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07 渥金座谈会
    很明显,这‘只’吸血鬼真祖是假的……某位女神弄出来的替代品。

    至少吸血鬼增加眷属的方法,对于神明来说,应该不是难事。

    这是刚才贝塔的想法,但当他将光明火焰剑刺入神性傀儡的心脏,将其化成灰烬之后,系统却突然提示……史诗任务完成。

    贝塔直接由lv10升为了了lv11,属性有了微弱的成长,雪莉则是感觉有一股奇特的能量涌入到自己的身体晨,但因为量不足,因此倒是没有感觉到任何提升,但她很清楚,这股能量将会让她下一次突破,变得更为轻松。

    真正夸张的是爱丽丝,她本来已经就是准大师的身份,就差临门一脚,用游戏的术语来说就是还百10%的经验,史诗任务一完成,她直接跨入到大师等级。精灵族的晋升和人类有些不同,人类的提升是无声无息地进行,周围的人顶多能感觉到他们气质上,或者是精神上在短时间内变强许多。

    可精灵族的提升就有些夸张了……爱丽丝身边出现了无数的绿色光点,这些绿色的光点落在地面上,像墨水落到水里一般,一下子就将一大片的地面,晕成了绿色,而后从绿色的光晕中,长出不知名的花花草草。

    “精灵师晋级大师级的动静真大。”艾玛眼中满是羡慕,女孩子就是喜欢这种耀眼夺目的光影效果。

    贝塔笑道:“精灵召唤师晋级的动静更夸张,等爱丽丝以后到达传奇,你就能看到了。”

    这时候爱丽丝睁开眼睛,淡绿色的光芒在她的瞳孔中渐渐消失,身边的光点和花花草草也渐渐变得透明和虚无。

    贝塔问道:“一下子进入到大师级,有什么感想。”

    爱丽丝的皮肤不但变得更好,变得更有光泽,而且仿佛还自带微弱光源一般,即使在暗处,也能将她的模样看得清清楚楚。

    “我感觉到了母亲的气息。”

    听到这话,贝塔挑了下眉毛:“世界树的气息?看来你挺受世界树的宠爱啊。”

    艾玛在一旁问道:“这有什么说法吗?”

    贝塔解释道:“精灵族最初是世界树的果子变化而成。后来他们有了自己的繁衍的能力,虽然他们一直在崇拜和爱戴着母树,但一代代下来,精灵族和母树的联系自然会慢慢减弱。不过虽然精灵族没有办法再感觉母树的气息,但母树有感觉她们的能力。只要是生命,总会有所偏爱的,很明显,爱丽丝就得到了精灵母树的偏爱。”

    贝塔解释了一下精灵族和母树的关系,当然,他把精灵族和巨魔族是同族这事给隐瞒了下来,毕竟根据探索玩家们考究出来的信息,精灵族和巨魔族最初的祖先,也就是第一批从果子化成人形的那批‘精灵’,完全可以用丑得惊天动地这词来形容,比现在的巨魔族还要丑。

    “任务完成了。”贝塔叹了口气:“虽然让阿尔卡多给跑了,有些遗憾。”

    雪莉微笑道:“这事你得亲自和女神解释了,我可不敢帮你。”

    贝塔耸耸肩,没有觉得有什么,反正女神也是很好说话的‘人’,她肯定不会为这点小事迁怒人。

    艾玛走到贝塔身边:“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先把你送回你的领地,然后我去湿地处理些事情。”贝塔淡淡地说道。

    艾玛的眼睛中有微弱的失望闪过:“我不想回家。出来一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行。”

    “这个不用着急。”贝塔笑道:“我会很快就在湿地搭建传送魔法阵,并且与你的领地魔法阵相连。”

    听到这话,艾玛这才开心了许多,一想到以后可以随便往返贝塔和自己的家,她就忍不住嘴角抿成小小的弧弯。

    分别把艾玛,还有爱丽丝送回她们的家后,贝塔来到了湿地,此时已经是晚上了,贝塔随便和哈瑞斯聊了几句,然后找了间毛坯房睡下。雪莉和衣躺在他的身边,一脸的开心和满足。

    贝塔没有睡着多久,然后便发觉自己又来到了渥金的神国中。

    这次渥金没有穿着以往那些金灿灿的盔甲,或者衣服,而是穿了一套纯白色的长裙。亮金色的长发披肩散开,落在肩膀上,以及两则的胸口前。

    这幅模样的女神,贝塔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甚至觉得这时候的女神,似乎有些……柔弱?

