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32 要见苦主了
    外交礼官的代表交出文书证明后,冬风城的守卫便打开正门,将使节团放了进去。

    此时已经是今晚,街道上的行人已经不多。索菲娅化成一道阴影,躲在了雪莉的影子中。这里是她的城市,她不太方便出现在使节团中,否则影响不太好。很多事情,做是一回事,让人知道则是另一回事。

    有辆马车稍微开快了些,和贝塔并排。蓝色的车帘打开,一位脸颊带着许些雀斑的少女看着贝塔,问道:“贝塔阁下,我们还是老样子,继续住在旅馆里吗?”

    贝塔看着这女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整个外交礼官团,都是上了年纪的男人,只有她一个女孩子,在团中显得极是扎眼。一开始贝塔还有些奇怪,为什么一个小女孩会被派来这么危险的任务,随后再细想一下就明白了。很多人都把这次的任务看成了必死的任务,他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礼官,对这次的任务很悲观,认为有极大的可能,回不来了。所以很多人能不来就不来,王室想必是很费了很多精力,才找到二十几人,而这少女,多半是被某种原因强迫过来的,用来代替某位有权势的人。

    “我叫苏珊。”

    少女的声音很轻快,看着并不像是被强迫来的样子。这让贝塔觉得,自己似乎猜错了。

    贝塔看着对方脸上的雀斑,觉得对方倒是挺可爱的,笑道:“你不想再住到旅馆里?”

    “我以前在王城认识一个朋友,她是这座城市的大小姐。我有好几年没有见过她了。”苏珊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想趁着这机会,去探望探望她。”

    “你说的大小姐,名叫笆笆拉吧。”贝塔问道。

    苏珊瞪圆了眼睛,活像一只仓鼠:“阁下也认识她?”

    “那你认识索菲娅吗?”贝塔问道。

    苏珊摇摇头。

    “她是笆笆拉的母亲,就是前几天,帮我对付弗莱彻的那位美女。”

    苏珊这下子不但眼睛瞪圆了,连嘴巴都张得大大的。女性一向是比较敏感的,她能看得出来,索菲娅和贝塔的关系,很亲密,不是朋友之间的那种亲密,而是狗男女的那种。她本以为那个性感又帅气的索菲娅,是贝塔的情人,但没有想到,她居然还是笆笆拉的母亲。

    等等……苏珊突然想到了很多东西,该想到的,不该想到的事情,都在她的小脑袋瓜子里走了一圈。

    原来她看着贝塔的眼神还是有几分崇拜的,现在倒是带了些仿佛看人渣的表情:“哈哈,阁下倒是交游广阔啊。”

    贝塔怎么说,也是个阅历丰富的成年人了,他一看苏珊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女孩在想什么。只是他没有办法生气,一来他确实是和索菲娅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二来对方明显还没有成年,他何必与一个少女置气。

    “那你坐上那边的马车。”贝塔向着雪莉所在的方向示意了一下:“那辆马车会直接进到城主府,你可以坐着她,去见你的朋友。”

    “谢谢阁下了。”

    苏珊干涩地笑了下,提着自己的碎花裙子从马车上跳下来。马车现在的先进速度很慢,但即使如此,她还是踉跄了两步,而后迈开双腿,使劲向前跑,追上雪莉的马车,轻轻跳了下去,仿佛身后有一只臭虫在追赶着他。

    贝塔觉得自己似乎是被人嫌弃了,巴特从旁边策马过来,笑道:“雇主,你现在的名声似乎不太好啊。”

    “贵族的名声,就没有几个好的。”贝塔无所谓地耸耸肩:“你过来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的吧。”

    巴特神色微讶,而后释怀说道:“瞒不过你……刚才我注意到,弗莱彻的骑兵队里,少了一个人,而且他们的气氛似乎不太对,好像总是用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我们。”

    “是用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我,而不是你们。”贝塔扭头看了不远处的弗莱彻一眼,然后继续说道:“我大概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你别担心,我用自己解决的。”

    贝塔的话说得理所当然,但巴特却觉得不太舒服。他静静地看了一会自己的雇主,确认对方说的话很真诚后,才缓缓说道:“你什么事情都打算自己解决,那么你雇佣我到底是什么原因,就是用来充充门面?”

    这世界上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人,有的人喜欢出工不出力,最好什么事情都不用干。而有的人,不让他干活,他会全身难受。

    巴特就是后一种。

    马蹄踩在青石板上,踏踏作响。贝塔看着巴特,微笑着解释道:“你并不擅长攻击作战,你擅长的是保护和防守。况且我和弗莱彻的事情,涉及到阴谋算计的那些东西,你不适合掺和到里面。”

    巴特不太开心地说道:“也就是说,这段时间我没有什么用处?”

    “等出了北方关隘,有你忙的时候。乌达布里的袭击肯定会一波接一波,能不能保护他们,能保护下来多少人,会和你的努力有很大关系。”

    听到这话,巴特满意了。此时冬风城的城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弗莱彻挥挥手,骑兵队向另一个方向离开。每座城市,都有专门帮贵族老爷看管战马的场所,而骑兵队也可以将自己的战马寄放到那里,然后再自行去寻找旅馆住宿。

    外交礼仪官们,也随着骑兵队离开。

    而弗莱彻跟靠过来,说道:“贝塔阁下,刚好我也打算去拜见一下乌瑟尔阁下,可不可以同行?”

    虽然弗莱彻说话很是得体,但贝塔依然还是能从对方的脸上,读出许些恶毒的嘲笑。

    弗莱彻怕贝塔开溜,所以想用言语‘绑’着他一起去见苦主。他觉得,这样子才会有好戏看。

    贝塔也不以为意,他没有任何迟疑,回答道:“没问题,很高兴能与你同行。”

    弗莱彻此时有些奇怪,明明贝塔就要见到苦主了,为什么还是一幅波澜不惊的样子,难道这家伙真的不怕出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