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46 被跟踪了
    一般人都会认为,只要是天界生物,都是伟光正的……但这其实都是人类自身对于天界的美好想像。

    天界生物中,包含很多肉食动物,如果它们伟光正,早就全饿死了。天界生物其实和主位面的正常生物差不多,都有一个完整的食物链,天界生物为了自身的生存,也会主动去掠夺其它种族的生命,或者是资源和财富。

    说到这里,就必须得涉及到一个正义与邪恶的问题。

    每个人,或者每个种族的世界观不同,对正义和邪恶有着微妙的看法。但这是个魔法世界,其本身就带有一种奇怪的法则之力,可以明确区分正义与邪恶。

    其判断标准为:是否对自身种族造成不良的影响,或者影响本种族的生存情况。

    所以很多时候,人类大量屠杀地精,熊人族等生物,是不会被判定为邪恶的,反之亦是如此。人类因为战争等等因素造成了大量的伤亡,也不会被世界意志判定为邪恶,。因为这是种族的生存战争。

    人类觉得熊人族邪恶,纯粹只是种族主观印象。

    只有那些因为娱乐,或者是单纯因为私利,造成了大量本种族,或者其它种族伤亡的人,才会成为邪恶生物,才可以被侦测邪恶魔法,或者是勇者们感觉到。

    而恶魔们,以及敌视生命的死灵们,他们的天性就是摧毁一切,甚至包括自己的种族,他们暂时能抱团生存,是因为毁灭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一旦他们毁灭了其它所有种族,接着就是他们毁灭自身的时候了。

    这样子混乱的种族,自然会被世界法则定义为邪恶。

    星光兽虽然是天界生物,甚至以前很多人觉得它们拥有‘光系外表’,因此认为它们是纯粹的善良生命。事实上,这话也没有多大偏差,星光兽确实是以负面情绪为食,很多时候,它们是可以担当得起正义使者这个称号。但贝塔在游戏中见过,胡乱屠杀人的星光兽。

    所以说,每个种族都有好人和坏人,只是比例有问题。星光兽族中偶尔能出杀人的疯子,恶魔中也能出现菲尼克斯这种专门审判邪恶的圣兽。

    贝塔命令使节团暂且在此地休整了两小时,而后又继续出去。期间很多人围着雪莉的马车打转,想再见见刚才那位惊鸿一现的美人,只是雪莉一直躲在马车中,没有再露面。

    那些商人见着近两百名的骑兵,也不敢用强,只得加大声音,吹嘘自己的商品,或者吹嘘自己的财产,地位,以求能搏得那位美女的青睐。

    但是很可惜,他们的期望注定会落空。

    两小时后,使节团继续出发。商人们看着雪莉的马车晃晃悠悠地离开,内心都是失落无比。

    等使节团出了森林,星光兽全身闪着银光,振翅飞到了空中。

    居高临下,它能看见使节团离开的方向。但它却是不知道,在更高的天空中,有一个小小的金点在盘旋。星光兽在飞到树林上方的一瞬间,就已经被锁定。

    贝塔此时保持了心灵链接状态,他看到星光兽出现在树林上方时,冷笑了一下。

    外门在外,贝塔早已习惯怀疑一切陌生的人和事物。如果是单独一个人外出,他倒不是会这么敏感,但现在他得为两百多人的生命负责,所以任何异常的事情,哪怕再微小,他都会留意。

    似乎是看到了贝塔的冷笑,巴特骑马走过来,压低声音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事情有点变化,星光兽似乎要追过来了。”贝塔的声音也压得很低,在寒风中根本传不远。他没有瞒着巴特,毕竟巴特是自己这边的人,对于自己人,他一向很信任。

    贝塔指示贞德继续监视星光兽,自己则命令车队稍微加快行进速度。

    听到这个命令,心思单纯的人,则以为自己的团长想快到到达下一个驻扎点,而心思深沉点的人,则都是齐齐地脸色一霄。

    顿时使节团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古怪起来。贝塔自然也就感觉到了,但他没有制止,更没有解释。在他看来,必要的紧张感,有助于提高路途上的安全系数。

    使节团继续前进,而星光兽则离开了流浪者营地,远远地吊在他们的后面。

    贞德就在星光兽的上方高空,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使节团按着地图,沿着乌达布里的边境线一直行进,这条路线不愧是走私商人的通道,虽然有些崎岖,但胜在安全。走了两天,没有遇到任何一支乌达布里的边防军。

    而星光兽,在后边也跟了两天。

    如此不依不舍的,贝塔真是不明白,对方到底是为了什么?贝塔本以为对方会继续跟踪下来,他甚至都已经考虑好了,设置个包围圈,等对方进来,直接擒下,问问是怎么一回事。

    但没有想到,他刚兴起这念头没有多久,星光兽居然走了,原路返回了,没有再进行跟踪。

    是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还是其它原因?

    贝塔觉得事情越来越不对劲,那个星光兽满嘴谎言,什么都不能信。对方跟了自己两天,却突然消失了,鬼才信对方真的离开,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

    贝塔想了想,先让使节团在路旁驻扎,而后叫来佩里斯南,问道:“除了地图上这条小道,还有其它路可以通向霜星国吗?”

    微里斯南摇头:“没有了。不过倒是有条路可以通向乌达布里国境,就在前边不远。”

    贝塔思考了一阵子,觉得两条路都不能走。

    他刚才突然想到,既然万像之主已经在流浪者营地生活一两百年,那么它对附近的地形肯定很熟悉,或许有摆脱贞德监视的方法。无论走哪一条路,都可能有危险,说不定星光兽已经在前边设伏,等着他们了。

    这并非贝塔杞人忧天,而是一种慎重的思考方式。在游戏中,他遇到过不少类似的情况。

    现在前路虚实未知,后路则是回到流浪者森林,无论哪一种选择都不算太好。而左右都是山林,根本不可能通行战马和马车。如果舍弃了战马和马车,他们根本没有可能在一个月时间内往返。

    看着这难题挺无解,但贝塔依然有办法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