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63 狼恸
    霜星国王认输了,但法休等使节团的人,心眼却提了起来,毕竟王者普遍性格古怪,你故意输给他,他有可能会生气,你赢了他,更大可能会生气。

    法休就担心这霜星国王被贝塔激怒,而后不放他们这些人离开了,甚至有可能让守卫将他们下狱。

    但事实上,法休还是多虑了。

    霜星国王揉着自己的左腰,回到寒冰王座上,虽然显得很失落,但他还是很诚恳地说道:“好吧,黄金之子,我知道你手下留情了,但这样的战斗我不太喜欢,没有拳拳到肉的快感,很是无聊。”

    北地战士就这性格,走力量路线的人多数都是这样的性格,不奇怪。

    贝塔依然还是那种很淡然的微笑:“我毕竟不是纯粹的战士,我主职是施法者。”

    “黄金之子果然厉害。”霜星国王微微摇摇头:“好了,你们可以离开了,既然我打输了,就没有理由理留着你们,滚吧,一个月后我会派人去参加大会的。”

    礼仪官还想说些退场的场面话,但霜星国王没好气地挥挥手,直接将礼仪官的话堵回了嗓子里。

    使节团众人离开大殿,出到外边,礼仪官小声嘀咕了句:“真是一群野蛮人,连礼仪都不懂。”

    贝塔却是笑了下,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风俗,自然也有不同性格的人群。贝塔并不觉得北地的战士们有多粗鲁,相反还觉得他们不错。

    回到使节馆,众人看到文书上的印章后,都松了口气,接下来,他们就可以打道回车了。而后贝塔从窗户那里看到了阿拉斯加,他一直在盯着使节馆这边。

    贝塔几天没有见他,还以为他放弃了,没有想到这人居然还追了上来。

    其实雪莉早发现他了,但懒得理会。

    晚上的时候,苏珊跑过来,极是不好意思地向贝塔道歉,希望能取得贝塔的原谅。

    其实苏珊的事情,贝塔真没有放在心上,一个小女孩被吓坏了,而且看着自己的熟人死在眼前,情绪失常是很正常的事情。

    苏珊得到贝塔的谅解,松了一口气,离开了。而趁着这机会,贝塔打开自己的系统界面,查看起自己的数值面板。

    洛娅送了个神格给自己,但没有提升任何人物属性,只是在天赋栏那里,多出了一条:

    隐性神格:你拥有一枚很稳定的神格,但由于你太过弱小,因此你根本没有办法融合它。但它总能提供些益处给你……每天提供一定量的人物经验。

    洛娅也说过,这神格能加速他的成长,但经过这两天他的经验,神格提供的人物经验并不多,至少人物经验条那里,并没有什么太明显的动静。

    当然,系统这么介绍了,肯定会有额外的人物经验,但贝塔觉得光靠神格提供的经验,说不定数百年也升不到半神级,毕竟大师级之后,每升一级所需要的人物经验,会越来越夸张。

    与其期待神格提供的那点经验,倒不如期待系统自带的任务子系统,至少一个史诗级任务提供的经验,绝对很可观。

    当然,神格提供的经验,倒也聊胜于无。有总比没有好。贝塔得到神格的真正意义,便是自己以后到达半神级后,不用特地再去抢夺别人的神格碎片,而是可以很安稳的融合神格,点燃神火。

    在使节馆休息一天后,贝塔便带着使节团离开了。因为有了霜星国王盖章的文书,一路上畅通无阻,但在即将离开霜星国的时候,遇到了点小麻烦。

    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阿拉斯加跳了出来,这段时间他餐‘雪’饮‘霜’,根本没有机会休息,因此整个人显得特殊憔悴,连胡子都长了许多。

    胡子一长,人看起来至少会老上十岁。

    贝塔看着挡在前面的阿拉斯加,无奈地问道:“朋友,你想做什么?”

    “决斗。”阿拉斯加大声喊道:“用决斗来决定那位女士的爱情,我……”

    贝塔手指一抖,从空间翻出个金币,而后这金币落到地上,化成一具金色的铠甲骑士。这骑士一落地就扔掉手中的巨剑,直接向阿拉斯加冲了过去。

    看着来势冲冲的金甲骑士,阿拉斯加连连后退,同时大喊道:“喂,你想做什么,是我们决斗,而不是召唤物间的决斗啊。”

    “你连我的召唤物都打不过,还想和我决斗?”贝塔骑着马,缓缓从旁边走过:“少年,爱人不是用这种方式来追求的。”

    阿拉斯加被金甲骑士的重拳逼得连连后退,他大喊:“强者拥有美丽的女士,又有什么不对?”

    “退一步来说,就算你比我强,你从我这里抢走了雪莉。”贝塔一边回头,一边说道:“但有一天,又有一个比你更强的人出现,然后他把雪莉抢走了,你怎么办?”

    对啊,怎么办?阿拉斯加太过于耿直,行事是典型的北地人风格,他一直认为,只有自己这样的强者才能让那位美丽的女士幸福,才有资格爱那位女士。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如果有人比自己强,也要强抢她的时候,自己怎么办?

    就在这愣神的时候,他被金甲骑士一拳砸倒在地上,脑袋里全是嗡嗡嗡的声音,身体都不听指挥,无法动弹,他只能挣扎地看着车队渐行渐远。

    金甲骑士在一边,见敌人使去了战斗能力,守了一会后,化成淡淡的金光消失不见。而阿拉斯加躺在雪地上,双眼无神,渐渐地,风雪就将他掩盖起来。

    就算阿拉斯加是位北地战士,就算他不畏寒冷,再这么下去,肯定要死掉。但没过多久,远处跑来三匹北地战马,是雪撬家的家主,及二儿子,三儿子。

    他们把阿拉斯加挖出来,先包上一块厚厚的毛毯,然后不停地搓揉着后者冰冷的身体,好让他快点暖和起来。

    见到亲人,阿拉斯加无神的双眼中,终于流出了泪水。

    悲伤的狼嚎低低响起,又被寒风吹散,终归于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