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39 北方关隘
    如果说一开始贝塔只是想利用渥金神教,增加自己实力的话,那么现在贝塔已经有了全心全意经营神教,让其茁壮成长的想法。

    铜鼓城现在很富有……渥金神教把这座城市的道路全打通了,交通便利,自然商队就多。商队多了,税收也就多了起来。

    爱丽丝花了不少钱,准备了一丰盛的晚餐,请使节团众人,包括近两百人的骑兵团,吃得饱饱的。

    期间,卡蒂也有来凑热闹,其实她和爱丽丝不太熟,纯粹是想来见见贝塔罢了。

    在宴会期间,法休见到了雪莉……然后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花心的倾向,才刚刚喜欢上一个少女,现在见到另一个女人,又喜欢上了。

    怀疑人生的他,随便在宴会上吃了些东西,就躲到自己的客房里静思去了。

    第二天,吃过早餐后,爱丽丝亲自带着使节团,前往北方关隘。

    北方关隘座落在两个山脉中间,左边是落月山脉,右边银松山脉。这两座山脉延绵千里,脉耸峰奇,山脉内魔兽众多,将霍莱汶和乌布达里这两个老冤家隔了开来。

    而北方关隘,是这两个国家唯一的进出口。

    北方关隘,本质上就是一堵巨大的黑色城墙,一座长一千三百多米,高七十米左右,宽三十米的超级城墙。它堵在左右两座山脉的中间,并且将两座山脉连接起来。

    城墙上有战旗飘动,还有人影晃动。即使是在和平时期,城墙上也有数百人驻扎巡逻,一旦到战时,城墙上至少有过千的弓手候命。

    雄伟的城墙让大部分的人都看呆了,像法休这种没怎么出过远门的人,看着关隘就像在看着一头可怕的巨兽,在不停地舔着嘴唇,时不时还咽下口水。他或许还在思量,如果他是敌人,应该怎么打下这座关隘,但想来想去,都只得到了一个绝望的答案。

    贝塔倒是见怪不怪,他见过的巨型建筑多了,北方关隘在他眼里根本排不上号。

    在城墙的下方略左侧处,有一堵进出北方关隘的城门。这城门高大约七米,宽度大约四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能让略大的马车通行,可要说让更多的人同时过关,那是不太可能的。

    而且这条三十米长的通道中,还有七道厚重的铁门落下。敌人很难得进来。

    况且在入口处,左右两旁还有着两座军营,每座军营前都树有十座左右的箭塔,万一真有敌军从过道中出来,他们将面临最后一道防线……箭雨打击。

    两座军营里各出来一队人马,左右的是枪兵,右边的是弓手。

    贝塔拿出了大王子给的任命文书,爱丽丝接过后,向前策马几步,弓手那边有个军官模样的人接过,正在缓慢地确认王室印章。

    贝塔眼神很好,他向城墙上看了下,然后问道:“你居然弄了两队树人和普通士兵一起巡逻?”

    爱丽丝笑笑,说道:“两座山脉都有很多古树,召唤出来的树人很厉害,又聪明,为什么不用?”

    贝塔咧嘴一笑:“其实那两队树人是你用来震慑那些不服气的人吧。”

    爱丽丝得意地挑了下眉毛,算是默认了。

    军队很现实,他们只服比自己强的人。否则你官位再高,下达的命令,到了基层,能有五分的效果就不错了。

    而爱丽丝是大师级的召唤师,一来就带有两队树人,以及一匹独角兽,想必很快就折服了这些桀骜的士兵们。

    一般来说,女性军官在军队中是受到轻视的,她们下达的命令,落到基层,能有三成效果就谢天谢地了。毕竟女性在大部分男人的眼里,都是柔弱的象征。

    但凡事也有例外,如果这女性军官即厉害,漂亮,又高贵聪明,实力吊打大部分的军官,那么,这位女性军官就能轻而易举地,折服她所管辖下的所有军人。

    这种折服,会让大部分的军人们,产生一种狂热的情绪。效果要比同等实力的男性军官,厉害得多。

    具体例子,可以参考‘圣女贞德’。

    贝塔看到那些从军营出来的士兵们,见到爱丽丝都是屏气静神,眼中不但带着尊敬,几乎人人都带着爱慕,一双双眼睛,明亮地吓人。

    这士气……快赶得上贝塔在游戏中建立的圆桌骑士团了。

    问题是,圆桌骑士团才多少人,爱丽丝这样的手下,至少有两三千吧。

    军官确认了文书后,对着身边的人打了个手势,然后一个小兵举起红白色旗,不停地摇晃,向城墙上发送了旗语。

    没多会,过道那里关着的铁门,一道道缓缓向上打开。

    “一路顺风。”爱丽丝向着贝塔真挚地说道。

    贝塔点点头,主动走在了最前面。而后外交礼仪团跟上,骑兵则分成两列,缓缓的跟在车队后边。

    三十米的过道,右右两边,还有头顶上,每过两米,都会有一小片密密麻麻,拳头大的黑孔。

    这些都是枪洞,或者箭洞,一旦有敌人进入了过道中,那些躲在黑洞后面的士兵们,就会将长枪从小洞中刺出,攻击在过道中缓缓前行的敌人。

    狭长昏暗的过道,还有这种一眼看地去就知道用途的小黑洞,使得整条过道的气氛显得极是压抑。

    很多人都尽量强迫自己不去看左右两边墙壁,直管盯着前边的人影。

    贝塔最先通过过道,然后眼前便是一片平坦的雪地,阳光照在雪面上,反射过来,极是刺眼。

    左右两边是巍峨的雪山,其实他们依然还在两座山脉的范围内,但他们要走的这条道路,至少是平坦的。

    等最后一名骑兵通过关隘,身后的铁门轰隆落下,将他们完全隔绝在荒野之外。

    贝塔回头,看着有些茫然地众人,他高喊道:“从现在开始,我们没有保护了,在这片无主之地,在我们没有到达乌达布里国边境之前,是我们最危险的时候。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人会来帮我们。我要求你们每一个人都必须听从我的命令,如果有人违抗,我不介意动用军法。”

    贵族气势天赋全开,无形的压力向周围散发,所有人都看着贝塔,没有人敢说话,自然也就没有人敢有一丁点的反对。

    “很好,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