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21 偶遇熟人
    柯尔斯廷感觉自己的三观被刷新了一遍,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有种专职指挥的职业者。

    贝塔老神在在地说道:“战场旗手就是一支队伍的灵魂,是信仰。只要你在战场上,扛着军旗不倒,士兵们便永不会退缩,他们会战斗至最后一人。但相反,只要你扛着的大旗倒下,就算你有数万兵力的军队,也会兵败如山倒。除非有另外一个指挥型的职业者,接过你手中的大旗。”

    “你的说法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一百多年前的军神,冈布奥-黑森。”柯尔斯廷一脸的憧憬:“传说中他并不算强壮,却有极高的人格魅力和军事天赋,他只要抗着星月战旗出现,无论是他的直属队伍,还是友军,都会像是发疯的野蛮人一样,疯狂进攻一切挡在前进道路上的敌人。无论是丑陋的兽人,还是可怕的巨龙……他战无不胜。”

    “难道我也是这样的人?”柯尔廷斯的脸上满是怀疑。

    “是与不是,你自己尝试一下不就知道了。”贝塔笑道:“你拿把长枪,系上你家族的纹章战旗,然后再拿个盾牌,再随便找个对手,你就明白了。”

    柯尔廷斯依然处于怀疑之中,但他看着贝塔那淡然的神色,直觉告诉他,对方没有说谎。

    他使劲地摇头桌面上的金铃,吵闹的钟声当当当地几乎响彻整座庄园,不多会,管家就推门进来了。

    “杰森,你把我们家族的战旗拿来,再拿个皮盾过来,另外……让士兵们集合到庄园后边的空地上。”

    虽然不明白家主为什么突然要召集士兵,但管家还是听命出去了。

    “贝塔阁下,我能请你指导一下吗?”

    贝塔自然欣然应允。

    两人下了楼,来到庄园后面的空地上。这里是平时训练士兵的地方。

    积雪大约有十厘米左右,两人踩在积雪上,柯尔斯廷整个鞋子都陷入到雪中,而贝塔却只在积雪上踩出了一个轻轻的脚印。

    两人呼着白气,在空地上耐心地等候。没多久,最先过来的是管家,他扛着战旗,拿着精致的皮盾,在雪地中踉踉跄跄地跑过来。

    “主人,给!”气喘吁吁的管家将战旗和皮盾递给柯尔斯廷。

    接过战旗的一瞬间,柯尔斯廷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感觉从战旗上流下来,浑身忍不住打了个机灵,而后他便感觉到,他握着的不是战旗,而是自己手臂的延伸。

    “挥舞一下。”贝塔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

    柯尔斯廷照做了,长长的旗杆划出一道极大的半圆,而旗帜在一瞬间张开,随着旗杆的舞动,而发出哗哗的声响。

    剧烈的劲风将柯尔斯廷身前的积雪扫得漫天飞舞。

    “这!这!”

    柯尔斯廷傻傻地说不出话来,他是职业者,自然知道这一次随意的挥击,威力有多大。这是他用剑类武器时,从来不曾达到的程度。就算他拿着巨剑,用尽全力也打不出这种威势。

    但他现在拿着一根细长的木制旗杆,随手一击,却已超越了自己以往的所有努力。

    “这是真的?”柯尔斯廷喃喃自语着:“这是真的……这是真的!”

    他说到第三句时,语气已经变得极为肯定。

    凌乱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不多会便见到一队士兵零零落落地跑过来。

    当他们远远地看到,自家主人擎着家族战旗,威风凛凛地站在不远处,便产生了一种古怪的感觉。

    仿佛那里站着的主人,不再是软弱,没有见过血的纨绔,而是战无不胜的大将领。

    他们忍不住踏稳了脚步,挺直了胸膛,等他们跑到空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整整齐齐的五排,然后一动不动,如同石雕一般地接受自家主人的检阅。

    贝塔看着脸上兴奋地快要发光的柯尔斯廷,微微一笑,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里,他很清楚,接下来是柯尔斯廷的主角时间,他留在那里,只会让人觉得碍眼碍事。

    当他正要离开庄园的时候,后边追上来一个气喘吁吁的人。

    是柯尔斯廷的管家,这个中年人喘着粗气说道:“阁下,请等等,至少让我们用马车把你送回城里,这是我们应尽的礼仪。”

    就这样,贝塔坐着免费的马车回到了旅馆门前。

    在马车上的时候,他就一直在考虑,自己担任使节团团长,明面看着是个好差事,但实质上危机重重。

    上一个使节团,在即将离境的时候被人全灭,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新的使节团,自然也会遇到这种情况。所以他必须得加强新使节团的战力,但此刻的现状便是,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战力都有些缺乏……特别是对内的威慑战力。

    使节团大部分的人手,当然会由王室选出来,越是如此,贝塔越得加塞自己的人手进去。他当过几年的领主,很清楚,如果一支队伍里,没有足够的支持者,或者用难听的话来说,没有足够的亲信,就算自己是明面上的领头人,王室指定的使节团团长,也很难说得上话,只会落得被架空的下场。

    从实力上来说,自己肯定算得上一个战力,豪宅术空间中的雪莉,也算得上一个战力,洁西卡顶多只能算三分之一的战力,但放出来的战斗的话,也聊胜于无,毕竟是职业者。

    三个人加起来,虽然也挺有威慑力,但他总觉得还差点什么。

    下了马车,他刚抬腿想往旅馆里走,突然却看到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在街道上走着。

    那是一个青年战士,对方拿着一张坑坑洼洼的铁盾,穿着黑色老旧的铁甲,青涩却又有点坚毅的脸上冒出了不少的胡茬子,整个人显得有些憔悴,也显得有些失落。

    贝塔记忆力不错,他略一思索,便想起来,这小子不就是以前他追击卡蒂时出现的热血青年嘛,要不是对方的阻拦,他至少能早半天把卡蒂拿下。

    没想到又碰到这年轻人了,不过看起来,对方的生活似乎有些不太顺利啊。

    过去搭个话吧……这小子实力不错,或许能拉到使节团中来。

    带着这样的念头,贝塔转身朝那个有些落魄的青年战士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