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33 杀人是需要理由的
    弗莱彻现在的内心中,充满了自得的开心情绪,一想到贝塔就要遇见乌瑟尔这个苦主了,他感觉自己兴奋地就要飘起来。

    他看贝塔很不爽,非常的不爽。在他眼里,贝塔就是个小白脸,利用自己的相貌,骗了一个城主夫人回来,而且身边还跟了个千娇百艳的金发女子。

    正所谓同性相斥,弗莱彻长得也不差,算起来也是个小白脸,所以他才会如此地讨厌贝塔。

    他跟在贝塔的身后,想着待会贝塔如果和乌瑟尔起了冲突,他应该怎么说话,怎么行动,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扇风点火这事他自诩很在行,说不定还能从中捞到点好处。比如说,想办法把他身边美得不像话的女人哄过来,如果能让她作自己的情人,他还何必去祸害其它的良家妇女,即使是死在那个女人的肚皮上,也值得。

    想到这里,他不着痕迹地看了眼马车,又将自己的视线收回,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

    很快众人就到达了城主府,因为早有人过来汇报的关系,凯尔和笆笆拉已经在城门的吊桥上等着了。

    贝塔和他们两人自然不会客套,他翻身下马,把缰绳一扔,说道:“给我们准备些热水吧,吃的东西待会再说,好几天没有洗澡,人都快要臭了。”

    因为人多嘴杂,加之又有弗莱彻这个讨厌鬼在一旁,贝塔并不想这么快就暴露自己拥有特殊空间的事情。所以雪莉和索菲娅一直没有进豪宅术空间中休息,洗漱。

    雪莉也从马车中出来,索菲娅继续躲在她的影子中。

    凯尔和笆笆拉可是知道索菲娅能力的,知道她肯定会躲在某人的身边,便没有大惊小怪。苏珊轻盈地从马车上跳下,一眼就看到了笆笆拉,而后高呼一声,抓着裙摆从马车上跳下,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冲过去,给笆笆拉一个用力地拥抱。

    完了,还用脸不停地蹭着笆笆拉的脸,很是激动。

    笆笆拉稍稍用力推开对方,盯着对方两秒后,满脸惊讶:“苏珊,怎么是你?”

    这两人确实是好朋友。数年前,笆笆拉曾在王城求学,因此和苏珊成了好朋友。但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当时她们年纪还小,模样也和现在略有些不同,所以笆笆拉花了点时间,才将对方认出来。

    当下,两个女孩子抱在一起,笑笑跳跳,又哭又闹。也不怪她们这么激动,在这个交通落后的世界,如果没有传送魔法,每一次出发旅行,都意味着是一次坚难的探险,轻则受伤患病,重则死在半路上。

    若是职业者还好些,毕竟体质比一般人强,但如果是普通人,就算是结队出发,互相照顾,依然有很多人永远倒在了旅途中。

    而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商队的商人们,他们是在用生命跨地区进行贸易,平均来说,每次成功的远行贸易,背后必定会有人埋骨他乡。

    朋友一旦相隔他方,很多时候就代表着终身不能再见面。

    许久未见,自然会有说不完的话,两个女孩子手拉手先进了城堡。凯尔走上来,接过贝塔甩出的缰绳,亲自为老师牵马。

    巴特在旁边看着这一切,他突然发现,自己的主人似乎交游挺广阔的。虽然他的实力远不如凯尔,可他能感觉得出来,凯尔和自己一样,都是战士类职业,但要比自己强得多。只是他有点不明白,为什么凯尔比自己年轻,实力居然如此夸张。

    弗莱彻走上来,很有风度地对着凯尔说道:“你好,我是罗格家族第三子,弗莱彻。很高兴见到你,请问你是乌瑟尔阁下的直属骑士吗?”

    “啊,抱歉,我是他的女婿。”凯尔挠着头,一脸苦恼的模样:“罗格家族……我记得前几天,好像有这么一个骑兵报着这家族的名字,强闯我们城主府,被我拿下了……是你的命令?”

    话说到最后,凯尔的勇者气势汹涌而出,弗莱彻一个真正的小白脸,哪经得起这种阵势,当下被吓得双腿发虚,连退几步。

    他苍白着一张脸,满上已经开始往下淌着汗水,但依然强自撑着说道:“我……我,可是……罗格家族的人。”

    凯尔是贝塔手把手教出来的学生,深得贝塔的‘真传’。他哼了一声,说道:“你那骑兵一进来就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被我反驳两句,就拨剑想动手。他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冬风城,不是你们这些小白脸可以撒野的地方。”

