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15 萌萌少女心
    阿曼达身为哈韦啊城商会会长的女儿,自然也会有足够的人脉。

    贝塔实力确实很厉害,但让他筹备一次上点档次的拍卖会,自然是不行的,可阿曼达却能随随便便把这事给办了。

    贝塔匀了五颗巨蛋给她,并且详细和她讲了河口鳄这种魔兽的优缺点。听完之后,阿曼达很兴奋地表示,原本我的底线是一百金币一枚,但现在至少两百枚金币起拍。

    贝塔笑道:“你可以告诉拍卖者,当魔兽孵出来后,我可以免费帮他们给魔兽纹上常温魔法阵。”

    湿地附近的城市,自然也都是处于亚寒带中。河口鳄魔兽虽然在冬天勉强也可以行动,但无论如何,在行动力上肯定会受到些影响。毕竟河口鳄是冷血动物,要想保持正常的战斗力,体温必须得达到某个数值才行。

    而纹有常温魔法阵的魔兽河口鳄,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自己的体温保持在一定值,即使是大冬天也没有问题。这样子就完全可以保证河口鳄在亚寒带地区的全年战斗力水平。

    听完这话,阿曼达恶狠狠的说道:“拍卖底线价,再加一百金币。”

    而后眼冒着金光的阿曼达,让人小心翼翼地带着五颗巨蛋,离开了,根本没有心思在这里停留。

    哈瑞斯在一旁感叹道:“这位小女士,和我姐姐有点像啊,一谈到钱的事情,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夜里,雪莉成功地契约了那头雌性的河口鳄,并且让人打造了一幅简易坐鞍套在了鳄鱼的背上。贝塔给这头河口鳄精灵纹制了一幅常温魔法阵在其肚皮下,这下子,这头雌性河口鳄到处撒欢,甚至在雪地里钻来钻去。

    魔兽成为魔宠后,最大的一个改变,便是能说话了,并且能和其主人互相理解。

    原本另一头雄性河口鳄被捆住了,十分暴怒,但在雌性河口鳄的安抚下,居然乖乖地被圈养起来。

    而那些鳄鱼蛋,则被放在了地下室中妥善保管起来。毕竟现在是冬季,并不是孵化的最好时机。

    接下来的日子平凡无奇,奴隶们既然打地基,建城堡。而贝塔则开始在建城堡下方的临时地下室中,画起了传送魔法阵。六天后,魔法阵成,他带着雪莉,还有洁西卡两人一起传送到了伊斯奈斯城的地下室中。

    这里是艾玛的领地,距离霍莱汶的王城并不远。贝塔刚从传送阵中出来,连传送阵的光芒还没有完全消散,就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没过几秒钟,便看到气喘吁吁的艾玛从密道阶梯那里小跑下来。

    她穿着浅青色的贵族少女折裙,双手提着裙边,见到贝塔的时候,眼中满是欣喜。

    “你……你来了。”

    少女的声音娇俏而充满喜意。

    贝塔点头:“这次来……”

    “那些事情待会再说。”艾玛俏脸红霞晕开,她主动拉着贝塔的手:“先和我出去聊聊天,我刚好准备了下午茶。”

    …………

    …………

    白雪飘落,阳台上却有透明的魔法护罩将寒气隔开,坐在椅子上,看着不远处的雪片落在魔法护罩上,再斜斜的滑落,而更远处些,则是皓皓的银树,连成一片白色的海洋。

    贝塔喝了口果酒,然后便看到艾玛用叉子挑起一块蛋糕,满是期待地送到自己嘴边。

    无奈了一小会后,贝塔从艾玛手里接过叉子,自己把蛋糕给吞了下去。

    艾玛甚是失望:“难得我愿意服侍人。”

    贝塔说道:“雪莉在豪宅术空间中看着呢。”

    “那又有什么关系。”艾玛明明脸上羞得已经像是红苹果的模样了,但气势却是一点不落:“还有,你不准放她出来,现在是我和你独处的时刻。”

    “好吧。”贝塔耸耸肩:“我并不是很懂如何与贵族美少女喝下午茶,毕竟我接受的教育中,没有这方面的内容。”

    公正一点来说,贝塔这话其实是注孤生的,但奈何艾玛早就喜欢上这家伙了。情人眼里出西施……或者说少女情怀总是诗。贝塔如此大煞风景的话,在艾玛听来,都与其它那些庸俗的男人不同。

    男人就应该做大事,自然不屑去学那些如何讨好女人欢心的技巧。

    “那没有关系,我说,你听就好了。”艾玛甜甜一笑。

    艾玛觉得,现在是她出生以来,最开心的日子。和自己最喜欢的人,在阳台上,优雅地喝着下午茶,心有灵犀地聊天,一个小动作,一个若有若无的对望,双方就能知道对方的想法和感觉,多么美好,多么诗意,也是多么地浪漫。

    但实质上,这都是艾玛一个人的错觉。贝塔虽然确实是一直在注视着她,但内心中,倒是觉得艾玛现在似乎是有些开心得晕了头,就像是微醉了一般。

    这下午茶一喝就是两个多小时,等天色都开始有些偏暗的时候,她才显得有些意犹未尽地问道:“贝塔,刚才你说有事找我?”

    贝塔点点头:“我需要一些人口……你的领地上有没有那么穷得快卖妻儿的人家,还有,乞丐我也要了。”

    艾玛点点头:“没有问题……这些人我的领地上也有一部分。要不,我再送些工匠给你吧。”

    贝塔摆摆手,工匠是一个领主的重要财富。很多时候,工匠就是后勤的代名词之一。

    武器,盔甲,器械,甚至是军马,这些东西,都是由工匠制作,或者培养出来。

    艾玛为了培养自己领地上的工匠,肯定也费了些心思,贝塔怎么好意思要。

    “你干嘛要跟我客气啊。”艾玛皱着好看的柳叶眉,小脸气得鼓鼓的:“我的东西还不是……你的。”

    最后几个字,和蚊蚁声差不多大,贝塔根本就没有听见。

    把这样羞人的话说出来,艾玛有些心虚,她挑挑眼看到贝塔脸上没有异色,似乎没有听见,心里有些庆幸,更有些失落。但很快她就端正了神态:“对了,其实昨天我大哥派人过来了,他问我,有没有办法联系上你。我觉得可能不是什么好事,就说没有办法。然后他的人就回去了,不过现在你既然过来了,我觉得还是得把这事和你说说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