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18 战场旗手
    男人最怕陷入温柔乡,就算是百炼钢也给你弄成绕指柔。

    现在贝塔就陷入了这样的麻烦。艾玛要相貌有相貌,要钱有钱,要身份有身份,还有一大块领地当嫁妆,除了胸口一马平川外,再也找不出其它任何缺点。这样真正的公主,居然没有患上所谓的公主病,反而处处为意中人着想,被拒绝了也不生气,顶多就是自个到边上郁闷一下,换在地球上,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要喊句‘国民老婆’出来了。

    贝塔现在就处于这样的心情之中,虽然他确实觉得不应该接受艾玛的感情,但拒绝后,看着对方那小表情,还有依然贴心的行为,他也觉得心里有些发堵。

    带着这种莫名惆怅的情绪,贝塔在傍晚时分的时候,利用地下室的传送阵,离开了伊斯奈斯城。

    艾玛母女两站在旁边,给贝塔送行。等魔法阵的光芒彻底消失后,前王后安吉儿转身抚摸着自家女儿的脑袋瓜子,安慰道:“别伤心了,虽然贝塔拒绝了你,但其实你和他之间的距离已经近了很大一步,母亲我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你以这种方式继续和他相处下去,会相当有戏。”

    艾玛眼睛一亮:“真的?”

    “母亲还会骗你不成!”安吉儿掳了一下自己的褐色长发,风情万种地说道:“贝塔这人确实很不错啊,连我都觉得他很好。”

    艾玛眼睛一瞪:“不行,母亲你不能和我抢。”

    安吉儿理所当然微笑着:“我肯定不和你抢,但偶尔你把他借给我用用如何?”

    艾玛眯起眼睛:“用在哪些方面?”

    安吉儿单手捧脸,颇是不好意思地说道:“各种各样的方面。”

    艾玛使劲跺脚:“母亲,你正经一点好不好。”

    贝塔并不知道自己离开后,艾玛母女俩的互动,他直接将自己传送到了王城。

    此时的王城,一如即往地热闹繁华,光是三个方向的城门入口处,就排起了长队。贝塔一身魔法长袍,根本不需要排队,那些行人就主动让位给他,而且负责安检的城卫军,也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直接放行了。

    不过一进城,他就感觉到自己受到了监视。

    这很正常,任何一位实力强劲的职业者,特别是施法者,在进入王城的时候,都会有专门的人负责盯梢,这是所有国家的潜规则之一。毕竟施法者就是移动的人型兵器,而且还是那种大范围杀伤武器,任由这样的人形兵器在王城中乱窜,而不进行一定程度的限制和盯梢,那王室所有成员的脑袋就和秀逗没有什么区别。

    有人盯梢,贝塔觉得更好。这次他来王城,就是要见大王子的,有人发现他,自然会上报,他相信很快大王子就会派人过来找他。

    他随便找间看得顺眼的旅馆住下,还没有等到傍晚来临,一位穿着青白色长袍的礼仪官,带着三个随从就找上门来了。

    “这位是贝塔阁下吧。”礼仪官很年轻,年纪大概也就是三十岁不到的样子,虽然眼神中带着许些高傲,但礼仪倒是做得很足,他微微弯下腰:“未来的国王陛下想见你,请你和我走一趟。”

    贝塔点点头,也不废话,直接跟着礼仪官离开旅馆。

    坐在气派的马车中,贝塔闭目养神,但他总感觉到那个礼仪官似乎在打量着自己。好一会后,他睁开眼睛看着对方问道:“你似乎对我很好奇。”

    礼仪官笑道:“贝塔阁下,听说你和艾玛小公主走得很近?”

    “朋友,走得近些正常。”贝塔反问道:“难道这触犯到了你?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许些敌意。”

    “这么明显?”礼仪官摸摸自己的眼眉,微微苦笑:“我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但没有想到,还是暴露了。不错,我是艾玛小公主的仰慕者之一,事实上,现在王城在流传着一个有趣的逸闻。他们说,艾玛小公主要被国王许配给你了。”

    贝塔摆摆手:“这事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这逸闻的内容可能性很大。”礼仪官颇是无奈地说道:“所以现在王城中的青年们,都快要疯了,个个都想去湿地找你,进行神圣决斗。”

    “也包括你?”

    礼仪官摇头:“我虽然很讨厌你,但有自知之明……红神官,不是我这种没见过血的纨绔可以打败的。”

    这礼仪官确实是有自知之明,他也是个职业者,在贝塔的系统视野中,显露着他是lv4的‘战场旗手’。

    无论是等级,还是职业,这礼仪官都不占优势。

    “看得出来,你一直很努力锻炼自己。”贝塔有些奇怪地问对方:“但你真的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职业者吗?”

    “阁下叫我柯尔斯廷就好。”礼仪官的身体随着马车的前行而微微摇摆:“我的职业是战士,但我总感觉有些奇怪,因为我没有办法学会顺势斩,而且明显我的力气也不够大。”

    “你的职业确实是战士,但战士类职业中有许多分支。”贝塔微笑道:“你的职业是很少见的‘战场旗手’,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和你详细谈谈这职业的能力,作用,以及成长方式和方向……当然,这得在我见过未来的国王陛下之后才行。”

    贝塔撩开窗帘,王宫已经近在眼前了。

    柯尔斯廷眼睛中露出许些喜意,原本对贝塔的那点点敌意已经消失不见。

    马车停在了王宫的城门之前。

    柯尔斯廷从马车的定窗上露了下脸,作为内廷官员,他有自由进出王宫的权利。

    马车缓缓驶过戒备森严的城门,但即使是坐在马车中,贝塔依然感觉到,他们的马车三十位以上的职业者用眼神,或者精神锁定了。

    这些人中,即有长弓手,也有魔法师。

    直到马车停在了王宫的偏殿前,这些让人极不舒服的感觉才完全消失。

    偏殿是王室成员休息的地方,柯尔斯廷走下马车,再将贝塔请下来后,说道:“阁下,王已经在里边等你。另外,我会在王宫外等你,我对你所说的战场旗手很有兴趣。”

    两位美貌的侍女接替了柯尔斯廷的接引工作,在走过一道长长的,充满奢华风格的走道后,贝塔在前殿的入口处,见到了端坐在对面高处王座上的大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