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75 不敢与之近
    两千金币很多,很多底蕴深厚的大家族,也能拿得出来,但问题是,那得东拼西凑才行,得变卖房产,古董等等,这样子下来,没有十天半个月凑不上来两千金币。

    实质上,也有很多大家族可以一口气拿出大量金币,比如说格林顿为了晋升传奇,一口气拿出了几千枚金币,但那掏空也格林顿所在家族的空闲资金,也掏空了格林顿近三百年的珍稀储藏。

    大多数的人类,寿命连一百年都不到,而半精灵,又有多少个三百年。

    贝塔一个年轻的领主,领都都没有建设起来,却告诉阿曼达,他们两千枚金币的本金,如果不够用的话,还可以多弄几百出来。

    阿曼达见过很多青年才俊,她谁都不扶,墙都不扶,现在就服了贝塔。人长得好,实力强不算,现在连钱都这么多。

    她深深地叹气道:“有两千枚的金币,我们至少可以收购市面上五成左右的武器和盔甲,但这并不是个轻松的活,我们人太少,我们需要帮手。”

    “那我给你一笔钱,你去雇佣一支商队来帮忙?”贝塔想了想,说道。

    阿曼达摇头说道:“还是难,时间太短,先不说磨合的问题,能不能信任他们,还是另外一回事。如果是我们自己的商队,那就好了。”

    贝塔接话道:“那就把他们全部传送过来。”

    “传送魔法能一次传送这么多人?”阿曼达好奇地问道。

    贝塔笑道:“多传送几次不就行了,反正也就是几十金币的材料钱。”

    “几十金币的材料钱……”阿曼达嘀咕了一声,她现在对自己主人的土豪程度终于有了一定的了解,这不是那种暴发户似的炫富,而是一种自然而然,对金币只是当成工具的态度。

    在另一边,约书亚气得连晚饭都吃不下,茱莉端上了他最爱的小牛肉,却依然没有办法让他打开胃口。

    一想到贝塔那看似淡然,但实则将他当成白痴的嘴脸,约书亚就根本静不下心来。他摔了好几个杯子后,带着茱莉和数个守卫,坐着马车去了舅舅家。

    因为他的关系,最近舅舅人脉得到了很大的拓展,现在生意做得风升水起,也形成了自己的小势力,况且表哥生表弟也是职业者,还是他的骑士学徒,战力不错,因此舅舅家在城里,名声也算排得上号。

    见到是城主的马车,庄园的守卫立刻把大门打开,马车长驱直入,数分钟后,约书亚在客厅里见到了舅舅的管家。

    “真抱歉,城主大人,主人和两位少爷,出去拜访客人,还没有回来。不过我想也应该快了,如果大人你时间不急,可以等段时间看看。”

    约书亚喝了口果酒,问道:“你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

    管家摇摇头:“主人和两位少爷,拜访的是不同的朋友,没有将行程告之我,因此我也不清楚。”

    约书亚挥挥,让管家离开,他一边喝着果酒,一边耐下心来等待。

    没多久,他在客厅中听到了外边庄园铁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而过了会,客厅的大门被打开,他的表哥雷尔登,以及表弟沙兹走了进来。

    “有段时间没有……”约书亚正想打声招呼,而后有些狐疑地看着自己的两个亲戚:“我是不是产生了错觉,你们的实力,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两兄弟互相看了一眼,而后又同时点了点头。他们两人在约书亚对面坐下,雷尔登看着自己的表弟好一会,在两三天以前,雷尔登看到自己的表弟,总会有一种心悸的感觉,因为对方的实力比自己强很多,但现在他再看到表弟,却觉得表弟很弱,就像是柔软的少女一般。

    “对,城主,我们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力量。”雷尔登神色很严肃,他知道自己说出这话后,代表着什么:“贝塔阁下很好说话,他不但将力量重新赐给了我们,甚至还让我们得到了新的力量。”

    沙兹在一边点点头。

    约书亚右手的食指微微抽了一下,他面无表情地问道:“新的力量,什么样的力量?”

    “我的力量是盾牌精通,使用盾牌时更顺手,很实用。我用重盾时的格挡和防守速度,就像是用轻皮盾时一样灵活。弟弟沙兹得到的是跳跃斩,他……”

    “别说了。”约书亚轻轻拍了下桌子,虽然声音不大,但却让房间中的气氛顿时变得僵硬起来:“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可是你们的亲人,你们居然不问过我,就去找贝塔,有没有把我这个表亲放在心上。”

    雷尔登没有说话,只是将视线移到了别处,这种时候,说多就错多。他不是怕约书亚,重新拥有力量的他们,不敢说能抗衡城主府,但至少也不会被随便欺负。

    但沙兹则没有这么好的心性,他阴阳怪气地说道:“城主还真把我们当作表亲?有事情的时候,就指挥着我们家族往上冲,事后的好处,我们却从来没有得到一分。为了让你在西西里亚城里站稳脚,我们家族付出了多少,但你从来没有说过一个谢字。”

    “你们家族能成长到今天的地步,真以为都是自己努力的成果?”约书亚冷笑一声:“如果没有借助我约书亚的权势,如果不是我在城主镇着,其它势力能敬着你们,让着你们?”

    沙兹顿时无话可话,他们确实是借助了城主府的声势,才能成长到如今的地步。

    雷尔登看着眼中已经有了杀意的约书亚,他缓缓说道:“一年前,表弟你中了诅咒,快要死掉,是父亲耍了小计谋让贝塔阁下去到庄园那里救了你,然后贝塔阁下成了你的老师,还把你推上了城主之位。”

    约书亚冷笑道:“你是想说,如果没有舅舅帮忙,我就死定了是吗?”

    “不,我只是想说,贝塔阁下是你拉救命恩人,是你的老师,这么大的恩情,你都与他反目成仇。”雷尔登眼中有了不加掩饰的讥讽:“父亲那点随手的小恩惠,在你的眼里肯定什么都不是。我们不敢与你们样的人成为亲戚,因为什么时候被你在背后捅一刀都不知道,我们不想死得不明不白……约书亚,你变了,变得我们都不敢与你亲近,甚至害怕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