注很容易受到袭击。你既然知道自然之怒,就应该清楚,我们并没有放弃继续收拢半精灵,也就是族人们回精灵森林。”

    “那是你们的事。”爱丽丝没有什么好脸色地说道:“我做我的事,与你们无关。我想救人就救人,不想救就不想救,如果你不想被救,大可以自己离开。或者再回到你被抓的地方。”

    听到这话,茱莉也知道自己若恼了对方,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说道:“我知道我说的话让你不开心,但我真的是为你好。”

    贝塔顿时就在心里笑了,这世界最可怕的好意,便莫过于‘我是为你好’。

    果不其然,爱丽丝一下子就炸毛了:“为我好?你真说得出口,你是我的母亲,还是我的亲人?我做什么事情,你还没有干预的资格……贝塔,我实在受不了这个女人了,把她关进豪宅术空间中。”

    茱莉神色大变,正要说话,贝塔挥挥手后,她就消失不见。

    “啊……”爱丽丝无奈地抱头在桌前长叹了声:“我现在开始有点讨厌自身的精灵血脉了。”

    贝塔解释道:“精灵族是一种很有主见的生物,说得有听些叫坚持,说得难听些叫做执拗。他们认定一件事情后,很难改变。其实爱丽丝也你有这个倾向,但没有他们那么严重罢了。”

    爱丽丝无奈地摆摆手:“贝塔,你别再戳我的伤口了,我自己什么样的性格我很清楚……不管怎么样,这事情开头了,我就不打算随便结束,族人们我是继续要救的,还麻烦你继续帮帮我。”

    “这没有什么问题,现在就得看看那个被我偷了大量金钱的家族,有什么样的反应了。”

    艾玛笑道:“绝对会出大事情。”

    第二天,确实是出了大事情……至少十支的巡察队在城市中横冲直撞,调查着一切可疑的人。

    三个女人自然也被调查了,不过她们的嫌疑最小,因为事发的时候,她们三人正在参加宴会,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而贝塔则住到了另一间旅馆中,调查队找上他的时候,他正在制作魔法阵。

    领头的是位中年弯刀战士,他有着沙漠王国特色的相貌,粗糙的脸,深陷的深眶,还有鹰勾似的鼻子。

    他深褐色的眼睛扫了一下贝塔,然后说道:“阁下,王室命令,我们需要调查一下你的住处和你的行礼。”

    看来昨晚那个家族,似乎和王室有着不浅的关系。贝塔心中想着,脸上却是有些不满地说道:“我是一名魔法师。”

    这中年弯刀战士也正了正神色,继续说道:“王室命令说,所有人都得执行,包括职业者。”

    “这是对我的侮辱。”贝塔站了起来,直勾勾地看着对方,神色极是不满。

    “阁下,请见谅,这是王室命令。”

    中年弯刀战士毫不犹豫地和贝塔对视,软中带硬。

    半晌之后,贝塔退了一步:“行,随你们查,但查完之后,你们得给我一个交待。”

    中年弯刀深深地吸了口气,挥了挥手,让身后的和下涌进房中,开始翻箱倒柜起来。

    他们没有放过任何一处可疑的地方,连桌底都翻了个底朝天,他们自然也把贝塔故意放在行礼中的魔法材料给找了出来,其中还有个士兵,因为不小心同时触碰到了两种不同的魔法材料,产生了一次小型的火焰爆炸,被炸得满头焦黑。

    虽然没有受什么伤,但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之后的搜察,显得更小心翼翼。

    大约二十来分钟,十几个人把贝塔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然后回复回样。

    “抱歉打扰你的时间,阁下你洗脱了嫌疑。”中年弯刀战士缓缓说道。

    贝塔看着他,淡淡地说道:“你一句抱歉就想把这事揭过去了。”

    中年弯刀战士毫不犹豫地自扇两下耳光,然后说道:“这就是我的道歉。”

    看着中年弯刀战士脸上的两巴掌红痕,贝塔沉默了一会,说道:“你走吧。”

    中年弯刀战士带着手下转身就走,离开旅馆后,一个手上走上去,不岔地说道:“头,你就这么认了?那外国人实在是太欺人太甚了吧。”

    中年弯刀战士却是说道:“很正常,能用两巴掌,就把我们所有人都还出来,我已经觉是很值得了。”

    “头,难道那人来头很大?”

    “有没有来头我不清楚。”中年弯刀战士带着庆幸地语气说道:“但我知道,那是一个相当厉害的施法者。而且他还是个贵族,如果换作我是他,遇到这样的事情,可就不是两个巴掌可以揭得过去的了。”

    而在伯纳尔德家族中,所有的血亲都被召集了起来。

    老族长坐在族长宝座下,看着下方的子子孙孙们,说道:“昨晚,有人偷偷摸进了我们家族的西边庄园中,偷走了几百枚的金币。钱这东西不重要,几百枚金币而已,我们损失得起,但人不见了……曼特金不见了,那个被他豢养起来的精灵也不见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二十几号人一下子就交头接耳起来,整间房中响起嗡嗡嗡的交谈声。

    老族长枯老的右手轻轻地桌面上拍了拍,说道:“你们都应该很清楚,曼特金是我钦点的下一任继承人,他死了,很多人会如意。我希望你们把凶手查出来,如果查不到的话,我会考虑在你们之中找。”

    冷冷地留下这么一段话后,老族长就起身离开,而那些伯纳尔德的族人们,则是紧张地行动起来。

    同时,王室之中,吉布提的三王子听着下属的报告,年轻英气的脸上带着许些古怪的微笑:“我昨晚才和曼特金说过,要一起想办法把那三个女人拿下来,半精灵送给他,他却就死掉了,家中的精灵也不见了,这太巧合了,巧合得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一个正在他身边胡吃海喝的男人抬起头:“殿下,你是说,有人在挑拨?”

    “嗯,这可能性极大,有人可能想让我直接把目光锁定在那三个女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