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29 恶俗桥段
    按霍莱汶国以前的习惯,使节团人数一般不会超过五十人。

    但最近出了那么档子事情,大王子也有意加强了使节团的防卫力量。这百来人中,至少一百人是军人,而其它二十多人左右,才是身穿着常服的,真正的使节。他们都是精通礼仪,擅长辩论,精通社交的好手。

    不过,真正吸引了贝塔注意力的,是个褐色短发的年轻人。

    他座下的战马明显比其它人的高出不少,全身披甲。而他自己更是一身银白铮亮的全身铠,贝塔之所以可以看到他的容貌,而是这人把自己的头盔取了下来,而后很阳光地对着附近的围观群众们抱以微笑。

    末了,还时不时向人群中的小美女们,挥手示意。

    做完这些动作后,他突然抬头,看着贝塔,嘴唇动了动。因为距离有些远,而且周围很多行人在发出声音,太过吵杂,贝塔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不过看着对方眼中的倨傲,想必也不是什么好话。

    “典型的吓马威啊。”贝塔回到房中,看着众人说道:“看来我们也得稍微表示一下才行了,毕竟使节团这么多人,如果我们不能掌握说话权,那么以后做事会很被动。”

    巴特无奈地摇摇头说道:“原来我是被抓来充门面的啊。需要我怎么做?”

    虽然巴特的语气显得很郁闷的模样,但实质上,他现在很兴奋,眼中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芒。

    贝塔摆了下手:“暂时不用你动手……索菲娅,你藏到我的影子里,如果待会我和对方有翻脸的迹象,你就找机会吓吓他。雪莉,如果那些骑兵有围攻我们的迹象,你就‘震慑’一下他们。”

    索菲娅嗖地一声,化成了一道黑烟,贴着地面钻进了贝塔的影子中,隐身不见。

    巴特看到这一幕,脸色很是精彩。他之前虽然也看出来索菲娅似乎是名职业者,但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索菲娅模样很是漂亮,一看就是那种胸大无脑型的角色,极可能是贝塔的情人。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女人居然是个很厉害的暗杀者。

    此时的巴特根本感觉不到索菲娅的存在,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这女人发动攻击,巴特自讨不一定能反应得过来。

    他将视线转向雪莉,心想难道这也是个厉害的角色?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雪莉扭头对巴特微微一笑,后者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尾骨那里升上来,他明白了,这位美得不像话的女士,比刚才的大胸美女还要厉害得多。

    现在他唯一能看透实力的,只有那个小女仆了。

    毕竟洁西卡实力比他低许多,被他看透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情。

    贝塔举步走出房间,雪莉和洁西卡紧紧跟上,巴特拍拍脸,也跟了上去,他现在终于发现,自己的这个雇主,极不简单。且不说对方有‘红神官’的绰号,鼎鼎大名。光是他这两个女人(情人),他怀疑就能压制一支精锐的百人军队了。

    一想到下面那个模样嚣张的年青人,他就直想笑……居然惹上了这么可怕的家伙。

    贝塔走出旅馆,站到对方面前三米处。

    这年轻人的视线先扫过雪莉,愣了一会,才将视线放到贝塔的身上:“请问是贝塔阁下吗?我是使节团团长,弗莱彻。”

    贝塔哦了声,说道:“但据我所知,我才是使节团的团长吧。”

    “哈哈哈。”弗莱彻大笑三声,然后再继续说道:“抱歉,我忘了个词,我是副团长。”

    贝塔背对着东方,初升的太阳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直接盖到了弗莱彻的脚下。

    “那从现在开始,牢牢记在心里就可以了。”贝塔看看周围:“没有多余的马了?也没有马车?”

    “不好意思,我们德莱汶家族提供的物资,只够我们自己使用。”弗莱彻表情很平常,但眼神中却有几分调侃:“如果阁下需要马匹,或者马车,请自己解决。”

    “那行,那你们在这等会,我让人去马厩那边买几匹马回来。”

    “团…长阁下!”弗莱彻拉开了音调,笑道:“时间很宝贵,我们必须得在一个月内回莱,就不浪费时间了。等你把马车买好,赶上我们即可。”

    贝塔淡淡说道:“你既然知道我是团长,那么就听我的命令,待在这里。”

    “如果我说不呢?”弗莱彻的眼里尽是揶揄。

    “你大可以试试!”贝塔语气平淡地说道:“我记得使节团某种程度上,也隶属于军队。在军队中,不听调令,会有什么后果,你应该清楚。”

    弗莱彻冷笑一下:“我当然清楚,但我赌你不敢动。”

    不敢动什么!自然是不敢动他。弗莱彻有管种自信,自己带了一百名家族的精税骑士过来,这个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蹦出来的使节团长,就算有点实力又如何,自己家族什么地位,王城中谁不知道,况且家族后面,还站着王室,除了王族,谁敢不给他面子。

    他甩动马缰,策马离开,却感觉脖子后一股冰冷的寒意袭来,后劲便被一个冰冷且尖锐的东西给轻轻抵住了。

    微微的刺痛感从颈后的皮肤传来,弗莱彻隐约感觉到抵住自己的是什么东西。但他不明白,什么时候有人绕到自己的背后了。

    鏳鏳鏳的拨剑声连续不断的响起,一百多个骑兵抽出了自己的护身短剑。

    “别轻举妄动!”弗莱彻大喝一声,制止了那些蠢蠢欲动的骑兵们,他不敢回去,只能恶狠狠地盯着贝塔:“你知道我是谁吗?得罪我就同等于得罪王室。”

    这真是一句名言啊!

    贝塔笑了,笑得挺开心的:“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也不知道我是谁吧。如果你知道了,或许就不会这么说话了。我已经得罪过一次王室,但我现在依然好好地站在这里。”

    弗莱彻恶狠狠地盯着贝塔,似乎是在猜测贝塔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据他所知,王城中的家族,得罪过王室而安然无恙的并不多,但没有一个人与眼前这个该死的小白脸对得上号。

    只是,他不敢赌,万一对方说的是真的呢?那他的小命就在丢在这里了,就算不死,也极有可能脱层皮。

    认怂先!

    弗莱彻挥挥手,压抑着怒气缓缓说道:“好,我们在这里等你,团长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