    雪莉捂嘴直笑,她觉得凯尔已经被贝塔教‘坏’掉了。

    其实和贝塔一起经历这么多事后,凯尔也看透了,他已经明白贝塔所说的‘强者不需要礼仪’这句话的真谛。老师带着他们正面强罡大王子,也就是未来的国王陛下,虽然棋输一着,但大王子为了安抚老师和他们,不一样选择息事宁人。

    这样的事情,换作是两年前凯尔碰上,别说和大王子刚正面,就算是被大王子那种人物骂两句,都会感觉到天要塌了。

    实力的提高,带来的是眼界的提高,和更高的‘容错率’。

    绝大部分生物的生命历程,都存在着一个‘容错率’的说法。

    弱小的生命,只要在寻找食物,或者捕食时,小小的失误一两次,就可能被天敌杀死,或者抓不到猎物活活饿死,甚至不小心被风刮跑了,或者迷路了,都会导致死亡,它们得战战兢兢地活着,不敢有任何的松懈。

    强大一点的生物,天敌更少,或者没有天敌。比如说,强大的职业者,或者巨龙族。这就是生存容错率的提高,他们就算‘失误’数百次,都有机会活下来,他们很容易便可以在自然界获取到生存所需要的资源。

    而站着世界顶端的生物,则以天下生物为棋子,比如说众神,他们考虑的已经不是生存的问题。

    凯尔现在已经站到了金字塔的中上层,能对他造成威胁的,只有少数的职业者,以及某些特别的生物。至于普通的世俗权力,在他的眼里,已经没有多大的威慑力。这便是实力提高,所带来的生存‘容错率’提高,很多事情,已经不再是生存威胁。

    凯尔现在连大王子都已经不害怕了,更何况一名不知来路的纨绔子弟!

    弗莱彻却觉得事情很不对劲……他知道乌瑟尔有个女儿,听说长得还行。但他却不知道,乌瑟尔的女儿已经结婚了,而且她的丈夫,居然还是如此强大的战士。

    事情似乎没有按照他想像中的那样发展。

    不过他觉得,事情似乎还可以再挽救一下。当下强忍着心中的不快,问道:“这位阁下,你是不是弄错了?我的骑兵不可能强闯城主府。”

    凯尔是勇者,他天生能感觉到自己面前的生物,是正义,还是邪恶。这是勇者的天赋技能。

    弗莱彻虽然没有到达‘邪恶’的地步,但凯尔依然感觉到,眼前这人浑身散发着让他不舒服的气息。他很想拨剑砍了对方,但仔细一掂量,又觉得对方还没有坏到达那种地步。

    这种想砍又不能砍的感觉,就像喉咙里堵了口痰,想吐吐不出,想吞吞不下,放着不理又会影响呼吸的通畅感,让人甚是纠结。

    这种纠结感让凯尔这老好人,都觉得相当不舒服,于是不快地回了一句:“我说他闯了就是闯了,难道我还骗你不成。”

    弗莱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怒喝道:“我是罗格家族的人,你听明白没有?”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强调,自己是罗格家族的人了。巴特在一旁看着,突然就觉得弗莱彻好可怜,遇到了一对根本不把他背后势力看在眼里的师徒。

    “没听说过。”凯尔冷冷地看着对方:“冬风城不欢迎你,别跟着进来了。”

    巴特在旁边,惊讶地吹了声口哨。他本以为自己雇主这么嚣张的人,天底下独一份,但没有想到,雇主的学生,居然也是这么生猛,真不愧是师徒,性格脾气一脉传承。

    “好好!”弗莱彻没有想到,自己堂堂罗格家族的人,居然连被一对师徒戏弄,他气得嘴唇都在发抖:“你们既然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把事情传得到处都是!”

    弗莱彻的话音刚落,一道蓝色的剑气擦着他的身体掠过,带起一片涸尘,留下一条长沟。

    凯尔长剑回鞘,缓缓说道:“你可以随便传,但你最好祈祷着以后别让我找到审判你的机会。”

    这话听起来是威胁,但凯尔说出来,就是事实。他有种预感,再不久,弗莱彻就值得他‘杀’掉了。

    弗莱彻恶狠狠地盯了一眼贝塔,转身就走,他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记在了贝塔的身上。

    骑着战马疾驰在街道上,他无视行人们惊慌的躲闪,心里却是只有一个念头,他一定要想办法把贝塔杀了,不杀掉他,他不舒服,一辈子都不会舒服。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窝囊气。向来只有他落别人的面子,现在却被别人落了面子。自从接受了使节团的任务后,他感觉自己的运气突然就变得不好起来,先遇上个油盐不进的贝塔,现在又遇到个二愣子。

    敢情这天底下和他过不去的灾星,全跟在贝塔那个混蛋的身边。

    不管怎么样,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一定要拿到使节团的真正决策权……家族把他弄进使节团中来,可不是让他游山玩水的。

    现在,于公于私,他觉得自己都有弄死贝塔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