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44 流浪者营地
    石房中的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自己算是在死亡线上走了一圈,他们有些人依然在压低着声音说话,有些则已开始打起磕睡。

    雪莉重新给封闭的石房开了个门口,贝塔走进去,上到二楼,坐下,然后吁了口气。拖着一大票要人命的熊人,狂奔近一小时,就算是纯粹的战士系职业者都会觉得脚酸,更何况是他这个复合职业者。

    雪莉在一旁,轻轻地帮贝塔捶背揉肩。

    法休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问道:“阁下,情况怎么样了?”

    “应该没有问题了。”贝塔笑笑,说道:“除非他们能飞,否则这种距离,不可能跑得过来。”

    当然,像贝塔一样,利用传送术也可以快速跳跃过来,但传送魔法阵涉及到很高深的知识,贝塔不认为那些熊人能学得会,另外就是,非恒久性传送阵,传送一次后,便会消失,而且得消耗一定的魔法材料。

    熊人族对于人类的东西一向很排斥,包括魔法材料。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熊人族有熊懂得简易传送阵,也不可能传送得太多人过来。

    而贝塔这边,有两个大师,数个实力不错的精英级职业者,还有近两百的骑兵,如果只传送十数个熊人过来,根本就是相当在在‘送菜’。

    在听到熊人族不可能过来后,法休松了口气。如果是在和平的环境中,他确实算得上是翩翩佳公子,无论是礼仪,还是学识相貌,都相当不错,极俱卖相。但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他就没有那么沉稳了。

    这是人之常情,上过战场和没上过战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贝塔以前初入游戏的时候,不会剑法,不会魔法,虽然有剑术天赋在身,但对敌的时候,耍的是一套大成级别的‘疯魔剑术’,未伤敌,先伤己。

    这是过度紧张造成的现象。

    事实上,几乎九成九的物理系职业玩家,在第一次使用武器对敌的时候,都击伤过自己。毕竟绝大多数的玩家,一开始都是普通人,连剑都没有摸过,挥舞起来,没有把自己的脑袋削掉,已经算是不错了。

    因此,贝塔倒不觉得法休这种看似‘懦弱’的举动,有什么不妥。

    此时礼仪官依然呆在结界中,贝塔向他问道:“首先,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另外……你画幅地图出来吧,我们必须得换个方向去霜星国了。”

    现在贝塔大概清楚,霍莱汶国内的熊人族是从哪里来的了,多半是从乌达布里国的山脉中流窜过来。而乌达布里国呐有一条条很长的山脉,一直延绵数千公里,向西再转南,到达精灵森林的外围。

    “佩里斯南,很高兴能为你服务。”礼仪官弯腰微微一礼后说道:“那关于我孩子学习魔法的事情?”

    贝塔摇摇头:“我可以支付金币,但关于学习魔法这事情,真的不能答应你,我没有什么时间。”

    他并不完全相信佩里斯南所说的话,但他判断,对方的话,至少可以相信六成了,毕竟敢开口谈交易的事情,一般都会略微增加可信度。当然,也不排除对方特地为了增加可信度,而特地弄出这么一出。

    只是,他暂时没有想到,对方想要加害他们的理由,这礼仪官,是乌达布里间谍的可能性,并不大。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要报酬了。”佩里斯南有些失落地说道:“毕竟我也是使节团一份了,为团队出份力,也是应该的。”

    贝塔脸上赞许地笑了下,心中却不以为然。若真是为团队出份力,一开始就不应该提出报酬。不过他也不是那种占了别人便宜,而没有任何表示的人。

    从空间中拿出个小布袋,递到对方的面前:“这里面有十五枚金币,用来购买一张地图,应该足够了。”

    佩里斯南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接了过去。十五枚金币已经不少了,至少他的全部家当加起来,也没有这个数目。

    很快,佩里斯南就将地图默画了出来。贝塔凭着自己的记忆,发现对方标示出来的道路两边的地形,确实就是他记忆中,霜星国和乌布布里周围的大致地形。

    应该问题不大。贝塔拿到地图后点点头。

    贞德此时从空间落下来,在这种寒冬中飞行,毕竟是件吃力的事情。它落下来后,随便吃了些肉干,然后就站在贝塔的肩膀上闭眼休息。

    贞德那亮金色的外形,根是扎眼。法休看到它,有些惊讶,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而后众人休息。

    直到第二天清晨,熊人族也没有出现。众人吃过简单的早餐后,重新出发。这次他们不再向北走,而是开始向东。

    而他们身后的大型石房子,重新化成了泥土,崩塌在地面上,形成一个大大的土堆。其实如果这石房子留下来也是可以,但如果解除掉魔法效果的话,雪莉能取回相当一部分的精神力,可以减少冥思和休息的时间。

    使节团向东走了一个上午,在接近中午的时候,到达了一处奇怪的地方。对面是一片树林,骑兵队的斥候们却发现,树林周围,有大量的马车行驶痕迹。

    贝塔打开地图,发现上面标有这地方的名称:流浪者营地。

    正奇怪的时候,却看到树林中驶出数辆马车,这些人一看到外边居然有支骑兵队,吓得把刀枪棍棒全亮了出来。

    微里斯南跳下马车,气喘吁吁地跑到贝塔在面前,喊道:“阁下,千万别动手,他们只是商人,走私商,没有威胁。”

    没有威胁?贝塔却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威胁这事,得看对像是什么样的人。

    如果是普通的小车队,或者是更小的商队,这些走私商,十分八九会客串一次强盗,劫些财色。毕竟走私商,个个都是把脑袋拴在被裤腰带上的货色,胆子大得很。

    话说回来,胆子小的商从,也没有胆量成为走私商人。

    佩里斯南继续说道:“我们要经过这里,必须得经过这里的主人,万像之主的同意。这有唯一可以穿过这片树林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