    渥金的面前,是一张金色的圆桌,上面放着个杯子。

    贝塔走过去,捧起金杯,喝了口里面的清澈液体,依然如以前那般香甜可口。

    贝塔颇是不好意思地说道:“抱歉了,我没有杀掉阿尔卡多,让他给逃了。”

    “没有关系,他逃不了多久的。”渥金笑得有些落寞:“贝塔,其实你一直想问我,三百多年前的神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贝塔身体定了一下,而后微微点点头。

    渥金完美的脸上带着一丝苦涩:“其实我也不知道。”

    这下子贝塔倒是真吃惊了。

    看着贝塔那幅不可置信的表情,渥金微笑了起来,显得开心了些:“三百多年前,我被人偷袭了!一击得手,我甚至连谁偷袭我的都不清楚,就暂时陷入了沉睡。好在在进入沉睡前我拼命逃回了神国,否则有可能会陨落。那时候我的神教势力并不小,按理说我应该可以很快就能苏醒过来,但没有想到……”

    “阿尔卡多……也就是前任教皇格鲁背叛了你。他把整个神教拆得七零八落对不?”贝塔接过渥金的话,问道:“阿尔卡多说过,是一个白女的女神,把神性傀儡交给了他。我想这应该是个线索。”

    渥金摇摇头:“问题是,我从来不知道这世界有白色头发的女神,就算是蛛后,她的发色也是银灰而已。”

    贝塔愣神了,他一直以为小白是位女神,但现在渥金却明确地告诉他,这世界没有白色头发的女神。

    “会不会是有些女神你没有见过?”贝塔问道。

    “我唯一没有见过的神明,便是命运。没有人知道它是男是女。”渥金呵呵冷笑道:“但命运的头发也不是白色的……每个神明的外貌,都和其神职有关。命运属于因果类的神职,其发色不可能是白色。”

    “那冰雪女神呢?”贝塔问道。

    “冰雪女神就是水神,她的头发是蓝色的。”渥金脸上少见地露出了嘲讽的神情:“阿库娅那个智障,现在想必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哭着呢。”

    从渥金的神情,就知道她不太待见水神。

    不过这事和贝塔无关,他考虑的是,既然小白不是女神,那她是什么?贝塔可是一直认为她是女神,否则哪有能力和波斯猫一起,把他的灵魂从地球拉到这个魔法世界来。

    渥金看着贝塔的脸,问道:“你似乎知道些东西?”

    “我认为一个女孩,她也是白发,我一直以为她是女神。”贝塔叹气说道:“但女神你既然说了,这世界没有白发女神,那么想来应该是我弄错了。”

    “除非那位女神用幻术改变了自己头发的颜色。”渥金有些烦恼:“但这样一来,猜测的范围就大了。”

    贝塔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女神,金发头发的女神,除了你和光明女神,还有谁吗?”

    渥金很笃定地摇头:“除了我们两,没有其它神明的头发再是金色。”她眼睛眯了一下:“你不会想说,你认识一个女神,她的头发是金色的,和我一样的金色?”

    “一模一样的金色!”贝塔点点头。

    渥金大笑起来,笑得胸口波涛汹涌:“你不会是晚上做春梦,梦到了我,结果当成了别人吧。”

    “不可能认错。”贝塔耸耸肩:“这样说来,她就不是女神了。”

    “也有可能是光明女神啊。”渥金若有所指地笑笑。

    “是有这可能。”贝塔点点头:“但是可能性不大。”

    “为什么?”渥金追问。

    贝塔摇头:“一些隐私,不方便说。”

    在地球的时候,波斯猫和小白就和贝塔在一起神交了……而且她们两人明显可以独立于游戏而存在于外界。而那时候,游戏中的光明女神应该和表哥舒克在一起。波斯猫和小白说过,那个游戏世界是一枚本源碎片,也就是说,真正的光明女神,应该和玛格丽特一样,和表哥有着直接的精神联系,不可能是波斯猫。

    这下子,贝塔觉得头痛起来:如果波斯猫和小白都不是女神,那她们到底是什么人。他本以为只要搞清楚三百多年前的神战是怎么一回事,就能找到波斯猫和小白的线索,但现在看来,这事似乎是他一厢情愿了。

    渥金看着贝塔在苦恼,有些不快地说道:“对了,雪莉你还没有真正使用过吧。难道以我为模板做出来的生命,依然还满足不了你?”

    渥金的眼睛微微眯起来:“或者还是说,你觉得我没有任何魅力?”

    贝塔连连摆手。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渥金语气又加重了些:“如果你过段时间还是不打算使用雪莉,我就把她回收了,反正放在你的身边也是浪费。”

    贝塔则是很严肃地说道:“女神,你已经把雪莉送给我了,她现在是我的私有物。我用与不用,怎么用,似乎都与你没有关系吧。你更没有权利回收。”

    “小家伙,你很大胆。”渥金笑得眼睛都眯成了弯月状:“不过看在你逗我开心的份上,就不处罚你了,滚吧!”

    然后贝塔便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