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72 冥神的指引
    结果没有等到第二天,就有两个人来访。

    这两个人贝塔有点点印象,他记得两人都是约书亚亲戚,同时也是后者的骑士学徒。

    贝塔收回了约书亚的次等骑士资格,他们的骑士学徒身份,自然被取消了。

    身份被取消的时候,他们很惊惶,还以为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被自己的亲戚城放弃了,结果他们随后上门拜访的时候,却发现,城主约书亚的实力也明显大幅度下跌。

    他们哪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而后他们随便调查了一下最近约书亚见过的人,很快就知道贝塔也来了,再一思索,大致上便明白了怎么一回事,所以到了深夜,两人便偷偷来到了庄园这里拜访。

    会客厅中,两人客客气气,甚至显得有点低声下气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年纪大的叫雷尔登,是约书亚的表哥,年纪小点的叫沙兹,是约书亚的表弟。

    “你们想重新成为骑士学徒?”贝塔有些惊讶地看着两人:“这意味着什么,你们应该很明白吧。”

    “当然清楚,这意味着有可能会和约书亚成为敌人。”雷尔登接话说道:“如果连这都不明白,我们就没有资格前来拜访阁下了。”

    “一个骑士身份,值得吗?”贝塔有些好奇地问道:“约书亚可是你们的亲人。”

    两个青年互相看了一眼,雷尔登苦笑道:“约书亚变了,他不再是以前那个温和且待人和善的表弟了。现在的他,太过于迷恋权力,相信权力带来的力量,半年前,他甚至还虐杀了前来求他帮忙的依文。”

    依文……贝塔记得这个人,她曾经是约书亚的未婚妻,在约书亚最凄惨的时候离他而去,后来约书亚在贝塔的帮助下,成功逆袭,这女人也被剥夺了一切,逐离了西西里亚城。

    贝塔实在没有想到,约书亚居然把依文虐杀了。他记得当时约书亚已经把依文的事情看淡了,这短短一年的时间内,性情变化也太无常了。

    在没有相匹配的强大心灵之前,权力果然很容易腐蚀人心。

    “我考虑两天,后天你们再来找我,如何?”贝塔想了想,说道:“另外你们出去的时候小心些,别被约书亚的人看到了。”

    “这点我们明白。”

    见到贝塔没有直接拒绝,两个青年同时都松了口气。

    在窗户前,贝塔看着下方的两个青年披上黑衣,悄无声息地离开,雪莉依偎在他的身边,问道:“为什么不答应他们,他们如果重新拥有骑士身份,就会回复原来的实力,能帮你很好地牵制约书亚。”

    “约书亚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我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动起手来,很少考虑身份地位这些东西。”贝塔淡淡地说道:“我得去打听一下他们两人的风评,毕竟不希望再出现另外的‘约书亚’了。”

    雪莉笑笑,阿曼达早已经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了,她看看周围,笑问道:“待会用用我这个剑鞘吧,该是到保养的时候了。”

    贝塔无奈地翻了下白眼。

    第二天起床后,雪莉和阿曼达继续去街上搜集情报,同时看看哪家的武器和盔甲卖得便宜,量又多。而贝塔则继续闲逛,他一来去打听昨晚两位年轻人的风评,二来看看有没有机会再碰到芙蕾,虽然他也知道这可能性很小。

    结果他没有碰到芙蕾,却碰到了另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苏菲。

    冥神教的少女正跟着另外几个黑袍牧师在街道传教,他们每人手中都捧着一叠纸,上面印有冥神的画像,贝塔正考虑着要不要上去打声招呼的时候,苏菲却发现他了,眼睛一亮,把手中的纸张塞给同伴,而后小跑了过来。

    一年未见,苏菲也成长了许多,无论是身高,还是胸前的规模。

    “好久不见,贝塔。”苏菲把双手放在身后,笑意盈盈地打着招呼:“你怎么来西西里亚城了。”

    贝塔打量了一会苏菲,发现好的笑容很阳光,而且气色也是极好,想来应该是从丧父的阴影中走出来来了,便笑道:“办些事情,你们冥神教,居然用纸来进行传教,这可真是奢侈。”

    “因为我们冥神教有个天才发现了便宜制纸的方法啊。”苏菲很自豪地笑道:“以后我们冥神教就要富起来了,这技术只有我们会。”

    造纸术终于有了改进吗?贝塔知道纸张的普及,会对知识传播和文化进程造成怎么样的影响,毕竟地球上已经有过先例。

    其实在游戏中,玩家们见纸张贵,玻璃更是天价,也曾想过造这些东西出来,而后发现世界规则不同,而且空气中还有魔力元素存在,所以造出来的纸,比npc的差得多,成本也高。

    玻璃更加夸张,这在地球上,已经变成了很简单的术,但在游戏中,玩家造玻璃,结果造出了一大堆的古怪粘胶。

    因为规则的不同,后来玩家们便放弃了把地球上的技术,搬到游戏中用的想法。

    看着开心得不行的苏菲,他问道:“既然很久没见了,我们就找个地方坐着聊聊吧。”

    苏菲欣喜地点头,而后她跑回到伙伴的身边,指了指贝塔,她的伙伴大多数都是女孩子,这些妹子一见到贝塔,都同时打趣地‘哦’叫起来。

    苏菲很是羞涩,追着一个起哄声最大的妹子,娇嗔地打了几下,然后跟到贝塔身边,脸红红地说道:“好了,我们走。”

    “要不我连她们一起请了吧。”贝塔指指那群对着两人‘虎视眈眈’的冥神信徒们。

    苏菲却是连连摆手,把贝塔推走:“不用管她们,她们会搞事情的。”

    数分钟后,两人坐在一间相当清雅的小酒馆中,这里面的酒水比较贵,装饰也比较有格调,因此人少上许多,但用来当作和朋友闲谈的场合,也再合适不过了。

    “我正准备想找个机会去找你呢。”一坐下来,苏菲就相当兴奋地说道:“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了你,这一定是冥神的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