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88 出来才有资格
    神术和魔法虽然基本性质相同,都是魔力的应用,但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区别。

    神术是借用神明的力量,所以它的最大威力,很大程度上是根据信徒对神明的虔诚度来决定的,其次才和人物等级,属性,以及装备加成有关。

    而且这个虔诚度,还有个上限说法……贝塔和渥金的关系已经够不错的了,借用来的‘钱币轰击’魔法虽然伤害不俗,但只能作为常规伤害魔法来使用。

    而贝塔真正的杀手锏,依然还是魔法飞弹。

    玩家自身的魔法,与自身的等级,属性,装备都有很大的关系,但如果要论爆发,就是与玩家的精神上限有关。

    所以在这一次的魔法攻击中,贝塔投入了过半的精神力,百来颗魔法飞弹升空,而后随机砸到了他十米外的地方。

    如果说刚才四具骷髅砸光明结界砸得地面在震动,已经足够让人害怕,那么这次百来颗的魔法爆炸,让整座大殿的平整的地面,变成了仿佛现代战场肆虐过的沟沟壑壑,除了少数几个实力十分强大的骷髅躲过了一劫,其它的骷髅,都变成了地上的骨片。

    剩下勉强站立着,狼狈不堪的黑骑士,被雪莉一个个‘点名’,她只是用手指轻轻一指,一道金光从她的指尖射出,而后这些黑骑士坚实的盔甲就被洞穿,而后汽化,连渣都没有留下。

    “这可真是……”吉瓦多嘴巴抖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周围:“施法者都是怪物吗?”

    贝塔是不是怪物,梅维丝不清楚,但她知道一点,如果自己有这样的实力,在西西里亚城,谁敢欺负她?

    想到这里,她把视线投向雪莉,这个又漂亮,又有实力的女人,在这一刻就成了她的偶像。之前那种想划破雪莉漂亮脸收的想法,完全没有了。

    法舒家主走到贝塔身边,小心翼翼地部问道:“现在不死生物都没有了,我们应该安全了吧。”

    这是法舒家主的期望,也是其它两人的期望。

    “安全,没有这回事。”贝塔晃了晃手中的黄金剑:“这只是其中一波敌人,只要没有到白天,把我们困在这里的结界,就会不停地召唤不死生物出来。”

    “这……”法舒家主突然间就觉得自己生存下去的希望,变得很渺茫了。

    似乎是为了印证贝塔所说的放在,阳光普照无法穿透的黑雾中,又再一次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红色光点,而后骨片摩擦的声音传出,一具具骷髅从黑雾中冲出来。

    “你们自己小心一些,四百枚金币,我是要收的。”

    贝塔挡在了吉瓦多三人面前,利用钱币轰击魔法,打击那些比较强大的亡灵生物,而弱小点的,用黄金剑直接刺灭魂火。

    而雪莉在站在原地,不停地‘点名’懂得远程攻击的亡灵生物,比如说骷髅弓手,以及骷髅法师。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近一个小时,虽然贝塔和雪莉两人的实力很强,而且配合也很好,但他们两人毕竟都演是血肉之躯,一个小时后,他们两人开始感觉到累了,便渐渐地开始有些力不从心。

    从这里开始,便开始有弱小的骷髅兵被‘漏’了,贝塔没有余力拦截他们,他更注重对付那些实力比较强的亡灵生物,比如说巨型骷髅之类的。

    四个骷髅兵从贝塔的身边冲过去,其中两个分别对上了吉瓦多和法舒家主,而另外两个骷髅兵,举着锈得已经快看不出武器形状的短战斧,冲着梅维丝跑了过去。

    他们三人身上有贝塔利用卷轴施放出来的光明护盾,吉瓦多和法舒两人都是职业者,而且身上又有护盾,先后把纠缠自己的骷髅兵干掉,然后便看到梅维丝在地上滚来滚去,两个骷髅兵追着她砍,又踢又踹的。

    梅维丝发出能刺破人耳的尖叫,吉瓦多和法舒两人冲过去,砍翻两只弱小的骷髅,把梅维丝扶了起来。

    他们本以为梅维丝就算不死,也得受重伤了,结果扶起来一看,却发现梅维丝只是被吓到了,脸色有些难看,除此之外,没有其它任何异常,连皮都没有破。

    “我要死了,快来救我!”以为自己还在被攻击,闭着眼睛手舞足蹈。

    吉瓦多毫不犹豫地对方的脸上扇了一下,结果发现没有任何作用,无论是他自己,还是梅维丝,身上都有一层光明护盾,没有办法造成任何伤害,更别说痛感。

    不过梅维丝的脸还是被打得扭动了一下,而后她反应过来,左看看,右看看自己的身体,然后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贝塔和雪莉已经将附近周围的骷髅全清理完了,然后重新张开了光明结界……现在已经过了子时,黑暗能量最强大的那段时间已经过去。

    不过因为冥神像依然在传输着暗黑魔力,因此贝塔等人,还得捱得天亮才能出去,这段时间,他们必须得继续和亡灵生物战斗,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亡灵生物的数量会越来越少,并且攻势也会越来越弱罢了。

    在冥神殿外两百米处的空地中,一大群的冥神教徒被困在一道黑色的结界中。

    苏菲愤怒地盯着亚尔林:“大主教,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当然知道。”亚尔林点点头:“我在想办法杀掉里面那四个家伙罢了。”

    “你这是在引起教派战争。”苏菲拍打着结界,她心中充满了担忧,还充满了对亚尔林的愤怒:“贝塔可是渥金神殿的教皇。”

    亚尔林摸了下自己的光头:“只是个小教派的教皇罢了,没有什么了不起,杀了就杀了。”

    苏菲心里很恨,她恨自己为什么要把贝塔请过来,她恨自己为什么没有看穿亚尔林的恶毒心思。

    亚尔林看了会苏菲,然后笑道:“苏菲,其实你根本没有对贝塔太好,他是别教的教皇,而你,迟早是要成为大主教的,你有那个天份,不应该被贝塔耽误了。”

    “对了,如果贝塔侥幸从里面出来,你帮我转告一声……”亚尔林身上亮起半透明的魔法光芒:“如果这次他不死,就有资格加入我们的迷眼组织了。”

    亚尔林哈哈大笑两声,转眼消失不见,空中有一张银白色的薄金属卡落下,飘到了苏菲的身边。