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62 肾击
    霜星国的国王,一向都是强大的人类战士。虽然说霜狼氏族在霜星国中的地位很高,但他们从来不会染指国王之位。

    在贝塔的系统视野中,能明显地看到霜星国王已经是lv9的战士。这等级的战士,体魄极高,已经不畏惧普通的寒冷了,并且霜星国民风彪悍,不穿保暖衣服,才是男子汉的象征。

    贝塔将自己的衣服脱了,这让霜星国王对他的评价,稍高了少许,但也只是少许。

    “黄金之子贝塔,接受挑战。”

    听到贝塔应战,附近的守卫立刻走过来,分成四列,将两个团团护在里面。拳头决斗一般不需要裁判,也不需要保护,但桑雷德怎么说也是名国王,这些守卫怕他们决斗中,有人突然介意,或者进行刺杀,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贝塔刚说完接受挑战后,桑雷德刷地一声就冲了过来……开场便是战士冲锋,拳头决斗直接一开始就用上战士专长,可想而知,桑雷德的内心中,有多想揍贝塔一顿。

    战斗的冲锋技能,有距离限制,冲刺的速度和战士的等级,以及战士的体魄挂钩。满体魄的玩家战士,大师级时冲锋距离大约是五十米,冲锋时间为两秒,每秒25米,这速度听着不怎么快,但你只要知道正常人每秒的奔跑速度,不足十米,便知道战士的冲锋速度有多快了。

    桑雷德和贝塔的距离本身就不远,虽然他没有到达大师级,但冲锋的速度,也有每秒二十米左右,正常人只听到唰地一声,便看到贝塔被击飞了出去。

    礼仪官们惊叫了一声,而后便看到贝塔站稳了身体,其实他刚才用手挡住了对方的冲锋攻击,只是因为对方力量很大,加上地面是冰砖铺成,很滑,这才造成他被击飞出去的假像。

    旁观者以为贝塔是被打出去的,但作为攻击者的桑雷德却知道,对方把自己的力量给卸掉了,根本没有受任何伤害。虽然攻击没有建功,但他心中反而一喜,战意迸发,而后大喝一声,高高跃起,再以极快的速度坠落。

    跳跃斩……只是把长剑换成了拳头罢了。

    在桑雷德落下的一瞬间,贝塔身子左旁边一摆,同时轻轻跳跃起来。桑雷德的双拳攻击落空,但整个人落到地上,却震得整片地面在不停地颤抖。

    冰砖迅速出现了龟裂,附近十几米外那些守卫东倒西歪,有个甚至还摔倒在了地上。这就是战士跳跃斩的可怕之处,首先可以跨地形进行攻击,厉害的战士,甚至可以利用跳跃斩跳上二十多米高的城墙,而且下坠的时候,会产生一种特殊的冲击波,协调属性和体魄属性不够的人,直接会被击倒在地。

    而在战斗中,一旦倒地,多半情况下,这就意味着死亡。

    但贝塔却是轻轻跳了起来,地面的冲击波就算再厉害,也震不到处于半空中的人啊。

    而后就在桑雷德因为坠落处于半蹲状态,僵直的一瞬间,贝塔在半空中伸出腿,使劲在对方的腰骨那里踹了一脚。

    桑雷德直接被踢得在冰面上滑行了四米左右,而贝塔则借着反震的力道,在空中向后挪秒了一米左右,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又拉开了。

    轻轻地拍了拍自己被攻击的地方,桑雷德有些惊讶地看着贝塔:“你的战斗经验很丰富,居然懂得跳起来避开震荡波?还能进行反击?可惜你力气太小,哈哈。我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贝塔在游戏中,和战士这职业对挑过的数量,没有一千,至少也有八百。而且极大多数都同等阶的对手,属于战力金字塔的上层。

    霜星国王确实挺有天份,但他的战斗模式太死板,是那种靠着切磋变强的套路式打法,对付一般人很有用,但对付贝塔这种几乎天天泡在生死战斗中成长起来的玩家,则还是太嫩了。

    可以这么说,桑雷德只要撅撅屁股,贝塔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这已经是完全的战斗经验碾压了,就像大学生和小学生比赛数学能力一样无解。

    看着简单洋洋霜星国王,贝塔淡淡地说道:“如果刚才我手中有把剑呢?”

    桑雷德脸色一暗,笑容止住了,他喝道:“再来。”

    怒吼一声,他直接冲了上来,战士冲锋专长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负荷,所以一般不会在短时间内连续冲刺两次,除非拥有‘钢铁之躯’这专长,而玩家们则将这时间称之为‘冷却时间’。

    桑雷德右手握成锤状,狠狠对着贝塔的脑袋向下砸,后者只是退开一步便躲开,拳头几乎擦着贝塔的鼻子划了下去,接着桑雷德左手一个上勾拳,想打中贝塔的下巴,后者依然是一个小退步躲开。

    看着对方轻而易举地避开自己的攻击,桑雷德有些急了,他双手大开大合,同时对着贝塔的脑袋左右轰击过去。

    这时候贝塔身体一蹲,左腿似乎向左边滑动了一下,而整个人很诡异地以半蹲着的姿势向右边侧移了大概二十厘米。

    这时候桑雷德整个左侧身体都暴露在贝塔的攻击范围内,没有任何防御手段。

    而贝塔以半蹲弯腰的姿势,右拳带出残影,直接在桑雷德的左腰那里打上一拳,一触即收,而后整个人迅速后退,同时在后退的过程中直起了腰,整个人站起来。

    桑雷德刚转过身,贝塔就已经退到了四米开外了。

    好快的速度,好诡异的身法。正在观战的人,几乎都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捂着自己的左腰处,桑雷德的脸变成了熟透的猪肝色,他艰难地开口问道:“你还懂得刺客的战斗方式?”

    肾击……这就是刚才贝塔那一下的名称,只不过把匕首换成了拳头罢了。

    但即使是拳头,桑雷德也是痛得够呛,男人有几个地方是永远锻炼不到的,两腰也是其中之一。

    贝塔笑笑:“略懂。”

    没吃过猪肉,但总见过猪走路,贝塔认识的刺客不少,而且自己也被刺客肾击过至少百次,一来二去,也就懂得了刺客的战斗技巧,虽然说不如游戏中那些顶级刺客厉害,但绝对也是一把好手。

    桑雷德虽然自傲,但他也不笨,咬咬牙,他恨恨地说道:“我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